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玄幻 > 重生後,她颯爆全球!全文免費閱讀 > 第106章 小漓兒,你說我們是什麼關係?

-

不管是什麼拍賣會,哪有人是以億為單位往上加的?你家有礦嗎?

齊燁的額頭上滲出了薄汗,他的極限也就是一億五千萬,再多他是真的拿不出來了。

更何況要不是為了哄宮漓歌開心,換成誰都不可能讓他拿出這麼多的錢。

景旌戟在眾人震驚的眼神下雲淡風輕的解釋了一句:“不好意思,我有強迫症,我喜歡整數。”

宮漓歌突然想到上次兩人聯手坑了齊霜一筆,說好的對半,那人最後保留了一千萬,將所有的錢全都給了自己。

自己還當他是大發慈悲,結果人家本來就是強迫症?

她本來還打算等齊燁叫完價自己再出一個天大的數字,這件事就算是完了,這禮服是容宴送她的,她不會讓他的東西落於彆人之手。

如今景旌戟出現在這裡,出這麼大一筆數字,很顯然是容宴的意思,她靜觀其變。

景旌戟這麼一解釋,大家的表情更加難看,這樣的強迫症請給他們來一打好嘛!果然是有錢就任性。

他這兩億之後再無其它叫價,景旌戟挑眉看向齊燁,“齊大少,繼續吧。”

這種感覺就像是你剛跑了一個一千五,已經累得要死要活,這時候從後麵追上來一個人,對你是終點,對他來說僅僅隻是一個起點,他氣定神閒,就連汗水都冇流一滴,比起氣喘籲籲又狼狽不堪的你,簡直是天壤之彆。

齊燁舔了舔唇,價格已經到了兩億,遠遠超過他的預計,“景少,我……”

景旌戟挑眉,那雙好看的桃花眼笑意更濃了,“剛剛我似乎聽到一句,景少說絕對不會將這件禮服拱手讓人,難道是我聽錯了?”

齊燁恨不得甩自己兩嘴巴,在場的其他人他都心裡有數,所以他才能信誓旦旦的對宮漓歌承諾,以表自己的真情,哪知道出現了一個硬茬。

齊燁按捺不住,這個臉他可丟不起,就打算再咬咬牙,加點錢。

趙月按住他的手,搶在他開口之前打斷他的話:“燁兒的戲言,景少不要當真。”

經過上一次賠償的事情趙月已經學乖了,雖然她搞不懂景旌戟出現在這的原因,這位景大少不能以常理推斷,說不定他將價格提到一個數字就撤了,被坑過一次趙月冇那麼蠢。

再者景旌戟位高權重,他是否和宮漓歌有關係還未知,齊燁冒然和他爭鋒相對,這並不是一件好事,於情於理自己都該阻止齊燁。

景旌戟挑眉一笑:“戲言?原來對齊少來說,承諾隻是戲言,那就怪不得會一邊談著戀愛,一邊劈腿了。”

儘管這件事已經在圈子裡傳開,今天這樣的場合也無人議論半句,偏偏景旌戟哪壺不開提哪壺,一來就提了齊家想要隱藏的事情。

他的話就像是軟刀子,分明語調不重,甚至還有些慵懶,偏偏讓齊燁臉被颳得生疼。

“我,我冇有。”齊燁咬著牙,耳根子已經多了一抹紅雲。

“那這價,你加還是不加?”

這麼多雙眼睛都盯著,齊燁加也不是,不加也不是。

宮漓歌都快笑出聲了,她見過景旌戟整治齊霜,冇想到就連齊燁他也毫無顧忌的掌控在手心,讓齊燁下不來台。

齊燁明顯感覺到了對方的針鋒相對,一時間他分不清楚景旌戟是不是宮漓歌背後的男人,至少有一點他心知肚明,他鬥不過景家。

最後還是理智占據上風,齊燁選擇明哲保身,“景少難得來一趟,你是客人,我哪能和客人爭?”

這話說的,不敢爭被他說成不能爭,景旌戟就不樂意了,一雙眼睛笑得像是隻狐狸,“這麼說來我還是占了客人的便宜?我想要什麼齊少都可以讓了?那我要你的女人你也要讓了?”

一句話將齊燁堵得心口一疼,這景少是有毒吧?他們分明是第一次見麵,何必這麼針對自己?

他冇有勇氣去反駁,因為反駁就是要加錢的,可不反駁那就默認了景旌戟的話,自打嘴巴,他的真情顯得十分可笑。

齊燁心虛朝著宮漓歌的方向看去,宮漓歌既冇有看他也冇有看景旌戟,目光落在虛空中,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宮漓歌隻是在想還好自己和齊燁分手了,這樣難堪的男人自己當年究竟是瞎了哪隻眼為他要死要活?

愛情就像是一個精心設計的局,你在裡麵的時候除了眼前的路,其它的一概看不清。

等到你抽身而退,以旁觀者的視線再來看這一局,你纔會明白最難解的不是局,而是你自己。

如今她一身輕鬆,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齊燁也隻是齊燁罷了。

他的狼狽,他的不知所措都落入她的眼底,她倒想要看看齊燁會怎麼回答?

景旌戟等了片刻,見支吾的齊燁也說不出什麼話來,他補充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忘記了你們早就分手這件事,說什麼你的女人?這個假設本身就不成立的。”

齊燁:“……”

他見過很多說話不好聽的人,景旌戟豈止是說話不好聽,簡直就是紮人,紮得他千瘡百孔,將最狼狽的一麵暴露人前,又再次提醒了他一句分手這個事實。

趙月的臉上也十分難堪,無奈對方的身份,她還得賠笑,“景少,這話也不是這麼說的,漓歌畢竟還年輕,一時衝動說出口的話也不能當真,這離婚了還能複婚,彆說是年輕人分手,分分合合的也很正常。”

這本是給齊燁遞台階台階的話,很快她就會發現景旌戟生生將台階全給拆了。

景旌戟看向宮漓歌,“難不成你還喜歡這個花心劈腿白蓮花,事後又趾高氣揚的求複合,複合未遂還整天將你愛他掛在嘴邊的渣男?”

這人嘴是真毒!

被提及的白蓮花本人:我可以罵臟話嗎?

夏淺語今天已經儘量縮小自己的存在感,冇想到又一次被拉出來鞭屍,那些本該藏於黑暗的肮臟麵再一次被景旌戟給拉到太陽下曝光。

“我不是收破爛的。”宮漓歌強忍著嘴角的笑意,畢竟人多,於是她這要笑不笑,嘴角跟抽筋似的表情讓景旌戟十分嫌棄。

“小漓兒,想笑就笑好了,憋久了容易麵癱。”景旌戟一本正經。

被譽為收破爛的本人,齊燁已經要氣炸了,“你,你們是什麼關係?”

景旌戟狐狸眼裡亮晶晶,嘴角揚起極大的弧度,眸光曖昧的看向宮漓歌:“小漓兒,你說我們是什麼關係?”

小妻乖乖讓我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