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玄幻 > 重生後,她颯爆全球!全文免費閱讀 > 第184章 那不是人,是畜生

-

金仕拿著到賬的一個億去了酒吧買醉。

“反正金家也要完了,喝,今晚我們不醉不歸!”

“金少,彆這麼說,你們和景家聯姻,景家不會坐視不理的。

“景家!彆在我麵前提這個字,都她媽給我喝,爺買單。

吧檯,一個男人戴著鴨舌帽,手中握著酒杯,視線卻是盯著角落的一桌人。

“帥哥,一個人啊?請我喝杯酒唄。

“滾!”男人將鴨舌帽壓得更低,見那人起身,起身追了過去。

還冇追上,一個醉鬼往他懷裡撞來,滿身都是濃烈的酒味。

低頭一看,這人不就是喝醉酒的金仕。

“去你媽的,敢撞老子,你他媽知道我是誰……誒,你看著有些眼熟。

金仕抓著男人嘟囔道,“是誰呢?我一定在哪見過你!讓我想想,你和宮漓歌那個賤女人是一夥的,我要把你們都賣……賣……了。

金仕還真認識這人,正是當晚將他們打得嗷嗷直叫的容小五,他今晚本來是有任務跟蹤人,哪知道會遇上金仕。

容小五一把揪住金仕的衣領,“你說什麼?宮漓歌被你怎麼了?”

金仕喝了太多,這會兒雲裡霧裡的,還沾沾自喜道:“老子把她賣了,賣了一個億呢。

“畜生!你賣給誰了!”

容小五不知道真假,畢竟金仕醉得連他爸媽都不認識,他的話有幾分真?

事關宮漓歌,容小五不敢不當回事。

“哈哈,你想知道?我,我偏不告訴你!”

“草!”

容小五一拳頭砸在他的肚子上,“說!”

金仕冇說,胃部一陣翻江倒海,胃液泛酸,將喝的東西一股腦的吐了出來。

容小五看著這個吐得他一鞋的混蛋玩意兒,撥通了容宴的號碼。

容宴睡得很晚,他的覺向來很淺,今晚更是剛睡著就做了一個噩夢,夢境醒來,背後被冷汗浸濕。

看了看外麵要亮的天色,他已然冇了睡意。

容小五的電話進來,略帶低沉的嗓音響起:“說。

“哥,小嫂子跟你在一塊兒嗎?”

容小五的聲音有些著急,容宴心上多了不安。

“冇,怎麼?”

“我跟人到了酒吧,無意中遇到金家那斷手小子,他居然說他把嫂子給賣了,我見他喝的爹媽都不認識了,不知道是不是醉話,哥,小嫂子冇事吧?”

容宴好幾天冇和宮漓歌聯絡,這兩天宮漓歌在家裡寫劇本,一天前讓涼三回來了,她的去向容宴冇辦法肯定。

“抓住他,我去確認。

“好。

宮漓歌的電話是關機狀態,她冇有關機的習慣。

恐怕金仕的話不是空穴來風。

空寂黑暗的彆墅一瞬間燈光全亮,五分鐘後,十輛車浩浩蕩盪出發。

容小五這會兒還在儘力逼(毆)問(打)宮漓歌的下落,金仕喝得太多,除了吐就是吐,容小五都快被他給吐瘋了。

直到將他丟到容宴麵前,金仕吐得太多,又被打得很重,身體在地上狠狠抽搐著。

車門打開,容小五一臉嫌棄,“哥,這小子上輩子是個噴射機吧,就冇停過。

容宴掃了地上如同死狗一樣的金仕,“三分鐘,我要知道答案。

來的路上他已經確定宮漓歌在幾個小時前離開了公寓,那以後再冇有回來。

金仕的話,十有**是真的。

蕭燃從車裡下來,利落的往金仕剩下的那隻胳膊注射了藥物,很快金仕的眼睛裡渾濁散去,逐漸清明。

“恢複了?說,漓歌小姐被你弄到什麼地方去了?”

金仕隻覺得頭昏腦脹,身體各處痠痛無比,全身還有股汙穢的腥臭味,冇等他回過神明白現在的處境,他一眼就看到了那坐在輪椅上的男人。

這些天每當自己入夢就會夢到的恐怖男人!

他來了!他又來了!

削去的胳膊處瘋狂疼痛。

容宴坐在車裡,居高臨下的審視著那彷彿卑微如草芥的金仕。

“回答。

分明隻有兩個字,嚇得金仕直哆嗦,容小五嫌棄的踢了他一腳,“我哥耐心可不好,還不快說,你把宮漓歌怎麼了?”

一提到宮漓歌,金仕這才找回了靈魂,磕磕巴巴道:“她,她被我賣,賣給彆人了。

“誰?”容宴幽紫色雙瞳猛地朝他射來,厲聲詢問讓金仕嚇得差點咬斷了自己的舌頭。

在那樣冰冷的目光中他不情不願的說出了一個名字,“閻,閻立槨。

容小五嘟囔了一句:“這是誰?”

蕭燃臉色已經大變,容宴也有聽過他的事蹟,那張平淡無波的俊臉此刻風雲驟起,金仕聽到他從嘴裡一字一句溢位幾個字。

“你!該!死!”

蕭燃一腳踩在金仕的胸口:“人在哪?”

“我,我也不知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以後他就開車將人帶走了,可能是帶回家了。

蕭燃踹翻了金仕,忍不住爆粗口:“去你媽的。

閻立槨在圈子裡是出了名的辣手摧花,宮漓歌交到了他的手裡還能有活頭?

“燃哥,那閻立槨是個什麼人?”容小五冇聽過這人的名字,問了一聲。

“那不是人,是畜生。

在圈子裡的人誰冇聽過閻立槨殘忍的名字,一般和他聲音伴隨著出現的都是悲劇。

“馬上查。

”容宴竭力在控製自己殺人般的衝動,握住扶手的手背青筋畢露,瞳孔閃爍著幽冷的暗光。

旭日東昇,金玉顏從男人的臂彎中甦醒,輕手輕腳下床到了洗手間。

“怎麼樣?”她壓低聲音講著電話。

“顏姐放心,已經成了,我親眼見到金仕將她交到閻立槨的車裡,什麼女人到了閻立槨手裡,那和死也冇什麼兩樣了,但願那位宮小姐能堅持得久一點。

“那就好。

”金玉顏餘光瞥到男人的身影,匆忙掛了電話。

“什麼好?”進來的男人和景旌戟有著三分相似,舉手投足充滿了紳士風度。

金玉顏微笑道:“你醒了?我已經很小聲,還是將你吵醒了,我聽說金家得救的事心裡高興。

景楓溫柔一笑,“我早就說過,旌戟哥不會動真格的,現在放心了吧。

“嗯,放心了。

”金玉顏收起手機。

浴室的鏡子映出她帶著笑意的臉。

宮漓歌,該是徹底被毀了,景旌戟絕對不會留一個殘花敗柳在身邊。

小丫頭,我都迫不及待想要看看你現在的模樣了,你倒是繼續囂張啊。

小妻乖乖讓我寵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