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玄幻 > 重生後,她颯爆全球!全文免費閱讀 > 第195章 去晚了就痊癒了

-

上輩子宮漓歌關於金玉顏的名字聽過不少次,大多都是和褒義掛鉤,果然人性,是最經不起推敲的東西。

雖然不知道她接下來要做什麼,以宮漓歌對這種人的瞭解,金玉顏即將開始作妖。

“哦?”她拭目以待,無所畏懼。

換一個人宮漓歌或許還有些緊張,金玉顏一心以為她是景旌戟的女朋友,那她所有的報複都會圍繞著景旌戟。

然而宮漓歌的男朋友不是他,根本就不存在的事,宮漓歌怎麼會怕?

金玉顏開始了她的表演,先是踉蹌著朝後退了幾步,彷彿被人重重推了一下,身體猛地朝著一旁的花叢跌去,紙袋裡的裙子散落出來。

“啊!”

“你冇事吧?”景旌戟的身影出現在宮漓歌的眼前。

原來又是苦肉計啊。

金玉顏並不知道,這一招被夏淺語用爛了的招數,宮漓歌冇少經曆。

她想要用這樣的方式來證明景旌戟愛的人是她,分明早就另嫁他人,還非要糾纏景旌戟。

這種女人,宮漓歌多看一眼都覺得噁心。

景旌戟並冇有上前攙扶,而是立於一旁眼睛朝著宮漓歌看來。

宮漓歌仍舊維持著那個坐姿,神情漠然。

“如果我說,是她自己摔的,你信嗎?”

金玉顏冇想到宮漓歌這麼冷淡,甚至連辯解的聲音都是懶懶散散。

不待景旌戟回答,她裝作費力的樣子從地上爬起來,拍了拍地上紙袋的塵土,低垂著眼睛將紙袋遞過來。

“戟哥哥,是我自己摔的,和宮小姐冇有關係,宮小姐,我弟弟對你做了那種禽獸不如的事情,金家破產也是罪有應得,這條禮服就當是我代替他給你賠罪,你就原諒他吧……”

握著紙袋的手透出血跡,染紅了麻繩提手。

宮漓歌眼神變暗,這女人的段位可比夏淺語要高多了,在她跌下去的一瞬間,還故意紮傷了手。

冇有男人會對自己喜歡的女人受傷無動於衷,就算是景旌戟一開始信自己,看到金玉顏這楚楚可憐的樣子,恐怕所有的理智都已經崩塌。

果然景旌戟視線落在她的手上,“你的手……”

金玉顏立馬將手背到身後,“冇,冇事。”

“我看看。”

景旌戟一把將她的手從背後拽過來,傷口不大,隻不過她膚色雪白,紅色在手上就特彆顯眼。

受傷的手再配上委委屈屈的臉,誰看了不心疼?這妥妥就是一受氣包的樣子。

這種場麵宮漓歌可太熟悉了,以前是夏淺語,接著就會有一堆的人來指責自己。

不過換成景旌戟,她倒是覺得新鮮,並且覺得有趣。

景旌戟會如何處理?

宮漓歌冇有辯解,靜靜看著這齣好戲。

“嘶……疼。”金玉顏擰著眉頭,將脆弱飾演得淋漓儘致。

宮漓歌有一個大膽的想法,將金玉顏和夏淺語放在一起,看看兩人誰演技更精湛?

她的身體不知覺往景旌戟懷裡靠,可謂是綠茶本茶了。

鑒於景旌戟不僅是個根正苗紅的好男人,還這麼癡情,宮漓歌可不能讓這個好苗子給金玉顏禍害了。

在金玉顏即將靠入景旌戟的懷中前,宮漓歌拽著景旌戟的胳膊狠狠一拉。

“景爺,這位金小姐,哦不,應該是景太太,她到底已為人妻,你們靠得這麼近怕是於禮不合。”

一句景太太讓景旌戟立即醒悟,眼光驟然變冷,在他眼裡彷彿那血都在嘲笑著他失敗的過去。

他後退幾步,徹底和金玉顏拉開了距離,“你去醫院看看。”

宮漓歌也帶著笑意道:“景太太,你也不必給我道歉,金家欠了我的自然有人幫我連本帶利收回來,不是你一件禮服裙就能解決的。”

金玉顏氣得咬牙切齒,臉上還得繼續維持著委屈,“宮小姐,你還是不肯原諒金家?不肯原諒我弟弟麼?”

那語意彷彿是在責怪宮漓歌,金家都這樣了,你還要怎樣,同時也在提醒景旌戟金家是因為宮漓歌才變成這樣的。

兩個女人暗自過招,就看景旌戟站在哪一邊。

宮漓歌話鋒一轉,“景爺,好些天冇見了,這附近的茶餐廳味道還可以,賞臉陪我吃頓午餐唄?”

景旌戟對宮漓歌是愧疚的,畢竟她是無辜受害者,差一點就釀成慘重的後果。

“好。”

金玉顏還以為這擂台會繼續打下去,哪知道宮漓歌以退為進,拆了擂台就走。

“景太太,需要我幫你聯絡景先生送你去醫院嗎?”

金玉顏的聲音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不用,小傷而已。”

“還是去看看吧,免得去晚了就癒合了呢。”

宮漓歌**裸的嘲笑,金玉顏臉上的表情可謂是紛紜複雜,偏偏礙於景旌戟在場,她還得一直維持著委屈的小白菜神色。

景旌戟被宮漓歌拽了這一把頭腦清醒不少,宮漓歌提醒得很清楚,金玉顏受得隻是小傷,就算是受傷了也和他無關,她有丈夫!

景旌戟拉開距離,再冇有看金玉顏一眼,“我們走吧。”

兩人當著金玉顏的麵前兩人揚長而去。

“啪”的一聲,金玉顏將宮漓歌喝的那杯橙汁狠狠掃到了地上。

為什麼不管用了?過去她的這一招分明很有用。

她去過景旌戟的彆墅,發現那裡並冇有女人居住的痕跡,可以證明景旌戟和宮漓歌還不是同居關係,彆墅的裝潢都在提醒她,景旌戟冇有忘記自己。

金玉顏拿金家作為代價想要剷除宮漓歌,得知金家破產,她固然心疼,但心裡打的是隻要她成功攀上景旌戟,成為家主夫人,何愁不能光複金家的主意。

可為什麼景旌戟還和宮漓歌這個賤人糾纏不休!

哦,對了!

剛剛宮漓歌也說過他們好久不見,說明景旌戟也在怪那一晚她被閻立槨玷汙的事,說不定兩人是在冷戰中,景旌戟是為了氣自己纔會和宮漓歌離開的!

一定是這樣,自己受傷他不是無動於衷。

還有機會,她有得是時間和宮漓歌慢慢玩!

金玉顏臉上呈現出瘋狂的神色,她要的,從來就冇有得不到的!

服務員過來收拾殘渣,見到金玉顏臉上的表情嚇了一跳。

金玉顏頃刻換了一臉笑容,“不好意思,我剛剛失手打碎了杯子,這是賠償。”

她丟下幾張鈔票,撥了撥捲髮優雅離場。

小賤人,我們走著瞧。

小妻乖乖讓我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