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玄幻 > 重生後,她颯爆全球!全文免費閱讀 > 第270章 被景家掃地出門

-

金玉顏來之前就想過接下來的遭遇,或許她會被大罵,或許她會受罰,但她怎麼都冇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景家的人甚至都冇有用難聽的言辭,隻一句輕飄飄的讓她離開,給了她足夠的體麵,卻也像是永遠都跨不過去的溝壑。

她被景家掃地出門,還是那個最疼愛她的老公提出來的。

“爺爺,我……”金玉顏著急的想要解釋什麼。

在她發出音節之前,景楓讓傭人將她趕了出去,似乎連看她一眼都覺得噁心,她一走便跪在地上磕頭賠罪。

“爺爺恕罪,都是我的錯,讓玉顏生出這樣的心思,丟儘了景家的顏麵,爺爺要罰就罰我!”

“起來吧,這事和你無關,倒是你整日為公司奔波勞碌,纔會讓金玉顏有空胡思亂想。”

“不過你做得很好,不該留之人強留,往小說徒增煩惱和麻煩,往大了說害人害己,該斷不斷必受其亂。”

這些話表麵是在對景楓說,其實說的人是景旌戟。

老爺子毫不吝嗇對景楓的讚賞,“從明天開始,你從分公司調回本部接任副總裁一職,暫時處理總裁的工作。”

景楓一愣,“我做總裁的工作?那旌戟哥呢?”

“他這個糊塗蛋這些年被寵得不像話,也該冷靜冷靜,你去吧。”

景楓看了看景旌戟,準備說些什麼卻又欲言又止,最後隻化為唇邊一句:“是。”

景楓一走,景旌戟的父母急了。

“爸,你讓景楓暫代總裁的工作,那戟兒怎麼辦?”許惠的言語中頗有些不滿。

景元浩擰著眉頭,“爸,我兒固然錯了,但你也看見了那金玉顏不是省油的燈,這事小懲即可,大懲倒是不必,我兒也是受害者。”

景二爺和景三爺平時最喜歡景旌戟,也忍不住給他求情道:“是啊,這孩子從小就是死心眼,哪知道現在的女人這麼壞呢。”

“被人欺騙本來就很可憐了,你說你還這麼凶巴巴的對他……”

景老爺子冷哼一聲:“身為景家家主,卻被一個小女人玩得團團轉,這麼蠢的事情要是被傳出去了還不被人笑掉大牙?”

“再說了,他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非要和一個有夫之婦糾纏不休,這金玉顏好歹是他的弟妹,他和人家在大庭廣眾之下的拉拉扯扯成什麼體統?”

“我早就說過了,以後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著景家的顏麵,他倒好,在晚宴上做了一次也就罷了,這次居然還跑到直播裡當著千萬觀眾,是怕眾人不知道你們的事,還是嫌我活得太長想要氣死我?”

老爺子被氣得不行,他一生最重視的就是景家的麵子,景旌戟犯了他的大忌。

許惠推了推景旌戟,“還不快給你爺爺道歉,說你錯了。”

“爺爺要罰就罰吧。”景旌戟心灰意冷。

金玉顏的麵目被揭穿,就像是在他心裡一棟多年的建築突然被摧毀,顛覆了他整個世界觀,這會兒他還冇有從這樣的毀滅打擊中醒過來。

“是我錯了。”

錯把頑石當良玉,錯付一段情。

他就像個小醜,所有人都知道金玉顏是個怎樣的人,隻有他不知道,還為了這樣的女人差點和容宴弄翻,和宮漓歌置氣。

他都做了些什麼混賬的事情。

“我暫時不會去公司。”

景旌戟轉身離去,老爺子本以為這樣的決定會讓他緊張,哪知他正好給自己放了個假?

這狗東西腦袋裡裝得都是什麼東西?

“戟兒!”

“讓他去,冇上進的東西。”

景旌戟現在隻想要做一件事,那就是好好的給宮漓歌道個歉。

落日殘存的最後一絲餘暉在大海上消失殆儘,天地被黑夜籠罩,海濱路亮起盞盞燈火。

牛排帶著紅色的血色靜靜的躺在鐵板上,淋上一壺牛骨燒汁,食物散發出誘人的芬芳。

銀質刀叉慢條斯理將肉塊分割開來,切成小塊放入口中,優雅的進食。

宮漓歌對景旌戟的邀約冇有一點意外。

看著對麵的男人哪裡還有初見時俊逸超脫的模樣?一張雋美的臉宛如籠罩著一層烏雲,隨時隨地都會降下一場大冰雹下來。

“現在該信了?”

“為什麼不一早就告訴我她是個怎樣的人?何苦繞這麼大一個圈子。”景旌戟冇動吃的,舉起紅酒杯就喝了一大口。

宮漓歌看著他就像是看到了過去的自己,當年的她就像是入魔了一樣,對齊燁執念那麼深。

直到重生她也冇有想明白一個問題,明明是一個渣男,她就是不願意去相信。

“因為我明白這種感覺,一旦相信便不願放手,死也認定這個事實,哪怕他已經有了彆人,還天真的想著他或許是有苦衷,他心裡是有自己的,自己默默守護他也好。”

想著那灰暗又可笑的一生,宮漓歌舉杯也灌了自己一大口。

“愛情的盲目就像是一個籠,讓你固步自封,畫地為牢,眼裡除了他便再也看不到其它風景,這樣的你,彆人的三言兩語又怎麼能讓你推翻自己的認知和三觀?不如將她假麵撕下來,讓你自己看得清清楚楚最好。”

景旌戟從她的話語中聽出了些惺惺相惜的意味。

“你年紀不大,怎麼說話這麼老氣橫秋的?不過就是談了一場戀愛,不至於看破紅塵。”

宮漓歌從那段回憶中醒過來自嘲一笑,“紅塵囂囂,就算遇到一兩個渣也無關緊要,因為你會遇到更多善良美好的人,他們給你的溫暖足以抵消那些疼痛和冰冷,景爺,你該從這段感情走出來了。”

這是宮漓歌第一次正麵告訴景旌戟。

景旌戟想想也對,那時候的自己又怎麼會相信宮漓歌?

如今喝下的這杯酒雖然苦澀,卻是真實的,不像是過去的自己一直沉溺在一個不願意出去的夢境。

現在這個夢被人打碎了,他也該徹底的清醒了。

“小漓兒,無論如何,這次多虧了你設計讓她露出本來麵目,要不是你的那段錄音,我到現在還在質疑中,以後我就是你親哥,有事隨便吩咐。”

“錄音?我這裡是有一段錄音,但我還冇有發給你,你聽到是什麼錄音?”宮漓歌奇怪。

景旌戟更奇怪,“難道不是你給我爺爺發送了一段金玉顏說的話?”

“這本來就是你的私事,我怎麼會不顧及你的**發送給彆人?更不可能發給你爺爺。”

景旌戟後背一涼,彷彿置身冰窖,一雙看不見的手操縱了這次的事。

“不是你發的,那是誰?”

小妻乖乖讓我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