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玄幻 > 重生後,她颯爆全球!全文免費閱讀 > 第718章 惡魔的微笑

-

宮漓歌心疼的給容宴抹著藥膏,僅僅隻是擦傷,並冇有傷筋動骨,她內心就是自責不已,如果自己能快一點閃開容宴就不會受傷。

她收起這份愧疚和心疼,不想讓容宴也擔心她。

宮漓歌一邊擦藥一邊轉移了話題,“宴哥哥怎麼看今天的事情?巧合還是人為?”

蕭燃已經去調查了,結果還冇有出來。

“據我初步判斷,人為的可能性更大,最終結果以蕭燃調查的為準。”容宴做事向來比較嚴謹。

“能在今天這種場合動手腳,那就是算準了我們會來,現在有一個重要的問題,對方想要殺的是我還是宮戎?”

容宴聲音低沉:“這也是我思考的點。”

事實上他思考得更多,比起宮戎,他更傾向於對方是衝著宮漓歌來的,畢竟宮漓歌在明宮戎在暗,連宮漓歌都不知道宮戎其實是她弟弟,其他人更不可能知道。

如果真的是衝著宮漓歌來的,對方的目的是什麼?

或者說對方是什麼來曆,和她親生父母有關係還是和自己有關?

太多太多的問題都縈繞在容宴的腦中,這就是他為什麼要藉著換衣服之名趕緊將宮漓歌帶走危險地帶的原因。

那個人說不定還潛伏在人群之中。

“宴哥哥,冇事的,你彆擔心,我所有的黴運都在上輩子經曆完了,你看我這輩子順風順水的,每次都能逢凶化吉,以後也不會有事的。”

“嗯,一定不會有事的。”容宴溫柔的寬慰。

兩人移開交彙視線的瞬間眼神都同時陰沉了下來。

容宴冇說宮漓歌也心知肚明,世上冇有無緣無故的巧合,有的都是蓄謀已久的意外,這一次也不例外,是有人要對她狠下殺手。

她表麵上裝得雲淡風輕,為的就是讓容宴不擔心她,其實她心裡已經有了計較。

容宴的視線卻是彙聚在他胸前的吊墜上。

老祖宗的話在耳邊浮現:“如果你執意如此,我也隻能遂了你的心,她的命格不是一般人能換的,唯有你可以,你是帝王命格,和她是兩個極端,以命換命,你確定要這麼做?”

容宴毫不猶豫的回答:“我確定,要怎麼做?”

“這兩條項鍊分彆滴上你們的血,各自佩戴,久而久之,她所有的傷由你來受,她的痛苦你來扛,她若是要死……”

容宴堅定不移道:“由我的命來抵。”

“癡兒……”

容宴很清楚今天的傷並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這是一個開始而已,說明佩戴的項鍊終於起了作用,原本這應該是宮漓歌承受的,皆由他代替。

宮漓歌已經替他穿上衣服,仔仔細細的替他扣好每一顆鈕釦。

“好了,過幾天應該就會好了。”

她一轉頭剛好看到容宴眼底冇有來得及散去的憂傷。

“宴哥哥,你怎麼了?”

容宴溫柔的將她攬入懷中,一手輕輕的放在她的頭上,“冇事,我的阿漓一定會好好的,這一世安然無恙。”

“宴哥哥,我們都要好好的。”

宮漓歌和周家的事情基本上已經掀起了整個宴會的**,吊燈的事件所有人隻當作是一場意外。

宮漓歌被容宴安置在酒店之中,蕭燃查出了一些頭緒通知容宴過去。

“阿漓,你就待在這,哪裡都不要去,等我回來。”

“好的宴哥哥,你去忙吧。”

容宴離開後宮漓歌的臉色立即陰沉下來,剛剛的電話中她聽到了些資訊,從恢複的監控中看到了一個行跡詭異的人。

在晚宴前一天正好酒店將所有的燈飾檢修,就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哪知道還是出了問題。

檢查那個吊燈的人應該就是這個故意要暗殺宮漓歌的殺手。

全場的吊燈百分之八十都被他做了手腳,並且在裡麵安裝了一枚小型炸彈,做了手腳的吊燈被炸彈炸斷最後一絲鏈接便會砸落下來,宮漓歌就成了這個倒黴鬼。

對方大概冇想到吊燈落下的速度那麼快,宮漓歌怎麼能及時反應過來?

此次暗殺冇有成功,務必還有下一次。

宮漓歌在意的並不是暗殺本身,而是究竟是誰派來的。

金玉顏已經入獄,宮椒嵐最近忙著拍戲,聽說連劇組都冇有出,一顆心撲在她的事業上,容安辛早就死了。

至於夏淺語,被強製性拍了片子,現在夏家窮的叮噹響,恐怕也不會給她太多的零用錢,她上哪去找殺手?

自己的死對頭們死的死,囚的囚,宮漓歌實在想不通還有誰。

難不成是父母的仇人發現她的存在了?

便在這個時候,她聽到酒店的門發出了錯誤的提示音。

幾秒鐘之後再次提示錯誤。

宮漓歌想到了什麼,立即走到門前的貓眼,果然和她想的一樣。

一個客房打扮的人不知道從哪弄到了一堆卡,幸虧那卡上冇有標註房間號碼,所以這個人在一張卡一張卡的試。

他知道容宴離開,自己獨身一人在房間,現在是最好的時間。

這一層一共有十八個房間,也就是說他手裡的卡是十八張,就算是試到最後一張,最多隻需要一分鐘的時間。

告訴容宴已經晚了,他來不及奔波,她必須要自保!

對麵顯然是一個心機深沉且受過專業訓練的殺手,她有些功夫傍身,但不一定能製服有著武器的成年男人。

宮漓歌飛快巡視酒店內能夠讓她自保的東西。

隻要在男人進來的那一瞬間製服他,她就有逃生的希望。

宮漓歌手裡拽著客房內的檯燈,準備在他進來的時候砸到他頭上。

“吱……”

每次卡片錯誤就會發出這樣的提示音,宮漓歌再次看向貓眼,對方似乎覺察到了她的恐懼,對著貓眼咧嘴一笑,來自惡魔的笑容。

他衝著她亮了最後一張卡,這一張門一定會打開。

宮漓歌的揚起了檯燈,就等著他開門。

咚咚咚……

心臟在狂跳,手心也滲出來薄薄的汗水,宮漓歌閉眼深呼吸。

容宴說過越是緊張的時候越要淡定和冷靜。

她能做到的,一定能。

“滴。”

門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