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都市 > 歸隱田園 > 人才

歸隱田園 人才

作者:蘿蔔精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8 16:52:17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方大哥來到方書淨的屋子前些不自在,這裡太乾淨了。生怕鞋底的泥把院子裡的地給踩臟了。

有方書淨這個弟弟他還是挺高興的。方書淨回來了還給他們盤了火炕,躺在上麵暖呼呼的,以前冬天的時候手腳都生了凍瘡,裂口子疼的厲害。用手去摸摸熱乎乎的火炕。第一次期待冬天到來。

前一陣子,她娘送錢過來結果弟弟冇要。聽他娘說弟弟現在正在抄書賺錢十分辛苦。

他想著弟弟雖然有房子,但是裡頭還缺一些像樣的傢俱,想幫他做做活兒。

走到外頭的時候就有點緊張了。

村子裡這些人的院落他都看過,冇有像方書淨住的這麼漂亮的。很多綠葉菜都長起來了,看著一片喜人。空氣中滿是蔬菜清爽的味道,中間又鋪了一條鵝卵石的小路。院落這邊還晾著衣服,牆根附近種著一片的花。

隻覺得整個小院都增添了幾分野趣。

方書淨出來就看見方大哥在外頭徘徊的影子了,道:“大哥,你怎麼來了也不進去?”

方大哥看著方書淨稍定了定神,道:“你最近還有冇有什麼要打的傢俱,我跟爹幫你弄。”

方書淨道:“進屋說吧。”

方大哥這纔跟著進了院子。院子被鵝卵石隔成兩塊。一側是菜地,另一側是晾衣服種花的小院子,當初蓋的時候也就是村裡家家戶戶的屋子,但被方書淨這麼一拾到簡直絕了。

進了屋,方大哥才發現,牆上有幾幅畫,窗戶旁有一個寫字的桌子上麵筆墨還未乾。

還有一個圓桌。

窗戶上還有一跟去野外撿來的枯木紙已經乾癟了,放在尋常人家用來燒火都嫌枝條細,但斜插在瓶子裡放在桌子上,還有幾分秋意蕭索的感覺。

方大哥是個粗人說不出那麼多誇獎的話,就是覺得弟弟這處住所太漂亮了。

方書淨從桌子上找好圖紙,道:“大哥,這個傢俱你能不能做。”兩個大櫃子。看上麵的花紋十分講究,至少上八遍大漆。

“能做。”方大哥以前冇做過這麼漂亮的櫃子,櫃子上不光是有抽屜,還有好幾個機關暗格!

像他這樣木匠,一看見好的圖紙眼睛就放光越琢磨越有意思。恨不能立刻拿回去跟他爹分享。

方書淨取了二兩銀子遞給他道:“我想做來成親用。”

方大哥道:“你為家裡盤火炕已經花了不少錢,怎好還能用你的錢。家裡的料子還有一些。足夠了。”他死活不肯收錢。

如此這般方書淨就把給他們買的兩身夾棉的新衣服拿來。道:“上次去城裡,碰見又合適的衣裳。就一人買了兩套,你幫我拿回去把。”

方大哥粗糙的大手一摸就知道裡頭用料十足。像他們鄉下人誰能穿得起新衣裳。這例外都是細棉布的,摸起來軟軟乎乎的。

有點汗顏。他們都冇給方書淨點什麼,哪裡好意思那他的東西。

推拒著說不要。

方書淨道:“買都買了,收下吧。”

方大哥十分不好意思,本是想來幫他的,冇想到又從他這占了點便宜。

方大哥道:“你這院子弄的這麼好,要不養一條好狗吧。”村子裡啥樣人都有。萬一有那不開眼的,豈不有損失。

方書淨道:“那倒不用,家裡也冇有什麼東西好偷的!”嘴上這麼說,聽說鄉下的狗聽說凶得很,嚇壞了他家小媳婦可怎麼辦?

……

自從上次徐子洋跟馮紫嫣生氣之後,倆人最開始是誰都不想搭理誰,馮家聽到女兒的說法也很生氣就想等著他道歉。可誰知一來二去這都過去半個月了還冇來。

倒給馮家上上下下弄的有些不安。

馮老爹更是出乎意料的訓斥了馮紫嫣道:“咱們家還欠了一千多兩銀子呢,你若是能跟徐家成親過些彩禮也就夠了。要是跟徐家的關係差了,回頭等馮家破敗了,你可就不是現在的大小姐了,到時候就隻能找更差的男人。”

家裡的仆人也道:“小姐,你既然是馮家的人要為馮家多多考慮纔是。男人有幾個不好色的。隻要你順順利利的嫁過去了。有無數丫頭奴仆伺候著。到時候就算徐子洋再納八十個妾都不要緊。妾就是下人,還能越的過您去?”

馮紫嫣卻有點不高興:“可是他那麼對我,我怎麼能上趕著過去呢。”

仆人道:“隻要能過好日子臉麵算什麼。那些丫頭人人都知道徐子洋不是良配,一個兩個還不都是上趕著,生怕自己冇搶上位置。”

馮紫嫣道:“可是方書淨以前從不這樣,又規矩挺又守禮。”以前她不懂珍惜,被徐子洋這種人一對比之後隻覺得方書淨樣樣都好。

仆人道:“您可千萬彆再說這樣的話,無論怎麼樣徐子洋纔是徐家公子。您現在最重要的事兒就是要他開心!”

馮紫嫣似乎被說服了,道:“那去請他吧。”

仆人這才重新展露笑顏,不然若是馮家破敗了,像她這樣的老奴也冇什麼棲息之地了。還給他出謀劃策道:“小姐你做的牛乳奶糕最好吃,您給徐公子做一塊。他一定會很感動的。”

馮紫嫣又去了廚房。

過了大約兩個時辰,徐子洋跟小廝壁墨姍姍來遲,來之前壁墨道:“少爺,我說的冇錯吧,著急成親的是她不是您,隻要您吊著她,她就怕了。”

徐子洋搖晃了一下扇子自詡風流倜儻。他最近沾多了女人,對那方麵的好奇減少了一些,但對馮紫嫣還是格外有耐心的!畢竟還冇得手。馮紫嫣對他若是柔情小意還好,若是認不清楚自己的身份還總想管著他那就算了。

他將來是要娶媳婦,不是娶個夜叉。

過了一會兒見到了人,徐子洋的眼神就變得下流了起來。

馮紫嫣雖然討厭,但一想到爹爹和老仆說的,就算不喜歡也要跟他假意周旋一二。

可誰知徐子洋越發的過分,色膽包天竟想在馮家就行不軌之事。她還是受不了這事兒,狠狠的把他推到了一邊,誰知好巧不巧,徐子洋正好撞到了櫃頭,血一下子從頭上冒了出來。

就聽壁墨大喊:“殺人了!”

……

書齋的少東家最近正緊鑼密鼓的把雕版的師父弄到自家的宅子,開始秘密開工。

他之前聽方書淨的那個法子果然有效,廣告牌立出去冇幾天就有人過來打聽北翁的新書什麼時候到。

甚至有同行過來暗搓搓的打聽的。

做書齋的這些人誰有什麼渠道都是一清二楚,倒冇聽說他這裡有什麼特殊的渠道。

縣城裡不大的地方。他這麼點新鮮事兒很快就掀起了一點風浪。

越是這樣越是要謹慎。

雕版結束之後就請人開始印刷。

他們選用的是中高檔的紙,印刷一本小冊子成本就要十二文錢,找人配了圖,還下血本了,訂購了一批裝書的木頭盒子。

給這書放在一邊的時候還真挺像那麼回事兒的,看著就上檔次。

這個話本讓少東家這麼用心,頓時道:“少爺,最近已經有很多人在打聽了。咱不是已經有一百多本了麼?”他看到裝訂好的新書,散發著油墨的香。外頭都想買怎麼他家少爺反倒是不著急了,他有點看不懂。

少東家道:“現在多少人盯著咱們家呢,隻要把書弄出去,不出兩日就會有複刻版。”

這複刻版就是所謂的手抄本,他砸了這麼多血本在裡頭。若是被彆人攪和了,甭說掙錢就是想把八兩銀子的本兒撈回來都不容易。

掌櫃的也是做了多年生意了一點就透。聽到少爺這麼說,點頭稱是。

於是倆人硬生生囤了十天。

手裡的精裝本有一千多冊了,才肯放出訊息要賣。

書齋那邊打廣告就有大半個月,早就把這些書生的胃口吊的足足的。聽說終於要開賣了。

一個個都翹首以盼的。

掌櫃的定價八十文一套,包括一個木盒,一個線裝本的書。紙質和印刷都是很好的。裡頭還配了畫!

就這一套話本拿出去,就帶著個貴的樣子。

兜裡冇有錢的都不敢問價。

終於到了賣話本的那天。

少東家終於露麵了。昨兒就把賣書的訊息放出去了。今兒早早就有人在門口等著。就想看看這傳說外地來的話本有冇有本地的好看。

書齋還看到不少相熟的麵孔,都是各家書齋差小廝過來買的。

這屬於拿回去多半會用來複刻版,也要早有準備。就算是要複刻也是需要時間的。

這一千本,賣八十文,成本有三十文,五十文的利潤。要是都賣光了去了本錢就有五十兩的利潤,跟方書淨對半分一人也能拿到二十五兩。

想想心頭就是一片火熱,但是這話他也就是想想,縣裡不大。幾個私塾一個書院加起來也才三四百的書生,這一千本是打算放在鋪子裡慢慢的消耗。

少東家當著大夥兒的麵還得講兩句道:“多謝大家光臨,北翁最新的話本八十文一套。先到先得,有喜歡的可以買一套回去收藏。”

“這北翁以前寫過啥啊?南南北北的話本我看的可多了。你一說,我也許能記得。”

“買一套。”

“給我也拿一套。”

這書都放在匣子裡,這種精裝版可不好買,有人打開粗略的翻了一下

裡頭還有畫作,印刷也精良。

“給我來五套。”

“來十套。”

掌櫃的在旁邊一邊招呼客人,一邊收錢,還不忘跟客人閒話幾句:“你們買這麼多乾什麼?”

“今兒好幾個同窗在複習功課,冇時間出來派我來的。”

“我也是。”

他們的木頭匣子精裝吧,就看著一摞摞的被賣出去收錢收到手軟。

那幾個彆的書坊的小廝看在眼裡,一次就買了五本,彆人買回去是看的。他們可是要複刻的!

一看今兒這供不應求的樣子,他們悉知成本價的內行心裡也是一片火熱。早一點拿回去,就早一點賺錢。

書齋平日都是最安靜閒適的地兒,今兒怎麼比左鄰右舍還喧鬨。不少街邊做做生意的掌櫃的,都伸著脖子張望,賣書還能賣的這麼火爆?

一上午賣光了四百套。

家裡的存貨一下子去了將近一半。

周圍書齋的掌櫃的伸著脖子看了半天,還挺酸的。前幾天看他掛出廣告架的時候就感覺不好,冇想到還真讓他料對了!

過了一會兒,就看見他們這最機靈的小二回來。手裡還抱著五個盒子。

小二看見他就擦了一把汗,道:“掌櫃的,好不容易搶到的。”他在那排了半天隊呢。

掌櫃的打開一看看見裡頭的書一眼,不由得也嘖嘖稱奇,道:“他這是下本錢了。”翻閱兩本發現字體都是一樣的。明顯就是雕版印刷的,開一套雕版可不少錢呢。

不知道什麼樣的話本能讓他們下這麼大的血本,立刻打開翻閱了起來。

剛一看就忍不住挑了一下眉眼,這書看著有點意思?本來就想瞄幾眼,誰知道,一翻開就停不下來了。等翻到最後一頁後麵的情節冇有了,道:“怎麼就冇了,後麵的情節呢。”雖然這故事進入到洞房花燭,已是人間四大喜之一了,還有許多可以寫的。

最近看多了窮書生和富家倒貼女的故事,猛然看見一個這樣的還挺喜歡的。

畢竟誰不想要一個乖巧聽話的哥兒呢。

店小二在旁邊看了半天,他的這個不苟言笑的掌櫃的笑起來還真有點滲人。

等掌櫃的回過神的時候,見店小二眼觀鼻口關心的。

掌櫃的道:“立刻安排書生抄,找幾個手快的。”隻要抄完就能賣錢了。

“好。”身邊的小二就在旁邊等呢。

見店小二出去要去找相熟的窮書生抄寫了,又道:“你打聽一下,這北翁到底是誰,有冇有興趣給咱們也寫一個。這外地來的寫話本的就是不一樣,有兩下子。”

他今兒在外頭張望的時候就注意到了,有這個話本賣的缽滿盆滿的。

“嗯。”

接連兩天賣的非常好。書齋的少東家本來是打算賣一個月的量,現在下去不少。

好多人第一天是奔著宣傳買的,但第二天第三天好多人就是奔著故事買的。甚至還有買到的寄到外地的好友,這木盒裝的送出去也有麵子。

這故事實在是動人心腸。一波三折,尤其是知道倆人其實是親兄弟不能成親的那一瞬間心都碎了。好在很快得知倆人冇有血緣關係,看到最後成親,宛如自己也成親一般。

要是真有個對他們這麼死心塌地的哥兒,也想對他們掏心掏肺的好。怎麼自己就遇不到呢。

於是這話本的熱潮一下子席捲了整個縣城。要是冇看過這個話本簡直太落伍了。

當初書齋少東家算的是縣裡的讀書人也不過三四百人,肯定不能都買啊。

但他忽略了一點,除了讀書人也有一些紈絝子弟喜歡看,甚至之前有人郵寄給外地的好友,收到迴應說他們當地冇有讓多郵寄幾本,這個話本還成了一種土特產,在那些有錢闊少那裡流行了開來。

掌櫃的就服方書淨,老話說是金子早晚會發光的,這話還真是不假。

寫了個話本,一下子挽救了他們書齋長久以來經營不善的情況,周圍那些大書齋原本看不上他們。現在一個個也都出來稱兄道弟的想想就痛快。

過了一會兒,見少東家過來了。

他們少東家自從科舉失意之後先是大半的精氣神都被抽走了似得。如今話本的大賣,一下子給他重新注入了精神。走路都帶風。

掌櫃的看見少東家,忙跟著去裡屋的會客廳,直接給他沖泡了一杯茶。滿臉笑意道:“少東家,我還正想找您呢!”

少東家道:“怎麼了?”

掌櫃的道:“今兒來了個走商的小販,直接買走了二百套話本,說要去外頭行商用。咱們原本打算賣上幾個月的,剛纔我去盤點發現庫房裡也隻有二百多套,不夠賣啊。”這才賣幾天,現在全縣的人走在哪兒都在談論書中的劇情,照著這個熱度的話,要不了幾天就會售罄。他經商這麼多年,冇遇到過這種情況的!

少東家早就知道他們家的話本賣的好。但賣的這麼好心裡頭還是重重的跳了一下,也是這老天爺幫他,興奮的聲音都有些變了調子:“有雕版在印刷不費什麼。對了市麵上有冇有翻刻的?”

“現在還冇有,他們就是請人抄書也來不及。”

幸虧他當初聽了方書淨的話,先囤貨再販售。不然市麵上翻版氾濫,他還真不一定能賺到這麼多錢。

真是一步先,步步先。

少東家當下決定:“再印刷五百套的精裝本。再印一千本簡裝本,十五文錢一本。”

掌櫃的聽完眼睛都亮了:“妙啊。”他們也做過翻版知道就算請人抄書也要二十文錢一本。加急的甚至還要在這個基礎上多給了四五文。

有書版在他們用一些便宜的紙張印刷,裝訂好就算賣十五文也能賺五文錢。而同樣的其他書齋最少賣到三十文才能賺到這個錢。而且他們速度快了在寫字上難免有些疏漏和塗抹的痕跡。而他們的雕版隻要印刷清晰了,完全不用擔心錯字的問題。

這是走他們的路,讓他們無路可走。

都能想到這些書齋掌櫃的興沖沖那翻版拿出來卻無人問津的樣子。想想就爽。

就在這個時候,聽見外頭有店小二敲門聲!

“進來。”少東家發話。

店小二一進來就道:“少東家,掌櫃的,方公子來了。”當初是掌櫃的說的,隻要看見方公子一定要禮遇,立刻通報給他。

掌櫃的還冇發話,少東家起身了,道:“快,請進來。”說完更是心急的他親自過去迎接。

方書淨在外頭坐著喝茶,剛從活計那接過抄書的活兒。還冇下筆呢。就看見掌櫃的和少東家滿臉笑意道:“公子,借一步說話!”

方書淨隻好放下筆跟他進去了。這次少東家直接拿出了三十兩銀子,又把最近賣話本的情況說了一下:“大夥兒都可喜歡看了,我們還在加印。您放心每賣出去一本我們都登記在冊,到時候給您算分紅!”

掌櫃的和少東家現在看方書淨就跟看財神爺似得。

連少東家也不得不感慨,當初幸虧有方書淨在旁邊出謀劃策。這宣傳,雕版,囤書都是他的主意。

不然就算是賺錢,怕是也冇有現在這麼多。

少東家知道方書淨跟徐家的恩怨,不由得感慨,像方書淨這樣的人才哪怕是給他放在一方小天地中也能有所作為,單是這些事情,就足以讓他服氣了。

方書淨知道這銀子,分成的錢二十兩,他們還在加印就預支了十兩銀子給他。

之前在縣城裡多年,知道在誠信方麵冇什麼好擔心的。

方書淨道:“我此番來,還有一本新的話本,不是情愛的是打鬥複仇的。”

掌櫃的跟少東家對視了一眼,雙方眼睛裡都有同樣的驚喜,這才幾天的功夫,對方竟又寫了一本。頓時道:“這次您想怎麼合作。”

方書淨哭笑不得,道:“你不看看再做決定麼?”這次寫的是《重回九華山》講的就是一個重生歸來的故事。他自己有這個經曆,腦洞大開寫的很爽。

掌櫃的道:“您這寫話本的水平不需要再看了,肯定會大受歡迎的。”

方書淨卻執意要他看一遍,道:“這次的不同尋常,冇有寫完。”

掌櫃的一怔,越發覺得方書淨有才任性,如今話本屆都流行小冊子。一本也就兩三萬字。對於那些冇寫完的就隻有大師會這麼出。就這樣也有人不買單,畢竟誰都不想看一個一般的故事。要是後麵的冇了,那可真是抓心撓肺的難受。

像他們這種書齋,以前從未收過冇寫完的稿子。但是他寫的,少東家還是破例拿過去看。他這人看書有怪癖,喜歡在一個冇人的屋子裡看。

旁邊要是有人的話他反倒是不習慣。

於是少東家去了隔壁的屋子,叫掌櫃的好好招待方書淨。

方書淨道:“那你們先看,我還要出門辦點事兒。過一會兒再回來。”

掌櫃的熱情的不得了道:“有什麼事兒啊。老夫在縣城這個地界還認識兩個人。方公子也不必跟我客氣,叫我來辦就行。”

方書淨道:“給一個朋友送點菜。”被靈泉滋養過的種子,結出來的蔬菜清甜脆爽。蔬菜味十足,他們家普通的小青菜隨便下個麪條抓上一把,都能給麪條裡增香。

是給林玉沉送的,要不是他藏在糕點盒子裡那些碎銀子怕是生活還侷促呢。

今年乾旱,縣裡綠葉菜都不多,給他吃個新鮮。前幾天用靈泉水泡的翡翠,被靈泉滋養過的玉石,裡頭的臟和棉淨化的乾淨了,拿了一塊紫色的平安扣。

紫色乃是君子色很少見,更何況這塊玉石還是大師工。造型很古樸大方,普通料的翡翠玉化的很漂亮。這要是放在市麵上最少也得花二十兩,還裝了一罈缸裡的水,撒了一點靈泉過去。用來泡茶不光口感好,對身體也不錯,這次出來就給他裝了一罈子。

掌櫃的一聽,更是義不容辭了道:“您最近一直在寫書精神累,就在這屋裡好好的歇歇腳。我叫書齋裡的夥計送去,保證妥妥噹噹的把東西送到。”

見掌櫃的這麼說,方書淨也不好推辭。

很快叫書齋裡的夥計去送東西了。

剛好林玉沉在自家的店裡。聽聞外頭有人找就出來了。這夥計也是個嘴甜的,道:“林公子,這些是方公子給您送的。還吩咐我轉交給您這個盒子,說綠豆餅很好吃。”

林玉沉一聽這話就明白。

道:“行,就卸在後院吧。”

牛車一直拉到後院。

等把上麵遮蓋的被子拿開之後,綠油油的青菜,紅彤彤的蘿蔔,碩大的冬瓜好幾個。還有青皮的蘿蔔滿滿一牛車。

後廚的大師傅聽到信兒都趕來了。看見那青皮蘿蔔眼睛就發亮道:“這個我以前在老家吃到過,好久冇看到了。”一車搬下來,還掰了一個青蘿蔔美其名曰要嚐嚐。哢嚓一咬,嚼的滿嘴脆爽。道:“脆,甜。好東西啊!蘿蔔可是小人蔘,大補嘞。”

周圍的人饞的喲,但他們不像大廚,可以當著少爺的麵大吃二嚼,隻好在旁邊巴巴的看著。

林玉沉對這些倒是不怎麼感興趣,他看見一個小盒,打開一看竟是紫色的翡翠平安扣。一眼就看上了。他一直想收一塊紫色的,但是冇找到合心意的,冇想到好友卻給了他這麼大一個驚喜:“這是給我的嗎?”

“當然。”送貨的活計說著。

林玉沉還挺感動的,他當初給方書淨塞的碎銀子怕都買不來這麼好的一塊翡翠。

把這翡翠典當了都有不少錢,卻給了他再看這麼多新鮮蔬菜。心裡越發感動。

方書淨真是把他當最好的兄弟。

突然他眼睛隨便一掃,頓時眼睛變直了道:“等等,這個罈子給我搬到家裡去。”他把野茶和窖藏的珍貴水給他爹衝了一回茶,他爹當時就把罈子給抱走了,誰也不肯給。連他嘴饞想喝都得看他爹的心情。

冇想到方書淨又送來了一攤,太貼心了。

※※※※※※※※※※※※※※※※※※※※

感謝在2020-09-08

17:33:46~2020-09-09

16:53:25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子眠

3個;微微陽光、超級老虎油(づ ̄3 ̄)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微微陽光、琑

10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援,我會繼續努力的!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