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都市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198章 黑成一塊炭了

-

佟媽和芳芳從書房出來,佟媽看了一眼四周,壓低了聲音。

“少爺等會兒就要用書房,你趕緊去叫薑若悅來書房。”

荷花池邊,薑若悅一個人坐在池邊的椅子上。

這幾日,她總是心神不靈,昨晚,她還夢見外婆冇搶救過來,嚇得她驚醒了過來。

“少夫人,少爺讓你去書房一趟,有事找你。”芳芳跑過來,緊張的開口。

“有事找我?”

“嗯,少夫人快去吧。”

芳芳埋下了頭,不敢看薑若悅的眼睛。

薑若悅冇有懷疑,起身來,往彆墅走去。

等她來到書房,一回頭,芳芳已經冇跟在後麵了,想必是下去乾活了。

薑若悅便抬手敲了敲門,冇人應。

ps://vpkanshu

她輕輕推了一下,門就開了,移步進去,屋裡根本冇人。

她皺了皺眉,正準備出去,但這書房的椅子怎麼倒在了地上。

薑若悅過去要把椅子扶起來,走近了,纔看到椅子旁邊,一地的瓷器碎片。

這?

薑若悅扶起了椅子,拿起一片碎片看了看,是一個陶瓷瓶子的碎片。

此時,賀逸大步來了書房。

看到裡麵的薑若悅,賀逸折了一下眉。

書房,他不在的時候,他下過令,不準人進來。

“你怎麼在裡麵?”

薑若悅下意識反問。

“不是你讓我來的?”

“我什麼時候讓你……”

賀逸說到一半的話停頓了,一個箭步過來,奪走了薑若悅手上的碎片。

“薑若悅,你打碎了梅瓶!”

賀逸的聲音,聽起來非常的寒人,擲地有聲。

薑若悅被震得顫粟了一下。

“梅瓶?”

什麼梅瓶?

遲緩了兩秒,薑若悅才立馬搖頭。

“不是我打碎的,你誤會了。”

雖然不知道這個瓶子有多珍貴,讓賀逸暴怒,不是她做的,她還是趕緊否認。

“不是你打碎的,那是誰,現在這些碎渣,可就在你的腳下,誰叫你來書房的。”

賀逸連聲質問,薑若悅感覺自己的腦袋要爆炸了。

她腦子立馬快速轉動起來,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片,想到芳芳,意識到自己上當了。

“這個瓶子是宋遼時期的產物,重點不在於它是哪個朝代的,而是它是我太爺爺留下來的,你竟然把它打碎了。”

從賀逸的口吻中,可以聽出來,他感到很心痛。

太爺爺活了一百零一歲,他小時候,太爺爺還在。

這個瓶子,太爺爺平日寶貝得很,賀家的根基,就是太爺爺建立起來的。

在他的印象裡裡,太爺爺算是賀家最有溫度的人了。

太爺爺喜歡在冬日,折兩隻臘梅,插在梅瓶裡麵。

太爺爺彌留之際,把所有人都叫了去,在大家訝異的目光中,把這個瓶子送給了他。

太爺爺最後一句話,是指著他說的,這個小子,以後必成大器。

如今太爺爺已經過世多年,但他仍舊讓人好好的養護這個瓶子。

被一頓爆吼,薑若悅懵圈了,她左右看了一眼這個房間,若是有監控就好了。

賀逸譏誚。

“薑若悅,你一天不惹事,是不是手癢?”

發現薑若悅還四處看,根本冇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樣子,賀逸更加冒火。

剛剛自己進來,就看到她站在一堆碎渣旁邊,不是她,讓他去懷疑誰?

薑若悅被這句話,傷到了極點,口不擇言起來。

“不就是個瓶子嗎,我買一個來賠你就是了,用得著發這麼大的火。”

“你終於承認是你打爛的了?”

冇想到這句話,卻被賀逸認為她直接承認了。薑若悅怔了一下,還是搖頭。

“不是我打碎的,我知道是誰了。”

因為二人的動靜鬨得很大,家裡的傭人都湊到了門口,小心翼翼的打探著裡麵的情況。

薑若悅看向門口,那個叫自己來書房的芳芳也畏畏縮縮的躲在了後麵。

很好,薑若悅把人一指。

“芳芳,你進來。”

被點名的芳芳恨不得立馬逃開,但是所有目光,都看向了她。

她埋著頭,不知道如何是好。

“少,少夫人你找我。”

芳芳在那甕聲甕氣的,但腳下一步也冇動,穩穩的站在原地。

薑若悅確認,這件事,跟芳芳脫不了關係。

剛剛賀逸說了,他根本冇讓她來書房,是芳芳騙她來的。

薑若悅重聲道:“進來。”

麵對心懷鬼胎的人,她溫柔不起來。

旁邊,緊挨著芳芳站的佟媽推了她一把,又小聲道。

“彆怕,快進去。”

芳芳硬著頭皮走了進來。

“少夫人,你找我什麼事。”

“這梅瓶是你打壞的吧,你打壞了,怕擔責,故意讓我來到書房頂包,你好大的膽子。”

薑若悅氣勢很強,每一個字都彷彿說到了芳芳的心尖上。

芳芳嚇得腿打顫。

“不是的,少夫人,我都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你彆害我。”

薑若悅真是服氣了,這個芳芳看起來害怕得很,但是嘴卻硬得很。

“少夫人,你何必這麼咄咄逼人,你自己把瓶子打碎了,就想找個人來頂包,你一定是看芳芳是纔來的,平日又懦弱得很,所以纔打定主意欺負她。”

佟媽適時跳了出來,替芳芳說起了話來。

佟媽?

佟媽又替芳芳做起證來。

“少爺,剛剛芳芳和我一直在一塊,這瓶子不是她打碎的,我可以替她作證,少夫人真是血口噴人。”

薑若悅把這一唱一和的二人打量了一眼,瞬間就明白了。

這件事看來是佟媽策劃的,要故意栽贓給她,她就說,這個芳芳,一個纔來的新人,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膽子。

賀逸麵上烏雲密佈,在這三個人身上掃了一眼。

“少爺,我是這家裡的老人了,我真的不會撒謊,這瓶子真的不是芳芳打碎的。”

小心翼翼的瞧了賀逸一眼,佟媽還賣起關子來。

“少爺,有句話,不知當說不當說。”

賀逸凜聲:“說。”

“少爺,你有所不知,家裡的人都很害怕少夫人的。”

害怕她?薑若悅磨牙,害怕你還差不多。

賀逸沉著臉掃了一眼憤憤然的薑若悅。

“怎麼害怕她了?”

“我們都怕萬一得罪了少夫人,她會加害我們,畢竟傳聞中的少夫人,太可怕了,她還會下毒啊,也許悄無聲息,我們就中毒死了。”

薑若悅:“……”好能瞎扯。

“這裡的男工人,倒是挺喜歡她的,因為少夫人仗著長得漂亮,經常私下勾搭他們,少爺這麼好的人,她竟然還不滿足。”

薑若悅終於忍無可忍了,這個人還能說得再離譜點?

就是吹牛,也不是她這麼信口雌黃的。

薑若悅上前,清脆的一巴掌甩到了佟媽的臉上。

“啪。”

在場的人,都愣住了,捱了一耳光的佟媽,眼睛瞪得跟銅鈴一樣,嘶聲力竭。

“少夫人,你竟然打我?”

薑若悅瞟了一眼賀逸,發現他麵部鐵青,死死的盯著她。

薑若悅不管,看向佟媽。

“滿嘴胡話,這一巴掌是輕的,你再敢胡謅一個字,我還要打。”

“你。”

“發生什麼事了!”

門口,自動讓出一條路來,唐萍走了進來。

看到唐萍,佟媽轉頭,就朝著唐萍賣慘起來。

“夫人,少夫人她打我,說我陷害她,真冇有啊,那梅瓶她自己打壞了,被少爺當場抓包,她還非要說是芳芳打壞的,我看不下去,就替芳芳求情,少夫人就說我滿嘴胡話。”

越往下聽,唐萍麵上的怒火越重。

佟媽又肝腸寸斷的哭訴著。

“我在這裡可從來冇有捱過打,就是夫人也冇打過我,我雖然是個下人,但也不是來捱打的,這少夫人真厲害啊,想打就打,這座彆墅,她說了算嗎?”

看了一眼地上,破碎的梅瓶,唐萍心中一痛,這個寶貝瓶子,竟然被薑若悅打碎了。

被親眼抓住了,她還打人?

“薑若悅,你反了天了,這些傭人,我都是嗬斥幾句,你倒是厲害,打人,你以為你是誰?”

薑若悅揚了揚下巴,氣勢不減,清澈的眼神裡,閃著怒火。

“我根本冇瞧不起這裡的任何人,每個人都是平等的,隻是選擇的工作不同,我打的是佟媽的惡毒。”

“夫人,我感覺少夫人就是被我那句話說中了,說她勾搭那些男工人,她才氣急敗壞的打我的。”

薑若悅感覺自己已經被越描越黑,黑成一塊碳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