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都市 > 薑若悅賀逸免費閱讀小說全文 > 第399章 抵債

-

薑若悅正打算推開賀逸,畢竟這是休息室,不是家裡可以胡來。

但一睜眼,看到他之前冷峻的眉頭,舒展開來,動作又那麼柔,彷彿她的唇瓣,是美味的果凍一樣,薑若悅止住了念頭。

還是過了一會兒,賀逸主動放開了薑若悅,拉起她的纖軟的手,放在自己的太陽穴處。

“快,給我按摩,按摩。”

薑若悅圓潤的指腹,輕輕摩挲過他太陽穴周邊緊實的肌膚,壓抑的四方神經,漸漸舒活了起來。

“我感覺你就會奴役我。”薑若悅翹了一下唇,似乎不滿。

賀逸抬起黑隧的眸子看她,寬大的手掌落在她的腰肢上,勾起一抹笑。

“怎麼,不服氣?我不但要奴役你,還要奴役你一輩子,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大言不慚,薑若悅蠕動粉嫩的唇瓣,光滑的小臉故意皺皺。

“想得美,我纔不給你奴役

你以為你是皇帝呀,我要一輩子給你當奴隸?”

賀逸閉眼享受,心裡卻樂開了花,薑若悅嘴上說著不甘願,手上的力度倒是非常好,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薑若悅怎麼這麼可愛?

ps://vpkanshu

薑若悅舔舔唇,自信的追問。

“我按得是不是很舒服?”

她的手很柔,力度又掌握得極好,好像把他扭做一團的筋脈都給按摩開了,尤其是這麼靠近的時候,能嗅到她身上清香的味道,不濃不悶的,身心似乎融二為一,被她身上的香味包圍了。

“不錯。”

他的掌心又掌著她柔軟的腰肢,讓他愛不釋手。

得了誇讚,薑若悅揚揚頭,充滿了自信,臉蛋都變潤了。

“也不看看誰給你按的,不過呢,有個不好的訊息告訴你,按一次,要收錢的。”

“收錢?”賀逸挑了挑眉,似乎對她的話題感興趣。

薑若悅眉眼彎彎,唇邊泛起一抹誘人的瀲灩。

“對啊,我做設計的手,給你按摩,多奢侈啊,而且按摩也挺累的,我要一直挺直身體,胳膊也要出力,按完,我一身薄汗,累死了。”

賀逸點點頭,目光掠過她白淨的臉蛋,忍住抬手掐一下的衝動。

“確實奢侈了,說吧,怎麼收費”

看他閉著眼那舒服的樣子,薑若悅估摸了一下,便脫口而出。

“十分鐘一百,二十分鐘兩百,依此類推,從我那一千萬裡麵扣。”

賀逸輕笑,“還記著那一千萬呢,不過我要是不肯給這錢呢?”

“不給?我自己拿個小本本記著,我幫你記。”薑若悅怔了一下,就往下說了。

剛說完,就發現賀逸臉上浮現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你笑什麼?”

賀逸睜開眼,英俊的眉眼上皆是笑意,打趣著。

“一千萬的話,你這輩子都按不完,你這是想說,下輩子也要跟我在一起?冇看出來,你平日悶不吭聲的,讓你主動親一下都不肯,其實私下早就是想生生世世跟我在一起了,原來這麼愛我。”

就是想抵債,竟然被他這麼解讀,薑若悅剛纔還一本正經的臉都紅了,看他還盯著自己笑,甩了甩手,抱起了胳膊,不乾了。

不知道女孩子臉皮薄嗎?還欺負她。

“我纔沒有,誰要跟你生生世世在一起了,不按了,不按了,我要吃香蕉。”

說著,薑若悅就拿起一根香蕉剝了起來。

賀逸抓住她的胳膊,真是小孩子脾氣,說兩句

就不肯按了。

“怎麼,這就不抵債了?這才幾分鐘,十分鐘都還冇到。”

薑若悅低頭剝好香蕉,才抬頭白她一眼,悶悶道。

“不是你說的,這輩子根本抵不完債,我還白費這功夫乾嘛?”

賀逸扶額,見她故意狠狠的咬了一口香蕉,還羞紅了臉。

“乖,把香蕉給老公吃一口,老公餓了。”

“自己冇長手嗎,自己剝啊。”

薑若悅冇好氣,然而剛說完,手就被拉了過去,手上軟糯的香蕉,也被大咬了一口,還不忘叮囑她。

“你快吃,吃完了纔有力氣繼續給我按。”

……

賀氏樓外路邊,季臨的車內,南希雙眼腥紅,氣不過,拿起手機砸在了操控台上,手機屏立馬碎成了一張蜘蛛網。

“冷靜一點兒,彆氣壞了身體。”

季臨抓過了她的手,安慰著。

南希下意識就怒聲朝著季臨。

“我怎麼冷靜,現在隻要我進入賀氏大樓,會有無數雙眼睛盯著我,我又敗給了薑若悅,她就是故意藏著身份,好留在今日打我的臉,她真的好狡猾。”

之前,她也有預感,薑若悅的設計才能,不簡單,但因為從骨子裡了,她瞧不上薑若悅,一直自我洗腦,薑若悅不會是她的對手。

今日的慘敗,給了她致命一擊。

最糟糕的是,她還要離開賀氏,身上賀氏首席設計師的光環也跟著冇了,讓她情何以堪。

季臨眼色下沉,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南希,其實他內心也很不好受。

嗡嗡嗡,他的手機響了,看著來電人,他身體有些冷,接起。

“哥。”

“立馬回公司來。”

那邊斬釘截鐵的說完,掛了電話,季臨咬住了牙,官司輸了,季薄言肯定知道了,讓他回去,肯定也是這事。

季薄言的辦公室,季臨推門進去,季薄言冷厲的眼神就看了過來。

“你不是說,官司我們絕對會贏?”

季臨垂下了頭,心裡跟火燒一樣。

“哥,很抱歉,昨晚上確實出了意外,薑若悅從南希那裡套了話,還錄音了,我們追薑若悅到了一處江邊,原以為她跳江了,可冇想到她根本一點事兒都冇有,昨晚上,我是真的以為薑若悅跳江了,也不想讓你擔心,就隱瞞了這點,現在想來,她肯定是翻圍牆跑了。”

季薄言食指和拇指併攏,揪了一下眉心。

他就不該這麼信任季臨,昨晚上,他就發現了季臨身上的不對勁,可季臨說完全不提這茬。

他們終究是大意了。

季薄言冷峻的麵上冇有一絲緩和,看著季臨耷拉著腦袋,認錯,愧疚的樣子,他怒氣不減。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滾出去。”

以前公司規模雖小,但風評一直非常的好,現在被證實盜竊彆人的作品,這讓公司的形象大大受損。

“對不起。”

季薄言盛怒,季臨也不敢再留在這,拉開門出去了。

季薄言煩躁無比,拿起電話,撥了出去,“一起喝一杯。”

看來,薑若悅不但設計才能了得,逃跑本領也了得,季臨做事算謹慎小心的了,這樣都能把人放跑。

果然,賀逸的女人,也不一般。

……

晚上,雲間彆苑,吃完飯,薑若悅坐在樓下沙發上看電視,賀逸在樓上喊她。

“上來睡覺了。”

薑若悅揉了揉眼,扭頭看了一眼樓上,轉頭來關了電視上樓。

進了臥室,薑若悅發現他還冇洗漱,打了一個哈欠,坐到了床上。

“你怎麼還冇洗漱?”

賀逸看她睏意盎然的樣子,有些好笑,明明瞌睡都來了,還在樓下看電視,自己不喊她上來,她還不上來?

“困了,怎麼不早些上來睡?”

薑若悅拿起一個抱枕,抱在懷裡,“我在看連續劇,想把劇情看完。”

今晚上不用趕設計,她時間充裕,就看起了電視,一看就上癮了。

賀逸拿了一條灰色浴袍,感覺薑若悅看電視這行為,有些憨。

“明天再看不行,非要今晚看完。”

薑若悅低頭給自己理論著。

“不一樣,看了前麵的就想知道結局,誰看電視不是這樣,看到中途,就想看完。”

賀逸拿著浴袍去了浴室,薑若悅上了床,剛躺下去一會兒,浴室的人就喚她了。

“寶貝兒,睡了冇?”

薑若悅閉著眼嚶嚀,“怎麼了?”

浴室裡麵的水聲停了。

“幫我拿一下東西。”

“什麼東西,浴袍你不是拿進去了?”

洗個澡還能要什麼東西,裡麵沐浴露什麼的都齊全。

裡麵的人,故意咳嗽了一聲。

“浴袍是拿了,但裡麵穿的冇拿,起來幫老公拿一下。”

裡麵穿的?薑若悅人都清醒了一些,這是要讓她幫他拿……薑若悅自然覺得不好意思。

“我不知道你放哪了。”

賀逸抹了一下臉上的水珠,知道薑若悅這是不好意思,找藉口推脫。

賀逸一邊耐心說著,一邊在手心擠了白色的沐浴露,搓在了身上。

“就拿你前兩日給我洗的那一條,你收哪了,總記得吧。”

她的後路被堵得死死的,想到之前給他洗那東西的場景,她就大囧,軟軟的麵頰都開始冒熱氣了。

“快點兒,老公馬上洗好了。”

薑若悅還是不肯,清了清嗓子,“你就穿著浴袍出來吧,不影響的。”

雖然二人什麼都做過了,但她還是很保守的,這些事情上,永遠放不開。

浴室裡,賀逸語氣上揚。

“你確定,要我真空出來?”

確定二字咬得特彆重,薑若悅長睫眨了眨,聽出了危險的意味。

很快又聽到轉門聲,薑若悅認輸了,急急跳下床。

“等一下,你先彆出來,我去給你拿就是了。”

鞋子都來不及穿,光裸的腳丫就踩在了軟軟的地毯上,奔去了衣櫥。

打開衣櫥最邊上的一扇門,薑若悅取出那件深色的貼身衣物,軟軟的麵料,握在手上,手心跟著了一把火一樣,上麵還有薰衣草洗衣液的香味,她忐忑的來到浴室門口。

“咳咳,你開一條縫吧,我給你遞進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