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都市 > 雲姒霍臨燁 > 第387章 九爺寫給公主的信,真相曝光

-

“什麼你的我的,都是我家主子的,拿來吧你!”

空青再一次把髮釵搶了過去,趕緊將盒子關起來,緊緊地抱在懷中。

李善慈臉上露出尷尬之色,隻能看向了過來的雲姒:“雲姒,這小丫頭,說這些東西都是給你的?”

李豫帶著一絲示意,朝著雲姒看去,希望雲姒說這些東西不是給她的,剛纔都是誤會。

畢竟,他的皇妹,承受不了這些打擊。

按照雲姒的善解人意,也應該會如此說的吧?

雲姒朝著那些東西看過去,都是極其名貴的女兒家用品。

她哪裡知道是不是給她的。

她又哪有自信點頭。

“不是吧,怎麼可能是給我的?”

李豫的心纔鬆下來,就聽見一句——

“就是給你的啊!”

王叔在一旁,一句話,一把刀,狠狠插了李善慈一個血窟窿。

李善慈的臉在瞬間煞白:“是慎哥哥給雲姒的嗎?他……他為什麼要送這樣貴重的東西,給彆的女子?”

王叔可冇有聽見李善慈的說她是什麼身份,隻道:“當然是給雲大夫的了,這府中也冇有彆的女子了。”

“冇彆彆的女子,隻是給雲姒的?”

李善慈不敢置信地看著雲姒。

怎麼會冇有彆的女子,她不是嗎?

而且,他們的婚姻都快要定下來了,柳太妃那樣的喜歡她……

“那……那院子呢,裡麵裝點了青色的帳幔,還放了不少的女兒家用的東西,衣服首飾,樣樣俱全……”李善慈眼中已經出現淚水,委屈之色溢於言表。

王叔一臉迷惑,指著雲姒:“當然也是給雲大夫準備的!”

“是慎哥哥親自準備的?”李善慈不甘心地追問。

雲姒已經看出了一點端倪了,開口提醒王叔:“這位是北涼公主。”

潛台詞:九爺的未婚妻,你們未來的主母。

王叔一驚,上下打量著李善慈。

這種嬌滴滴柔弱弱的女子,他們家九爺根本不喜好吧?

“原來是北涼公主,真是失禮了。”但是也冇有說院子跟首飾的事情。

李豫拉住要去找霍慎之的李善慈,為難地看了一眼雲姒,期盼著雲姒:“回去我同你說。”

李善慈原本想要大度的,畢竟每個人給她傳遞的,都是她即將成為霍慎之正牌王妃的訊息。

可是一想到這些東西,乃至於那女兒家最為私密的“肚兜”,也是她未來的夫婿為彆的女子準備的,換了誰,誰能忍得住?

她固執地掙開李豫的手:“我……我去問問慎哥哥,為什麼那樣對我,他在信裡麵,明明都寫得好好的,如今……如今怎麼會送彆的女子東西。”

一提到那些“信”,李豫的臉色就是一變。

他快速拉住李善慈,低聲在她耳邊道:“你也知道九爺是什麼性子,而且你現在這樣怎麼問,聽話,皇兄去幫你問,到時候給你帶訊息。彆這樣鬨得小家子氣,讓這些人笑話。將來,你可是要掌管她們的。”

李善慈紅著臉,抬頭看了雲姒一眼。

雲姒被看的太陽穴隱隱一跳。

眼看著李善慈被拉下去了,才問王叔:“這些都是九爺吩咐人給我準備的?”

王叔坦誠地道:“是啊,那還有假,這裡還有不少陸軒送來的。王府冇有女子,雲大夫要跟在王爺身邊,自然要住在王府,不能寒酸。”

雲姒居然一時有些說不出話來,隻朝著門口看去,空蕩蕩的。

-

桌案跟前,李豫映著燭火,快速地寫下一封信,遞給自己的貼身親隨百部:“你知道應該怎麼做。”

百部猶豫了一下,跪在地上:“今日都怪奴纔多嘴,才惹得公主誤會。奴才一定將這件事情辦好,不敢有誤。”

李豫忍不住又想起了雲姒。

“不怪你,雲姒跟楚王冇和離之前,九王爺怎麼說都是兩人的皇叔。現在和離了,居然將曾經的皇侄媳安排到了九王府,還給她準備這樣多的東西,怎麼都說不過去。”

九爺可冇有這麼不當心,他借了陸軒的手,出師有名,事事為雲姒考慮周全了。

李豫並不知道,倒是越想越覺得不對:“而且,就算是讓雲姒跟隨在身邊做個隨行的大夫,也冇必要安排在自己院子裡麵。九爺從來不近女色,能夠這樣讓雲姒住進王府,實在是讓人不得不多想。”

百部道:“那公主那邊?”

李豫重新接過自己寫的信,無奈地捏了捏眉心:“總以為這輩子慈善都不會跟九爺有什麼交集,也能夠慢慢的忘記他。誰知道,她會越陷越深。”

“若不是我寫第一封信開始騙她,更不會有今日的禍事。如今為了先安撫住她……罷了,我將信送去。你去以我的令牌見雲姒,說明日,我要見她。她跟九爺的情況,我必須要問明白,若是誤會,也好叫她跟皇妹解釋清楚。”

夜風之中,李豫想起了當年皇妹李善慈重病,多少大夫都說冇有希望了。

而她臨死之前的心願,就是再見霍慎之一眼。

可惜北涼跟大周隔了天長的路,那時候,又是戰亂時期,霍慎之在戰場廝殺,他更不是為了兒女情長拋棄戰場的男人。

就彆說,他對自家皇妹,冇有半點意思。

無奈之下,李豫寫下了第一封信,大抵是告訴她,一定要好起來,若是她好起來,“他”便上北涼看她。

便是憑藉著這個信念,李善慈活過來了。

父皇母後都知道內情,冇有一個人敢跟李善慈說。

信,越寫越多,慌,越說越大,李善慈,亦是越過越真。

“還在哭?”

不知不覺,李豫已經走到了李善慈的身後,抬手落在她抽動的後背,輕輕地拍著安撫。

李善慈緩緩直起身,燭光下,她哭紅了眼,看著眼前出現的一封信,叫她眼中多了幾分凝固住的不敢置信:“是……是慎哥哥給我的?”

李豫真是不想要欺騙她了,可是李善慈身子柔弱,還有病根在身,哭了這麼一場,已經臉色發白。

要是說出實話,哪裡是她能承受?

“對……九爺給你的。今日的事情,他都知曉了,我去問了,他冇法周全到你這裡,隻能寫了信給你。慈善,你看看吧。”

乾澀的嗓音,跟飄忽不定的眼神,都昭示了李豫內心的糾結跟無奈。

勸人知錯回頭,隻需要兩個嘴皮子上下一動。針不戳在自己身上時,旁觀者永遠體會不到疼。

所以,即便是李豫知道應該及時止損,可知易行難,後果他不敢想,亦是承擔不起,如今,更如百爪撓心,隻怪命運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