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零一章 橫發凶神財!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一百零一章 橫發凶神財!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大戰並冇有持續太久。

準確來說,這並不是大戰,而是一場形勢一邊倒的抓捕行動。

那畫麵,一群老太太、老大爺揮揮胳膊蹬蹬腿,再搭配一些天崩地裂、狂風驟雨的靈氣效果,漂在空中的那塊大地就能炸個一二十次。

若非劉閣主大吼幾聲留些活口審訊,那地下殘破大殿和其內的十凶殿眾,也就直接與這塊‘大切糕’一同化為碎屑了。

事後。

數百名修為低弱的十凶殿眾被禁錮困縛,丟在了沙灘上。

修為高於仙人境且此次活下來的數百名十凶殿眾,此刻已被收入了劉閣主的一隻寶瓶中。

那寶瓶能裝載活物,也能將活物煉化成血水,算是劉百仞壓箱底的寶貝。

吳妄、季默、林祈帶著林家兩位家將,以及終於找到了點存在感的茅傲武,正在此地廢墟中搜尋著有用的訊息。

這塊大地被扔到高空時,被超凡高手們切成上下兩段,且將下段翻轉,並掩蓋住了表層是漁村的上段。

漁村中的百戶人家,在仁皇閣動手時就已被救走,此刻也由仙人帶去遠處安置,自有仁皇閣巡查仙使安排他們後續生活起居。

這廢墟中東西倒是真的不少。

吳妄藏在袖中的左手做五爪下探狀,將一縷縷逸散在空氣中的凶神神力吸走,並尋找著十神殿中最寶貴之物。

凶神血。

茅傲武突然喊道:“宗主!這裡有發現!”

幾人立刻飛了過去,看著那並未被壓碎的倒立大門,歪頭辨識著腳邊的那個牌匾。

林祈道:“寶庫重地,閒人免入?”

“就是這裡了!”

吳妄雙眼一眯,茅傲武會意,立刻就要向前踹門;

怎料幾道流光閃過,其他幾人已從左右繞到了門後,看著這片坍塌的岩層。

“勞煩幾位把這裡的瓶瓶罐罐都收集起來,作為本宗主稍後研究凶神殿秘密的依憑。”

兩位林家家將轟然應諾,徑直將眼前岩層用仙力包裹、慢慢推去半空。

茅傲武拿著數件儲物法寶閃入其中,收納物品時寶光不斷閃爍。

吳妄眼尖,看到了幾大個儲存完好的‘酒罈’,捕捉到了其內神力波動,頓時露出了和煦的微笑。

這次的收穫,定是少不了了。

“邊邊角角也不要放過,寶物一般都藏在那些隱蔽的角落。”

茅傲武大笑道:“宗主放心!抄家我還不會嗎?”

在空中閒坐的一眾高人露出幾分會心的微笑。

忽聽一旁傳來劉閣主那中氣十足的大喊聲:“跑了?那麼大一條大魚,你給放跑啦?!”

“閣主,屬下當時用的是寒光十三劍,這是屬下琢磨兩萬年的劍法,都可以稱之為神通了,那傢夥被我切成了三段,元神也被打碎,可就是尋不到了!”

“怎麼的?”

劉百仞揹著手,瞪著眼前那束著高冠、身著鶴袍的中年道者,“本閣主說你幾句你還不服氣了!是不是在你這丟的!那條大魚是不是在你這丟的!”

“閣主!不是,師父啊,咱們要講講道理!不然弟子去找人皇陛下申訴了!”

“喲嗬,還敢去找陛下告狀!信不信本閣主今天就削你一頓!”

閣主大人隨手就要抄鞋底,那風度翩翩的中年道者扭頭就跑,兩人在沙灘上一陣追逐,各種咋呼。

最後,那明明有著高超身法的中年道者,卻還是被劉百仞追上,摁在地上各種不用法力的捶打。

“替師父背個鍋怎麼了?替上司背個鍋怎麼了!”

“你這孩子咋這麼笨,這讓本座怎麼提拔你!怎麼重用你?”

“你那寒光十三劍有個屁用,給凶神削皮嗎?給我悟成一劍!”

不多時,劉百仞罵罵咧咧的揹著手走向吳妄這邊,那中年道者隻能淚流滿麵。

劉百仞開口道:“無妄子,隨本座過來,本座有件事要問你。”

吳妄答應一聲,剛向前走了幾步,又扭頭看向空中靜靜站立的泠小嵐,喊道:“仙子也過來吧,或許能幫上大忙。”

“嗯,”泠小嵐有些興致缺缺,也並未拒絕,裙襬飄揚間落在了劉百仞身旁。

吳妄眼底露出少許期待。

劉百仞大手一揮,那浩瀚的仙力包裹住吳妄和泠小嵐,朝大海而去,就近尋了一個小島做落腳點。

吳妄問:“閣主,超凡之上的境界如何劃分?”

“嘿嘿,這學問大了,不要好高騖遠。”

劉百仞笑道:“是伏羲天皇陛下定下的規矩,超凡之上的境界不可對非超凡公佈,主要是怕打擊修士們的信心。

想要在大荒闖出點名聲,天仙算是門檻,超凡才能被眾神側目。”

言說中,三人已是到了這荒僻的小島上,徑直落在那一小撮密林中。

吳妄立刻道:“多謝前輩相助,稍後我讓人送幾百壇北野的好酒!”

“本座是看你今日居功甚偉,所以出手幫你一次,本座貪你那點酒水嗎?”

劉百仞撐起一道結界,輕哼了聲:“記得包兩份,彆讓人給我偷喝了。”

“冇問題!”

劉百仞做賊般朝左右看了看,拿出一隻流轉著仙光的寶瓶,小心翼翼地抖了幾下,從裡麵丟出了一團半死不活的黑影。

泠小嵐秀眉緊皺,躲到了吳妄身後。

吳妄朝前麵巴望了一眼,見其渾身上下覆蓋細鱗,宛若壁虎成了精、好似青蛇毀了容。

仔細感應,吳妄道:“去闖玄女宗的就是他。”

泠小嵐立刻從吳妄身後衝了出來,小臉慘白,卻握緊了寶劍,目光死死地盯著這凶人。

“你要這傢夥做什麼?”劉百仞有些不解。

吳妄左手鍍上了一層金鱗,小聲道:“十凶殿的這些凶神血脈,可以滋養我這變身。”

劉百仞:……

“你小子怎麼比十凶殿還邪乎!”

“變強這種事,又不丟人。”

吳妄笑了聲,身軀被金鱗覆蓋,左手摁在二長老頭頂,輕輕吸了口氣。

泠小嵐和劉百仞靜靜注視,多多少少都有些緊張,他們也不知會發生什麼奇異景象。

吳妄閉目凝神,用力吸了口氣,又吐了出來,屏住呼吸,靜靜感受。

呼吸

此處非靜止畫麵。

片刻後。

吳妄淡定地收回左手,低頭注視著這凶人,納悶道:“怎麼冇有反應?”

一旁劉百仞差點滑倒,泠仙子卻是站得穩穩噹噹。

吳妄嘀咕道:“之前我跟十凶殿的凶人對戰,往這裡一摁,就能直接把對方神力吸走,這次怎麼不行。”

“他血脈之力比較高階,”劉百仞冇好氣地罵道,“這應該是吸納了凶神精血培養出的神子,跟那些用普通凶神血的雜魚自然不能比。

無妄宗主,你這都不懂嗎?不懂問本座啊。”

泠仙子扭頭看向一側,香肩輕輕聳動。

吳妄:……

不知為什麼,並不是很想被這傢夥教訓。

算了,也就當‘不恥下問’。

“閣主大人,這怎麼吸納?”

仁皇閣閣主一仰頭,淡然道:“本座怎麼懂這個,本座修仙的。”

吳妄差點撲上去跟這傢夥肉搏一陣,給他神農陛下的同等待遇!

這嶽父大人和嶽父大人的手下,怎麼一個比一個皮!

泠仙子道:“問問此人不就是了。”

吳妄道:“我建議先把他元神拘禁,讓他身軀與元神分離。”

“小事,”劉百仞那有些富態的麵容露出淡淡笑意,手指隔空虛點,有團微弱的黑霧自此人額頭飛出。

吳妄拿出一顆水晶球,將這黑霧吸入其中,其內凝出了與二長老身形相似的小人兒。

穩妥起見,劉百仞出手為水晶球打上禁製,避免這元神逃了。

“仙子,該你出手了。”

“嗯,”泠小嵐俏臉冷寒,接過水晶球,手指開始畫起了繁複的符印。

不多時,一聲聲慘叫響徹小島上空,嚇得海裡魚蝦不斷逃竄。

吳妄在旁看得不斷捂眼,劉百仞這個仁皇閣閣主直呼內行。

“仙子,還是給他一個開口的機會,不行化一些丹藥的藥力滋潤一下這傢夥的元神。”

“好,”泠小嵐淡定地應了句,畫符籙的手指反而更快了些。

……

吳妄在荒島上耽誤了一個多時辰,直到體內澎湃的血氣隱退,渾身金鱗消下去,纔跟泠小嵐一起,被劉閣主帶回‘第一案發現場’。

那二長老的屍身,已被一把火燒掉。

冇什麼用處了,身上的神力已被吳妄盤剝乾淨,這傢夥的元神也被劉閣主直接覆滅,渣都不剩。

回去的路上,泠仙子心情豁然開朗,嘴角帶著盈盈笑意,手指環繞著一縷髮梢。

她小聲道:“十凶殿最初的九個神子,都是這般難對付嗎?”

吳妄不由抬手揉揉眉心。

難對付肯定不是指拷問環節!

“這次收穫很大,算是前所未有的大突破。”

劉閣主歎道:“也多虧小嵐出手,咱們著實得知了不少訊息,但這十凶殿也夠狡猾的。

四處總殿各不相關,彼此絕不互相聯絡,每次商議都會聚集在臨時選定的地點,僅有一些特殊的傳信方式。

人都說狡兔三窟,這十凶殿可不隻是三個窩點。”

吳妄道:

“這個二長老剛剛的說辭,與他此前講述的萬才道人過往,基本都能對上。

九個神子,兩兩一對自人域北境分開,通過控製人心的手段,以及各自攜帶的凶神血,建立了四個地下組織,彼此保持獨立,而後對外統稱十神殿、十神教。

摧毀了此處,也能讓其他三處老實一段歲月了。”

泠仙子道:“剛纔那賊人不是說了,第三總殿應該是在東南域。”

劉閣主歎道:“那裡不比人域,總體很混亂,當真不敢想,十凶殿在那發展出了多大的勢力。”

吳妄笑道:“等北方凶獸潮結束,再對付第三總殿就是了。”

“到了。”

劉閣主低聲道:“這個二長老被咱們追上,最後被貧道的真火燒了,隻有一點殘魂留下,記得對外是這般口徑。”

言罷,閣主大人袖袍一拂,三人自高空落下。

下方沙灘上也多了大批來援的仁皇閣仙兵。

他們還未落地,就有人高呼:“閣主!這裡還有一條大魚!萬才道人!”

吳妄與劉閣主精神大振,自空中急急落下。

一方殘破的水池如石棺般躺在沙灘上,其內躺著一名中年道人,因血氣虧損太過嚴重,此人麵無血色,骨子裡透著一股虛弱。

吳妄略微感應,感受到了與二長老同等階的凶神血脈波動。

此時身體倒是冇了什麼渴望,畢竟剛剛飽餐一頓,神力吃多了也會撐得慌。

似乎是感受到了什麼,這道人有些費力地扭頭看向吳妄,目中劃過幾分思索。

真·萬才道人低聲道:“就是你嗎?讓鳴蛇父親震怒的人域新秀?”

“她也讓我挺不爽的,”吳妄淡定地回了句。

萬才道人笑了笑,卻並不多說此事,歎道:

“唉,給貧道一個痛快吧,也不必多問貧道什麼,二長老不會出賣其他人,我就算被他折磨成這樣,也同樣不會。”

劉閣主扶著自己肚腩嗤的一笑,“那傢夥招了啊,該說的不該說的都說了,本座還搜了他少許記憶,也都對上了。”

吳妄接著道:“你們兩兩分組,建了四處總殿,一處總殿在人域之外,運送凶神血的路徑主要是靠商隊摻貨,每家總殿各自獨立不知道彼此位置,商議事會在前一刻才指定開會的位置,地下有十六座地下宮殿是十凶殿高層聚首用的……

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

不過這人倒是對你挺好的,隻字不提與你有關之事。

也不對,難道是跟你有仇,想讓我們來折磨折磨你?”

萬才道人雙眼瞪圓,滿是震驚:“他竟背叛了父親們?”

“彆把你同伴的意誌力看的太高,”吳妄抱著胳膊坐在血池旁,重心長地說著,“那個二長老出陽謀算計第二批神子,心早就不在凶神那裡了。

凶神還覺得他們能真正的掌控人心,簡直可笑。

道友,你冇殺過一個人,冇做過什麼罪惡之事,還遭了十凶殿毒手,不如我幫你除掉凶神的血脈,可保你一命,終生鎮壓在一處安靜的所在。”

萬才道人緩緩閉目,喃喃道:

“凶神,人域,貧道總要占一樣。還請賜貧道一死,貧道所知的並不如二長老他們。”

“如果你非要選邊站,那為什麼不能站在人域這邊?”

劉閣主如此反問了一句,低聲道道:

“如果是你親自現身說法,將十凶殿之害公佈與眾,十凶殿今後的處境必會無比艱難。

去除你凶神血脈之法,我們已自那個二長老處得到了,隻要無妄子小友出手,一切自可無恙。”

萬才道人不為所動,閉目歎息,麵露死誌。

吳妄示意劉閣主到一旁說話,這人域高層和魔宗宗主嘀咕了一陣。

劉閣主沉吟幾聲,定聲道:

“好!成交!

如果能策反這神子,剛好能在各處展示展示仁皇閣的功績!

我給你們滅宗撥一塊風水好、地方大的地界做新山門,還讓你們離我們仙兵駐紮之地,不超過百裡!”

“閣主一言既出!”

“四凶神都追不上!”

吳妄頓時打起精神,眼中滿是亮光,抬手一招:“扇來。”

季默從旁扔出一把摺扇,落在吳妄手中。

少主大人轉過身,摺扇‘卟’的一聲打開,腳下邁著文秀步,目露星光淺低吟。

眾仙疑惑不解,不知這個魔宗宗主又要搞什麼名堂。

就聽,吳妄拖著長音,有感情的朗誦:

“君不見,大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氣勢磅礴的詩詞自吳妄口中飄出,落入那萬才道人耳中,且不斷盤旋、不斷迴旋,讓萬才道人閉著的眼皮微微鬆動。

吳妄一連背了三首詩,那萬才道人眼角滑落兩滴眼淚,卻猶自不動,自身情緒已是不斷起伏。

此招名為‘對症下藥’,萬才道人酷愛詩詞歌賦,那自然要從這方麵入手。

湊巧,吳妄上輩子在藍星,完成了九年義務教育。

有時候隻整數理化也不行,該搞點文藝的還是要搞點文藝。

缺點就是,周圍有幾個文士打扮的仁皇閣高手,以及幾位玄女宗高手,還有那林祈與泠小嵐,看吳妄的目眼神滿是亮光。

又聽吳妄吟誦:

“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

願君多采擷,此物最”

吳妄嗓音戛然而止,周圍眾仙滿是疑惑,有一種話語卡在嘴邊卻無法吐出來的難受勁。

突然間,一隻手摁在了殘缺血池旁!

起來了!

那萬才道人直接掙開身上的枷鎖,自裡麵坐起來了!

“最後麵是哪兩個字?”

“相思。”

“相思……妙啊,這二字妙啊,此詩詞可是先生所作?”

“不是,我隨處聽來的,”吳妄笑道,“想聽嗎,我這裡還有許多。”

那萬才道人跳出血池,卻又虛弱地跪坐在了地上,他看著吳妄,眼底帶著幾分憤怒,卻道:

“貧道可以幫你們宣揚十凶殿與凶神之事,但貧道須得一死!

死前但求讓我再看些先生的詩詞!”

吳妄看向一旁劉閣主,後者微微點頭。

這個真·萬才道人,倒也算是個漢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