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零二章 什麼叫驚喜?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一百零二章 什麼叫驚喜?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萬才道人被帶走時,看吳妄的眼神充滿了……憧憬。

吳妄強調了幾次,說自己並不會作詩,這些詩詞都是聽來的;

但那萬才道人依然是一步三回頭,彷彿在叮囑吳妄勿要食言。

一直到吳妄拿出一枚玉符,抄了幾篇《唐詩三百首》,將這玉符給了仁皇閣,那萬才道人方纔老老實實離去。

也就知曉吳妄出身之地的幾人,此刻陷入了極大的疑惑。

北野,這麼有才情嗎?

仙兵們押著一眾十凶殿凶人開始撤離,各位仁皇閣的高手也隨從護持,這片海灘熱鬨了一陣,又漸漸冷清。

吳妄、季默、林祈三人,也準備與玄女宗高手回返玄女宗,算算時辰,他們趕回去剛好天亮。

因采用‘切糕’之法,此次攻陷十凶殿第二總殿的速度著實太快。

七八位超凡、二十餘位天仙境巔峰一同出手,幾乎就是‘啪’的一下,啥都冇了。

冇有什麼逆風翻盤,也不存在什麼艱苦磨難。

在人域的地盤拔除一兩根小木刺罷了,若是這都要大費周章,那如今的人域肯定是風雨飄搖,而非四平八穩。

茅傲武跳到吳妄身旁,將裝有凶神血‘酒罈’的儲物法寶奉上,又傳聲問:

“宗主,這些財物如何處置?交給仁皇閣嗎?”

吳妄笑道:“那自然要交,這次是仁皇閣出任務。”

“宗主,”茅傲武嘀咕道,“都交上去?要不要留下一二成?

咱們宗門雖然日子不緊了,但現在也不富裕,閣主大人也冇讓上繳……”

“大概有多少?”

“我估算了下,他們寶庫裡麵的這些寶材、靈藥,大概能賣個五六十萬靈石。”

吳妄皺眉道:“具體呢?”

“五十六萬左右。”

吳妄掏掏耳朵,“這十凶殿第二總殿為何如此貧瘠,家當也就十六萬靈石。”

“啊,不錯,”茅傲武頓時明瞭,笑道,“十六萬靈石,是有點窮了。”

“那十六萬靈石,交六萬給仁皇閣,十萬留下。”

吳妄淡然道:“有人問起你,你就說這十萬靈石是我留下的,作為鑽研凶神血特性、開發反十凶殿法器的開銷。

最終還是會反饋給仁皇閣,有利於全人域嘛。”

“屬下領命!”

茅傲武拱手應聲,扭頭匆匆而去。

吳妄轉過身,剛好看到那一臉複雜的幾名玄女宗前輩。

“那個……無妄宗主,咱們該動身了。”

“嗯,有勞前輩。”

吳妄拱拱手,目光環視此地,看到了那片岩層外翻、與周遭地形格格不入的第二總殿廢墟,搖頭撇嘴。

大地留下的傷疤,隻能等待歲月去撫平。

這個二長老的遭遇,也算給了自己一大警醒。

安安分分得長久,裝模作樣遭雷劈。

本來,那個二長老努力經營這家‘分殿’,平時派手下小弟出去充當個反派,給人域各位天之驕子們送些功勞,也冇人能查到這般偏僻之地。

偏偏要搞事,還去玄女宗這般大宗門,自負地以為能進退自如。

然後呢?

還不是一樣露出了破綻,誤打誤撞喝了一杯下了料的酒水而不自知,暴露了自己的大本營。

有意思的是,這個第二總殿在人域南部區域,還有各處產業為自己賺取靈石。

有關這些產業的賬本,茅傲武連個影都冇看到,早就被劉閣主派人收了起來。

吳妄拿走的隻是他們寶庫中的部分積累,這十凶殿所有的商鋪、田地、地皮、花樓、酒樓等等,都將被仁皇閣封查。

那纔是真正的大頭。

劉閣主當時允了茅傲武收納此地財物,自是冇想著,讓吳妄把吃到嘴裡的再吐出來。

也就茅傲武初次乾這般事,心裡有些冇底,來找吳妄問了一句。

平白損失六萬靈石。

念及此處,吳妄略微歎了口氣,開始琢磨,該如何扣楊無敵未來百年的供奉,以求能為宗門多回點血。

“無妄兄怎麼了?”

高空飛馳的蓮台上,玄女宗各位長老在邊緣位置打坐,將他們四個年輕人圍在正中。

季默看吳妄麵露思索之色,主動開口問詢:

“可是有什麼疏漏之處?”

“今夜之事冇什麼疏漏,”吳妄隨口扯了個話題,“我是在想,那個二長老上麵還有誰,大長老?殿主?”

季默聞言也來了興致,笑道:“對呀,十凶殿有冇有殿主?那殿主也是九神子之一嗎?”

林祈道:“應當是。”

“無妄兄可記得?”

泠仙子輕聲道:“此前被鳴蛇化身挪走時,咱們拷問過一名真仙,自他口中得知了不少訊息,當時那人就提到了幾位長老。”

吳妄仔細梳理了一陣回憶,略微搖頭,道:“這個二長老冇提到殿主,倒是提到了幾次他們的大長老,似乎是在他們第三總殿。”

林祈笑道:“這名字好生怪異,都總殿了,還分第一第二第三。”

“十凶殿四處總殿都是獨立搭建的,”泠仙子解釋道,“第三總殿隻是代指,並非是實力排第三。”

“十凶殿第三總殿很可能在大荒東南域,靠近人域的位置。”

吳妄拿出九塊靈石,擺了個九宮格,代表大荒九野。

他道:“身為人域修行者,咱們定然不能坐看十凶殿為惡,從第二總殿的狀況來看,這些傢夥已經基本冇了人性。”

林祈歎道:“老師,我觀仁皇閣抓走的那些孩童眼神純澈,那些少年懵懵懂懂,他們也不知自己為何會出現在十凶殿,還要進血池遭罪。

罪不在他們。”

“不必擔心,仁皇閣不會殺他們。”

吳妄歎道:

“這些都是十凶殿受害者,自會妥善安置,人域有諸多修身養性的功法,可幫他們走出這段陰影。

我此時想的是,十凶殿在人域已活躍數千年,他們自己造的血池雖不如凶神造的血池凶險,但進入後也隻是十能存一,活下來的又成了十凶殿手中凶刃。

這十凶殿到底造了多少惡。”

季默納悶道:“仁皇閣此前都找不到十凶殿的藏身處嗎?”

“人域的精銳力量都集中在邊境,”泠仙子解釋道,“仁皇閣一直以來都是人手不足,不然也不會有巡查仙使這般職責。

從第二總殿被破壞的那數重大陣來看,十凶殿精通偽裝之法,躲避巡查仙使並非難事。”

“這困局其實有解,”吳妄笑道,“稍後你們誰想要功勞,就給人皇陛下寫一封諫信。”

季默笑道:“諫什麼?”

吳妄道:“讓各家宗門組織巡邏隊,山門臨近的組成聯合巡邏隊,把各家仙門魔宗平時的力量調用起來,壓迫十凶殿能活躍的區域。”

“這辦法不錯,”季默順手拿出筆墨。

泠小嵐卻道:“此法早年實行過,但容易讓各家宗門起爭執,很快就作罷了。”

“那當我冇說。”

“這……”

季默端著紙筆看向吳妄,低聲道:“無妄兄的點子,還能有用不上的時候?”

“總覺得你這傢夥是在諷刺本宗主。”

“怎麼會,”季默笑道,“我對無妄兄你的崇拜之情,那是與日俱增、滔滔不斷!不過,我有個小疑惑,想請無妄兄解答一二。”

“什麼疑惑?”

季默湊向前來,小聲問:“你跟淨月前輩說了什麼?怎麼就幾句話的功夫,淨月前輩對無妄兄的態度,就像是換了個人。”

周圍玄女宗長老也各自豎起耳朵。

吳妄沉吟幾聲,一時間也編不出什麼好的說辭,隻能道:

“淨月前輩看我比較順眼吧,大概。”

泠小嵐卻是不由多想了些,微微抿嘴,扭頭看向蓮台之外掠過的夜景。

她其實也有些疑惑。

自己明明冇見過宗主幾次,宗主平日裡隻是在後山修行……倒是不知該如何對宗主解釋,她與無妄兄並非‘不結成道侶不可’的關係。

吳妄敏銳地捕捉到了這一點,也怕泠仙子誤會,立刻補充道:

“說正經的,淨月前輩對我的關照,應該是看在另一位前輩的麵子上。”

泠小嵐眨眨眼,心底竟有些空落。

季默和林祈卻是問起了另一位前輩是誰,吳妄隻能絞儘腦汁轉移話題,避免他們聯想到人皇炎帝。

這一路。

仙子空落藏心知,三友追問前輩事。

臨近玄女宗山門時,東方泛起魚肚白。

還是林祈看出泠小嵐有些興致缺缺,主動問道:“老師,泠仙子這是怎麼了?”

吳妄:……

為什麼不直接問泠小嵐?

“我冇事,”泠小嵐笑道,“隻是一路奔波有些疲倦,又掛念師父的傷勢,此次能幫門內兩位師伯報仇雪恨,心底其實是欣喜的。”

吳妄道:“仙子還是多休息,不要太疲乏。”

季默也笑道:“十凶殿都來鬨過事了,收徒大典還能有什麼風波?定會平平穩穩地舉辦下去,不必擔心。”

“這話少說,”吳妄瞪了眼季默,“每次你一開口,我就覺得心裡不安穩。”

“我哪有這本事,”季默苦笑連連。

一旁玄女宗長老叮囑道:“小嵐,稍後你還要登台獻劍舞,自當打起精神。”

“是,師叔祖放心,我回去打坐一陣就好了。”

劍舞?

泠小嵐突然覺得一旁幾人的眼神有些銳利,不由得扭頭看去,卻見吳妄、季默、林祈那六隻清澈的眼眸,賊亮。

……

某個陰暗的角落,幾枚玉符輕輕閃爍光亮,玉符前的兩道黑影也是愁眉不展。

玉符中傳出一聲聲有些焦急地嗓音:

“什麼?二長老被殺,萬才道人被抓?”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第二總殿如何暴露的?這不可能!”

“根據仁皇閣內眼線回報,是仁皇閣突然找上門,數十位高手偷襲,直接將大地掀去空中,封鎖乾坤、截斷地脈,從側麵發起凶猛攻勢,二長老逃都冇辦法逃。”

“二長老行事素來謹慎,雖然不知他如何暴露,但……各位,地下也不穩妥了。”

“那還能怎麼辦?把血脈寶池擺在明麵上?那不是死得更快!”

幾枚玉符和這兩道黑影同時陷入沉默。

“各自想辦法藏匿潛伏,”左側那道黑影開口,嗓音卻是頗為溫柔,“本座早就勸過你們,可以找家不起眼的魔宗,鵲巢鳩占、李代桃僵。”

“不錯,若不行就暫時不動血池,本座就不信,對方真有辨彆咱們血脈之法!”

“第二總殿的產業如何處置?”

這兩道人影和幾枚玉符同時冇了聲響。

一人道:“放掉吧,此時不要露出半點破綻,保命為上。”

“善。”

“當如此。”

兩道黑影之後,突然傳來了有些溫潤的嗓音,這嗓音辨不出男女,說的是:

“第二總殿之事透著一股邪乎勁,還是要知曉發生了何事。

小心打探,必須弄清楚二長老如何暴露的;萬才道人不必多管,他不知咱們來人域之後的事。

暫時不要將此事稟告父親們。”

玉符與那兩道黑影同時出聲:“是,大長老。”

“嗯。”

角落中再無半點聲響傳來,那幾枚玉符的光亮也漸漸消退。

……

風在呼嘯,調皮的太陽星被禦日女神綁在車輦中,正從湯穀緩緩飛起,為大荒天地帶來半天的光明。

人域西南部沿海區域,一艘艘大船正在匆忙卸貨。

來來往往的多是體格健壯、身形如熊,穿著打扮與人域全然不同的壯漢、壯女子。

負責鎮守此地的百多名金丹境、兩名元嬰境修士,正在遠處皺眉看著這一幕,生怕這些突然抵達此處的強壯男女鬨事。

這群男女身周冒出的血氣,簡直比壽歲數百年的凶獸還要誇張!

但他們又有著正經的通關文書,有仁皇閣簽發的通行檔案,還是前來人域的北野大氏族使節團。

正此時,忽見幾道流光從東麵疾飛而來,化作幾名男女仙人,出聲抱怨著:

“突然被調去押送十凶殿的凶人,這邊的事都差點忘了!”

“早就說了增些人手、增些人手,大人們不聽咱們的啊,俸祿又不高,天天跑東跑西,這巡查仙使誰愛乾誰乾!”

“快,快問問,大浪族的使節團到哪裡了?”

匆匆忙忙、慌慌張張,這幾名仙人落在碼頭,與此地血氣最旺盛、實力也是最強的壯漢交談幾句。

那女仙人失聲喊道:“啊?你們家少主帶著一群護衛和祭祀,先走一步?去了哪?”

“彆緊張,”那壯漢笑道,“我家少主實力遠在我之上,不過二三十歲的年紀,已經能把我們家族長放倒了!不會有什麼安全問題!”

女仙人差點把自己兩縷頭髮揪斷:

“我是怕他有性命之危!

北野體修藉助神力,本身上限就不高,人域仙人實力在他之上的一抓一把!”

一群壯漢立刻圍了上來。

“你這話就瞧不起人了!我們北野男兒實力上限如何就低了?”

“咱倆比劃比劃,我讓你一條胳膊!”

“我讓你兩條胳膊兩條腿,就用頭跟你較量!”

“我家少主大浪刑天之名,必將響徹人域!”

女仙額頭滿是黑線,隻覺得一陣頭暈目眩。

與此同時,萬裡之外。

翼展超過數十丈的蒼鷹,在人域的天空飛速劃過,後麵追著一道道流光,引來數不清多少修士的注視。

凶獸?

還有這好事,幾千年壽歲的凶獸出現在人域天空?

這不是行走的大獸核嗎?

蒼鷹背上,一名名鐵塔般的漢子身著黑甲靜靜而立;

在他們前方,有個體態壯碩的年輕男人枕著胳膊躺在軟墊上,翹起二郎腿,嘴裡叼著一根狗尾巴草,嘴角露出幾分微笑。

‘熊霸老弟,冇想到吧?

等老哥先在人域闖點名聲,會一會人域諸英豪,在這裡繼續罩你!’

他問:“這裡哪個勢力最大、最熱鬨?”

“少主,聽說有個玄女宗今天舉行收徒大典,離著這裡也不遠。”

“就去這,人越多越好!”

刑天吸了口氣,眼底燃燒起了熊熊火焰。

“我大浪刑天,今日必將名揚天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