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一十章 血煞魔尊入超凡【求票!】

-

宗主小樓,仙魔收徒大會前夕。

吳妄一臉惋惜地從修道狀態掙脫出來,暫時將心底層層感悟壓下,自軟榻上站起身來。

三尺陽光照出粉末纖塵,吳妄身周的道韻宛若流水般輕輕盪開。

冇辦法,做宗主嘛,既然享受了滅宗上上下下的尊敬,也要擔負起宗主之責。

他們滅宗又不像玄女宗,能抓來一把又一把獨當一麵的高手。

大長老應該還在閉關,妙長老壓不住場子,也就隻有他這個宗主拋頭露麵了。

“素……”

嗯?閉關修行了?

靈識掃過二樓,見林素輕身周蒙著一層七彩斑斕的靈氣,隱隱有神鳥鳳凰的虛影;吳妄會心一笑,躡手躡腳出了小樓。

令人遺憾的是,小樓前涼亭中負責值守的是張暮山。

可惡,讓楊無敵那傢夥躲過了一劫。

“宗主!”

張暮山立刻拱手行禮,“可是有什麼差遣?”

吳妄溫聲道:“無事,我靜極思動,出門遛個彎,大長老可出關了?”

“大長老閉關處,前些時日有些異象,”張暮山喜道,“說不得,大長老此次出關就能邁入超凡之境。”

吳妄頓時眯眼輕笑,示意張暮山在此地繼續值守,他自裂穀底漫步而行。

路過林祈的小屋,察覺林祈此時應是沉浸入了大道之境。

靈識朝山門外的樓船探查,東方沐沐的仙力繭依然如初。

修行確實是這般,境界越高、修為越深,單次閉關修行的時間也會被拉長,要參悟的道理已非言語可描繪。

準確來說,修仙修的都是自我,這是每個修行者的基礎。

絕大部分修士就算知曉其理,也很難領悟到具體境界;

像吳妄這般,明確以自我為核心,修星辰之道與火道,修行時能多不少好處。

本我為源,星辰為引,這是吳妄此時的修行之路。

‘去找妙長老商量商量,這次收徒大會如何佈置吧。’

行數十步,山門之外忽有雷霆陣陣,一朵陰雲憑空而生,天地間一片肅殺氣息。

這一幕似曾相識!

劫雲?

吳妄精神一震,轉頭看向裂穀一側的懸崖,盯緊了大長老修行的洞府。

忽見血光閃耀,那洞府門庭徑直炸碎,大長老身形自煙塵中沖天而起,鬚髮狂放、雙目瞪圓,身攜無匹之勢,身形竟也變得偉岸了幾分。

天仙之上!

超凡之境!

大長老已邁入其中,但此刻尚未站穩,那天宮天劫已然降下。

吳妄雙眼微微一眯,凝視著那開始翻湧的陰雲,冇有任何耽誤,便從袖中摸出一把長劍,一壺嶽父大人煉製的丹藥,對空中用力拋擲。

那劍璀璨奪目!

“大長老!接劍!”

大長老仰頭大笑,身周血煞凝成一條巨蟒,對著天空中的陰雲張嘴嘶吼,一把將星辰礦芯劍握住,自身威勢猛增一截!

他縱聲高呼:“謝宗主!老夫今日就斬破天劫,立地超凡!”

裂穀之內飛出道道身影,皆是被大長老的天劫所驚動。

天威降臨,穀內穀外異象連連,方圓千裡鳥獸四散,不少宗門都被這般陣仗驚動。

於人域各處,尤其是北部邊界,一道道目光看向了滅宗山門。

就連一直在閉關的東方沐沐也被驚醒,她跳到樓船船頭,與幾位看護在此地的滅宗仙人一同仰頭看著這一幕:

那血發老者身著血袍懸空而立,手握星辰之劍,掌運血海波濤,比起頭頂那洶湧澎湃的劫雲,竟絲毫不弱下風。

上一次,就是在此處,滅宗老宗主渡劫未果,身死道消。

而今,也是在此處,滅宗大長老再次渡劫。

但吳妄明顯感覺到,大長老比那位宗主大叔的底蘊更厚;

此刻那劫雲威勢也更強,下方演化作數百凶獸的頭部,對著大長老無聲嘶吼。

“本座,血手魔尊,今日迎劫。”

大長老平淡的嗓音在天地間緩緩盪開,身形一躍而起,身周血煞凝做的巨蟒竟現出蒼龍龍首之像,包裹大長老切入劫雲之中!

雷聲大作,雷霆轟鳴!

那劫雲之內彷彿有數十頭凶獸在廝殺衝撞,血煞凝做的巨蟒左突右衝,將劫雲之內攪了個天翻地覆。

吳妄揮手輕喝:“為大長老擂鼓助威!”

滅宗眾魔道拿出數十麵大鼓,擺在兩側懸崖各殿之前,擂出震天鼓響。

吳妄飛到護山大陣之下,身周也多了幾道身影。

妙長老一改平日裡風輕雲淡模樣,此刻抬頭注視著空中,嘴唇都快被咬破。

幾位天仙境長老麵色也是頗為凝重,畢竟老宗主的七彩水晶墓碑就在裂穀深處立著,想要渡過這般天劫,絕非易事。

護山大陣外飛來幾道流光,東方沐沐穿著小了一號的仙裙跳了過來,那張小圓臉也變得瘦尖些許,個頭明顯增高一尺。

她開口,嗓音還是那般童稚,卻是十分嚴肅。

“出題的,你家大長老在天仙境停留了多少年?”

吳妄看向妙長老,後者道:“已過萬年。”

“那還好,”沐大仙揹著手,看著上方變幻的陰雲,“我當時就是積累不足、急功近利,若是能多忍耐三四千年,也不至於淪落到這般地步。”

幾人各自點頭答應,此刻卻是冇有聊天的興致,抬頭注視著渡劫之地的情形。

雷鳴之聲更加巨大,靈氣潮湧如海浪拍案。

吳妄隱隱感覺到,在那劫雲之中,有數條大道在交鋒,在碰撞。

彷彿能毀滅一切的天罰之道,其道韻晦澀神秘,似乎並非天地間原生的大道,但威力卻不在頂級先天大道之下。

大長老的血煞大道,就如血海中走出的魔尊,背後白骨屍山,麵前是無邊凶魔,浴血廝殺、毫不退卻。

其餘大道吳妄隻能模糊感應,似乎是組成天劫的一部分。

忽覺血煞大道道韻被炸散,天劫大道越發狂暴,無邊雷霆溢位劫雲,那劫雲已化作下寬上窄的厚厚雲層。

吳妄與幾位天仙境高手齊齊提了下心,幾位天仙長老將吳妄擋在身後,以防被誤傷。

妙長老幾乎就要衝出大陣,一雙美目滿是淚痕。

卻聽沐大仙輕聲道:“過了。”

她話音剛落,劫雲之中傳來大長老的大笑聲,那笑聲中氣不減,已握勝券!

血煞之道突然暴漲,一條血色蒼龍衝破雲層!

大長老左手提劍,斬斷乾坤,右手高舉,隻手遮天!

劫雲徑直崩散,其內數條大道同時隱去,天地間似乎留下了一聲冷笑,而血煞魔尊大長老身形直直衝入高空。

血發化作濃黑,麵容自老態恢覆成中年,端著星辰礦劍仰頭長嘯,四方當即響起了相同的嘯聲。

人域超凡高手,新增一席!

滅天黑欲臨風大魔宗,超凡增一!

魔道高手排行之上,再無血煞魔尊之名!

吳妄著實鬆了口氣,山門各處嘯聲不斷,方圓數百裡內群魔驚動,各處宗門已飛出道道流光,前來滅宗賀禮!

“都愣著作甚?”

吳妄道:

“妙長老去接大長老回來!各位長老準備接賓客!

讓浮玉城那邊送幾船食材美酒過來!滅宗今日起大宴賓客!”

“是!”

眾魔道轟然領命,各處一片忙碌。

有超凡坐鎮,這次的收徒大會,已冇什麼難度。

……

滅宗內外熱鬨了半個月,差點將收徒大會都錯過去。

大長老邁入超凡境之後,閉關數日穩固境界,就外出與各位前來賀喜的同道不斷道謝。

與此同時,大長老還得到了仁皇閣的邀請,請他未來三年內找個時間去仁皇閣登個記,具體時間由他自己安排。

超凡高手可在仁皇閣定期領取豐厚的供奉,這也算人域對頂尖這批高手的尊重。

賓客最多時,大長老開壇講道,講述起自己一路修行遇到的修道難關,將這般經驗分享給了各位魔修同道。

這是人域的規矩,也是眾人前來賀喜的主要原因。

待大長老講完了自身之道,山穀中恢複寧靜,吳妄拉著大長老問東問西。

大長老此刻也不知超凡之後具體是何境界,隻是隱隱感覺,血煞大道並未真正圓滿,現在這條道隻是成熟了、能屹立於大荒天地間。

“修行越高,越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越能體會人域先輩開拓之不易。”

吳妄笑道:“大長老如今,也是人域一份珍貴的戰力了。”

“唉,都是托宗主的福。”

大長老滿是感慨,歎道:“本來老夫都以為今生無望踏入此等妙境,那把劍當真幫了不少忙。”

吳妄取出星辰礦劍,屈指輕彈,劍身隻是發出了少許輕鳴。

大長老道:“這把劍隻是用粗糙的技藝鍛鑄成了劍形,若是今後能得煉器大師出手,或許能打造出一把真正的神品寶物。

宗主,不如請仁皇閣出手。”

“你確定我這把劍交給仁皇閣,回來還能足斤足兩?”

吳妄嘴角微微一撇,將此劍收回,笑道:“且等我成仙以後再說吧。”

“宗主,這次收徒大會您就彆去了,老夫帶小妙一同過去。”

剛出關的大長老扶須輕吟,勸道:

“那裡人多事雜,說不得有什麼牛鬼神蛇,咱們這次要收的弟子也多,花費的時日定也不短。

如今滅宗因宗主您數次揚名,在人域也算打開了聲名,收徒並非難事。”

吳妄笑道:“既然如此,我就繼續修行閉關,早日登臨仙境。”

大長老含笑點頭,傳聲道:“宗主,老夫會對仁皇閣請命,不隱世修行,為宗主護道前行。”

吳妄麵露正色,言道:“大長老還是以自身修行為重,每一條大道都有可能在人域危急時力挽狂瀾。”

“不同的,”大長老負手輕歎,溫聲道,“先天大道普遍強於我等修士自身之道,能做到燧人先皇那般,以自身之道搏殺遠古火神者,談何容易。

血煞之道基於靈、死、魂三條先天大道,走到極致,也遠比不過單純的這三者之一。

老夫此刻能隱隱感覺到,宗主身上有一條無比深邃的道,這道與先天道十分相近,似乎是與星辰有關……”

吳妄笑道:“就是星辰道。”

“果然,”大長老低聲道,“若老夫能以自身之道,護持宗主他日登臨天地之巔,再現先皇之威,萬死不悔、絕無遺憾。”

吳妄:……

就給自己整得壓力挺大。

自己的人生理想,明明就是成功牽手。

算了,大長老剛突破心勁正熱,隨他去吧。

滅宗收徒大隊的編製,也就這般定下了:

大長老帶隊,妙長老與傳功殿諸位長老一同前往,滅天、黑域、臨風三門各出二十餘位想要收徒的門人,修為必須是在仙人境之上。

吳妄本打算讓季默過去交際交際,宗主令傳到了浮玉城,得到的回信卻是季默正在閉關修行,還是由頓悟引起的深層次悟道狀態,喊醒他恐怕會讓他錯失大機緣。

這自然是不能喊醒的。

回信中還著重提到了季默引發頓悟的‘前情提要’,讓某位宗主坐在那無語了半天。

花樓頓悟。

這傢夥咋不上天!

不過,本著季默好友的角度,吳妄還是替季默開心的。

這傢夥是名門之後,身上壓力也挺大的,這次修行若是能讓他改改脾性,變得沉穩一些,對季家來說意義非凡。

當然,這般隻是假設,季默想要改性,恐怕要最先改名。

收徒之事不用吳妄操心,吳妄帶著東方沐沐回了自己小樓,繼續閉關悟道。

東方沐沐還有殘餘感悟冇能完全消化,跟吳妄打了個招呼就去了林素輕房間修行。

吳妄本想休息幾日,身旁卻也冇個聊天之人,乾脆讓母親將星神之影投放到自己靈台處,元嬰靜靜觀想,參悟星辰大道。

與星辰相關的道並非一條,但最本源的星辰道,就是由這位女神執掌。

常言道:山中無甲子,修行不知歲。

大長老的成功進階,讓吳妄暫時不必理會宗門事務。

吳妄第二次閉關過了數月,去收徒的大隊人馬回返,卻隻帶回了兩百多名新弟子。

這比此前預計的收徒數量少了大半。

並非是想來滅宗修行的弟子不多,實在是邁入超凡境的大長老太過挑剔,硬生生將收徒的標準提升了兩個檔次。

“寧缺毋濫,咱們滅宗如今還怕冇人來拜師嗎?”

再次將長髮染成血色的大長老如是說。

吳妄對此自是冇什麼意見,新弟子入門時,他現身勉勵了他們幾句,其他諸多事務自有各位長老處理。

如此,又過了數月,刑天再次趕來滅宗,卻已是從北野回返。

他帶來了吳妄要的水晶球數百顆,帶來了滿滿數十隻寶囊的寶礦,還帶來了吳妄老爹的親筆信。

【兒:多,吃,壯。】

就,很感動。

刑天卻也冇在此地逗留,與吳妄大醉一場,就跟著仁皇閣的那位老壯士離去。

他也有自己要走的路徑。

如此,又過了一年多,吳妄因擔心自己提升太過迅速,不斷壓製自己境界,最終還是冇能摁住,自行突破到了躍神境中期。

正當他苦惱是否要繼續閉關時,兩道傳信玉符同時落到了滅宗山門,一隻被長老送到了滅宗小樓,一隻被送到了林祈的住處。

吳妄得的傳信玉符是玄女宗發來的,其內言說泠小嵐已成功衝過成仙之劫,邁入仙人之境,特對無妄宗主報喜。

吳妄這邊還冇笑幾聲,林祈就匆匆趕來。

“老師,父親急召我回去!

我們林家負責鎮守的那片防線出現了凶神的氣息,大批凶獸潮在重新彙聚,有可能是關於神子降臨之事!

父親讓我去搏殺一個神子立功名,我想請老師一同趕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