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二十章 登仙境!【三更】

-

火,瀰漫在灰暗天地間的火。

吳妄‘站’在一處山脊,眺望著這片黢黑的大地,注視著天邊那冒著熱煙的火山群。

在這裡,大道彷彿有了脾性,儘皆有些躁動。

五行之中,火最為霸烈凶猛,火係術法多以灼燒和炸裂為傷敵手段;火之大道雖唯一,但在這條頂級大道上,又延伸出了數不清的火之道。

此刻,吳妄正在逐步貼近火之大道,感受著火的形變、意變、法變、靈變。

吳妄自是少不了沉思體會,且心頭有個問題,百思不得其解。

【他也冇琢磨過火之大道啊!】

怎麼會憑空得來這麼多的感悟,甚至道境都有突破的跡象?

是……

吳妄眼前突然浮現出少許畫麵。

那是自己跟嶽父大人乾架的時候,老頭抓住機會、用力捶了他胸口幾拳,打完架自己就多了一些感悟。

吳妄泛起內視的念頭,隱隱約約能見靈台光影,看到了那團以白為底,混雜赤、藍、綠、灰四色的五彩火焰。

一縷縷近乎可見的波痕自這火焰處盪漾開來,在吳妄身周飄蕩。

‘炎帝令需經三次蛻變,纔會顯露出真正的模樣。’

泠仙子的話語聲依稀還在耳旁迴響。

吳妄略微思索,也無法確定自己的炎帝令,是經過了兩次還是三次蛻變。

但自己此時關於火之大道的感悟,都是自炎帝令而來。

略微猶豫,吳妄還是決定吸納這些感悟。

比起火之道,吳妄對星辰之道更感興趣,自四海閣閣主風冶子讓人送來大量有關星辰之道的典籍,吳妄幾乎手不釋卷,瘋狂汲取各位前輩的經驗與學識。

吳妄骨子裡並不是一個勤而好學之人,但悟道、修行、與天地相近、與大道相融,本身就是一件特彆過癮的事。

他對修道的喜愛,僅次於自己這輩子到目前為止,那個唯一的遺憾!

最開始接到這些火道感悟時,其實他是拒絕的。因為這不能讓他去領悟,他就馬上去領悟,隻有經過一些驗證論證,確定不會對自己主修的星辰道造成擠壓,吳妄纔將這些感悟撿起來,化作自身道境。

但炎帝經給的實在是太多了!

按常理來說,修行講究循序漸進,便是醍醐灌頂也會造成輕微的負麵效果。

炎帝令的蛻變,應當是由人皇親自主持,當炎帝令擁有者抵達某個製定境界之後,開啟炎帝令蛻變,使其獲得更多好處。

吳妄此時經曆的炎帝令蛻變,最早也應該發生在真仙境;他能毫無壓力地接下這些感悟,主要是因自身神念夠強。

此時的道境有所突破是憑藉火道感悟,稍後他還要花費較長時間感悟星辰之道,讓星辰道的感悟匹配當前道境,才能恢複星辰道的主導地位。

‘能提升些實力也是好事。’

吳妄輕輕一歎,絲毫不知自己此時正躺在一團火焰中,自夢境之內打坐修行,吸納著炎帝令所承載的、那浩如煙海的感悟。

冥冥中,他看到了一名老人在這片大地上孤獨地行走。

隱隱的,他見到了那道偉岸的身影坐在天地間推演八卦圖。

還有那個再熟悉不過的老者,揹著藥婁品嚐著一株株奇花異草……

三任人皇的感悟,灌溉著吳妄那貧瘠的‘火道’,讓它不斷增長、迅速攀升;而三位人皇憑藉火之道搏殺時的感受,也投影到了吳妄心底。

果然,人域有一整套培養繼承人的辦法。

可老前輩明知自己的身份,以及母親的立場,為何還要讓自己去參悟火之大道?

難不成是老前輩揍自己的時候……咳!

自己用胸口搏擊老前輩拳頭的時候,老前輩一個不小心,就解封了炎帝令上的某一道封印?

吳妄漸漸的,已經冇多餘的心神想這些,沉浸在火焰的世界中,久久不能自拔。

……

“這?”

“不是!宗主又來?”

“各位不必大驚小怪,我家宗主又不是第一次這般了。”

滅宗裂穀,宗主的住處外。

上上下下、裡裡外外,近兩千多名魔修內三層外三層,將此地堵了個水泄不通。

吳妄的小樓已被火焰燃儘,但還好有超凡境的大長老及時出手,大手一揮佈置了厚厚地結界,將吳妄護在其內。

幾口吞噬靈氣的漩渦分佈在結界各處,在不斷吞噬天地間的靈氣。

因吳妄道境提升的緣故,這次突破比上次夢中突破,動靜還要更大一些,滅宗上空已出現了一條龍捲,方圓八百裡內的靈氣正湧向此處。

但這次吳妄吸納靈氣隻為突破,冇了星辰之力淬體的‘環節’,異象持續時間並不會太長。

結界內,無根之火併冇有任何溫度,卻讓眾魔道感覺到了其內的道韻變化,時而狂暴如火山噴發,時而寧靜如小橋流水。

給人以爆裂、凶猛印象的火之大道,在此刻卻展露了它的不同麵孔。

人域的火係功法,並非隻有炎帝令。

相反,因三任人皇掌控火之大道,人域的火係功法最多也最普及;此時吳妄以火道突破境界,並不會讓人聯想到炎帝令。

季默站在幾位將門子弟前,看著那血光之內跳動的一團團火焰,目光一時間十分複雜。

怎麼感覺,無妄兄馬上就在道境上反超了他呢?

明明,修道境界是無妄兄的短板……

林祈卻早已在不遠處打坐,感悟著這般道韻,雖感覺靈台處的炎帝令在不斷顫鳴,但他將這當做是同一條大道之間的共鳴。

對於吳妄身周親近者而言,吳妄那‘浪裡小金龍’的身份,反而成了他那塊炎帝令最好的遮掩。

也有滅宗高手試著分析:

“咱們宗主不是修的星辰道嗎?”

“哎,有的人總是外鬆內緊、暗中努力。”

“這就是天賦。”

茅傲武笑著調侃幾句:“這夢中悟道莫非是什麼秘法?夢中若能過百年,睡醒不過三四天,說不定是什麼大夢神功。”

旁邊一位長老笑道:“大夢神功?哈哈哈,還真有這般可能。”

“什麼?咱們宗主修了大夢神功?怪不得能夢中悟道。”

“原來如此,難怪難怪。”

“這大夢神功當真無比玄妙。”

“想學。”

而後,這般訊息不脛而走,眾魔道成片成片地麵露恍然。

不過小半個時辰,就有與茅傲武相熟的長老湊過來,對茅傲武當麵傳聲:

“茅長老聽說了冇,咱們滅宗有一門宗主纔可修行的大夢神功!此功隻需睡一覺,夢中可過百年,積累無比多的修道感悟。”

茅傲武:……

啪的一聲,他抬手抽了自己一嘴巴,有些不忍直視、臉上寫滿了悔恨。

他就是隨口調侃,怎麼傳了一遍回來,就直接變味了!

這般異象持續了兩個時辰,依然冇有消散的跡象。

已有不少魔道就地盤坐了下來,一邊欣賞這難得的夢中突破奇景,一邊喝酒聊天,毫不愜意。

主殿中已是冷冷清清,宗主小樓周圍遍地果皮。

大長老頗為果斷,直接下令將酒席擺在了這附近,歌舞也挪到了此處。

穀內各處飄香,新入門的弟子們上菜忙。

忽見結界內火光高漲,一團火焰凝成青鸞神鳥沖天而起,自護山大陣處撞成漫天火星。

結界內傳來的氣息波動上揚了一截,其內的火焰也更為猛烈。

有長老立刻高聲吆喝:

“宗主夢中突破,一階!”

眾魔道連聲讚歎,滅宗之人神采飛揚,不少人還藉著酒勁,說起了宗主上次悟道修行的盛況。

又一個時辰。

結界內火焰突然收斂,一條火蟒仰頭嘶吼,頭頂長出兩根龍角,炸散成一層層火浪。

“宗主夢中突破,二階!”

吆喝聲再次響起,眾魔道一片嘩然。

而不少好事者已是發出玉符,各處有流光飛來,已有數百名魔修聚在護山大陣之外,向內張望著這般稀罕事。

與此同時,吳妄的夢境中。

遠處的天空中,那以火山為座椅的火焰巨人,正眺望著更遠處的海洋。

吳妄此刻麵對著這巨人的背影‘盤坐’,在不斷觀想,消化著因為這個背影而給自己增添的感悟。

他隱隱能察覺到,這些畫麵是來自玉燧人氏前輩的記憶。

‘如果哪天能真的將炎帝令完全解封,走到火之大道的終點,或許就能得知這位前輩的經曆了吧。’

吳妄這般想著,那些不再噴湧的火道感悟依然有不少,他此刻隻能照單全收,看能否再有突破。

此刻,已是登仙境。

……

滅宗傳功殿前的空地上,一張小桌已擺了幾個時辰。

林素輕與沐大仙為了避開人群,正在此處閒坐喝茶,妙長老與兩位宗內老嫗也同桌而坐。

沐大仙嘀咕道:

“出題噠到底怎麼做到的,若是睡個十年八年突破一個境界,那其實也是合情合理。

但睡半天就突破兩小階境界,感覺冇法解釋呢。”

“人和人是不同的,”妙翠嬌淡然道,“每個時代,絕大部分普通的修行者,不過是那些璀璨星辰的陪襯罷了。”

林素輕想了想,卻道:“妙長老其實不應這般想,每個人都有自己生存的意義和價值,修行雖重要,但也並非一個人的全部……”

“素輕彆誤會,”妙長老媚眼如絲、笑媚如花,道一聲,“我也算是星辰裡的一顆呢。”

林素輕不由抬手扶額,忙道:“打擾了。”

“謔,出題噠氣息好像又變化了,”沐大仙輕呼一聲,“又突破了!”

她話語剛落,有隻被火焰包裹的【火狐】衝出結界,在空中盤旋一陣,便悄然消散。

遠遠的還能聽到那位長老的吆喝:

“宗主夢中突破,三階!”

“連破三階了,我了個乖乖!”

沐大仙讚歎不已,大眼中滿是亮光,同桌其他四人卻是頗為平靜。

小樓前的一處酒席上,季默滿臉頹然、雙手捂著額頭,坐在那長籲短歎,心神久久不能平靜。

花樓悟道十數載,朝暮耕耘頓悟來。

怎料登仙不足貴,宗主一夢把檻邁。

一旁茅傲武抬手拍了拍季默肩頭,安慰道:“彆灰心,起碼你悟道的方式是特殊的,堪稱獨一份。”

周遭修士鬨堂大笑,季默倒是備受鼓舞,坐直了身形。

傳功殿前。

妙長老笑道:“這次應該隻能突破三階吧,感覺道韻已開始穩固下來了,冇了那般波動。”

那兩位老嫗也道:

“宗主大人難不成真的能百歲天仙?”

“一直覺得,老宗主總是看人不準,冇想到啊,竟也有如此獨到的一次。”

林素輕笑道:“少爺在修行之事上,確實很有天賦呢。”

“你們準備去給宗主賀喜吧。”

妙長老站起身來,嬌懶地打了個哈欠:“我不喜這般人多之地,回去休息了。”

林素輕四人各自起身,目送妙長老離開後,方纔由沐大仙駕雲,趕去了那結界前。

結界內的道韻波動已平靜了下來。

那座小樓不翼而飛,隻留下了‘地基’般的灰燼,四處散落著一些吳妄拿出來當擺件的寶礦。

宗門駐地內外數千人徹底安靜了下去。

大長老淡定地撤掉了附近的隔音陣法,那一聲響亮的哈欠聲,頓時落在眾修耳中。

“哈欠!素輕,給我倒杯茶,嗯?”

結界內安靜了瞬息,隨後便是窸窸窣窣穿衣服的響動,還好大長老功力深厚,此時牢牢地守護住了宗主之純潔。

少頃,吳妄身著黑色長袍,表情淡定地踏出大陣,看向各處正吃席的眾魔修,發現大半都是陌生麵孔、陌生道韻。

“怎麼,把酒宴擺在此地了?”

吳妄像是冇事人般隨口問著,看眾魔修不知如何回答,又道:“大家吃好喝好,大長老,咱們滅宗可是有什麼喜事?”

大長老高聲呼喊:“恭喜宗主今日夢中悟道,一夢三階!”

眾魔修總算回過神來,一個個衝向吳妄,各自拱手道喜、朗聲呼喊,上千人同時開口,那場麵堪比數百隻鴨子在叫喊。

吳妄也被這般熱情所淹冇,卻是早有準備,從容不迫地逐一應對。

但這些魔修當真太過熱情,這個喊“宗主的大夢神功厲害啊”,那個喊“宗主眼熟我”。

更有幾名女魔頭想趁機與吳妄親近,吳妄靈活地躲過。

還好大長老及時站出來,以超凡之威壓退眾修;

吳妄也藉口要體悟新的境界,自人潮中脫身而出,去了傳功殿中暫時躲避。

登仙中期?

吳妄看著自己雙手,體會著境界提升帶來的玄妙感受,仔細觀察著正朝元神轉化的元嬰,也漸漸安心了下來。

星辰道冇有被影響。

自己接下來,隻需要通過閱讀星辰道相關典籍,慢慢填補星辰道所缺感悟,讓星辰道匹配當前境界,就可繼續向前修行!

此次悟道,好處也是顯而易見的,增幅最明顯的就是自身戰力。

而除此之外,吳妄對火有了全新理解。

指尖輕點,一團淺藍色火焰在他麵前不斷跳動,又在空氣中迅速熄滅。

其威力對於登仙境修士而言,自是十分難得;

但在精通祈星術、神念可硬撼真仙,且擁有金龍變,剛跟人皇陛下、天宮少司命聊完大荒格局的吳妄來看……

“一般。”

吳妄那略帶不滿的嗓音,在傳功殿中緩緩飄蕩,讓走到門口的季默幾人,下意識頓住身形。

茅傲武咬牙揮拳:“當真想!”

季默、林祈、林素輕、沐大仙同時點頭。

五人對視一眼,身形衝入傳功殿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向吳妄,一個個咬牙切齒、摩拳擦掌,目中火焰噴湧而出。

“嗯?”

吳妄抬頭看來,略微皺了下眉頭。

那茅傲武腳下一滑跑去左側觀摩壁畫,季默順勢一拐去了側旁入座,林祈拿出一枚記事玉符細細品讀,林素輕手中多了一張精美的托盤。

也就沐大仙那瘦弱的身形出現在了吳妄麵前,舉著小拳頭乾怵在那,對吳妄輕輕眨了下眼。

“咱……咱想做題了噠!”

“難得,給!”

吳妄隨手拿出一隻與沐大仙差不多的木箱,擺在了沐大仙麵前,讓後者腿腳一軟。

“為何宗門內多了這麼多外人?”吳妄有些納悶地問著。

季默笑道:“自是來為你賀喜的。”

“這有什麼可賀喜的?修行終究是個人之事。”

吳妄搖搖頭,對此有些不以為意。

他也萬不曾想到,自己這次突破,會在人域引起如此大的波瀾……

……

(ps:太晚了,先發再潤。)-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