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五十一章 魔宗宗主的文化修養

-

坐姿,對於成熟的少主而言,其實是一門很深的學問。

太過端正就顯得古板,完全靠在椅背上又略顯倦怠,隻坐椅子前半端會顯得拘謹,坐滿整張椅子又太隨意;

當雙腿叉開時,雙手扶膝略帶莽氣,抱著胳膊又顯得不太自信。

總之,在不同的場合,坐姿其實非常難以拿捏。

吳妄此刻的坐姿就是精心設計過的。

他坐於會場正中,兩條腿疊在麵前的長案上,再拿出一把小銼刀,開始細細地打磨自己的指甲。

甚至還淡定地吸納起了項鍊中的神力。

落地之後,吳妄冇有說半個字、冇有多一句話,已是將一個輕狂張揚、年少得誌的刑罰殿殿主,演繹得淋漓儘致。

尤其是,吳妄身旁的座位端坐的女子,已被人反覆確定,就是玄女宗的天衍聖女。

周圍眾修士提前積累火氣;

不少年輕人已開始‘生氣’!

吳妄整場算計的一部分罷了。

吳妄右手邊,天衍玄女宗天衍聖女泠小嵐戴著麵紗靜靜端坐,大長老還特意坐在了泠小嵐右側。

他左手邊則是三位仁皇閣超凡境高手,離他最近的自是霄劍道人。

略等了一陣,霄劍道人淡定的嗓音傳遍各處:

“各家宗主可到了?”

破日魔宗一側立刻跳出了數道人影。

走在最前方的男人身形魁梧、麵容冷厲,渾身上下散發著濃烈的威壓,兩鬢白髮讓他麵容又略顯滄桑。

這位就是樂瑤的父親,季默的嶽父。

此人走到場中,對吳妄和仁皇閣諸位高手抱拳行禮,朗聲道:

“破日魔宗樂田湃!見過無妄殿主,在此問候諸位道友!”

吳妄宛若未聞,霄劍道人起身拱手還禮,與這位第六魔宗的宗主寒暄了幾句。

接下來,就是按吳妄計劃中的那般,霄劍道人全程代替吳妄開口,與今日生死擂的雙方接洽,做個‘主持人’。

吳妄和霄劍道人此刻要做的,就是一個字拖。

讓這場生死擂台持續儘量長的時間,儘可能吸引更多十凶殿之人來此。

待天火門門主帶著十多位宗主、掌門向前見禮,與霄劍道人寒暄結束,雙方便開始劍拔弩張。

兩側各有數千修士起身,大眼瞪小眼、小眼瞪綠豆。

外圍各處、天上地下看熱鬨的修士,此刻也都緊張了起來;仙識、靈識開到最大,生怕錯過什麼細節。

愛看熱鬨,百族之天性矣。

破日宗宗主樂田湃雙手抱拳,朗聲道:

“今日有這般多道友在此,更有仁皇閣無妄殿主做見證!

我破日魔宗與天火門以及一乾仙宗,擺下生死擂台!前恨後怨,一併清了!”

天火門門主,一位白髮蒼蒼、鶴髮童顏的老人站了出來,提著長劍高聲呼喊:

“今日了清舊賬,今後行同陌路!”

“好!”

霄劍道人大喝一聲,無匹劍意直衝九霄!

他道:“各家既已決心今日了斷恩怨,我仁皇閣與各位道友同作見證!你們當如何進行?”

樂田湃深吸一口氣,身形一閃出現在數十丈外,目光直視天火門門主,冷然道:

“道友,你我當先鬥過一場!”

“貧道正有此意!”

天火門門主向前踏出半步,竟施展出了縮地成寸的本領,顯露出不凡的乾坤道造詣。

“哼!”

樂田湃大袖一甩,背後升騰起森森血氣;

天火門門主長劍長鳴,背後浮現出層層相仙光!

兩人相對而立,彼此目中燃起怒火,方圓數百裡天地驟然劇變,無邊靈氣被兩位高手的氣機引動,一場大戰眼看就要爆發!

正此時!

“嗯?”

略帶塞澀的鼻音突然響起,隨之,那充滿了疑惑的嗓音,強勢插入兩股氣息!

“等會兒,你們這就要開打了?”

兩位宗主門主氣勢瞬間被破,兩麵對峙的眾修士齊齊皺眉。

正期待一場大戰的眾修士,有些惱怒地看向了說話之人仁皇閣刑罰殿那個代殿主,那個因玩過了窮奇而被仁皇閣閣主重用的年輕男人。

吳妄。

順帶一提,這還是離著天衍聖女最近的男人。

吳妄兩條腿也不從長案拿下來,隻是瞪著霄劍道人,問道:“生死大擂,兩家的掌舵人上來就戰?”

霄劍道人雙手並在大腿外側,正色道:“回殿主,按照慣例來說,確實是這樣的。”

“那喊咱們來做什麼的?看他們打的精不精彩,給他們喊好嗎?”

吳妄皺眉道:

“二話不說直接開打,這所謂的生死擂台,不就是給門派內鬥找個合理的由頭嗎?

陛下早有旨意,閣主三令五申,人域如今需積蓄實力,而不是內鬥互爭!

怎麼,這些宗門想造反嗎?

霄劍道兄,你這怎麼搞的!就任由他們這麼開戰?”

“這個……”

霄劍道人突然冇了劍修傲骨,露出幾分充滿了俗氣的笑容,快聲道:

“這怪我、怪我,冇提前跟殿主您說清楚。

人域的生死擂,就是兩家宗門積怨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光明正大正麵較量,鬥一場法、平一件事,直到將各自的仇怨係數清掉。

鬥法時死傷不論,產生的死傷不可算作仇怨。”

“這合理嗎?”

吳妄兩條腿終於收回到了桌子下,慢悠悠地站起身來,看向了一旁泠小嵐,問:“仙子你說,這合理嗎?”

場內場外道道目光彙聚而來,泠小嵐卻恍若為覺,隻對吳妄露出幾分微笑。

泠小嵐道:“我覺得,並不合理。”

“對吧,你看。”

吳妄正色道:“泠仙子都覺得這不合理!”

樂田湃與那天火門門主同時要開口言說,霄劍道人卻是搶先一句:“可是殿主,人域自古都是這麼做的。”

“自古而來的規矩,就一定是對的嗎?”

吳妄感慨道:

“人域現如今,日子是比以前要好些了!

但咱們人域的超凡境高手並不寬裕,若是內鬥耗損幾位,那是真的要傷筋動骨。

這不是讓天宮諸神偷著樂?”

“無妄殿主!”

樂田湃抱拳拱手,朗聲道:

“若非我們兩家已到了必鬚生死相搏的地步,也不會開這生死擂台!

擂台之上,自論生死,往後無怨,道承相傳!

這規矩,本座覺得,不能變!”

天火門門主也道:“今日是讓兩家的高手搏殺,保全兩家的後輩,減少不必要死傷,已是維護人域戰力的上上策。”

吳妄笑道:“上上策?我看未必吧。”

此言一出,場內場外眾老者儘是麵露不喜。

魔道修士大多覺得冇什麼,覺得這年輕殿主行事還挺對他們胃口。

但在此地大部分仙道修士的眼中,這個無妄殿主仗著聰明才智、此前功績,已有些目中無人。

此時此刻於此地,僅有在路上聽過吳妄與霄劍道人‘對台本’的泠小嵐、大長老,以及仁皇閣另兩位超凡知曉,吳妄到底想做什麼。

【立新規,定新例。】

霄劍道人忙道:“殿主,您可不能這般說,人域的老規矩都有可取之處。”

“我看這生死擂台的規矩就很是一般。”

“殿主,您這麼說,容易讓人域各位高人不喜。”

“就算不喜,那我也說了,”吳妄淡然道,“咱們人域上下,就這麼受不得批評嗎?老規矩也要求新意,一成不變固步自封,不過是取死之道。”

此言一出,場內場外不少修士,已是對吳妄怒目而視。

有名天仙境老者喊道:“那你這個小殿主就拿出個更高明的主意啊!”

“混賬!”

大長老長身而起,滾滾血煞鋪天蓋地壓向那場地邊緣的老者,罵道:“爾敢出言不遜,定要你知曉厲害!”

那老者冷哼一聲,挺胸抬頭、後退半步。

服了!

就這麼硬氣!

霄劍道人沉吟幾聲,對吳妄拱拱手,問道:“殿主,那您覺得,這事該怎麼辦?”

“彆急,待我與兩位前輩商量幾句。”

吳妄繞過長案,看著前麵站著的兩位高手,緩聲道:

“兩位前輩,你們這般直接鬥法,門主帶頭分個生死,那兩家仇恨能化解嗎?就算一時風平浪靜,後麵不還是你死我活?”

樂田湃冷聲道:“無妄殿主是什麼意思?莫非今日我們擺下這生死擂台,就不能繼續辦下去了?”

天火門門主歎道:

“恩恩怨怨,是是非非,豈是一兩句話能說清?

無妄殿主年輕氣盛,正是覺得世上無難事的年歲。但人域輝煌這般漫長的歲月,若有其他解決之道,又豈會選擇生死相搏?

更何況,這破日魔宗目中無人,太過奸詐!”

樂田湃不甘示弱,喝道:“明明是你天火門一直在賊喊捉賊!”

天火門門主老大爺氣壞了,舉著長劍罵道:“你、你不當人子!”

“罵人都翻來覆去隻會一句不當人子,你給本座聽好了!”

樂田湃冷冷一笑,朗聲道:

“你這老不修,為老不尊、紅口白牙,包庇弟子、狼狽為奸,還試圖顛倒是非、混淆黑白,血口噴人、不知廉恥!

你身為人域名宿,不思團結門內,培養人才,為人域安穩貢獻自身之力,反倒是畫地貪礦、殺人奪寶、巧取豪奪!

七千二百年前,你們不小心欺負到了本宗弟子的頭上,本座兩位師侄就被你們陰謀陷害、含冤受辱而亡!

其後更是變本加厲,害我門人,壞我門聲譽,惹怒我破日宗上上下下!

可惜,與你們數次對峙,都被仁皇閣攔下!

本座本不想與你們繼續這些是非恩怨,你們卻又找上門來,在本座嫁閨女之日出言譏諷、虛詞詭說、蠻橫無理、欺人太甚!

今日生死擂前,本座當你這仙道名宿必有高論,冇想到卻說出如此粗鄙之語!”

天火門門主蹬蹬蹬後退數步,老臉時紅時白,目中滿是怒火。

“你!你!”

樂田湃向前半步,冷然道:

“怎麼?啞口無言?無言以對?還是被本座戳中軟肋,心慌意亂、無法反駁?

天火門上梁不正,下梁怎能不歪!

你這老不修,當真枉活如此年歲,為人域寸功未立,隻知狺狺狂吠!

本座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那天火門門主麵色漲紅,低頭噴出大口鮮血,提劍就要向前揮砍。

還好霄劍道人及時甩出一道無匹劍氣沖天而起,將這兩位人域高手暫且隔開。

吳妄看向那樂田湃,嘴角忍不住微微抽搐。

這個魔宗宗主,什麼文化水平?

天火門主老大爺跳腳大罵:“今日這生死擂我天火門接定了!仁皇閣不必多勸!老夫與他們不死不休!”

“好!”

吳妄高呼一聲,直接將話題主導權奪了回來,目光複雜地看了眼樂田湃。

“今日你們這生死擂台,看來本殿主是攔不住了。

看你們這般衝勁,本殿主也不想攔了!

但本殿主今天來此地,就是要給生死擂台立新規、樹新風!”

樂田湃皺眉道:“此話何解?”

“其實也簡單。”

吳妄走回長案,坐在了長案之後,慢條斯理地說道:

“既然是要平恩怨,那便就事論事,不要情緒化,也不要牽連無辜之人。

用情緒夾裹宗門上下,是人域高手該乾的事嗎?

你們兩家現在、立刻,各自將彼此恩怨整理下來,把你們覺得委屈之事,都寫成訴狀!

每個事件,以當年參與者、見證者、被波及者還在人世為準,將其前因後果係數寫下來,與你們能提供的物證,統統上交我刑罰殿。

再由刑罰殿稽覈,確定此次事件需要進行恩怨平複。

如果確定了,此事需要打一場才能解決,自會準許此事件的相關人等參加生死擂台,生死不論,打完後,恩怨一筆勾銷。

仁皇閣居中稽覈,由各位人域英豪做見證。

你們覺得,這般如何?”

天火門門主皺眉道:“訴狀?”

早已得了女婿季默提醒的樂田湃,此刻故作沉思狀,又道:“仔細思量,無妄殿主這話,倒是意外的有些在理。”

霄劍道人又站了出來,朗聲道:

“我們殿主給出的這套解決之法,就是將生死擂台的規則更為細化,繼承老規矩、確立新規矩。

兩家恩怨由來已久,非一件事、一次衝突就積累了這麼深的仇恨。

既然如此,大家可以將每件事寫下來,允許兩邊各執一詞,拿出來說一說、論一論,然後再決定能否以命相搏、是否以命相搏。

如此,既公平公正,又能減少內耗,何不為之?”

霄劍道人的話音落下,雙方修士都安靜了下去。

場內場外的眾修也是各自思索,不多時便紛紛點頭,看吳妄的目光也變得有些不同。

吳妄對此倒是毫無感覺。

他抬手示意,兩邊各有十多位仁皇閣文吏向前,負責整理兩邊訴狀。

片刻後,本要搏殺幾場的雙方高手,各自回了各自地界;他們招來一群長老執事、門人弟子,圍在一起開始寫寫畫畫。

吳妄兩條腿再次疊於長案。

接下來,雙方會越吵越凶,造成一幅不死不休的假象。

但隻要他們把話說開,將那些始作俑者找出來,讓那些事件的原本參與者站出來搏殺一場,仇怨自可化解半數。

矛盾越說越透,真理越辯越明。

讓兩個上頭的勢力脫離情緒夾裹,其實是解決這類問題的最有效手段。

此外,還能吸引十凶殿來此地煽風點火,釣幾條魚碰碰運氣;

若這次宗門爭鬥處理的妥當,還可給今後的宗門衝突做個樣板。

‘用得著棄車保帥、舍小護大?’

吳妄雙手揣在袖中,像是閉目小憩,實則已是開始暗中用袖中的水晶球,檢視遠近修士的神魂狀況。

不多時,吳妄嘴角扯了個笑容,但這微笑迅速隱去。

十凶殿還真來了不少人,但好像冇有大魚。

……

千裡外,那片山林的陰暗處。

幾名盤坐的男女同時抬頭,他們神情相似、表情同步;隻是看了一眼,就各自閉目打坐,內視自身。

他們的小腹內,各有一顆旋轉的血紅色寶珠。

大荒西南域,窮奇洞府中,那箇中年男人冷笑了聲。

訴狀?

果然是小孩才玩的把戲。

“無妄子,這次你拿什麼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