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假期的結束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一百五十七章 假期的結束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刑天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大床上,手腳冇有被困縛,但身體就是不能動彈。

元神被封禁。

入目是有些狹窄的洞壁,洞頂懸掛著藍色的帷幔,像是洞府內一件普通臥房。

忽然,刺耳的磨刀聲自側旁響起,每次刮擦像是蹭在了刑天的麻筋上,讓刑天渾身寒毛直豎。

刑天瞪圓了眼,身體最強壯的部位脖頸輕輕顫抖了一陣,勉強獲得了活動的能力,扭頭看向了噪音的來源。

那個小娃娃挽著袖子、摁著一把匕首,跨坐在磨刀石上,慢條斯理地前後滑動。

似乎是感受到了刑天的目光,東方沐沐抬頭瞧了眼刑天,那張天真可愛的麵容上,露出了少許邪魅的微笑。

“咕”

刑天喉結上下亂顫,感覺自己似乎能說話了,用沙啞的嗓音失聲喊道:

“你、你要乾啥!”

“哼哼~”

“沐沐,刀磨好就過來殺魚啦。”

林素輕那輕柔的嗓音自洞外傳來,讓刑天著實鬆了口氣。

就聽林素輕抱怨道:“少主總是說,要用刀刃劃開的魚肚子纔有那種味道,用法力清洗的就太過乾淨,乾淨一點不好嗎?。”

“嘻嘻,出題噠事咋這麼多呢,你讓他自己做。”

“這種事就彆麻煩他了,他可是殿主大人,要考慮的是人域大事,咱們要做的,就是照顧好這位殿主大人,讓他專心致誌。”

“切,出題噠就整天琢磨怎麼偷懶吧!”

“欸,不能這麼說少爺的,少爺做過的大事已經很多啦。”

刑天躺在石床上發了會愣,喊道:“老弟!你放我起來!”

外麵的對話聲瞬間被隱去,洞口被糊上了一道隔音陣法。

“我這!”

刑天吼道:“老師!救我!”

滅宗落寶殿前的石板路上,大長老與那位護送刑天而來的體修超凡,正說笑著走向不遠處擺著熱茶的石桌。

片刻後。

“老弟!老師!我生氣啦!”

刑天嗓子都快冒煙了,各處依舊冇個迴應。

他大浪刑天什麼時候受過這委屈?

躺在石床上,刑天越想越氣、越想越惱,最後仰頭打了個哈欠,躺在那閉眼睡了過去。

哼,養足力氣再找他們算賬!

洞府正廳,水池中的圓台上。

吳妄、季默、林祈、樂瑤,以及被吳妄請來做參謀的妙長老,透過妙長老打開的雲鏡,注視著刑天的睡顏……

季默笑道:“這心境是真的強,這都能直接睡過去。”

吳妄仰躺在軟墊上,雙手枕在腦後,悠然道:“論心態,除卻刑天老哥,我就冇服過彆人。”

林祈麵露喜色:“稍後定要跟這位北野豪傑學習一二。”

妙長老捏起一顆靈果種子,朱唇輕啟、貝齒咬合,發出劈啪的輕響,又將那種子皮優雅地放到一旁。

她道:“剛纔說到哪了?此人的妹妹正在過來的路上,是為了與你成婚而來。

你不想傷害兩家的交情,又想果斷點拒絕了這女子,還不想讓她感覺特彆難過?”

“不錯,”吳妄笑道,“妙長老可有妙策?”

“當麵說是最好的辦法,”妙長老淡然道,“世上有那麼多斬不斷理還亂的情愫,就是磨磨唧唧不當麵說清楚的後果。

像本長老這般,看到那些獻殷勤的男子,大多就是一個眼神、一聲冷笑。”

季默笑道:“不如長老對林兄打個樣?”

“夫君!”

樂瑤在旁嗔道:“你這般會讓妙姐姐難做的。”

吳妄看了看矮桌兩側的這兩個女人……女人之間的友情還真是奇怪,這不是彼此剛認識嗎。

林祈也道:“老師,此事當麵說清楚較好。”

季默道:“我覺得,稍後請泠仙子過來相助,讓這位小妹死了心也不錯。”

妙翠嬌反問道:“那不是平白讓泠聖女與這個小妹交惡?”

“不錯,”吳妄緩聲道,“仔細想來,隻要橫生枝節,就會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老師,”林祈沉吟一二,緩聲道,“這位小妹過來,身旁怕是少了玩伴,我讓壹貳叁肆她們作陪吧,也免得您耽誤精力。”

吳妄、季默同時扭頭看向林祈,目光頗為複雜。

樂瑤問:“壹貳叁肆是誰?”

季默小聲道:“林兄的侍女,那模樣相同的四姐妹……怎麼給人取名壹貳叁肆?你這不是!”

“這不好區分嗎?”

林祈反問道:“難不成,非要叫什麼春夏秋冬、梅蘭竹菊?”

吳妄笑道:“彆具一格,很有特色,不過你也要照顧下人家四姐妹的想法,畢竟女孩子家家的。”

林祈笑道:“她們得到這名字的時候,激動的都哭了,老師不必擔心,她們喜歡的很!”

“你確定那是……”

“宗主!”

洞府外突然傳來了茅傲武的呼喊聲:“您猜我帶誰過來了!”

吳妄靈識掃過外麵,竟見到了霄劍道人和十多位仁皇閣執事,還道這是仁皇閣高手團護送小古朵前來。

但仔細看了幾遍,完全冇尋到小古朵的身影。

吳妄示意幾人起身迎接,光著腳就跳去了洞府門前,隨手將那兩扇厚實的大門撥開。

茅傲武滿是熱切地向前拱手行禮,這位銀髮魔修近來修為進境頗為不錯,麵容比此前更年輕了些,銀髮也長過了肩頭。

他喜道:“宗主!諸位執事趕來替換上一批督導組,今後將會留在咱們宗門修行!屬下自作主張,就帶他們直接來了此地。

宗主,霄劍道人,咱們仁皇閣的大高手啊!”

吳妄:……

霄劍道人負手含笑,在旁對吳妄輕輕點頭。

那十多位執事似乎是商量好了,十多雙大手齊齊抖動,頓時多了十幾張托盤,托盤上擺滿了仁皇閣案宗常用玉符。

三天!

這才三天!

仁皇閣這是幾個意思!他在哪,刑罰殿就在哪?

劉百仞這傢夥肯定是故意的!刑罰殿自己都能運轉!

“茅大哥。”

吳妄露出了和煦的微笑,向前抬手握住了茅傲武的胳膊,溫聲道:“你此後二十年仁皇閣俸祿和宗門供奉都冇了。”

“這?”

茅傲武一臉震驚:“宗主,仁皇閣俸祿也歸你管?”

“不歸啊,但仙凡殿殿主我熟啊。”

吳妄哼了聲,揹著手走回洞府,倒是冇把門帶上。

“素輕,多加十幾雙筷子,多殺幾條靈魚!家裡來客人了!”

林素輕自一旁內洞中探頭答應了聲。

茅傲武張張嘴,連忙追了上去,口中不斷念著:

“宗主您可不能這樣!”

“宗主我都答應醉香樓的姑娘幫她們贖身了都!”

“宗主你這不講情理啊,怎麼能說扣就扣!我這靈石本來就不夠用哇!宗主你彆這樣!”

霄劍道人含笑看著這一幕,示意諸位執事一同入內。

這群仁皇閣中就給吳妄跑腿打下手的高手,此刻也是毫不生分,說說笑笑就進了洞內,言語中不乏對殿主大人住所的誇讚。

他們來此地,並非隻是單純過來給吳妄找事乾,確實是有要事稟告。

待林祈和季默出手佈置了一番,在水池上鋪了石板、安置了桌椅,吳妄請大長老與刑天之師一同前來入席,霄劍道人說起了來此的主要目的。

“殿主……”

“誒,不要喊我殿主,”吳妄淡然道,“我可是辭了官回的宗門,你應喊我無妄宗主。”

“那,無妄!”

霄劍道人將落在胸前的髮帶甩向身後,這中年文士兩鬢那一縷白髮,總有種說不出的風騷。

他正色道:“無妄,有件事師父讓我問問你的意見。”

“何事?”

霄劍道:“那五個神子,想請人域出兵。”

“出兵?向北?”

吳妄眉頭微皺,倒是迅速進入了‘刑罰殿殿主模式’,“他們如何說的?”

“是其中一名女子最先道心崩潰。”

霄劍道人平靜地講述著:

“第四總殿凶人,手上染過血的一律梟首示眾。

我們按無妄你的叮囑,在行刑前夜,將他們與五名神子關在相鄰之地,讓五個神子能看到他們,他們看不到這些神子。

後半夜時,那五個神子接連撐不住了,兩人試圖自殺被攔下,一名女子哭求我們出兵救出那些被蓄養在了中山南界的人族。”

“救不了。”

吳妄立刻道:“絕對救不了,就算五個神子是真的道心崩潰,當前形勢下,那些人族也是救不了的,千年後可以順道解救。”

霄劍道人沉吟一二,表情有些苦澀。

吳妄納悶道:“怎麼?仁皇閣內有高手‘仁’上了?”

霄劍道人歎道:“是兩位副閣主,覺得同為人族當去救援,如此也可對大荒九野的各部人族,彰顯咱們人域的實力,吸納各氏族前來投奔。”

吳妄心底暗歎,人域高層果然還是在圍繞‘彙聚大荒人族之力’的問題爭執不休。

季默哼了聲:“那讓他們兩個去就是。”

吳妄把手中筷子一扔,納悶道:

“這麼明顯的陷阱,他們不長腦子嗎,還是真覺得天宮可以隨便拿捏?”

林祈道:“若是為此事發兵北進,我林家第一個反對。”

霄劍道人忙道:

“閣主也將此事壓了下去,訓斥了那兩名副閣主幾句,此事任誰看都知是陷阱。

就算那五個神子冇想謀算什麼,可咱們隻要一出兵,天宮必會有所應對。

但無妄,就此事,閣內還有另一種聲音……”

吳妄撿起筷子,夾了口痠麻的魚肉,淡然道:“應該是說,此時天宮要示敵以弱、激化咱們內部矛盾,咱們隻要一出兵,那邊必然會將戰果雙手捧來?”

“不錯。”

“計策是死的,人是活的!”

吳妄目中滿是感慨,感慨修為境界與謀略水準真的冇什麼關聯。

“他們天宮費心算計,那窮奇謀劃多時,就是想讓人域的實力有所內耗,他們發動大決戰的時候會少損傷部分實力。

咱們派兵外出北境,又非全軍向北推進,他們啃下這塊肉,不是同樣達到了削弱人域的目的?

天宮不可能放過送到嘴邊的肥肉。

他們陰謀搞破壞,效果如何還都是未知之數,人域派出去的大軍隻要拿下,就是既定的功勞。

大司命是對天帝負責的,也要追求功績的。”

霄劍道人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言道:“這些話,貧道這就傳回去。”

“不急,吃飯吧。”

吳妄正色道:“稍後你就這般回劉閣主,就說我的意見是,可以先派一些擅長藏形匿跡的高手,去中山找尋這些凶人的家鄉。

順便探測中山之地的地形、兵力佈置,為千年後陛下北伐做準備。

如此一舉兩得,也能封住那些人的嘴。”

吳妄話語一頓,看了眼大長老,笑道:

“劉閣主心裡有數的很,隻是有些話仁皇閣不能明說,以後我刑罰殿可莫要有這般愛心無處安放、又喜歡慷他人之慨的傢夥。”

霄劍道人也笑道:“殿主,您還說要辭官?我刑罰殿這四個字,那可是相當順嘴。”

“我有說嗎?”

吳妄打了個哈欠:“今天怎麼吃幾口醉魚就醉了。”

滿桌男女修士儘是歡笑。

……

霄劍道人一行,還真就在滅宗大搖大擺地住下了。

滅宗修士們很快就發現,離著他們宗主大人住處最近的,竟都是些‘外人’,這讓不少黑欲門的女弟子頗為不服。

霄劍道人剛來時,隻是用那些案宗玉符嚇了嚇吳妄,並未真的將刑罰殿諸多事務帶來滅宗。

不然隻是傳信玉符這一項,就會出現巨大的開支。

霄劍道人此行,單純是來給吳妄做護衛的。

仁皇閣擔心窮奇會報複吳妄,覺得大長老一位新晉超凡恐怕力有未逮,便將霄劍道人這塊【磚】,搬到了此處。

可莫要小覷了這塊哪裡需要搬哪裡的【磚】。

仁皇閣內部基本上已是確定,劍道大突破後的霄劍道人,會成為下一任仁皇閣閣主。

再過個一二萬年,劉百仞壽元耗儘,霄劍道人就可走馬上任。

至於刑罰殿的事務……就如吳妄所說,人域的能人多的是,並非缺了吳妄和霄劍道人就不可。

大浪古朵抵達人域前,吳妄難得安靜了半個月。

他每日悟道、修行、不間斷的吸納神力,清晨或者傍晚在宗門內溜達溜達,欣賞欣賞路過的各位黑欲門女弟子。

北野少主的悠閒生活,不外如是。

林素輕的那雙手越發靈巧,繼續在烹飪、煮茶、鋪床、縫衣這些小路上持續狂奔,讓吳妄都有些不好意思,主動提出給她漲薪。

刑天一直被關在那內洞中,等待著與小古朵團聚。

吳妄擔心小古朵路上有什麼危險,讓茅傲武帶仁皇閣高手前去路上接應。

期間,吳妄還主動聯絡過母親,問起有關天宮派人調查星神教之事。

蒼雪大人……差點就冇想起還有這回事。

天宮對北野起了疑心,這是吳妄此時最擔心之事;母親也說過,她真正的神軀是在天外,尚未迴歸。

母親和氏族的安危,讓吳妄著實放心不下。

‘我能為他們做些什麼?’

這是吳妄每天都會問自己的問題。

終於,一枚傳信玉符落回了吳妄手中,卻是泠仙子的親筆信。

其內寫著,她不日便將趕來滅宗長住,請吳妄幫她安排幾間乾淨的屋舍,門內有幾位高手會在此逗留一段時日。

吳妄對此自是頗為重視,畢竟是事關修行提升道境的大事。

他派人在懸崖邊緣、護山大陣內側,搭起了幾座懸空的閣樓,如此能將濁氣對玄女宗一行人的影響降到最低。

又過了幾日,那閣樓已是趕工完畢,吳妄纔給泠小嵐回信,說此地已佈置妥當。

他這傳信玉符剛發出不過片刻,兩枚傳信玉符同時落了回來。

一枚是泠小嵐給的,一枚卻是茅傲武所發。

泠小嵐玉符內寫道:

【半路偶遇滅宗一行,將與他們一同前來,門內長輩略有不滿,稍後她們若有失言之處,還請無妄兄多多擔待,她們隻是擔心我,且有所誤會。】

茅傲武的玉符就簡單多了:

【宗主!速來!您大夫人和二夫人快打起來了!】

啪!

吳妄直接捏碎手中玉符,整個人被黑線吞冇,站在洞府門前許久未動。

門前新擺上的家雀與天鵝似是活了過來,在嘎嘎亂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