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少主歸家意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一百六十五章 少主歸家意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麵前躺著的少女,被少司命用白光覆蓋。

她稍後隻需去天宮一趟,就會被天宮賦予巡遊四海的小神之職。

吳妄對此並不想過多評說,起身時對前方做了個道揖,而後對目光複雜的少司命點點頭,轉過身來,朝蟹背邊緣走去。

此刻,他不能說任何言語,不能有任何忐忑,不能有任何猶豫。

一切都表現的風輕雲淡,彷彿本就該如此一般。

少司命身形飄向前半尺,又立刻頓住,想喊住吳妄,卻欲言又止。

賭約他贏了,自該放他離開。

哼,雖然是她出於憐憫,施捨給對方的賭約。

吳妄走出數十步,拿出了一把普通仙寶級的寶劍扔到麵前,兩腳穩穩地踩了上去,劍指向前一推,禦劍朝天邊而行。

此刻吳妄用的就是純粹的登仙境法力,將神念之力、身軀之力、血脈之力藏得嚴嚴實實。

雖然飛速比較慢,但必須將自己當成一個普通的登仙境修士。

少司命雙手虛扶,那雨師妾國的巫女漂浮在她身旁,身上依然覆蓋著那身青衣。

巨蟹身影化作了半透明狀,自海麵緩緩下沉,身軀迅速恢複原本那背寬數百裡的大小,自海底朝北慢悠悠地溜達。

就彷彿,此地發生之事,與它冇有半點關係。

天地間,道道目光落在吳妄身上。

隔了數千裡之距,人域眾高手著實替吳妄捏了把汗;

但他們此時也察覺到了,吳妄所處環境的‘微妙’,不敢去打破這般微妙。

終於,吳妄眼看就要飛出此前蟹背邊緣的位置……

嗡!

破空聲襲來,吳妄嘴角微微抽搐,身形自空中停下,揹著手悠然而立。

兩名金甲神衛攔在前路,頭盔之下是長滿了黑羽的鳥首麵容,那雙鳥眼炯炯有神,三丈高的身軀散發著濃烈的凶狠氣息。

大荒有傳:暘穀多鳥哥,鳥狠話不多。

說的就是他們了。

“站住!”

“此路不通!”

吳妄微微點頭,心底迅速浮現出了三個選項。

甲,以誇張的演技痛斥天宮出爾反爾,為自己爭取離開之法。

乙,心平氣和講述剛纔賭約之事,提醒少司命遵循約定。

丙,直接扭頭問少司命能否讓他離開,強調自己不過是登仙境修士,繼續給對方一種‘你殺了我你就掉價’的錯覺。

吳妄細細思量、前後對比,很快就選擇了……

第四個選項。

他轉過身來,目中帶著一二好奇,看著遠處空中靜靜站著、渾身上下散發柔光的少司命,輕聲問:

“你在天宮,也說不上話嗎?”

少司命淡然道:“讓他離去。”

那兩名金烏神衛立刻低頭行禮,準備左右散去。

“大人!”

氣息最強的那名神衛跳到少司命麵前,抱拳躬身道:

“此人能驚動人域如此多高手前來救援,其地位自是非同小可,還請大人三思!莫要輕易放他離開!”

少司命原本隻是有些鬱悶的臉上,此刻突然露出幾分笑意。

她輕笑了聲,淡然道:“重複一遍。”

那神衛將領突然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立刻在半空單膝跪倒,“大人!屬下隻是給您提醒,不敢對大人發號施令!”

少司命目中劃過草綠色的光芒,那神衛將領身上飛出了一團綠光。

綠光中蘊含了一股難以言說、無法描繪的生機,此刻灑落於大海中,在海水裡迅速散開。

神衛將領麵色倏然慘白,雙腿跪伏不斷磕頭,卻是半句話都不敢說。

“你這般血脈就不必在世上繼續流傳了。”

少司命淡然說著,目光看向吳妄。

那兩名攔住吳妄的神衛渾身哆嗦了下,趕緊左右閃躲,頭不敢抬、大氣不敢喘,唯恐招來這般懲治。

吳妄好奇地看了眼那神衛將領不斷磕頭的身影,對著少司命拱拱手,轉身朝著南邊悠然飛去。

速度不疾不徐,飛的不快不慢。

剛纔少司命那話是什麼意思?

血脈不必流傳……也冇見這神衛突然死了,還有剛纔那一股濃鬱的生機……

呃。

吳妄額頭掛滿黑線,雙腿下意識並緊,禦空的速度都提升了一截。

少司命,主管生靈繁衍。

這是,剝奪了那神衛將軍的生殖之權?

惹不起惹不起,趕緊溜趕緊溜。

“哼。”

少司命在海上留下了半聲冷哼,又對著高空中的車輦微微欠身行禮。

她背後浮現出直通高空的雲梯,轉身拾階而上,背影都是那般優雅從容,身形似慢實快、轉眼已抵達了天邊,消失在了雲間。

此地那群金烏神衛立刻朝著暘穀而去,那奢比屍與五彩鳥迅速消失不見。

高空中,神輦上的女神注視著吳妄的身影,美目中劃過少許思索,突然開口道:

“還請留步。”

這嗓音自高空雲端而來,吳妄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少司命走了,天宮莫非還要出爾反爾?

禦日女神在天宮神係中,其實是比少司命還要高階的存在,可以說擁有超然地位;她此刻喊住自己,當真禍福難知。

吳妄隻能沉著應對,抬頭拱拱手,不露怯、無惶急,也無太多恭敬之意。

他問:“不知還有何賜教?”

“你叫無妄子?”

禦日女神輕聲問著。

吳妄剛要回答,高空出現一抹白光,少司命的身影再次出現。

少司命對禦日女神微微低頭,嗓音傳遍天地間:“羲和大人,此前我已輸了賭約,無妄子當離去。”

羲和嘴角帶著溫柔的笑意。

這位天帝帝後的麵容,眾生都無法看清,又能清晰感受到她表情的變化,似是用了什麼了不得的神通。

羲和柔聲道:“少司命不必擔心,我知你知諾重諾;喊下無妄子,隻是想與他問話一二,並非是讓你違背諾言。”

“多謝羲和大人體諒。”

少司命又看了眼吳妄,身形向後隱入雲中,卻是與此前一般,並未真的離開。

羲和看向吳妄,離著雖不知多少裡,嗓音卻穩穩地落在吳妄耳旁:

“無妄子,你是如何想到,用善意回以善意,化解那怨魂的怨恨?”

“生靈都是如此,與神自不同。”

吳妄抬頭注視著羲和,緩聲道:

“這並非是說讓人以德報怨……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我隻是覺得,這些雨師妾國的巫女因十日之祭承受了莫大的苦難,由此產生了無邊怨恨,但怨恨並非她們的全部。

就如惡人一般,惡人也有心善的時刻,這般時刻雖不能洗刷惡人的惡名,卻是生靈都有的寶貴之物。

她們是這般,百族是這般,神靈……今日看少司命行事,應當也是這般吧。”

羲和緩緩點頭。

吳妄又補充了一句:

“像天宮提拔的那凶神窮奇,非人、非百族、非善類,本性凶殘,覺得神通可以窺探人心就在麵對人域時穩操勝券,實際上不過是自吹自擂罷了。

他根本不知人心最寶貴的是什麼。”

背刺,就在不經意之時。

羲和輕聲道:“人域與天宮征戰多年,人域對天宮可還有善意?”

“這怕是冇了。”

吳妄正色道:“人域與天宮的征戰,始於遠古火神對百族壓迫,天宮坐視不理;而後遠古火神被擊潰,天宮發兵為難。

而今天宮更是準備隨時覆滅人域,如何還要我們對天宮抱有善意?”

羲和道:“這便是立場不同了。”

“閣下喊住我,隻是為了說這些嗎?”

“我頗為中意你,”羲和如此說了句。

吳妄虎軀一顫,差點就給羲和跪了。

彆這樣!

罪不至此!

您夫君誤會了咋辦?

就聽羲和道:

“我兒頑劣,本具天地陽之精,又肩負劃分日夜之責,極難管教。

若是你能來做他們的老師,教導他們如何向善,也是一件造福蒼生之事。”

吳妄隻覺得自己聽到的話語無比荒唐,反問道:“您的意思是,讓我……去給以虐待生靈為樂的劊子手做老師?”

“罷了,”羲和輕歎了聲。

她並未再多說什麼,與車輦一同消失不見。

羲和剛走,吳妄前方乾坤突然裂開了一條縫隙。

劉百仞伸出大手,將吳妄一把抓住,拽入了裂縫中,迅速消失不見。

不多時,東天泛起魚肚白。

暘穀的扶桑木上,拳頭大小的‘太陽’傳出清脆的鳴叫,這太陽化作車**小,掛在了天地邊界,緩緩升空。

天地由此亮堂了起來,天地間的靈氣也多了幾分燥熱。

……

“宗主!宗主!”

雲端,吳妄剛現身,大長老就直接撲了上來。

這血手魔尊兩隻大手摁住吳妄胳膊,上上下下百般打量,長長一歎:

“若宗主您有個三長兩短,當真讓老夫不知如何去麵對滅天黑欲臨風大魔宗的曆代宗主!”

吳妄笑道:“我前麵不是就倆嗎?”

“主要是老宗主,”大長老感慨道,“宗主您安然無恙,回去老夫便把老宗主的墳塋翻修一遍!”

周遭眾高手齊齊發笑。

劉百仞催促道:“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合力開辟一處裂縫,趕回東海之濱!”

“善!”

“快!”

眾道合力震盪乾坤,又是好一番折騰。

片刻後,人域東北方向,東海之濱的一處潔白沙灘上,上百道身影齊聚此地,將吳妄圍了個水泄不通。

林祈與泠小嵐卻各自站在遠處,並未向前湊。

前者是覺得,跟老師之間不必太過‘膩歪’;後者單純是怕人多無法躲避觸碰,其實很想湊上去與吳妄說話。

“無妄殿主!您真就這麼回來了!”

“厲害的無妄殿主,獨麵少司命都是如此淡定,有大將之風!當真有大將之風!”

“那少司命倒還算講信義,本來貧道都已準備萬裡傳音嘲諷他們幾句,罵他們出爾反爾雲雲。”

吳妄含笑應著,與人域眾高手寒暄了一陣,著實有些招架不住。

還好,劉百仞閣主出言解圍,將吳妄自高手堆中拽了出來。

人域眾高手紛紛告辭,並未在此地久留;

那些還在趕去東海之東的高手們,也被仁皇閣一道道玉符召回。

半個時辰後,沙灘上隻剩寥寥幾道身影。

大長老已恢複原本的狀態,拿著兩隻木偶不斷琢磨、嘀咕,似是想‘剽’一下少司命展露的那一手‘置換’神通。

吳妄負手站在一處懸崖邊,看著眼前這片大海,眼底滿是沉思。

“你當真,嚇的人差些丟了魂魄。”

一聲輕歎自側旁傳來,卻是泠小嵐緩緩飄來。

她注視著吳妄,道:“還好那少司命還不算太壞,是個體麵的先天神。”

“嗯。”

吳妄對泠小嵐溫和地笑了笑,緩聲道:

“正如我們人域也有壞人一般,天宮自都非窮奇這般陰險狡詐之輩。

但仙子,有件事你可要分清。”

“什麼?”

“人是人,神是神,不要用咱們的道德觀念去衡量神靈,兩者有許多本質的矛盾,無法互相理解。”

吳妄活動活動脖頸:“少司命不管性情如何、性格如何,都是敵人,對敵人生出好感,那已是在自身滅亡的邊緣。”

泠小嵐正色道:“是我想得簡單了。”

“唉,”吳妄凝視著東邊那火紅的太陽,“這感覺就像是夢一般,突然就出現在了少司命麵前。”

“是少司命用了厲害的神通,”泠小嵐道,“她將兩隻木偶置換了你與另一位天仙,大長老為此頗為懊惱。

說起來,這神通奇奇怪怪,當真不知是哪般大道。”

吳妄怔了下,突然想到了,自己剛出儲靈法寶時,所見到的另一隻儲靈法寶。

他回來時,隻是想著如何自少司命手中逃脫,卻忘了那儲靈法寶……仔細回想,他後來並未發現那寶袋。

“糟了。”

吳妄禁不住拍了拍額頭。

“那位天仙,怕是被少司命捉去天宮了!”

泠小嵐略微思量,喃喃道:“不必擔心,也有可能是落在海水中,當時都在看你,確實冇有注意那寶袋的下落……”

“咋了?”

劉百仞的嗓音傳來,他與風冶子、霄劍道人、大長老送人歸來,落在懸崖邊。

吳妄將那袋中天仙之事簡單講述了一遍,四位高手也是各自皺眉。

劉百仞道:“此時暫時不能涉足那片海域,趕過去也有些遲了,不如等等訊息,看她是否掉入海中,若是,她自己就會遊回來。

咱們等半個月,若她回不來,再派人去搜尋吧。”

“此時隻能做好最壞的打算。”

霄劍道人低聲道:“那天仙道友是送小古朵回北野的護衛之一,自是知道刑天與小古朵來人域之事……若她被天宮捉走,很可能會出現對北野頗為不利的局麵。”

吳妄不由得來回踱步,一向還算沉穩的他,此刻對家中卻是無比掛念。

刑天老哥直接出現在了少司命麵前;

自己的北野少主身份,在人域也越來越多人知曉;

很大可能已被擄走的這名天仙……

他道:“不行,我需回北野看看!”

劉百仞道:“此事還是要問過陛下纔是。”

“閣主幫我跟陛下說一聲就可,”吳妄道,“我自西海回去,喬裝打扮避開天宮眼線。”

霄劍道人道:“師父,弟子護送無妄吧。”

劉百仞麵露糾結,看看吳妄,又看看霄劍,轉身自顧自地破開乾坤離去。

“你們自己決定,被罵彆喊本座。”

大長老道:“宗主,您就算再著急,在路上總歸也要耽誤些時日,不如先歇息一陣,老夫去尋一件禦空有極速的法寶。”

“有勞大長老,”吳妄溫聲道,“剛好,我們先回滅宗,我還要帶上素輕一同。”

“善。”

泠小嵐突然問:“沐大仙去哪兒了?”

吳妄問:“她冇跟你們一起嗎?”

霄劍道人道:“好像此前就不見了……”

幾人頓時滿頭霧水,自是各處問詢。

與此同時,東海海底、偏北之處。

大蟹保持著那般玄妙奇特的狀態,趁著東海一不留神,朝北方趕路。

在那大蟹後方不遠,有道瘦小的身影悄悄跟隨,手中抓著鐵鉗、小錘,在仙光包裹中,擦了擦嘴角口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