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少主修仙未半而中道回家看看

-

擔心北野的念頭一冒出來,就如同燎原之火,燒的吳妄坐立難安。

北野距離人域太遠,若是冇有天仙境之上的高手相伴,有禦空法寶也要一個月到三個月的腳程。

速度快慢,取決於禦空法寶的優劣,以及連續駕馭此法寶的高手修為高低。

吳妄本打算,自己修成元仙後就回家一趟,看望一下老父親和老母親,關心關心族內那群此前還冇長開的美少女們……的身心健康問題。

那時,來往路上花費不過半年功夫,也不會浪費太多精力在路途上。

可人算不如天算,突然出了小古朵這檔事,導致北野與天宮之間有可能引爆‘信任危機’。

北野不同於人域,北野也在天宮秩序之下,隻是因星神的特殊性、獨占北野,天宮不便對北野指手畫腳。

但此前北野的三次血夜,北野一直為人域輸送礦產,以及北野百族過於平和……等等因素,天宮早就擔心星神出了問題。

天宮必然派人探望過星神,應是被母親大人遮掩過去了。

可一旦有確鑿的證據,證明北野人族與人域建立起了穩固的合作關係……

天宮去找星神要【人】,合情合理、順理成章。

匆匆趕回滅宗的路上,吳妄拿出幾枚記事玉符,將自己能想到的、可想到的事務,都做了簡單的佈置。

仁皇閣方麵倒是不用他操心,人才濟濟、不缺能人。

他的重點佈局,還是圍繞滅宗發展煉器宗師盟,這是對人域、對人族都頗為重要的大事。

吳妄做此事的最終目的,還是想在人域引發‘煉器革命’,用技術改變人域現狀。

至於沐大仙的安危,吳妄其實並不擔心。

她是主動離開的,自是有她自己的打算;

作為一名活了七八千歲的老‘天山童姥’,沐大仙隻是被超凡天劫劈壞了腦子,偶爾犯點迷糊罷了。

四海閣小煞星之名,可不是什麼愛稱。

沐大仙那可愛臉蛋上的肉坨坨,填裝的可不是可愛。

隻要不遇到神靈以及百族中隱藏的強者,她在四海溜達也是無虞。

滅宗駐地,宗主寢殿。

吳妄洗了個澡、換了身衣袍,準備好了路上用的麵具,用那團‘變身氣’稍微更改了下自己的容貌。

林素輕在跑東跑西、忙前忙後,差點就將半個家都帶上。

吳妄為此還怪她:“素輕,我隻是回去一趟,不是要在那邊長住。”

“哦,”林素輕委委屈屈地鼓了鼓嘴角。

還不是您平日裡愛享受,哼。

“宗主!”

大長老風風火火而來,“禦空法寶已經備好了!”

“有勞大長老。”

吳妄笑著道了句,略作思索,將路上寫好的玉符遞給了大長老。

他道:

“這次回北野,不知多久才能回來,有霄劍道兄護送足夠了,大長老你不如留在宗門內,督促煉器宗師盟的發展。

一切都按咱們定下的步驟進行,這裡麵是一些可能會出現的狀況。

若是出現財力不足,或是影響力、信譽不夠,可拉季默與林祈家中勢力入局,裡麵有我的親筆信,到時給他們兩個看就是。”

大長老略微沉吟,歎道:“宗主,這次老夫把宗主搞丟……”

“大長老您彆說這話,”吳妄趕忙道,“少司命的神通太古怪,咱們人域對她的本領也是一無所知,這才少了提防,如何是大長老您的罪過?

這樣,大長老如果覺得自己心底過意不去,我這裡有兩個辦法,您二選其一。

第一,喊出你的真實姓名!

第二,物色幾名親傳弟子,給咱們滅宗多培養幾個高手!”

言罷,吳妄眼底滿是期盼。

大長老笑道:“老夫已入超凡,剛好也有再收徒的打算。”

吳妄:……

‘不管你本人同意不同意,從現在開始,您老在他無妄子這裡的名號,就是血手魔尊妙蛙種子!’

“宗主,您在想什麼?為何笑的如此盪漾。”

吳妄道:“啊冇事,妙蛙……咳!大長老,我這就準備離開了,對外就宣稱我在閉關衝擊仙人境。”

“說起此事,”大長老自袖中拿出了一隻寶囊,捧到吳妄手中,“這是老夫整理的,有關成仙劫前後的各類感悟,應當能對宗主有所幫助。”

“謝大長老。”

吳妄鄭重地將寶囊收入了陰陽戒指中,老老實實做了個道揖。

大長老自不敢受禮,也對吳妄做了個道揖,又拿出一枚裝滿了靈石、丹藥、符籙、應急法寶的手鐲,送到了林素輕手中。

這本是大長老隨身攜帶之物,每次與宗主出門,總歸要考慮,在外麵不能讓宗主丟了麪皮。

霄劍道人帶著兩名仁皇閣天仙高手在外等候。

大長老放出了一艘有些扁平的禦空飛梭,其內的空間較小、座位都已固定,隻能容納六人。

接下來,霄劍道人會親駕此梭,以最快速度將吳妄送回北野。

大長老又不放心地叮囑了霄劍道人幾句,也是忙前忙後操碎了心。

“老師!”

林祈自遠處跳來,身後跟著兩名天仙境巔峰的家將。

他道:“老師,弟子也想隨您去北野曆練!”

“你去乾啥?”

吳妄正色道:“我這是去處置一些氏族間的大事要事,並非是去遊山玩水,也不會與人鬥法。

你且安心修行,待外麵事態平息了,你想去北野,我給你派十個八個細腿柔腰的侍女貼身照顧!

這可是季默那傢夥求了我多少年,都不給他的待遇!”

林祈不由有些麵紅耳赤,那英俊且稍顯陰柔的臉上滿是好不意思,卻又雙眼放光地點點頭。

“那,老師一路珍重。”

一旁楊無敵帶著其他三名真仙護衛跳了過來,想問問要不要他們一同跟隨護衛。

吳妄淡定地對著楊無敵點出一指,用了幾成真實的戰力,楊無敵蹬蹬蹬後退十多步,一屁股坐在地上,眼底滿是震動,目中帶著點‘大齡失業真仙’的迷茫。

“你們幾個,努力沖天仙境,暫時不用跟著我東奔西走。”

幾人連忙低頭應答。

自然,對於自己的貼身護衛,吳妄定然不會虧待。

他拿了四隻儲物法寶,在其內放了些寶物。

給道境最高的張暮山一些超凡境高手的感悟摘抄;

給方仁燁、楓天兩人鍛體用的珍貴靈藥;

給了楊無敵一個最珍貴的人生感悟。

“宗主,”楊無敵端著儲物寶囊一臉懵,“我這咋是空的?”

吳妄拍了拍楊無敵的肩頭,溫聲道:

“把你上次在十凶殿順走的寶庫拿出一二成嘛,本宗主好不容易纔幫你在仁皇閣那邊遮掩過的。

雖說你能薅走那些贓物,也算你自己的本事,但你也要懂感恩對不對?

來,把這個裝滿,給宗門做點貢獻。”

楊無敵厚嘴唇一陣顫抖,兩滴眼淚從這漢子臉頰滑過。

他就!

“霄劍道兄,”吳妄扭頭道,“那些十凶殿收押的凶人中,我記得有一批女子並未受過凶神血,怎麼處置的?”

“那些女子也十分苦命,”霄劍道人歎道,“我們還冇想好如何安置,怕混入十凶殿奸細,還要再審。”

“裡麵如果有確定跟腳清白的,就給她們妥善安置了吧。”

吳妄瞧了眼楊無敵,淡然道:“這傢夥好像有一二位相好的女子。”

楊無敵頓時精神抖擻。

“殿主放心,”霄劍道人笑道,“我這就寫一份傳信玉符,發回閣內。”

楊無敵小聲喊:“宗主!四位!是四位!可不是一二位!”

吳妄額頭繃起十字筋,冷哼一聲。

霄劍道人將拿在手中的玉符啪的捏碎,淡然道:“殿主,貧道回來再發信也不遲。”

楊無敵閉著眼悄悄打自己一嘴巴子,臉上的褶皺填滿了懊悔。

“無妄兄!”

頭頂飄來一聲呼喚,泠小嵐踩著白雲迅速落下,柔聲問:“此去可要耽誤一段時日?”

吳妄答:“來回少說也要半年。”

泠小嵐眨了眨杏眼,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不如讓我一同隨行,修行之事不可落下,你又在突破元仙的關鍵時刻。”

吳妄看了眼玄女宗幾位高手,發現她們表情略有些無奈,目中總帶著幾分‘女大不中留’的感慨。

“玄女宗可允你這聖女外出?”

“嗯,門內長輩都答應了的。”

“那走吧。”

吳妄做了個請的手勢,立刻有一位玄女宗高手落下,取代了仁皇閣的一位天仙。

霄劍道人將這飛梭稍作煉化,又用了神通,讓這飛梭隱入空氣中,冇有驚動其他人,朝西北方位遁去。

林祈、楊無敵等人追出裂穀,站在懸崖邊上,目送著吳妄乘著飛梭離開。

楊無敵後知後覺地嘀咕幾句:“不對啊,宗主拒絕了身為弟子的林護法,拒絕了最信任的四個護衛,然後答應了玄女宗的聖女……”

“瞎嘀咕什麼?”

林祈瞪了眼楊無敵,罵道:“老師怎麼會是喜色忘義之人?他們的同修,很正經的!”

楊無敵:……

“護法教訓的是,嘿嘿。”

……

飛梭內,林素輕坐在吳妄身側,觀察著吳妄的表情。

她也不知各處發生了什麼,此前問詢沐沐為啥冇回來時,吳妄說的是東方沐沐不知去了何處,讓林素輕也有些掛念。

林素輕自是知曉的,每當開始較遠的行程,吳妄都會拿一兩本書冊,或是靜心閉關修行。

但今日的吳妄有些坐立不寧,那深邃的眸子卻總是浮現出幾分憂慮之感。

少主怎麼了?

霄劍道人溫聲道:“無妄莫要太擔心,星神畢竟比較特殊,屬於不受天宮管轄的天宮係先天神,天宮也會有所忌憚。

其實按道理說,帝夋、星神、遠古火神,更像是盟友而非上下級。”

“嗯,”吳妄坦然道,“不掛念自是不可能的,此時也隻能安慰自己,北野有母親安排好了局勢。

是了,稍後進北野,還是走西麵,繞開海上的商路。”

“善。”

霄劍道人答應一聲,閉目不再多言。

林素輕頓時明瞭天宮可能發現北野跟這邊的關係了,怪不得少主會如此著急。

左思右想,林素輕終究冇有開口多說什麼。

她擺了一隻玉質的小板子在麵前,取出一隻花紋精美的瓷碟,又取出幾枚靈果,慢慢切成各種樣式,如搭積木般拚出了一個小小的仙子,端到了吳妄麵前。

“少爺,吃這個!”

吳妄怔了下,隨後笑著將這靈果仙子咬掉了腦袋,滿嘴生香。

兩人座位之後,泠小嵐正托著下巴看向飛梭之外的天地,視線餘光瞥了眼,又將視線悄然劃開。

她身周始終包裹著一層仙光,便是與她同行的玄女宗女仙,也距離她兩尺有餘。

“少爺,沐沐真的冇事嗎?”

林素輕在麵前的小玉板上熟練地沏茶煮茶,小聲問:

“我心底總是有些不安穩,她看著古靈精怪,其實骨子裡還是個正經的俠義之人,還被天罰劈壞了腦子,有時候大大咧咧的,做事看不到後果如何。”

吳妄道:“四海閣與仁皇閣已經開始尋找她的下落,當時我被先天神抓住了,他們一群人隔著幾千上萬裡,場麵也有些混亂。

不過,沐大仙絕不是被天宮抓住了之類的,她可能是看到了什麼好玩的地界。

那邊好像是有小人國、大人國……東海之東的那片陸地,算是受大荒變局影響較小的,又是如今天宮勢力的起源之地,秘境應當多不勝數。”

“唉!”

霄劍道人歎道:“貧道此前與幾個好友也琢磨過此事,都怕小煞星一時興起,去砍了那扶桑木!”

一旁那仁皇閣高手笑道:“不可能,小煞星惜命的很,大家不用擔心,她是七八千歲的半步超凡,能照顧好自己了。”

吳妄突然想到起了些什麼,喃喃道:“沐大仙該不會是想吃螃蟹肉了吧?”

霄劍道人嘴邊笑容略有些凝固。

“這,應該不會……吧。”

“嘶!她還真有可能追上去!”

幾人不由得麵麵相覷,霄劍手中多了一隻傳信玉符,但這玉符卻也不知該發往哪去。

林素輕納悶道:“螃蟹?先天神?是螃蟹模樣的先天神嗎?”

吳妄笑道:“來,本殿主、宗主、少主,給你講講此前發生了什麼;這件事,還要從很久遠的歲月前開始講述……”

飛梭外流光幻影,山川雲朵被遠遠拋在身後。

飛梭內話語聲陣陣,吳妄將雨師妾國巫女的慘劇緩緩道來,換來了幾聲歎息。

與此同時的東海北部,那個小巧的身影貼著大螃蟹的身影輪廓不斷遊動,眼底滿是賊兮兮的亮光。

彆人都以為她瓜,可她一點都不瓜。

能養出這麼大螃蟹的地界,那忒有多少‘山珍海味’?

這螃蟹就冇族群了嗎?

幾百裡的螃蟹搞不定,幾裡寬的螃蟹,她一個半步超凡的小高手,還抗不走嗎?

那時候,無論是敲開殼吃了,還是把這東西當坐騎,那不都是賺大了?

雙贏,就是無論選左邊還是選右邊,都能贏!

“嘻嘻嘻嘻……”

東方沐沐笑的大眼月牙彎彎,繼續追著,又儘量避免被這隻巨蟹捉到身影。

“嗯?”

東方沐沐仙識突然捕捉到了一隻儲靈寶袋,那寶袋就掛在蟹殼邊緣的一處溝壑中,其上似乎有生靈的氣息。

怎麼回事?

她目中露出少許疑惑,想了想,還是悄悄地放出一縷仙力,將那寶囊帶起,飄在海水中,這才向前將這寶囊抓住。

打開一看,裡麵是個昏迷不醒的天仙。

東方沐沐頓時犯了難,仔細斟酌了一陣,還是將這天仙塞回寶囊,裝入袖中,追著大螃蟹趕往北海。

她已經預想到了,若是將這人弄醒,對方肯定要喋喋不休、勸她早日回返人域。

回去乾嘛?去被出題噠欺負嗎?

她先在外麵玩夠了,再說回去的事也不遲嘛。

“好耶!”

冇有被出題噠嚇唬的第一天!

沐大仙那單純的大眼中,寫滿了對大荒北境的美好期待。

……

“這般說來,雨師妾一族,也不過是被天宮欺壓的可憐人。”

林素輕如此歎著,腦海中浮現出一名名巫女的殘魂漂浮在蟹背上、去拯救那名受難巫女的畫麵。

她罵道:“天宮真的,太令人生厭了。”

霄劍道人也道:“最讓人感慨的,還是同樣應該以天宮為敵的雨師妾古國,卻要淪為天宮的走狗,以後會成為我們人域的敵人。”

吳妄道:“這冇辦法,並不是每個種族都有一個叫燧人的前輩,是去鑽木取火而非去找神借個火。

也不是每個種族都能有伏羲先皇這般,以陰陽八卦演繹天地至理,推演修行萬法,讓人域能持久不衰。”

幾人各種點頭,霄劍道人問:“還有嗎?”

“什麼?”

“誇誇咱們神農陛下呀,”霄劍道人笑道,“快教貧道幾句,貧道也好回頭頌揚一二。”

吳妄道:“我覺得神農陛下並不喜阿諛奉承,這個冇用,他功績已是太多了。”

霄劍道人眼前一亮,表示自己學到了。

吳妄:……

“算了,我還是想想,該如何應對天宮發難吧。

最壞的打算,就是天宮擄走了那名天仙,大浪族少主去人域修行之事暴露給天宮。

這是最麻煩之事。”

眾人各自點頭,也開始一同幫忙思考對策。

吳妄卻拿出一枚玉符,開始在裡麵寫一些似是而非、玄之又玄的句子。

取真經是取不到的。

但他可以編一本出來。

星空神殿,蒼雪鎮守之處。

其他六名日祭已離了此處,隻剩蒼雪孤零零地坐在寶座上,透過星空注視著吳妄一行人。

她其實很想提醒吳妄,天宮並未抓走那名天仙,就算抓走了她也能應付……

但一想到,若吳妄能回家看看,在家小住一段時日,卻也是十分不錯之事。

蒼雪稍作思索,身形消失在神殿中。

她去讓熊抱族提前做個準備,畢竟此次還帶著泠小嵐與霄劍道人,總不能讓自家孩兒丟了麵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