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歪 打 正 著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一百六十七章 歪 打 正 著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北野,好安靜。

自滅宗出發不過九天八夜,由霄劍道人催動法器,穿過大半人域、西海、大荒西北域,吳妄總算在一個月夜,看到了久違的北野之地。

扁平狀的飛梭如一隻大號的蝙蝠,悄無聲息鑽入北野西境的那片荒漠。

吳妄讓霄劍道人放慢行程,仔細感應北野邊緣之地的變化。

此時的安寧,彷彿有些不太真切。

西海上的波濤聲似乎還在耳旁,靈山十巫與西野諸小神的鬥法,波及到了西海大片區域;

他們路過時儘量走在高空,自是小心翼翼,避免被捲入西海之濱的亂戰,那裡有數十個大小不一的戰局,絕大部分區域都是在對峙。

遇到這般情形,吳妄自是要問一句,人域與靈山十巫為何不聯手。

霄劍道人給出的答案,卻讓吳妄有些錯愕。

‘靈山十巫其實原本也是天宮一脈的神靈,但不知發生了什麼,他們被貶出天宮,以巫自稱,是十個實力中流的神靈。’

感情,此時在西野打個不停的雙方,本就是一家。

這些訊息自是難以在百族流傳的典籍上看到,屬於人域在天宮中打探出的機密。

“北野這般地廣人稀嗎?”

飛梭中,玄女宗的天仙輕聲問著,“仙識掃過各處,僅能見草木充沛之地有些帳篷。”

“這裡是北野之西,是北野較為荒僻之地,再向內數千裡就會出現大片的帳篷了。”

吳妄笑了笑,解釋道:

“北野人口和各氏族的實力,其實都被壓製在了一箇中等的水準。

這裡冇有城鎮,就算是大氏族的王庭,大半也會依據水草變化而不斷遷徙,勢力和勢力範圍的界限也有些模糊。

我們熊抱族也是近些年才安頓下來,有了較為穩固的地盤和邊界。

不過,氏族隻要再向前發展一步,明顯超越了其它氏族,就會出現星神賜福。”

泠小嵐納悶道:“賜福?”

“不錯,賜福,”吳妄輕輕歎息,目光略有些複雜。

林素輕在旁開口,描述了熊抱族承接星神賜福的情形,幾位人域來的修士各自有些沉默。

吳妄道:“非人域之地,骨子裡都是一樣的,神並不允許百族脫離自己的控製。北野情況好些,其實也是因星神一直在沉睡。”

霄劍道人目中帶著幾分憂慮,卻並未多說什麼。

泠小嵐卻道:“西野女子國,東海雨師妾國,還有北野的星神賜福……百族為何不能聯合起來?”

“天宮如何會允?”

吳妄笑道:

“北野是星神設下枷鎖,不允許百族掙開這個枷鎖,規矩是定死的,還有可喘息之機。

北野之外、天宮統治最為嚴酷之地,隻需對百族進行分化,強者給予優待、強者必須為天宮所用,就能輕易讓這些強者,成為天宮統治百族的工具……”

“有凶獸。”

霄劍道人突然開口,目光如電地看向下方某處沙丘:“數萬年份的凶獸,氣息覆蓋此地數千裡之地,藏在地底一動不動!”

吳妄正色道:“某種意義上,棲息在地廣人稀之地的它們也是北野的屏障,北野邊界附近的凶獸就讓它們留下來吧。”

“善。”

霄劍道人讚歎道:

“隻是有些感慨,人域已多少年冇有萬年之上的凶獸了?邊境的凶獸潮,最多就是被催熟的數百年歲凶獸。”

吳妄笑道:“北野的獸核貿易,也是一筆大買賣。”

說話間,飛梭之下飛過一群黑影,卻是數十隻翼展數丈的凶禽展翅飛過。

眾人不由得將仙識散開,仔細觀察各處。

這片荒漠中藏了不少凶獸的痕跡,有時隻是隔了十多裡,就能見到兩隻種族的數千年壽歲凶獸。

如此走走看看、前行半夜,已是到了北野人口聚集的中部區域。

天還冇亮,已能聽見大地的轟鳴聲。

飛梭劃過的蔚藍天穹下,大批騎著疏獸的深目族族人,在圍獵一群孟榴獸,各處帶起了漫天煙塵。

霄劍道人感慨道:“天高地闊,何其壯觀,身處此地隻覺得道心都變得空曠舒暢了許多。”

林素輕笑道:“前輩,這裡還不算太熱鬨呢。”

“咱們避開前方那片山脈,”吳妄突然開口,“那裡是深目族日祭的居住之所,咱們不宜打擾。”

霄劍道人立刻調整飛梭方位。

許是近鄉情怯,又似是因心底擔憂掛念,吳妄道心越發不安寧了起來。

他嘗試著打坐靜心,讓林素輕在抵達熊抱族領地後喊醒自己,但閉上眼不過片刻,又睜開眼朝外麵看幾眼。

霄劍道人見狀,也將飛梭再次提速,不再多去看外圍風景。

過不知多久,飛梭突然停下。

吳妄隻聽林素輕在耳旁說著:“少主快看,是熊抱族的巨狼騎!”

“哪呢?”

吳妄立刻跳了起來,腦殼撞在飛梭頂都不覺失態。

下方的大地上,數千巨狼騎呼嘯,朝著西麵奔馳,其上還有數十隻珍貴的巨蝠盤旋。

在那巨狼騎最前方,有個雄壯的身影扛著一麵凶獸皮縫製的大旗,旗上寫了個大大的‘霸’字,頗為顯眼。

“哈哈哈哈!”

吳妄不知為何就笑出聲來,道一聲:“各位暫時不要現身,我去跟他們會合!是熊三將軍來接我了!”

言罷,吳妄衝出飛梭,背後張開星光雙翼,扯開身上的長袍,披上了雪白披風。

長嘯開路,狼群呼嘯不斷。

吳妄自空中飛馳而下,下方眾狼騎立刻變幻戰陣,朝左右迂迴包抄,在草原上圈出了一個直徑數裡的圓圈。

“少主!”

熊三將軍虎目泛紅,扯著嗓子吼了聲,震的雲霧崩散,嚇的鳥獸膽顫。

一時間,數千人齊齊高呼“少主”,草原各處吼聲不斷。

他們來路接連升起道道彩色的狼煙,一根根筆直的狼煙,就宛若回家的路標,為吳妄指引方向。

吳妄自空中跳下,還未來得及說話,就被熊三將軍撲過來抱住。

“少主你可回來了少主!想死老三我了!哈哈哈哈!快,快讓我看看,少主瘦了,瘦了瘦了!”

吳妄忙問:“熊三將軍,我爹可安好?”

“都好著呢,大家都擔心你,咱們這能有啥問題?”

熊三將軍歎道:

“少主您彆出去了,外麵哪有咱們家裡好!

快,咱們去找首領,首領剛好就在西麵邊界巡視,這裡還是彆家的地界,咱們進的有點深了!

少主,你車架也帶來了!”

嗷嗚

狼嚎聲自天邊傳來,六皮渾身雪白、一人多高的巨狼疾馳而來,其後車架上的皮子、軟墊、裝飾,此刻都煥新了些。

少頃,數千狼騎已調整好護衛陣勢,車架也已停在吳妄麵前。

抖一抖獸皮鬥篷,取出幼獸頭骨做就的麵具給自己戴上,吳妄抬手拍了拍車架的扶手,翻身跳到軟墊上。

身子一歪、雙手一搭、腳丫一翹,嘴角自發上揚,眼底滿是愜意。

“回營。”

巨狼呼嘯,風沙漫卷,狼上騎兵一時間嗷嗷亂叫。

與此同時,數百裡外的熊抱族首領大軍駐紮地,居中的大帳中。

“報首領!熊三將軍已接到少主!”

帳內一群老將齊聲歡呼,那幾名隨軍的祭祀老奶奶激動不已。

“淡定。”

熊悍淡定地坐在主位,這雄壯的漢子並未顯蒼老,方正的麵容上反而多了幾分睿智與成熟之感。

他示意傳令兵下去,緩聲道:

“他回來就回來,你們激動個什麼?他去做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了嗎?還是去做什麼拯救百族的貢獻了?

冇彆的事了嗎?都在這聚著?晚上舉辦晚宴再來。”

一名老祭祀用氣聲提醒道:“族長,倒了……”

“什麼倒了?”

熊悍眼一瞪:“怎麼?我兒子的地位,難道還在他老子我之上了?倒什麼了?”

“您的書卷拿倒了。”

熊悍:……

“這!”

“哈、咳,哈哈哈!”

一名老將冇忍住,大帳內很快響起了愉快地歡笑。

……

中界,天宮,那雲海之巔的宮殿中。

一名名膚色、瞳色各異的百族美貌女子,正在那散發著氤氳寶光的池邊安靜坐、躺。

在宮殿最深處,一襲白裙的少司命端著一麵鏡子,鏡內時不時劃過一道光芒,那光芒中承載了不知多少訊息,被她納入心底。

殿外有金色神光閃爍。

殿內數百女子無聲無息地飄去了兩側,虔誠地跪伏、趴伏,迎接著自外而來的大司命。

今日的大司命,表情略有些冷寒,連帶著大殿內似乎都變得有些壓抑。

他揹著手走到少司命麵前,隨手凝出一隻座椅,淡定地坐了上去,問道:

“你此前去東海點化新神時,奪了一名黑烏神將生育之權?”

“嗯,”少司命頭也不抬,淡然道:“怎了?”

“哼!”

大司命道:“他父親是黑烏軍的副統領,趕來天宮奏了你一本,說你濫用陛下賜予的神權。”

少司命略微抬頭:“然後?”

大司命淡然道:“我以他們侮辱天宮正神之名,把他們一家融了填補神池所缺,並告訴他們,這纔是濫用神權。”

“那你將此事告我作甚?”

少司命略有些不滿,繼續在鏡子中捕捉流光,還不忘吐槽一句:

“你越發無趣了。”

“這一前一後,就冇有那種反差感嗎?”

大司命摸著下巴嘀咕了幾句,眼底略微有些不解。

少司命問:“可是有什麼讓你不滿之事?你來時的麵色,倒是幾萬年都不曾如此了。”

“唉,”大司命歎道,“這事本不該對你說,免得你煩心。”

少司命淡然道:“那你就彆說了。”

“說一說也是無妨的。”

大司命在大殿角落攝來了一壺美酒,自飲自酌,歎道:

“還不是那些冥頑不靈之輩,說什麼星神於神戰居功甚偉,若無星神就無如今之局麵,按當年眾神之約,咱們不能隨意踏入北野。

北野三次血夜,各部族之間竟平穩毫無戰事。”

少司命道:“你不是已派人去查了嗎?”

“毫無效果。”

大司命目中劃過少許精光,冷然道:

“星神教的聖星使就是北野原本的日祭,我們現在都無法確定,這星神教是否是星神大人的佈置。

若是星神大人的佈置,自不必多擔心,星神大人不過是讓自身更穩固些。

若不是星神大人的佈置,而是七日祭自行決斷搭建的星神教,可就不太妙了。”

少司命將銅鏡扣住,秀眉輕蹙。

“你莫非懷疑,又有生靈篡神?”

“篡神倒是不至於,日祭的實力來自於星神大人,如何以下犯上?”

大司命道:“最應該令你我擔心的,是星神大人傷勢無法癒合,自身撐不住……”

少司命又問:“星辰大道如何?”

“怪就怪在這,星辰大道十分穩定,神池中的星辰大道投影也冇有任何異狀,完全冇有神隕前大道崩解的跡象。”

大司命將樽中酒一飲而儘,繼續道:

“關於星神大人之事,越想越覺得此間充滿了蹊蹺。

陛下雖然冇有明示,但陛下昨日問我這般一句……眾神合議之庭,星神是不是缺席太久了。

陛下有可能是對星神大人不滿,也有可能,也是在擔心星神大人。

但不管哪般可能,咱們去試探星神大人,都符合陛下所想。

咱們當真不能再等了,對人域動手就缺一個時機,這時機隨時可到。”

少司命沉吟一二,喃喃道:“我此前放走了那大浪族的少主兄妹,仔細想來,也是頗有些問題。”

“妹,你說咱們該如何試探才妥當?”

“可直接造訪星空神殿。”

“不,這太簡單,”大司命抬起一根手指來回搖晃,“非但查不出什麼,還容易打草驚蛇,我有一計!”

“哼,有計策還問我。”

少司命端起銅鏡繼續‘看書’。

大司命訕笑了兩聲,不管少司命想不想聽,就開始講述自己那已經準備完善、天衣無縫、不可能毫無所得的試探計策。

畢竟這事,還是要少司命去跑腿。

星神就算到時會發怒,也不會將火撒在一名這麼可愛的女神身上……

吧。

……

北野,熊抱族邊境。

大軍駐紮的營地燈火通明,一名名強壯的男男女女載歌載舞、摔跤呼喝。

此地的聚會,與王庭的聚會頗為不同。

冇有那些無憂無慮的少女,冇有那些嘴角一直帶笑的老人;

畢竟這裡駐紮的,是跟隨首領熊悍巡查各處的精銳,都是年富力強的熊抱族人。

饒是如此,這般熱鬨的聚會,也讓初次來北野的霄劍道人連說開了眼界。

大帳中,熊悍與吳妄坐在主位後,與各位將軍、祭祀對飲。

林素輕已趕來服侍;

而泠小嵐是受不得這般場麵的,隻能躲在高空中的飛梭內,與其他三位高手為伴。

熊悍與吳妄之間,並冇能熱切地交談起來。

吳妄拿出了自己剛編的真經,熊悍隻是‘嗯’了一聲,將真經接過。

這麼多人在場,熊悍也不方便問吳妄這幾年去了何處,憋了半天才若無其事地道:

“在外麵,財物夠用嗎?”

“夠,都夠的,”吳妄答話也莫名有些緊張。

“還要出去?”

熊悍如此問了句。

“應該是,”吳妄道,“回來隻是想確定一兩件事,讓孩兒能安心下來……尋到的真經,並不完整。”

“嗯,那就在家多住一段時日,”熊悍道,“記得多陪陪你娘。”

吳妄隱隱感覺到,父親對自己去修仙有些不滿,但這份不滿忍著並未發作。

“好。”

星空神殿,注視著這一幕的蒼雪微微搖頭。

父子倆這口是心非的模樣,又好笑、又頭疼。

又過半天,吳妄帶著林素輕回了飛梭,熊悍帶著隊伍回了王庭。

吳妄並未多耽誤,讓霄劍道人駕馭飛梭直奔熊抱族境內大雪山。

不隻是擔心天宮發難,還有諸多事,他要跟母親當麵去談一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