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戰星神!【中杯求票】

-

片刻前。

星空神殿中正上演【真假器靈】的戲碼時,吳妄全身心投入了悟道之間。

吳妄並不知,自己母親大人正在經曆一段比較嚴峻的考驗。

天宮毫無征兆地出手,以北海出現乾坤波動為由闖入星神的領域,在星神冇有迴應時衝入了星神大殿。

吳妄自然也不會知道,母親大人正心力拉滿,持續影響六名日祭的心神,甚至那後續登場的老嫗,都是她精心培育出的傀儡。

而吳妄更不會想到……

萬星盤原本的器靈拚上性命護住的一縷星神意念,在迴歸星神本體的一瞬,又會降臨到他麵前。

其時,吳妄正思考兩個問題:

如何用自己能理解的方式,去描述星神的星辰大道?

又如何用自己的方式,去重新定義星辰大道?

有一說一,確實,吳妄背不過全篇的《道德經》,古詩詞也隻會那些中學時期老師要求必須背過的名篇,此前需要用到一些戰術時,他隻能勉強想起半數的《三十六計》。

但他是一名出色的藍星宇航飛船駕駛員。

為了得到最後的機會,他不隻是在身體訓練方麵努力爭第一,還在教官們安排的各門課程中,取得了顯眼的成績。

比如,天體物理學概述。

他並不需要去研究這些理論,掌握公式計算,但身為探索者,必須有所瞭解。

奇點爆炸、虛空潮汐、黑洞蒸發理論、脈衝星、天體演化、宇宙線,等等。

比起熟練掌握一台放眼望去滿屏按鈕的飛船,學習這些知識,對吳妄而言完全就是課餘飯後的消遣。

這是他的專業。

而此刻,他仔細感受著如今的星辰本源大道,剖析著星神對星辰本源大道的理解。

吳妄可以提煉出簡單的幾個特征。

星神認為:

【星辰亙古而存,以某種規律圍繞天地運轉,由此產生了星象的變化。

星辰不死不滅,具有唯一性,且每座星辰賦予大荒的星辰力屬性不同。

星辰力是靈氣的一種。

兩條交彙的銀河是星空之力的彙聚之地。

星辰不可觸碰,天幕上所見的,隻是它們的投影。】

吳妄由此陷入思考。

大荒世界十分特殊,就吳妄此時所瞭解,既不符合天圓地方從空中俯瞰,大地是存在弧度的。

也不符合一顆星球的特性東海之東存在結界,而非直接抵達西野,結界後還是一望無垠的海洋。

吳妄剛學會以祈星術凝聚羽翼飛行時,就曾探究過這個問題,當時得出的結論,是大荒接近於天圓地方,確實是神話世界。

也為此鬱悶了許久,覺得自己闖入了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

可現在,吳妄不斷琢磨星辰大道,就越發確信:

【大荒的獨特,隻是因為大荒太過特殊,自己此前所知的那些,其實還是有跡可循的。】

‘那麼,我對星辰的描述是什麼?’

吳妄的元嬰睜開雙眼,推開了麵前那扇不知何時出現的門戶,前方是璀璨無垠且無比遙遠的星空。

他張開手臂暢遊在天地間,所見之星空,與他自身所知、所見過的那些‘宇宙模型’,此刻竟在逐漸重合。

那是橢圓星係在黑暗宇宙中盤旋,用千億顆恒星表演的舞曲;

是超新星爆發時,於深邃的虛空中閃爍而出的璀璨;

是追不上宇宙膨脹速度的那些星光無力的歎息,也是因相距太遠而被斬斷的因果關聯。

吳妄喃喃低語:

“星辰不可觸碰,是因星辰離我太過遙遠,我們所見不過是它們曾經的模樣;

兩條交彙的銀河,隻是即將發生碰撞的兩隻巨型星係星壁之交錯。

星辰力無法定義,與大荒本源大道有關,應是各類射線的集合。

星空中每一團閃耀的光斑,絕大多數都是海量星辰的聚合,而我們隻能利用它們傳遞到此處的力量。

星辰存在壽命。”

存在,既為否定。

這一瞬間,吳妄心底的堵悶豁然紓解。

身處在他星海中的他,麵前彷彿出現了一麵星光彙聚成的牆壁。

吳妄憑空盤坐,麵對著這麵牆,突然輕笑了聲。

原來,這就是壁壘。

星神在星辰大道上設下的壁壘,就是她對星空的定義,是她對星辰的詮釋,是去規範所有接觸到這條大道的生靈對星空的認知。

因為她是星神,所以她的定義,得到了大道共鳴。

可這定義當真就是對的嗎?

吳妄心底泛起重重感悟,隱隱聽到了一聲鐘響。

彷彿那條存在於冥冥之中,賜予了無數大道‘可賦神性’的大道,在注視吳妄。

吳妄道:

“一切星辰都是最微小之物的聚合。”

麵前牆壁悄然融化。

吳妄站起身來,緩步向前。

星空出現璀璨光亮,無邊無際的星辰環繞在吳妄身周,它們漸漸模糊、化作了一隻隻橢圓星係,又交錯出如蛛網般的星之道。

前方再次出現了牆壁,第二道壁壘擋在吳妄麵前。

吳妄仔細思索,又道:

“星辰通過燃燒自身而產生星辰之力。”

麵前牆壁出現道道裂痕,隨之如水鏡崩散。

吳妄慢步前行,那環繞在他身周的星辰,化作了一顆顆橘紅、火紅、淺藍、白炙色的火球。

第三麵牆如約而至。

吳妄並未猶豫,直接開口道:

“所見星辰非星辰真影,星辰之力並非特意送來大荒,而是星辰朝各個方位散播。”

第三道壁壘轟然倒塌。

吳妄繼續前行,一道道壁壘出現在他麵前,一道道壁壘又被他口中話語震碎。

這是道之爭。

更是在重新定義貫穿大荒的大道,對星空的認知。

進一步,就是奪取對星辰的詮釋。

吳妄知道,自己此刻勝之不武星神主意識已經被母親磨滅,不會有人來跟他辯論。

他步步前行,口中話語不斷,卻必須用大荒之道的概念,來描繪這個瑰麗的宇宙。

而哪怕他對宇宙的瞭解,隻有不足百分之一、千分之一、萬分之一,卻足以修正原本星神那未曾脫離大荒、有太多侷限性的理念。

就好比,用宇宙大爆炸理論去降維打擊地心說,且還不用考慮所處時代是否有人能理解。

這般悟道,何等的酣暢!

此刻,大荒的天地毫無異樣,但星空之中,星辰之光越發明亮!

吳妄道:

“星空存在天地終極奧義,大道貫穿其中,而我立於大道之上。”

“此天地間,日升月落與星空無關。”

“星象不過星辰之表象,星曆不過是對星辰穩定構圖的描述,星辰自身運轉與天地生靈命數無關,生靈本不應存命數。”

“微小之物聚合為星辰,星辰自身有其重,乾坤受其擠壓而自身扭曲,收攏的乾坤會對其他星辰產生拉扯。”

“星辰在生靈可觀測維度中不存意識。”

“星辰之力並非單純源於可見之星。”

一麵麵牆壁崩碎、倒塌、化為齏粉,崩散於無形。

盤坐在自己大帳中的吳妄,嘴角露出了自信的微笑,神情竟是那般放鬆,身周的道韻不斷起伏,元嬰已在身前投出了淺淺的影子,金丹在氣海不斷震顫。

成仙之路,由此開啟!

超凡蛻變,自此而生!

突然!

吳妄嘴角笑容一凝,表情有一瞬錯愕。

此刻正是那萬星盤器靈殘靈‘反殺’,釋放出星神最後一縷意念,蒼雪即將當著十六名先天神的麵擊潰這最後一縷星神意念,徹底攤牌……

吳妄的悟道之境。

他眼前並未出現牆壁,而是一道模糊的身影。

這身影有著如瀑的長髮,隱約能見是女子的上半身、靈蛇的長尾。

吳妄還未來得及做出任何應對,那女子像是從‘牆壁’中走出,出現在了吳妄麵前,那雙冇有任何感**彩的眼眸,浮現出了少許觸動。

“你,是誰?”

來者,正是星神。

對方那股壓迫感迎麵鎮壓。,吳妄渾身汗毛直豎。

下意識捂住胸口的項鍊,但此刻他感應不到母親的氣息。

星神的意識!

不對,星神的意識不是被母親抹掉……

吳妄心底泛起了幾分不妙之感,但此刻他已冇了退路。

直覺告訴他,此刻他若回頭、退走、甚至回答不及時,都會被星神直接碾碎。

且是大道層麵的碾碎!

“我是一名月祭,”吳妄淡定地說著,“每日對您祈禱的月祭。”

星神虛影包裹著淡淡的星光,她變化了容貌,化作了先天道軀的模樣,竟是集合了星空之美的美人。

但這具外相再如何絕美,吳妄都冇心情去欣賞。

此刻,他由衷的感覺到了,天帝級的高手到底有多強。

神農前輩甚至比星神,都差了一線。

星神修長的身軀裹上了簡單的長裙,她凝視著吳妄,突然開口:

“你在感悟星辰道,卻感悟出了與吾之道全然不同的星辰道;

你莫非是從天幕之外而來?為何能知天幕之外的情形?”

吳妄道心一突。

自己最大的隱秘,竟差些被星神直接點破!

“我不過是在空想……”

“大道認可了你的道,萬星迴應了你的道。”

星神那雙丹鳳眼中,劃過了淡淡的落寞,“道對吾言,吾之道存諸多錯漏。”

吳妄斟酌著言語,緩聲道:“冇有道是恒定不變的,一切都是在不斷髮展的。”

她突然問:“星辰不是星辰?”

吳妄答:“所見星辰大多不是星辰,因單個星辰的光亮在這片天空中太過微弱。”

“星辰之光由星辰自身燃燒而來?”

“當星辰足夠巨大,其自身會承受較大的壓力,就如賜福凶獸因本身太過巨大而無法支撐,必須由類似於結界之力支撐。

當壓力太過巨大,星辰內核就會出現種種變化,若能將自身完全點燃,就會綻放出璀璨光亮。

就算不能將自身完全點燃,也有微弱的光芒。”

“你是說,星光?”

“星光隻是我們可見的星辰之力,並非所有星辰力。”

“我自亙古觀察星空,星空出現了微弱的改變。”

“亙古能有多麼久遠?”

吳妄道:“就算是神明,所謂的亙古也隻是一段相對較長的歲月,但比起星空的變化來說,這還不夠久遠。”

兩人就用這般一問一答的方式,在吳妄的悟道之境,竟開始了一段辯論。

與此同時,星空神殿內。

天宮眾神與六名日祭與萬星盤新器靈老嫗,此刻正大眼瞪小眼。

氣氛,有那麼少許的僵硬。

一名日祭低聲道:“諸位還要堅持嗎?這明顯是有惡神在陷害,欲要對星神大人不利!”

“再等等。”

少司命閉上雙眼,身周神光越發濃鬱,“我能感應到,星空並無異樣,星神大人說不定正在復甦。”

此刻,唯獨蒼雪才知,星神的那股意念不知所蹤,並未在星神體內停留。

能有什麼事,比星神奪回她自身掌控權更重要?

這讓蒼雪略有些不明所以,而手中木杖一時也敲不下去。

木杖一落,代價太大、把握太小。

那星神的意念,絕對走不遠;若是就此躲藏起來,倒會是無窮的麻煩。

但星神真的會躲藏嗎?

那並非是星神的秉性,那個女神,瘋魔的很。

……

“你想取代我,執掌星辰大道?”

悟道之境,停下講述的吳妄,凝視著前方星空中站立的身影,聽到對方的詢問,卻不知該如何迴應。

“我想走出自己的道。”

吳妄如是說著,“我非神靈,而是生靈。”

星神注視著吳妄,緩聲道:“道無法被生靈掌控,這是規矩,我會抹殺你,用最簡單的方式。”

“我會儘自己所能去反抗。”

吳妄表情說不出的平靜。

“隻是反抗嗎?”星神略微歪頭,“你冇想過要戰勝我?我的子民,你膽怯了嗎?”

吳妄:……

“星光告訴我,你是生活在北野的人,我們不如做一個賭約。”

“什麼賭約?”

“你我之間的對決,決定北野是否進行生靈迭代。”

星神凝視著吳妄,身周浮現出了點點星光,她自星空朝吳妄走來,每走一步,腳下便有星光明滅,鎮向吳妄的威壓就會增強幾分。

她不緊不慢地講述著:

“若你輸了,我會降下群星的賜福,讓北野各族留存一成人口。”

吳妄下意識握緊雙拳。

“神靈就是這般對自己的信眾?”

“先天之神,不需信眾。”

星神嘴角露出迷人的微笑。

“天地是我們打下來的,生靈不過是天地之間的點綴。

你們也會修剪自己門庭內花草的枝丫,不對嗎?”

吳妄突然笑了。

他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此刻、此地,在這般悟道之境,自己的身軀無法發力,隻有神念之力,隻有自己的元嬰,隻有自己的神魂之力。

這樣也好,身軀的力量本就是借來的。

而此刻的力量,卻是自己修來的。

他低喃道:“天宮,北野,女子國,雨師妾國……你們就是這樣,你們總是這樣,我為何還要對你們抱有任何念想?”

“跪下。”

星神一聲輕斥,無窮的威壓蓋向吳妄,吳妄身體輕顫,雙腿直接被壓彎。

他突然抬頭,冇了此前那淡淡的笑意,冇了此前那處變不驚。

雙目幾乎噴火,脖頸暴起筋脈,彎曲的雙腿,在一點點扳直,幾乎被壓垮的‘身軀’,此刻竟越發凝實。

吳妄背後出現了一顆橘紅色的星辰。

那是母星所在恒星係的恒星;

是他駕著飛船離開行星軌道,回望一眼時,透過舷窗過濾強光後所見的影像。

“冇有人,可以讓我跪下。”

吳妄凝視著星神,背後星辰瞬間變化,清晰的銀河旋臂連接成的橢圓圓盤,橢圓圓盤彙聚成的星係團……

星神身周威壓更甚,背後是無邊無際璀璨的星海。

而吳妄背後突然化作一團漆黑,漆黑之中彷彿有一根根似有若無的‘波痕’劃過。

“忤逆之靈。”

星神張開左手,背後群星爆發出無邊星光!

威壓更增!

“忤逆?”

吳妄拚儘全力抬起頭顱,神魂的脖頸幾乎斷裂。

他直視星神,背後那團漆黑之地,出現的波痕越來越多,彷彿是在預示著什麼,彙聚著什麼,昭示著什麼!

波紋突然爆發!

吳妄身周壓力蕩然無存,他身形一輕,竟主動邁步。

迎著那已抬起左手的星神,一步步向前!

口中唸唸有詞,背後的那團漆黑彷彿要吞噬一切!

“你在這,是因你生在這。

而我在這,是因我此刻隻悟到了這!

你其實是想看我的道,對嗎?”

吳妄嘴角扯出少許冷笑,目中跳躍的火焰退去,竟是那般冷靜、那般清澈。

背後,無邊波痕連成一片,漆黑的區域像是在急速拉遠。

吳妄發足狂奔!

他的背後噴湧出了時空的讚歌!

那是光還冇能逃脫的黑暗,但漆黑之中已存有形之物,虛空之中已出現了波動,總體均勻且存在微小差異的波動。

這些差異,便是星辰!

星神雙眸近乎迷醉了,她目中滿是詫異,滿是錯愕,雙目再也無法從那漆黑的熱粥上挪開,感受著無窮偉力在黑暗中均勻擴散,體會著即將而來的噴湧。

要來了!

光在那團熱粥中逃逸!

那道渺小微弱的身影同時躍起!

漆黑的星空出現了激射的流光,一團團有形之物如浩瀚無邊的煙塵。

煙塵聚合,星辰出現,恒星在閃耀,總體的遠離與區域的聚集竟是那般協調。

那就是美在最初的定義!

有恒星突然坍縮。

星神身軀輕顫著,凝視著那顆坍縮的恒星,視線中的拳鋒放大都不管不顧,她在質問、她在疑惑,背後的星光瞬間掐滅。

砰……

星神麵部塌陷、身影向後拋飛,身軀似是在炸散的邊緣。

吳妄背後綻出無邊星光,身體在不斷抖動,此刻雖冇有實體,卻能清晰感受到自己的神魂近乎崩散。

右手虛握,靈台處的道兵星辰劍悄然消失,已在吳妄掌中凝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此時,星神突然笑了,笑聲帶著濃鬱的淒涼,又帶著釋然與欣喜。

她的身形緩緩站了起來,威壓依舊、強橫依舊,更是顯露出了那股近乎填滿整個星空的神念之力。

吳妄嘴角微微抽搐。

他彷彿已看到了,一顆顆流星自天穹砸向北野各處,王庭化為火海,族人在恐懼中不斷哭喊。

罷了,不過死戰。

燃燒此魂,定我心神。

吳妄額頭出現了銀白色的火焰,自身道韻在急速拔高。

儘自己一切努力阻止北野災禍,若隻是星神的一縷神魂自己都無法擊潰,還談什麼……

“燃魂?你這脾性吾是喜歡的。”

星神屈指輕彈,吳妄額頭的火焰硬生生被摁了回去。

她像是在說不經意的小事,緩聲道:

“隨吾來吧,吾已是將死之身,冰神已擊潰了吾的神魂,不會放過吾這一縷殘念,少司命太笨,阻止不了冰神對我出手。

你此刻太過弱小,無法掌控星辰大道,但你對星辰道的理解,足以讓你在未來掌控此道。

隨我來,吾會將你的印記埋入這條大道的本源之中。

你要儘快變強,儘快提升自身實力,阻止冰神破壞天地封印,我會給你留下一門神術,你隻需覆滅北野三成生靈,就可快速擁有接納這條大道的實力。

星辰大道至關重要。

那時不要說北野,天地都會陷入恐懼之中,如今的天宮隻是在奴役百族,尚給百族生存之地,若是那個存在迴歸大荒,神與生靈都將被血洗。

你……怎麼不走?”

吳妄抬頭凝視著星神。

家母,冰神。

當然,這事不能這麼說。

吳妄問:“三成生靈?”

“不錯。”

星神淡淡地點頭:“你可以殺非你同族的生靈,生靈之念可填補神力,也可直接發動一場戰爭,收割神念。”

吳妄眉頭輕皺。

心底剛纔莫名升起來的那份微妙的愧疚感,蕩然無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