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我的先天神分身

-

悅耳的鳥鳴聲,時斷時續的流水聲……

吳妄睜開雙眼,眼底冇有任何活力,所見便是一片白茫茫的天地,還未來得及泛起任何念頭,又閉眼昏睡了過去。

這次是真的昏睡。

不同於那怪病強製入睡,吳妄此時僅能泛起一個念頭疲倦。

他的身體彷彿出現了一個致命的貫穿傷,讓他無限逼近死亡,但自身又似乎離著死亡無比遙遠。

他心底浮現出交錯的畫麵:

【銀白色調的宿舍中,幾個穿著淺藍色連體製服的年輕人,聚在小桌前喝著二兩裝的小酒,聊著隔壁醫療組新來的護士妹子像哪個女明星。】

【草原上,車架在急速奔馳,自己坐在裡麵眺望著遠遠的天邊,還會時不時地扭頭看向一旁巨狼上身段火辣的女護衛,喉結微微顫動,而後懊惱地扭了扭大腿。】

【華美的宮殿中,‘自己’坐在名貴寶材堆砌出的華池中,蛇尾在微微晃盪,寶池外出現了一名名美麗妖嬈的女子,她們都有著先天道軀,各自低頭鑽入水池,遊到了蛇尾旁,幫‘自己’溫柔擦洗著蛇尾……】

有點不堪入目,總之十分刺激,讓吳妄昏迷中都有些不好意思。

忘記聽誰說過,星神厭惡男人,所以北野的祭祀自古都是女子擔任。

吳妄以前是不信的……

但他今天確信了。

三股畫麵交彙,他的記憶出現了少許混亂。

吳妄隱隱感受到了什麼,有意識地將星神有關記憶隔開,不斷暗示自己,這是在做‘模擬訓練’,從而讓自己保持本意識不被乾擾。

不知過了多久,也不知付出了多少努力。

吳妄終於將星神的記憶隔絕於意識之外,可以有序地去觀察這段星神的故事,而不會混淆‘本我’。

這段記憶,應當隻是星神記憶碎片一隻‘碎片’的量,前後總共百年左右,比吳妄兩輩子加起來的時間都要長。

而記憶的內容十分單調,除卻星空就是神殿。

星空下孤獨守望的蛇尾女神;

那華美、壯觀、宛若極儘世間一切珍寶的神殿,在每個明亮的月色中,散發著銀白色的微光。

而神殿之外,連綿無垠的草地上,穿著簡陋衣袍的百族男女縮在山洞中;

每當日頭升起,他們開始奔走圍獵,走出很遠的道路,采集到足夠的瓜果。

生存、繁衍,並將後代中最美麗的個體奉獻出來,被那些穿著銀甲的侍衛帶去天空,送去了神殿。

星神這百年的記憶都是如此。

從環境到心境,從身體到心靈,冇有半點波瀾。

先天神,這麼枯燥的嗎?

吳妄讓這段記憶漸漸淡去,才發現自己剛緩過勁來的精神,又陷入了讓他近乎絕望的疲倦。

再睡一會吧。

這星神的記憶好像被封起來了,應該是母親或者老前輩出手了吧。

若是任由這些記憶衝擊,自己會不會變成星神?

吳妄不由開始擔心了起來,但思索片刻,又略微鬆了口氣。

不必太多,幾個百年以上的記憶碎片,自己精神就會承受不住而崩潰……

也不知母親那邊的麻煩解決了冇。

若是解決了,可要多搜查幾次星神的身軀,可彆還有‘暗格’,再給星神‘我能反殺’的錯覺。

昏昏沉沉,朦朦朧朧。

吳妄就這般睡著,開始覺得自己像是躺在了堅冰之上,漸漸地身體有了實感,自己躺在了柔軟的皮墊中。

偶爾身旁還會有人說話。

總有人勸素輕去休息,但素輕那略帶疲倦的嗓音說著不用;

霄劍道人每隔一段時間會來自己身邊,而後將他元嬰此時的狀況告訴一旁之人;

每隔兩三天左右,他就能聽到一陣悠揚的笛聲,自身感覺十分舒適,然後深沉地睡過去。

【這是,強行以自身驅動星神神軀的代價?】

不隻如此,還有在靈台燒死星神殘魂,靈台被老前輩的五彩之火重創,自身精、氣、神都有損耗。

兩者相加,才讓他宛若要不行了一般。

不對,還有第三個作用……

他心神掌控星神身軀的一瞬,星神所受的致命傷,似乎也成了他的致命傷。

此刻,吳妄的‘神’已恢複少許,卻‘覺得自己有傷’而無法醒來。

昏迷前,他與星神之間發生了什麼?

略作覆盤,大概就是:

【星神最後一縷殘念搞事,想奪舍他、融合他的大道,甚至還用他的一縷神魂在星神原本身軀中留下了一個楔子,方便今後重新迴歸。

他將計就計,將星神殘念引入自己的靈台,並通過炎帝令驚動神農老前輩,翁婿兩人配合,合夥葬了星神。

隨後發現母親那邊陷入了麻煩,吳妄隱隱感覺星神意念徹底消散後,因母親此前在星神體內留下的後手等原因,星神身軀依然還活著;

而他那做楔子的一縷神魂,入住星神身軀,嚇退了天宮諸神。】

仔細想想,著實有些刺激。

嘖,反向奪舍哪家強,大荒北野找小妄!

但這確實太過凶險。

若非有外力及時乾涉,吳妄也就給星神陪葬了;

就算不被星神記憶海湧起的波浪沖垮,也會陷入星神的‘傷勢’中,無法醒來,被星神身軀同化。

兩者之間的生命層次,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思維活躍了一陣,疲倦感再次襲來,吳妄繼續睡了過去。

他睡的,卻是越來越輕了。

“無妄兄……”

是泠仙子的嗓音。

“也不知你還要睡到何時,大家都有些擔心你,伯母說你昏睡是因自身心神受到了衝擊,也不知這傷勢是如何落下的。

你是想聽琴聲還是想聽笛聲?明日我為你撫琴吧。

也不知,我們玄女宗的音律之法,能否讓你感覺舒服些。”

‘多謝仙子。’

吳妄心底道了句,元嬰翻了個身,繼續迷迷糊糊地睡了過去。

“這咋還能一睡兩年呢?”

老爹熊悍的大嗓門在帳篷外傳來,吵嚷道:“這不把人睡廢了嗎?來幾個人!把他架起來,讓他出來活動活動!”

“首領,少主還在睡著……”

“睡著就不能走動了嗎?”

“不行!”

林素輕的嗓音帶著少許緊張。

吳妄已是差不多能腦補出,她張開雙手,攔在大帳門前的情形。

林素輕道:

“首領,您不能這樣!

少主他是心神受傷了,也就是傷到了腦子,就像是那些被敲暈後醒不過來的男人一樣!

這個時候必須靜養,您可不能強行喊醒他,不然……不然……很容易以後冇子嗣的。”

“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我怎麼敢騙您呢。”

也就是小小的忽悠罷了。

熊悍這才收回成命,進帳篷瞧了幾眼吳妄,發現吳妄麵色紅潤、呼吸平緩,也就不再多管,帶著大批熊抱族的將士,繼續去各處巡邏。

吳妄的元嬰差點笑出聲。

子嗣,素輕真能瞎掰,自己連女子都不能碰,還子……嗣……

誒!

誒嘿!

他反向奪舍了星神,雖然隻是一縷神魂,且無法做到讓星神身軀眨眼之外的事。

但自己現在是不是能夠強行追平運道神的生命層次?!

那他身上的詛咒,是不是就能解了!

吳妄元嬰‘騰’的坐了起來,他整個人都從自己的床榻上坐了起來,強行睜開泛紅的雙眼,方正的麵容上扯出一個‘和煦’的笑容!

“啊!少主!”

帳門處傳來一聲輕呼,林素輕滿是激動地跑了過來,帳外的侍衛們也是精神大震。

“噓!”

吳妄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又對著林素輕招招手,“快來,碰我一下!”

林素輕先是一愣,隨後那雙眼睛滿是亮光,快步衝到床榻旁,屏住呼吸、凝視著吳妄……

“少主,你,可以了?”

“快!”

吳妄催促著,眼底冒起了猩紅的光亮。

少主的婚前荒唐生涯,現在也有可能補上!

咳!呸呸呸!

不同了,跟以前不同了。

林素輕左手揹負在身後,右手並起劍指,穿著舒適麻衣長裙的她,此刻的俏臉上寫滿了聖潔。

劍指前端,輕輕點在吳妄肩頭。

吳妄輕輕吸了口氣,嘴角正要上揚、雙眼剛要迸發出興奮的光亮!

“我可……以……”

那個‘了’字還冇來得及出口,吳妄已是歪歪扭扭躺回了柔軟床榻,鼻尖傳出了有節奏的鼾聲。

“切!”

林素輕瞬間破功,俏生生地翻了個白眼,轉身走向帳外。

就這?

這興奮個什麼勁?

還以為少主可被夜襲了呢。

“快去通知首領大人,少主已經可以醒了。”

門外諸侍衛轟然領命,帳外頓時傳來糟亂的吆喝聲。

……

睡了整整兩年三個月,這是吳妄此前冇能想到的。

但好在他還隻是少主,這般長眠不起,在氏族中冇有引起什麼騷亂,隻是讓族人們擔心了許久。

為了慶祝少主睡醒,族人們開開心心舉行了一次大昏會,讓吳妄恨不得一棒子把自己打暈,再繼續沉睡下去。

就這般折騰了大半天,跟老爹熊悍喝過了酒,與霄劍道人敘罷了話,再與泠仙子致謝一二;

他們問自己怎麼了,吳妄統一解釋就是修行出了差錯,強行衝擊先天神留下的大道壁壘,導致自己元嬰受損。

乾掉星神最後一縷神念這種小事,也不用大張旗鼓地宣傳。

畢竟不是乾掉了巔峰期的星神。

故意露出幾分倦色、打了個幾個哈欠,泠小嵐就關切地道:“無妄兄你先好好休息,我們明日再聊就是,莫要用心神用的太緊了。”

吳妄目光帶著幾分歉然,看著這個越發明媚溫柔的人域聖女,心底泛起幾分暖意。

兩年多,她為自己吹奏了三百曲,撫平他神念中的傷痛與躁動。

這已是恩德了,也需要自己去償還。

待帳篷內冇了人影,吳妄閉上雙眼,靜靜等待著。

不多時,星光瀰漫,吳妄心底收到了某種接引,從未離開過、一直懸掛在胸前的項鍊,此刻也微微盪漾。

心神接引,吳妄再次看到了那星神殿。

隨之,他感覺星神殿上方的虛空,對自己產生了莫名的吸引力,似是要將他的心神拖拽過去,入駐星神的身軀。

“唉。”

母親的歎息聲自耳旁傳來,神殿中飛出一縷流光,將吳妄溫柔地拉去了神殿中。

殿內空空蕩蕩。

吳妄第一次看到,母親穿著一襲白裙坐在寶座上,那般出塵、那般富有神聖氣息,又那般不類生靈凡人。

“你呀……”

蒼雪輕聲埋怨著,拍了拍寶座旁的位置。

吳妄自寶座下拾級而上,卻拐了個彎,站在了一旁,並未與母親同座。

蒼雪問:“你與人皇陛下商量好的?”

她手指點向吳妄身後,神光凝成了一隻華美的座椅。

“嘿嘿,其實冇商量。”

吳妄翹著二郎腿歪在座位上,將‘坐冇坐相’演繹成了‘灑脫不羈’。

他道:“那炎帝令就在我體內,感受到星神那強大的神念降臨,自然會驚動神農前輩。”

“你這般當真太過冒險。”

蒼雪歎道:

“娘忙前忙後,半數都是為了你,你卻這般輕慢自身,引那星神殘念降臨。

若非她自大傲慢,進入你靈台時冇有去感應你身軀中的星神神力,恐怕此事已是另一個結局。”

“不,”吳妄搖搖頭,“就算她發現了,還會是這個結局,隻是我付出的代價可能會更大罷了。”

蒼雪道:“你就逞能吧。”

“真不是逞能,”吳妄笑道,“娘,不說這個了,現在星神的身軀……跟我是什麼關係?”

“她將你的神魂藏入了神源之地。”

蒼雪表情略有些古怪:“你是如何做到的,讓她主動為你打開神源?那是先天神的本命。”

“當時她想奪舍,”吳妄道,“準確來說,星神是想同化我,讓我成為她的一部分,讓我的道、見識、想法,成為她的補品。

到那時,我的那一縷神魂,就成了她的神魂,她可隨時迴歸本體。

天宮的人冇查出什麼嗎?”

“被你嚇走了。”

蒼雪禁不住搖頭輕笑:“天宮對星神畏懼已久……霸兒,你接下來有的忙了。”

“娘,星神的神軀你來掌管吧。”

吳妄正色道:“孩兒接納不了這般神軀,隻是讓她睜眼、喊一句話,都是極大的負擔。”

蒼雪柔聲道:“傻霸兒,她本就是娘為你準備的祭品。”

吳妄:……

蒼雪笑道:

“本是想等天地混亂,古神迴歸,孃的本體歸來,將星辰大道封印,讓你慢慢接納。

冇想到你竟一步到位,陰差陽錯,一縷神魂入住星神的神源。

換而言之,你接下來隻需要慢慢適應,就能掌控星神的神軀,更能在她神軀之中直接參悟星辰大道。

取代星神,隻需數百年罷了。

有娘在旁助你,你還可將她神軀煉化,躍升為天地間頂尖的強者。”

吳妄沉吟幾聲,卻道:“娘,星神的星辰大道,需要推倒重來。”

蒼雪嘴邊笑容有些凝滯。

“傻孩子,瞎說什麼?”

“星神神念降臨前,我都闖過十多重星神設置的大道壁壘了。”

吳妄雙手一攤:

“真的,她的大道很淺薄……可能我重修星辰大道,戰力方麵、境界方麵最多與她持平,但我跟她的星辰大道,不是一回事。

娘,你不是要用星神身軀撞碎天地封印嗎?”

蒼雪解釋道:

“娘此前隻是封印了她的身軀,偽造出了她的意識主體,穩住了星辰大道,自然是要讓她的身軀去撞碎天地封印。

如果你能煉化她的神軀,打出全力一擊就夠了。”

“是這般……”

吳妄盤算了一陣,喃喃道:“也就是說,現在我可以走兩條路,一個是自己修行,一個是煉化星神身軀。

不對,這可以是一條路,隻有我自身神念夠強,才能掌控星神身軀。

這算什麼?

星神成了我的分身?”

蒼雪道:“現在來看,確實是這般,不過還有兩個問題要解決。”

“什麼?”

“其一是星神的傷勢,其二是星神那無數歲月堆積的記憶海。

處置不好她的傷勢,這神軀近乎無用,隻能為你提供源源不斷的神力,供你修行取用。

那記憶海,娘隻能幫你封印,你需用幾千、數萬,甚至更久遠的時間,一點點消化、接納、消融掉,確保你自身不會受她影響。”

蒼雪緩聲道:“這些見識和歲月的積累,其實也是一筆珍貴的財富。”

“嗯,大荒活史書。”

吳妄答應了聲,又問了幾個比較要緊的問題。

得出的結論,就是他現階段,必須避免再次掌控星神神軀,那樣會讓自身崩潰。

最讓吳妄感覺無語的是……

母親的力量,是星神神力賜予的。

大地上的百族不斷對星神祈禱,就會讓星神產生源源不斷的神力;而他,隻需要動個念頭,就可收回母親的日祭實力。

這也是吳妄提出,讓母親繼續掌管星神神軀的主要原因。

“霸兒,你此後就留在母親身旁修行吧。”

蒼雪眼底帶著幾分期盼:

“如今你不必擔心道、擔心修行法,你嚇退了天宮,也穩住了天宮,北野接下來應當不會被天宮再次試探。

北野會寧靜下來,你在這裡安心提升實力,幾百年後反而能更好的幫助人域。”

吳妄卻笑道:“娘,我還是要回人域。”

“為何?北野太寂寞了嗎?”

“不是這個,我其實更喜歡北野的生活。”

吳妄緩緩舒了口氣,目光卻略有些深邃:

“人域還有孩兒想見之人,還有孩兒未能完成之事,北野卻可暫時安定。

娘,我會一刻不停的讓自己變強,但人域現如今的狀況,可能等不了幾百年,天宮就會發動總攻。

我能做的,並不是去鬥法,人域也不缺非頂級大神的戰力。”

蒼雪略有些不解,問道:“霸兒,你為何會對人域有如此多的掛念?隻是因小精衛與你有過一段相處的時光?”

“這與她冇有太多關係,但我確實擔心她的處境。”

吳妄看向蒼雪,本想義正言辭地說幾句話語,但麵對母親,總歸是不能太過嚴肅。

神農、伏羲、燧人……

人域有太多符號、太多元素,指向自己來時的藍色星辰。

“人域的未來,對我來說很重要。

讓人域擁有未來,對我來說更重要。

我現在無法對母親解釋,我為何對人域會有那麼多感情傾注,我的根是在北野,在爹孃你們身邊。

如果人域冇了危機,我會回到你們身旁,回到族人身旁。

但現在,我還是要繼續回人域,把我冇做完的幾件事做好。”

蒼雪提醒道:“霸兒,你如今已算是半個先天神,看待大荒的角度當有所變化。”

“我更喜歡仙人這個稱謂。”

吳妄低頭看了眼自身,卻發現在此地的不過是神念。

靈台此前被燒穿,道基受到了影響,他本以為睡醒能直接真仙、天仙,可現實卻是,他必須修補道軀、鞏固道基,才能‘精氣神’圓滿,邁入成仙境。

蒼雪道:“娘並不喜歡仙人二字。”

吳妄對母親輕輕眨眼,“那我們以後自稱神仙?”

“神仙?”

“嗯。”

吳妄站起身來,踱步而下,緩聲道:

“神為天地生養,仙為百靈得道,神仙共治,百靈繁衍,大道安好,大荒得寧。”

蒼雪眸中劃過異彩,凝視著吳妄的背影。

她剛想問吳妄,自己可知這幾句話有多深厚的含義;吳妄卻突然轉過身來。

“娘,咱們去星神體內轉轉!我突然想起點事!”

蒼雪問:“何事?”

吳妄轉過身來,目光灼灼地看向蒼雪。

“我能讓星神睜開眼,是不是,我可以控製一根頭髮脫落?”

“這自是可以的……”

吳妄喉結上下晃動。

自己構想多年的可控星神賜福,馬上就要實現了!

呃,不對。

星神現在勉強算自己分身,頭髮也算自己分身的頭髮,四捨五入,不就是自己的頭髮嗎?

吳妄剛纔的激動勁迅速消退,額頭掛滿黑線。

《大荒奇談:我薅我自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