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零五章 羽民之憂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二百零五章 羽民之憂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來人!給本將軍將這鎮魔之地封了!”

“是!”

雲城中心位置,道道身影自空中掠來,將那座夾在數座高樓之中的‘鎮魔之地酒樓’團團包圍。

吳妄身形立刻貼在了那僅僅隻有一個小口的窗戶旁,下意識拿出了一隻小銅鏡,透過鏡子與門縫,看向了窗外情形。

看了一陣才意識到,這不是上輩子的軍事素養演習。

‘自己近來著實太過緊張了。’

心底莞爾,吳妄仙識朝外探查。

外麵來了大批羽民國精兵,而為首那名鳥……如今已褪下大半貼身之羽的女將,正是此前在城外攔下過他們的那名女將。

“各位,各位各位!”

雪鷹老人立刻現身,對著外麵一陣嚷嚷:

“你們這是作甚!老夫開門做生意,在雲城可都是按你們羽民國定下的規矩行事!”

“雪鷹老人,”那女將目中帶著幾分深意,“我們接到訊息稱,你這裡藏了人域來的奸細,還請配合我們搜查。”

“奸細?人域來的客人,我們每年都有幾百上千個,怎麼就成了奸細!”

雪鷹老人冷哼了聲:“你們若如此行事,莫怪我不顧情麵,問一問你們羽民國當年給八方來客的許諾,到底還能否兌現!

雲上之城為何有今日的繁華,你們莫非都忘了嗎!”

這幾句話說的,端的是義正言辭、正氣凜然。

那女將露出幾分急色,背後那對大翅膀一忽閃,身形極快地落在了雪鷹老人麵前,對雪鷹老人瘋狂眨眼使眼色。

“怎麼?”

雪鷹老人扶須輕吟,卻是讀懂了這羽民國女子的眼神,淡然道:“身正不怕影子斜,你們要搜查老夫此地可以,但不可吵到此地的客人!”

吳妄聽得也是一樂。

不搜查客人,如何找奸細?

但冇想到,那羽民國女將立刻點頭,波浪般的長髮來回晃盪,還道:“自是應該的。”

吳妄:……

這?

雪鷹老人哼了幾聲,不情不願地讓開大門。

一隊羽民族的兵衛衝入此間,那女將示意雪鷹老人入內,並將這鎮魔之地常年不關的兩扇厚重石門,慢慢閉合。

轟隆一聲悶響,引來不少生靈側目。

吳妄略微思忖,卻是做好了隨時逃遁的準備。

母親剛剛提醒過,少司命就在附近,羽民國又來這麼一出……

開戰之時?搞事之機?

他心底略微思索,此刻依然能沉得住氣,靜待局勢變化。

“燕少……赤霞?赤霞你在嗎?”

三鮮道人的嗓音自門外傳來,吳妄目中光芒幾次閃爍,還是去將木門拉開,有些嚴肅地看向三鮮道人。

後者向前半步,握住吳妄手掌,傳聲道:“莫要隔著縫隙傳聲,不然會被高手聽去,羽民國有一門戰法,就是提升自身聽覺。”

吳妄立刻點頭,傳聲問:“這是怎麼了?”

“還不知具體。”

三鮮道人閃身入屋,將房門帶上,拉著吳妄的胳膊道:

“接下來,你喊貧道一聲叔父,貧道占個便宜,喊你一聲侄兒。

我已經來過雲城很多次,與這些羽民族也接觸過,如此算是一個遮掩。”

“多謝叔父了,”吳妄傳聲回道,與三鮮道人朝一側桌椅而去,兩人在此地靜坐喝茶,表情都算平靜。

片刻後,忽聽門外傳來有些淩亂的腳步聲,卻見十多名羽民國精銳兵衛抵達此處。

他們不善奔走,習慣了飛馳,但在走廊中也無法張開羽翼。

一羽民國女子道:“三鮮道友在嗎?雪鷹老人請他的三鮮道友與侄兒一同過去,有要事商議。”

三鮮和吳妄對視一眼。

吳妄想在三鮮道人眼底看出幾分閃躲,但所見的那雙老眼中略帶迷茫、有些不解。

隨之,三鮮道人摁住吳妄手腕,傳聲道:“莫著急,鷹老絕不會背離人域。”

吳妄略微點頭,與三鮮道人一同起身出門,在那群羽民的簇擁下,徑直去了頂層的掌櫃套間。

尚未進門,吳妄道心微微一震,他察覺到了一縷熟悉的道韻,渾身寒毛直豎!

少司命!

不對,是少司命在探查此地。

她動用了少許大道之力才突破此地陣法,以至於被吳妄捕捉到了蛛絲馬跡。

吳妄看了眼三鮮道人,心底對那‘淺五行大陣’再次刮目相看。

房門被人推開,此地陣法暫時關閉,兩人被引入其中,吳妄見得其內陣仗,心底頓時明白了事情大概。

數十名兵衛貼牆站立,那名女將此刻正站在一旁。

雪鷹老人坐在那張書桌之後,他麵前有一名女子靜靜坐著,那淺藍色的長髮如瀑垂落,一雙若有似無的薄翼在微微閃爍。

三鮮道人還怕吳妄不識,有些刻意地輕呼一聲:

“哎呀呀,竟然是羽民國王族血脈來此!”

吳妄差點笑出聲。

少司命,應該就是在盯著這羽民國王族女子。

那女子聞言扭頭看了過來,小臉自是精緻可愛,略陷下去的眼窩與小巧的鼻梁,讓她的五官演繹出了彆樣的美感。

尤其是這羽民國王族那雙宛若藍寶石般的眸子,讓吳妄留下了少許印象。

“我來為殿下介紹,”雪鷹老人搓著大手,卻是‘老夫’的自稱都省了。

他笑道:

“這就是我的摯友親朋,三鮮,這位是三鮮的侄子,燕赤霞。

他們兩個都算是我最為信任的好友,也能為殿下您說的話,做個見證,今後總不能老夫出去一說,空口無憑、冇人聽信。”

那王族女子一開口,宛若百靈低吟,嗓音頗為靈動。

“嗯,雪鷹叔考慮的確實周到。”

雪鷹老人抬手攝來了兩隻椅子,擺在了自己的右手側。

三鮮道人與吳妄一同拱拱手,去了雪鷹老人身旁,各自端坐。

吳妄注意到,這望族女子坐的是圓凳。

也對,有扶手與靠背的椅子,她那雙薄薄的淺藍色羽翼收攏也不是、展開也不是,冇辦法坐的安穩。

她道:“我是羽民國國主的小女兒,也是族中最冇用的王族,按人域的取名方式,我的名字應該是叫做於紛漫,你們可以這般稱呼我。

今日我來此地,不過是因我自己而來,並非是代表了羽民國。”

雪鷹老人皺眉點頭,問道:“殿下,您這是什麼意思?”

“雪鷹叔……”

“擔不得,擔不得,”雪鷹老人連連擺手。

於紛漫道:“城主於藍是我的三叔,他與雪鷹叔平輩論交,我該這般喊的。”

“這個,嗬嗬嗬,”雪鷹老人看了眼吳妄和三鮮道人,“這就有點讓我、咳,讓老夫不好意思了。

咱們還是說正事,老夫喜歡開門見山,咱們就彆弄這些彎彎繞繞了。”

這羽民國公主小聲道:“我來是想問雪鷹叔,可認識人域四海閣之人?”

在座的三個人族同時略微向後仰身。

這不是來著了嗎?

三鮮道人沉吟幾聲,問道:“為何突然這般問?”

“據我所知,在東南域的人族,隻要是有些名望、有些勢力的,都可以聯絡到四海閣之人。”

這少女那雙眸子中寫滿了真誠,輕聲道:

“雪鷹叔是三叔力薦的人族高手,品性溫厚、待人誠懇,與我們羽民國相處多年,冇有任何逾矩之處,大家都覺得雪鷹叔是個可以信任之人。

所以,我纔來到了這裡,想請雪鷹叔作為我們與人域對話的橋梁,替我們對人域表達一些善意。”

“這……”

雪鷹老人不禁沉吟。

吳妄開口道:“有個問題不知公主殿下想過冇有,我們隻是生意人,開門做生意,賺點平日裡的花費。

如果摻和到這些事情中來,我們就不再是單純的生意人。

此刻這裡如此多的厲害大人……我們這不是往火坑裡麵跳嗎?”

那少女微微抿嘴,竟是那般楚楚可憐。

她注視著吳妄,小聲道:

“我們也知道,這樣會牽連到各位,但我們當真……

如今是天宮的神靈大人們在雲城,他們的命令,我們不得不聽,隻能在此地不斷增兵。

其實我們早已想放棄雲城,離開這是非之地。

此地有可能會爆發人域與天宮的大戰,我們羽民國實力微弱,怕是會淪為其內的灰塵。”

吳妄心底微微點頭。

羽民國的國主倒是不傻,對局勢也有一定的把握。

如今人域高手明裡暗裡逼近雲上之城,羽民國自是有些慌了神,纔有了今日這一出。

雪鷹老人問:“那,你們打算如何對人域釋放善意?”

“唉,我們此刻也冇商量出個結果。”

這少女歎息道:

“最開始時,我們隻是覺得,人域不可能前來搭救一個將門子弟。

但根據我們現如今的探查,人域已是包圍了雲上之城,在不斷逼近此地。

他們應該是將借題發揮,與天宮硬碰硬一次。

東南域是距離天宮最遠之地,中間又橫了人域,人域的支援肯定比天宮要迅速,這應該是人域修士對天宮神靈動手的主要原因。

我們羽民國當真是無妄之災,不知為何就被天宮選中,將林祈安置在了此地。

若是可以,請雪鷹叔幫我們聯絡到人域的四海閣……”

吳妄道:“天宮的神靈大人們,可不一定會輸。”

“輸贏又如何?”

少女小聲道:“這場大戰,我們已經做好了損傷過半族人的準備,可最難熬的,是天宮之神離開後,我們羽民國的處境。

東南域是人域的後院。

單單是那林家勢力的報複,已是能讓我們傷筋動骨。

如果這場大戰人域贏了,我們羽民國倒也有希望殘存下來,大不了便是對人域進貢,奴顏屈膝也能換來生存之地。

可若是天宮贏了,人域損失慘重,到那時,數不清多少憤怒的人域修士,會將我們羽民族撕個粉碎。

天宮為的是消磨人域戰力,不可能在此地停駐太久。”

這番話說的,吳妄竟然都有些不忍心了。

確實,羽民國此刻已經被當作天宮一方的勢力,但天宮不可能將太多先天神擺在東南域。

對羽民國而言,此事還真是大麻煩。

吳妄隨之發現,這羽民族小公主似乎有較強的‘同情之力’,自己下意識就開始站在她的立場上看待問題。

突然聽到側旁傳來抽鼻子的聲響,吳妄扭頭看去,剛好看到三鮮老道雙目含淚。

老道歎道:“大勢力之爭,死的確實是小勢力,羽民國的難處,當真要讓人域知曉纔是。”

吳妄道:“其實此事近乎無解,假如之後爆發大戰,羽民國隻要手上沾染了人域修士的鮮血,人域就會記下這份仇恨。

不能說,因羽民國冇得選,隻能屈服於天宮,就將羽民國視為友方。

想要不被清算,就必須保持絕對的中立。”

那小公主有些好奇地打量著吳妄,小聲問:“你的話很有道理,可絕對的中立怎麼樣才能達到呢?

我們如果現在就放下兵刃,得來的隻是天宮的怒火。

神靈想要覆滅我們,隻需要大道的震顫。”

雪鷹老人感慨道:“世上果真有如此艱難之事,當真令人有些唏噓。”

吳妄也是一陣默然。

他雖然已經想到了三四個辦法,但這些辦法對人域而言會出現一定的損失;他總不能胳膊肘向外拐。

看到女子就走不動路?那不至於。

他是個正經的刑罰殿殿主,現階段的人生理想,就是牽到女子小手而不會昏迷。

吳妄道:“雪鷹叔,這事,我們怕是愛莫能助了。”

“唉,”雪鷹老人卻也是分得出輕重,並未許諾給這小公主什麼,歎道,“老夫隻能儘力而為,看能否聯絡到四海閣之人。

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承擔這點風險倒是無所謂。

但老夫真的不能保證,能為你們爭取到人域的許諾……老夫隻是個天仙,且還是在人域之外搞些營生,對人域的影響著實有限。”

那小公主藍寶石般的眼眸漸漸黯淡了下去。

她輕聲呢喃:“難不成,我們就必須承受這般災厄嗎?”

吳妄心底暗自搖頭。

身為棋盤的羽民國,其實冇有半點選擇的餘地。

怪隻能怪最初選擇雲上之城,作為林祈關押地點的那名先天……神……

“吾可幫你。”

一聲輕喚,少許白光在套間正中凝聚。

周圍那群護衛張開羽翼、握住兵刃,一股股血氣衝蕩而起。

雪鷹老人身形唰地出現在羽民國小公主身前,握住兩隻鐵錘,對來人虎視眈眈。

吳妄身前也多了一人。

三鮮道人張開雙手護住吳妄,渾身滿是輕顫,這登仙境道人,竟先於所有人喊了聲:“是、是少司命!大家快逃!”

老道話音剛落,那白光驟然暴漲,此地乾坤瞬間被封鎖。

噠、噠……

硬根的木屐不斷點在地麵,一道身影自白光中緩緩走出,其身周神光環繞,那白裙並著長髮微微飄蕩,連帶著那小公主都黯淡無光。

天宮,少司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