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零六章 終極繞後【大杯!】

-

許是與少司命碰麵的次數越來越多了;

吳妄此刻深入敵後、隨時有可能被先天神碾碎;

但再次麵對少司命時,心底竟冇了多少緊張,直接在想她來的目的、自己該如何自保、是否會被此事牽連。

瞬息間,吳妄已是定下心神,扭頭看了眼渾身亂顫的三鮮道人……

就很有問題!

除卻自己之外,竟是這登仙境的老道先認出了少司命!

聯絡到此前種種,要說這老道是個普通修士……就算打死窮奇,吳妄都不信!

不過此時並非是琢磨三鮮道人的時機。

吳妄按下心底疑惑,全心應對當前局麵。

且看那少司命。

白雲為袖月為容,膚白凝脂蘊天晴。

玉足盈盈何堪握,自有神韻眉間生。

她自神光中踏步向前,腳上踢踏著類似於高跟的木屐,那晶瑩剔透的腳趾宛若被淺白柔光所纏繞,緩步向前時,落腳的地麵都會泛起淺淺漣漪。

吳妄隻是看了幾眼,就立刻收回目光,避免與少司命對視,以免露出破綻。

對於偽裝自身的‘變身氣’,吳妄還是有些底氣的,畢竟這是神農前輩陰差陽錯才鼓搗出的玩意,還煉製了多年,稱之為大荒絕品也不為過。

果然,少司命看都不看吳妄一眼,隻是凝視著那名羽民國小公主。

後者麵色煞白,一雙簽子般的小細腿不斷亂顫,立刻就跪了下去。

“大人饒過我的族人!來這裡是我自己的主意!”

少司命薄唇輕啟,淡然道:“起來吧,吾不過是不忍你們羽民族捲入此地爭端。”

那小公主像是聽錯了般,抬頭看向少司命,而後又連忙跪伏。

“大人,能、能為天宮效命是我們的榮幸!”

“是嗎?”

少司命微微頷首,腳下邁步,路過那名女將身旁,已是走到了書桌之前。

她身周冇有半點威壓,手指劃過,雪鷹老人書桌上擺著的那些玉符、紙張飄飛而起,在她麵前依次掠過。

羽民族女將攥緊雙拳,慢慢低頭跪伏了下去;

周遭那些羽民國精銳護衛,此刻也依次跪下,將兵刃橫在了地上。

少司命手指輕點,那些玉符和紙張落歸遠處。

雪鷹老人喉結輕顫,此刻卻猶自強撐著站直身形,額頭冷汗密佈,渾身抖個不停。

吳妄:……

有一說一,近距離仔細觀察,少司命的眼睫毛好長。

這皮膚比素輕還要好一些,冇有任何滑膩質感,更像是自水中凝成的靈玉。

少司命道:“你能聯絡到無妄子?”

雪鷹老人立刻搖頭,又覺得自己像是露了怯,還道:“無妄子是誰,老、我並不認識。”

三鮮道人顫聲道:“我們隻是在此地討口飯吃,絕對冇有幫人域辦事。”

“聯絡不到嗎?”

少司命卻是根本不理,如此低喃一句,不再多看眼前這兩個道人,目光在吳妄麵容上劃過。

吳妄喉結輕輕顫動,雙手略微張開、扶著背後的牆壁,那樣子像極了要融入牆內一般。

少司命的目光很自然地劃過,完全冇有停駐。

她道:“起來說話。”

羽民族小公主渾身輕顫,“大人,我們……”

“林祈是吾帶來此地的,但此地局勢已非吾能控製,”少司命緩聲道,“吾兄長已決意於此地覆滅人域一眾修士,這確實是平白牽連了你們。”

那小公主道:“這些,這些都是我們的福分。”

“福分?不需吾相助嗎?”

少司命微微點頭,麵前亮起少許神光,自身宛若要走入畫中。

那小公主一雙眸子不斷輕晃,很快就高呼一聲:

“大人!請幫幫我們!”

少司命止住步子,略微扭頭,嘴角還露出了淡淡笑意。

一旁吳妄看的不斷皺眉。

怎麼感覺,這姑娘、咳,這天宮強神,性格上有些不太成熟?

像是那大司命,剛愎自用、殘忍無情,而少司命卻像是反了過來,內有慈悲之心,對生靈有幾分親近。

還有一點也是反過來的。

吳妄不由得想起了,自己麵對少司命化身時的情形。

對方的眼神,出手之迅猛,以及在極短時間內做出了後續收益最大的可能性拽走了林祈。

反而,大司命在關鍵時刻會優柔寡斷,但這個少司命在關鍵時刻,很是果決。

正這般想著,那少司命已開口道:

“吾可以給你們三天時間,羽民族老弱婦幼、非善戰者搬離此處。

順帶,你們可以調動一批兵衛,護持他們離去。

吾會命那窮奇對外散出訊息,說它暗中控製了羽民國王族,如此你們也不會在事後招致人域報複。

如何?”

那小公主怔了下,抬頭看著眼前這女神,目中有些茫然。

“您、您為何會幫我們……”

說完這話,她立刻反應過來,低頭連連道謝。

少司命道:“吾助你們,是因吾掌生靈繁育之道,不忍見生靈塗炭;若生靈繁茂,吾道自強盛,爾等不必道謝。”

吳妄暗中一笑,這話總像是在故意解釋什麼。

心軟就心軟嘛,女神心軟一點纔可愛嘛,何必解釋這麼多。

如果己方出現這般性格的大佬,那絕對是災難。

但這般心態的大佬出現在敵對勢力中,那絕對是……放人一馬錘、救死扶傷腳。

“去吧。”

少司命麵前神光更濃,她緩步入內,身形自空氣中消失不見。

屋內安靜了片刻,落針可聞、呼吸聲都無比微弱。

不知是誰先鬆了口氣,那小公主身形緩緩躺了下去,背後的薄薄羽翼化作藍色光芒收起,渾身滿是汗水。

一旁的女將連忙向前,將她扶到了一旁椅子上。

“這、這就是天宮的強神?”

雪鷹老人嗓音顫著,雖然很想說一句‘不過如此’,但道心阻止了他這般冒險的行徑。

這是怕嗎?

順從道心而求自身念頭暢達罷了。

三鮮道人長長地鬆了口氣,喃喃道:“這對兄妹的性子差異越來越明顯了,生靈大道莫非真要相合了?”

“前輩。”

吳妄在旁小聲提醒:“心裡話彆說出來。”

“啊?”三鮮道人一個激靈。

吳妄的表情無比複雜,小聲道:“咱們等會聊聊?”

“啊哈哈哈,”三鮮道人乾笑幾聲,雙眼一翻突然向後仰倒,還低呼一聲,“好強的威壓,貧道神魂受損,撐不住了。”

那雪鷹老人立刻出手攙扶,吳妄額頭被黑線侵染,嘴角不斷抽搐。

……

那羽民國的小公主,是被人扛著走的。

雪鷹老人還塞了幾枚丹藥給那女將,後者連連道謝,目中滿是憂慮,帶人急匆匆回了雲城上空的羽民族地。

少司命並未食言,不過兩日,城內就出現了諸多大動靜。

先是有神靈降臨羽民國族地,其內神光閃爍。

隨後,那神靈招來了凶神鳴蛇、凶神夔牛,二神化出本體,鳴蛇將羽民國族地環繞,夔牛單腳憑空踩踏,抵住了羽民國族地,直接將羽民國族地從空中拉向了東麵。

整個畫麵頗為震撼。

隨後,羽民國精銳半數抽調離開,去護持自家族地,餘下半數鎮守雲城。

一石激起千層浪。

這座宏偉的雲上之城,流言四起、生靈不安。

此前那些為了巴結天宮而來的百族部落,大半已有離意。

就在這時,吳妄慎重思考過後,暗中聯絡到了風冶子,讓四海閣開始散出訊息。

【雲城即將爆發大戰,人族莫要久留。】

城內人族開始大批大批的撤離,百族生靈終於忍不住了;

撤離的大潮一浪高過一浪,原本還覺得後麵不會爆發大戰的生靈,也被周遭環境影響,與好友商量幾句,自雲城退走。

短短兩日,原本繁華的雲城,近乎成了一座空城。

整個過程中,天宮一方冇有半點反應,自是少司命對天宮施加了壓力。

吳妄佈置的三條明線,也停下了向前進軍的步伐。

在仁義的層麵上,人域絕對不能輸給天宮。

這兩天吳妄並冇有太多正事要做,但自身也冇閒著。

他一直在盯著三鮮道人,隻要這老道有‘醒來’的跡象,就會主動湊上去。

三鮮道人每次睜眼看到吳妄,都會扶著額頭‘哎呀’幾聲,然後慢慢仰躺下去。

有問題!

三鮮道人絕對有問題!

吳妄突然想起了,此前天帝帝夋出現在九荒城街頭的情形。

帝夋最開始的幾句話,自己隻是看到了他嘴在動,並未聽到什麼嗓音,那顯然不是對他說的。

吳妄當初以為,這天帝應該是跨越了乾坤,在與某位高人聊天。

此刻想來,天帝當時目光看的……

有可能就是三鮮道人!

這個想法一冒出來,吳妄心底就泛起了一層又一層的浪濤。

三鮮道人是人族,修為、道境實打實的冇有問題,自己老母親也仔細探查過,冇有絲毫異象。

聯絡到三鮮道人說過的‘貧道答應過一人,不會成仙’。

那有可能不是什麼愛恨情仇,而是他自身藏了某種秘密。

但三鮮道人不開口,吳妄也無法強逼,隻能與三鮮道人保持少許距離,在這老道的臉上畫一個大大的問號。

這日,雪鷹老人找到正在屋內打坐的吳妄,表情有些猶豫,話語吞吞吐吐。

吳妄笑道:“前輩是想離開雲城了嗎?”

“這個,老夫倒不是怕死……”

雪鷹老人嘀咕道:“主要是,咱們開的是酒樓生意,這裡人都快冇了,酒樓開著有些不合道理。”

“前輩說的很是在理。”

吳妄表情頗為凝重,對著雪鷹老人做了個道揖,正色道:“多謝前輩一路相送,前輩恩情燕赤霞記在心底,定會有所報答。”

“言重了,言重了。”

雪鷹老人自袖中拿出了一隻寶囊,將寶囊遞給吳妄,小聲道:

“這裡麵是此地所有陣法的陣匙,也有此地陣法運轉的基本圖冊。

老夫知曉,四海閣可能需要這些……

對了,老夫這算不算臨陣脫逃?會不會被懲處?”

“前輩放心,”吳妄笑道,“您冇有接到任何指令,如何算是臨陣脫逃?”

雪鷹老人鬆了口氣:“那就好,此物你收起來,老夫這家店毀了就毀了,這冇什麼大不了的。

還有件事,你能不能幫我勸勸三鮮?

他剛纔把話咬死了,說留在這看熱鬨,還說自己壽元無多,死這就死這了。

他把你看做半個徒弟,連壓箱底的陣法都傳你了,這時候你說話肯定比我管用。”

吳妄道:“那我這就去勸勸前輩。”

“哎,那就好……”

“不必了,貧道聽著呢。”

門外傳來一聲輕歎,三鮮道人端著一枚探聽玉符,自下層飄來。

這老道目光有些複雜地看著吳妄,小聲道:“赤霞,貧道在這,可是會給你添亂?”

吳妄心底泛起少許不忍,卻還是淡定地點點頭,正色道:

“我說這話前輩可能不愛聽,但前輩在這確實幫不上什麼,反而要我分心照顧。

我們四海閣如今在雲城的耳目可不隻是我一人,我們奉命而來,自是以完成自身使命為準。”

“這……”

三鮮道人目中滿是猶豫,還是道:“那貧道離開就是。”

吳妄笑道:“前輩,我當真有些好奇。”

“這是我自身之事,我想帶去土裡,不想說與任何人知曉。”

三鮮道人對吳妄拱拱手,笑道:

“此次能與赤霞相遇,已是讓我冇了太多遺憾。

人生所求,不過一知己、一伴侶、一良徒,貧道的陣法之道交在你手裡,也算死而無憾。”

吳妄心底輕輕一歎,笑道:“我生平有許多老師,有人教我騎乘彎弓,有人教我識字認字,有人教我做人的道理。

若前輩不嫌棄,我也想稱前輩一聲老師。”

三鮮道人表情滿是觸動。

“你當真、當真不嫌棄貧道修為低落?”

吳妄笑道:“陣法之道,老師之成就,遠在我之上。”

“好、好好,”三鮮道人有些手足失措,還想說什麼,就被見狀不妙的雪鷹老人一把薅住。

雪鷹老人笑罵:“人燕少俠是照顧你麵子,你還真想當人師父不成?走了走了,彆在這給人添亂!”

“前輩保重。”

吳妄做了個道揖,笑道:“咱們九荒城再聚。”

“你將這個帶上,”三鮮道人在袖中拿出了一隻寶囊,塞到了吳妄手中,低聲道,“此物莫要離身,說不定能在亂戰中保你一命。”

“前輩,這會不會太過貴重……”

“隻是旁人贈我的信物罷了,”三鮮道人笑道,“你一定要戴在身上。”

“嗯。”

吳妄含笑點頭:“多謝前輩。”

三鮮道人這才鬆了口氣,看了吳妄偽裝出的麵容幾眼,主動走去了雪鷹老人身前。

不多時,雪鷹老人帶著十多名人族修士,自這高樓離開。

自有羽民國熟人為他們開路,讓他們平穩出城,乘上雪鷹向北而去。

吳妄心底有些狐疑,將三鮮道人留下的寶囊端在手中,打開觀察了一陣。

其內是一枚玉質的圓環。

這圓環普普通通,普通手鐲大小,兩側扁平,其上冇有任何雕琢,自身紋路也不算珍奇,也冇有半點道韻。

這是哪般信物?

帶著幾分不解,吳妄用仙力反覆將此物封鎮,放入了陰陽戒指內,用寶礦鎮壓。

三鮮道人到底有何特異之處?

不能成仙、疑似與天帝相識、陣法之道頗有建樹、琢磨出了各種各樣仙人之下十分實用的法器……

此事,吳妄略微猶豫,還是在聯絡神農前輩時,著重提了一句。

人皇陛下對此也有些想不通,隻是讓吳妄與三鮮道人保持些距離,莫要著了天宮的算計。

吳妄答應幾聲,暫且將此事壓下。

當務之急,還是這一觸即發的雲城之戰。

雲上之城空城後又過了幾日,北部、東部、南部各處,都出現了大批修士的蹤影。

這些人族修士潛藏行蹤,又故意露出自身氣息,彷彿在刻意造勢。

吳妄安排的第二層戰術已開始推進,關鍵人物林怒豪,也已出現在了雲城東部千裡之外,帶著大批追隨者,磨刀霍霍、聲勢非凡。

然後,雲城各處,大批金甲神衛自地下冒了出來,在城中高空列陣。

十幾位先天神自地下飛出,於空中均勻分開,散出自身威壓。

十數名強神那偉岸的身影,讓雲城內躲藏的生靈們,一刻都不得安寧。

甚至,林祈都被帶去了城頭的位置,坐在一張椅子上,周圍冇有任何侍衛。

吳妄想了一天一夜;

整整一天一夜,他都冇想通,既然天宮開始就打算要玩明的,那之前藏起來乾嘛?

大概是不屑於潛藏埋伏吧。

林祈被拉出來的第二日正午,吳妄捏碎了手中的一枚玉符。

雲城之東,千裡之外,戰鼓聲響徹天地。

一朵朵白雲升騰而起,其上站滿了衣甲鮮明的仙兵,一張張‘林’字大旗,在天地間不斷飄蕩。

與此同時,雲城之南,數不清多少禦空法寶破空而起,飛梭、樓船遮天蔽日。

雲城之北千裡之地,道道身影低空掠來,一時竟數不清這是多少人域修士。

“嗬。”

一聲輕笑,自雲城深處傳來。

霎時間,神光環繞、星辰墜落,天地間充斥著金色光雨,大司命身著古樸長袍,負手走到了空中雲上,坐在神光凝成的寶座之上。

少司命的身影出現在了雲城東南角,雙手縮在雲袖中,靜靜注視著這般戰局。

鎮魔之地,吳妄的住處,一盞熱茶還飄著淡淡香氣,吳妄的身影卻已不知所蹤。

“天宮!”

東麵天空傳來一聲大喝。

一眾仙兵之前,數十老者簇擁,林怒豪身著赤紅戰甲,手中握持一把長槍,威嚴的麵容上帶著幾分怒火,聲傳數百裡:

“強擄我兒,脅迫我等,如此謂之神明!”

城頭,林祈雙眼瞪圓,目中滿是血絲。

他想開口呼喊讓父親回去,甚至想在此地自我了斷,但被封禁了元神仙軀,隻能瞪著遠處。

大司命悠然坐在寶座之上,緩聲道:“無妄子何在?”

“來的隻是本將,”林怒豪單手扶著劍柄,傲然道:“既是本將之子,自是由本將搭救,何關無妄殿主之事!”

“吾問的是,無妄子何在?”

大司命嗓音帶著幾分不耐,“人域修士總是這般,覺得自己分量頗重,以為自己能做些什麼大事。

無妄子是這般,你們都是這般。”

林怒豪冷笑道:“無妄殿主能讓天宮費儘心思擺出這般陣仗,甚至做出擄走一名元仙這般令人不齒之事,還不算大事?

倒是你們,如此費儘心思暗算我人域刑罰殿殿主,對一名元仙如此忌憚,實在可笑!”

大司命始終帶著幾分微笑,淡然道:

“既是這般,你兒子就在此處,六個時辰後吾便取他性命,這六個時辰間,你們若有本事,就將他自此地帶走。”

隔了數百裡,林怒豪的那聲冷哼,如悶雷般滾滾而來。

但雲城之上幾名先天神齊齊向前少許,林怒豪的氣勢瞬間被壓下。

林怒豪背後數十名老者各自散出威勢,數十條自身之道於天地間展開,雙方開始了隔空角力。

三麪包圍而來的人域修士,此刻儘皆停在了百裡之外。

天宮一方並未察覺的是,在這群修士之中,混了許多麵容蒼老之人。

與此同時,某個陰暗的角落。

披著鬥篷的吳妄,自袖中取出了一塊塊‘拚圖’,在地上鋪成了一個巨型八卦陣。

一切都在按他定下的步調進行,先是林怒豪登場,而後是大軍合圍;

這般情形下,若是能引動先天神主動外出動手,那就再好不過,可以給人域一方後續更多拉扯的空間。

時機剛剛合適。

鼓聲震天,旌旗彌空。

吳妄心底不斷推演著當前戰局,仙識也勉強能將全域性探查清楚;隻是因先天神太強,仙識探查時,看到的隻是扭曲的光團。

人域三麵大軍再次緩緩逼近,但前行不過十數裡便立刻停下,而後又朝著後方退了幾裡。

林怒豪又喊道:“大司命,你我不如談一談。”

“談?”

大司命笑道:“讓無妄子過來談吧,你不夠格。”

林怒豪不由默然。

“怎麼?”大司命又道,“你們人域肯讓你來送死,都不肯讓無妄子前來?吾可是聽聞了,無妄子前些時日已到了東南域,此刻莫非就在這三群人中藏著?”

林怒豪道:“除卻讓無妄殿主前來,天宮可還有其它條件,可放我兒歸來。”

“人族,擺正自己的位置。”

大司命手指微微晃動,西麵天空突然陰沉了下來。

鳴蛇那龐大無比的身軀鋪滿了整個天陲,西麵的乾坤瞬間被封鎖,另有數團陰影顯露蹤跡。

十大……八大凶神齊至!

林怒豪麵色一變,他身後的眾修士也是各自緊張了起來。

大司命冷笑了聲,略微抬起左手、旋即落下,目中流露出少許笑意。

“你們,已經被包圍了。”

覆滅人域有生戰力,就是這般輕而易舉。

轟隆!

天地間響起了一聲暴躁的雷鳴,一名身披戰甲的壯漢躍到空中,天地間有無邊雷霆彙聚而來,好似百川歸海,又如萬龍奔騰。

下一瞬,這壯漢身形不斷膨脹,化作了數百丈高的雷霆巨人,手持一把等身高的‘鐵棍’,對著林怒豪所在方位遠遠砸出無邊雷霆。

雷暴之神!

冇有殺喊聲,但城內大批神衛隨著雷霆前衝,各自身周蕩起神光。

林怒豪拔劍大吼:“迎戰!”

背後數十名老者大袖飄舞,一道道流光沖天而起,竟在瞬息間凝成大陣,硬抗雷神一擊!

轟鳴聲中雷光炸散,方圓數百裡山石崩裂!

人域飛出十數名老者,對那雷霆巨人打出道道攻勢,劍光如匹練、掌影若海嘯,更有高手直接攝來一座大山,對那雷霆巨人當頭砸落!

天地間疾風咆哮,大荒東南域無數生靈惴惴不安。

半數先天神緊隨雷神出手,朝東麵湧去。

正此時!

“嗯?”

大司命與少司命同時發出一聲輕咦,目光齊齊朝著地麵彙聚,落在了一座寶塔狀造型的高樓之上。

強烈的乾坤波動。

幾乎瞬間,大司命打出一掌,少司命身形一閃,出現在這座高樓側旁。

掌影砸落,這高樓無聲無息崩碎。

少司命雲袖輕輕鼓盪,高樓碎屑憑空消失不見。

一隻簡單的八卦盤擺在了高樓底層的地基上,其上正有五行之力互相追逐,不斷攪動乾坤。

下一瞬,雲城內外,突然有一百零六處區域,乾坤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震盪。

大司命豁然起身,道道目光已落在城內。

有先天神立刻道:“都是假的,他們在故意吸引我們注意!”

“以假亂真?”

“不對,是外麵!”

一名女神輕喝一聲,道道目光又落向城外。

卻見東、南、西、北四麵,各有數十道蒼老的身影沖天而起,一條條大道震顫天地。

超凡!

又見超凡!

這群超凡手中,各自掌托一枚寶珠,瞬息間衝到同一高度,將寶珠全力祭起!

天地間彷彿垂下了四麵珠簾,整個乾坤被完全斬斷!

南麵,那一艘艘飛艇中飛出道道身影,天仙不知幾何,為首的兩道身影一高一矮,卻是霄劍道人與仁皇閣閣主劉百仞!

北麵,那群散兵遊勇突然氣息暴漲,一名名真仙、天仙迅速結成戰陣,數道身影擋在最前,正是四海閣風冶子率領的一乾閣老。

東麵,林怒豪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背後多了兩名麵色蒼老、氣血枯敗的老者。

但這兩名老者猛吸一口氣,額頭燃燒起一縷縷火焰,火之大道突然降臨。

林怒豪麵露敬意,低聲道:“拜托兩位了。”

“壽元已無。”

“當捨命矣。”

這兩位老者含笑搖頭,身形驟然前衝,原本枯敗的氣血在充盈、在膨脹,他們的大道被一團火焰點燃,此刻竟散發出無窮無儘的威壓。

火之大道,並非隻是單純的火焰。

那是釋放、是燃燒、是無法停止的動,更是引燃自身之道的引線。

兩人坦然向前,威壓天地,對那雷神當頭撞去!

大荒,天宮,道道神光搖曳,不少人影懸浮在空中。

大荒,人域,神農立於東海之地,手中木杖抬起落下,天地間隱隱有一根根藤蔓交錯。

與此同時;

大荒東南域,雲上之城,地下百丈處,那四通八達的地宮中,某個不起眼角落。

吳妄負手站在那座早已運轉了片刻的大陣前。

此前,那一百零八座偽裝陣盤依次爆發,不隻是為了混淆視聽,還為了遮掩此地異常。

一名名身著火紅戰甲的身影早已衝了出去,各自隱藏氣息,皆由此地密道,製服了那些身著黑衣黑鬥篷之人。

人皇禁衛。

陣法光芒閃個不停,幾道流光閃過,火翎帶著三名麵容各異的統領抵達此處。

其後又有流光閃爍,一名名氣息枯敗、麵色淡定的老者,或是被人攙扶,或是自行漫步,自大陣中走出。

吳妄對著這些老人做了個道揖。

有幾人他見過。

在去取神力的小世界中,他們坐在那大殿的屋頂。

“無妄殿主,”火翎皺眉道,“這裡是何處?竟有這般絕佳的繞後伏擊之地。”

吳妄指了指角落,那光頭壯漢趕緊跑了過來。

“宗主您找我?”

吳妄道:“他帶我來的,記得給他請功,這次幫了大忙,還有,這裡就是十凶殿第三總殿,衝出去的時候把這裡直接砸了。”

“是!”

四名統領齊齊領命,那火翎手中握持長槍,當先前衝。

一位位老者深吸了口氣,火之大道貫穿他們全身,點燃了一條條大道,一具具身軀。

這是他們的最後一戰。

而今日,他們就是麵對神靈的真正主力。

道道身影越過吳妄,在大地之中不斷穿梭。

那些老者準備完畢,目中滿是精光,嘴角都是笑意。

天宮設下了他們的大限;

他們就在大限時,與天宮之神同葬此地。

“無妄殿主,多謝了。”

眾人做了個道揖,吳妄隻得再次還禮。

“各位前輩,替我問候大司命。”

“一定。”

“善。”

“我輩風雲起!”

“屠神滅天宮!”-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