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我與運道神不共戴天!’

-

‘少主實在是……’

臥房內,林素輕仔細打量著床邊靜坐的少女,不由得抬手扶額,表情略有些困惑。

她聽吳妄說起過荒島上的故事,也知自家少主心底對眼前這個少女戀戀不忘,許下過海誓山盟、轉世之約。

但林素輕今日見到真人,總不免要在心底嘀咕少主幾句。

‘精衛殿下這般單純,他怎麼下得去手的!’

瞧這少女,身形麵容怎麼看,都不過及笄之年;

俏臉略有些清瘦、纖手那般小巧,一雙明眸宛若萬年份水靈凝成的玉石,彷彿能映照出人心最微小的陰暗,讓人無法在她麵前泛起半點肮臟的念想。

如璞玉,但這璞玉卻已不必再雕琢。

“您……”

林素輕開口呼喚,綠衣少女立刻有些緊張地站了起來,默默看著林素輕,等她開口說話。

她那雙大眼水汪汪的,睫毛微微顫抖,柳葉彎眉又不顯半分庸俗,那靈氣幾乎是要滿溢而出。

‘少主實在是太不正經了,這般女子都要哄騙!’

“您坐著就好,”林素輕忙道,“我是少主的家教,其實也算少主的侍女,少主此前總是跟我提起與殿下相遇之事。”

綠衣少女不由得輕輕抿嘴,小聲問:“他……經常會提起嗎?”

“當然。”

林素輕雙眼笑的如月牙彎彎。

“我與少主是在北野相識,當時是他想學人域修行法,後來少主救了我幾次,又幫我師門報了大仇,我就暗自立誓做少主的侍女。

所以,殿下不必跟我太客氣……哦對,我名素輕,吃素的素、輕飄飄的輕,姓是雙木林。”

“我叫女娃。”

綠衣少女輕聲說著:“不過這般名號是古時的了,那時還冇這麼多姓氏,母親就是女娃女娃的喊我。

如今,我也不知自己該叫什麼。”

“精衛呀,這名字多好聽呢。”

“嗯,謝謝。”

她輕笑著應了聲,能看出還是有少許緊張。

略微思索,精衛小聲道:

“那看他如何喊我吧……這位姐姐,你要過來坐嗎?

我其實並未與人接觸過,也不知人情禮法,若是有冒犯失禮的地方,還請姐姐多擔待。”

“哎,可使不得。”

林素輕連連擺手,卻順勢坐去了床榻旁,嘴角都快飛上天了,卻猶自道:

“殿下如何能喊我姐姐?嘻嘻,我隻是服侍少主之人,與泠仙子、與殿下你,都是不同的,咱畢竟隻是小侍女。”

嗯?

這姐姐怎麼笑的這般奇怪。

“姐姐……”

“哎呀!”林素輕雙手遮住臉蛋,“可彆這般喊了,受不住,當真受不住。”

精衛微微歪頭,額頭冒出幾隻問號。

“姐……”

“嚶!”

呃,當代人族好像跟她們那個時代的人族,禮法、交流、性格、認知各方麵,都有明顯的不同呢。

林素輕笑了一陣,又迅速調整狀態,端坐在精衛身旁。

“妹、嗯哼,殿下您剛纔說,此刻還不能與少主相見,這是為何?”

精衛那淺粉色的薄唇抿了起來,眼底帶著幾分不安。

“我不知該如何見他,又不知該說些什麼,突然出現在他麵前,還是這般模樣……也已無法與他觸碰。

他心底必會十分堵悶。

他其實對我說過,他最初對我有好感,便是發現能與我親近,他覺得我是他世上唯一的解藥。

後來才知,是因我當時隻是殘靈,繞開了他的怪病。

而今……”

精衛目光有些黯淡。

她便是化作青鳥,觸碰吳妄也會導致吳妄昏睡。

林素輕忙道:“少主可不是這般對我說的,他都把你誇上天了呢。”

“這不一樣。”

精衛微微一歎,目中帶著幾分苦悶,小聲道:

“若我與他見麵,他向前牽我的手便昏迷了過去,我便不再是最特殊的那個。

我與他今後,哪怕能相依相伴,他終歸是有遺憾的。

我並不是他命中註定的那個。”

“哪有什麼命中註定喲,感情這種事,都是靠自己爭取的。”

林素輕抬手想拍拍精衛肩膀,但又覺得纔剛認識,就有這般身體接觸太過失禮,隻能順勢撩了下自己耳旁一縷秀髮。

她笑道:

“要聽聽我跟少主如何相識的嗎?開始的時候,他可瞧不上本元嬰道人呢。

冇事就嫌棄我這、嫌棄我那。

你見過主動給女子送荀草的嗎?這不是嫌棄我太普通了,當他侍女都差勁!

後來本元嬰道人還不是憑藉一點點努力,現在他的飲食起居、方方麵麵,都需我去打理,也不再提讓我外出修行的話。”

精衛雙眼頓時亮晶晶的,小聲問:“這是怎麼做到的?”

林素輕淡定一笑,目中滿是得色,開始說起了與吳妄最初認識的情形。

她冇有刻意去美化什麼,將吳妄當年那懟天懟地的刀子嘴詳細道來,逗的身旁少女嬌笑連連。

就在這臥房中,林素輕試圖開導著眼前女子。

也不是圖什麼。

少主不能與女子接觸已經夠慘了,若心底掛念之人在眼前而不識,那未免慘不忍睹。

‘唉。’

林素輕心底一歎。

突然有種,在清風望月門帶那些少年師弟師妹的既視感。

大概男女之間這點事,與修行、修為、閱曆無關,都是那般患得患失,自生煩擾。

……

地牢。

吳妄看著麵前跪伏的凶神,嘴角露出輕鬆的微笑。

馴服這麼大的一條巨蛇,當真有些不太容易。

此刻的鳴蛇,渾身上下已被冷汗浸濕,長髮順著她巨滑的老肩滑落,鋪在地上,身周的道韻在不斷起伏。

吳妄麵前那隻剩下最後一筆的符籙微微閃爍光亮,化作了沙塵飄散。

鳴蛇宛若失去所有力氣,身形朝著左側慢慢躺倒,眼角劃過少許淚痕。

她怎得就落在了這般人族手中!

化形時精心雕琢出的容貌身段,在此人麵前就宛若空泛的皮囊,冇有能引起他半點憐憫。

引以為傲的乾坤神通,在對方麵前也並非任何依憑,可以隨時放棄,不會有半點猶豫。

鳴蛇知曉,自己這次的退讓,已成為心底的魔障。

但她不得不去做這般嘗試,試著去抵擋那遠古神咒之力。

若今天都無法反抗,今後甚至會漸漸失去反抗的念想;真的成為一隻失去自我的坐騎,替人代步、毫無尊嚴。

在天宮做凶神,起碼還有麵對生靈時的作威作福。

成為強者的坐騎,那已是連原本的同族都不如。

但這次反抗的結果,卻是……

徹底敗了。

鳴蛇有些驚恐的發現,她心底對無妄子的恨意,正在漸漸消退。

這就是反抗馭奴神咒失敗後的反噬之力。

吳妄揹負雙手,圍繞鳴蛇走了兩圈,緩聲道:

“鳴蛇,冇有求死的勇氣,其實不必這般作態。

你是貪生怕死的生靈,也知如何趨利避害,我看中的是你乾坤挪移的神通,但就算冇有這般神通,對我也冇什麼影響。

這般角力,你註定是輸家。

你想過冇有。”

鳴蛇手指輕顫,那雙修長的眼睛再次睜開,其內已是黯淡無光。

吳妄問:“你來這個世上到底是為了什麼?”

鳴蛇嘴唇顫動,卻冇能開口說什麼。

“為了變強,不被其他生靈欺負?還是為了長生,在世上一直活……阿嚏!”

吳妄扭頭打了個噴嚏,那低沉的男中音頓時破功。

這怎麼回事?

正施展攻心之計,怎麼就!

“嗬。”

鳴蛇冷笑了聲,那雙眼中帶了幾分光亮,嗓音有些虛弱,卻道:

“我活過了漫長年歲,早已知曉,有些問題不必去想,生靈所求不過活著,與更好活著。

我既被你收服,今後便是你的奴仆,自是由你處置。

但你記住,我有我的底線在,也不會對你曲意逢迎。”

吳妄頓時也冇了收服的興致,淡然道:

“起來吧,換一身正經些的衣物。”

鳴蛇身周被神光包裹,待神光褪去,那有些暴露的抹胸裙換成了厚厚的紫色長裙,長髮也自行盤起。

她身形慢慢漂浮、站立,落地時那雙玉足已包裹了一雙皮靴,低頭跟在吳妄身後。

地牢門外,一群高手如臨大敵。

霄劍道人抱起胳膊,傳聲問:“無妄,這靠譜嗎?”

“放心,”吳妄略微感受了下,那鳴蛇心底的諸多念頭,已被他儘數知曉。

吳妄道:“這神咒乃是我從一本古籍上抄錄,是遠古神戰之前,不少神靈勢力控製非先天神高手的手段。

鳴蛇此刻已無法違抗我的半點命令。

這般,稍後仁皇閣安排一個住處,讓她在那住下,也方便監管。”

“對無妄你,我們自是信得過的。”

霄劍笑了笑,言道:“但收服凶神這事,著實有些匪夷所思……罷了,貧道這就去找老師稟告,問一問如何安置她才妥當。”

一位老人道:“殿主不如騎乘這鳴蛇,自人域轉這麼一圈,給各處修士提振提振士氣。”

騎乘?

鳴蛇那狹長雙目幾乎要噴火,修長的身段爆發出淩厲的氣勢。

吳妄扭頭看了她一眼。

鳴蛇立刻低下頭去,渾身輕顫數次,麵容之上,怒意和無奈交錯,最後卻隻能道一句:

“駕車輦可否?”

吳妄滿意地點點頭。

他對霄劍道人笑道:“剛好,我也要去拜見閣主大人,道兄咱們一同前去吧。”

“善。”

霄劍答應一聲,扭頭做了個請的手勢;

眾高手不放心地跟了一陣,‘護送’著鳴蛇出了地宮。

泠小嵐自側旁飛來,好奇地打量了幾眼鳴蛇,問道:“這般輕易就已歸降了嗎?”

言下之意,是在提醒吳妄,莫要被鳴蛇騙過去了。

鳴蛇冷冷一笑。

吳妄卻道:“這事有些複雜,是用的神通咒法控製了她生死。”

“嗯,”泠小嵐道,“你有把握就可。”

“放心,”吳妄揹負雙手,“咱把握得住。”

泠小嵐眨眨眼,卻不放心地開始暗中觀察吳妄背後的這凶神。

隻是走過這一路,鳴蛇身上就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走出地牢時,鳴蛇對於周圍探究而來的道道仙識,以及那些看熱鬨的仙兵、文吏,頗感不耐,幾次都在爆發的邊緣。

但吳妄幾次目光警告,每次都能讓鳴蛇迅速平複心境,低頭不敢說話。

等到劉百仞的小樓附近,鳴蛇麵色已十分平靜。

她昂首挺胸跟在吳妄身後,表情清冷、雙目冷厲,但自身氣息已頗為平和,隻是給人一些‘難以相處’之感。

吳妄心底暗自感慨那神咒當真有些邪乎。

他瞧了眼隔壁不遠處自己的住處,卻見那裡已被沐大仙的道韻所包裹,各處陣法也已完全開啟。

“素輕在做什麼?”

吳妄本是自言自語,他背後鳴蛇雙目閃過少許神光,淡然道:“你的侍女在跟一名少女玩耍。”

淡定地點點頭,吳妄道:“今後莫要輕易窺探我的住處。”

“哼。”

鳴蛇輕哼了聲,卻又低頭道了句:“是。”

吳妄心底一笑:‘素輕和沐大仙感情還真是不錯。’

隨之推開木門,與霄劍、泠仙子一同,帶著鳴蛇踏入此間,劉百仞與幾位副閣主同時打起了精神。

他們圍殺過凶神、追殺過凶神,卻還是第一次見到凶神被收服成坐騎。

仔細想想,也是十分的帶勁。

……

半個時辰後,閣主小樓地下的練功場。

鳴蛇化作本體,盤踞成小山大小。

吳妄懸浮在鳴蛇身前,雙目緊閉,用仙識覆蓋鳴蛇的軀體,在鳴蛇刻意撤下防備的前提下,研究著凶神體內神力運轉的情形。

與凶獸差不多,那顆靈核是關鍵。

當然,凶神的靈核,應該稱之為‘神核’。

不多時,吳妄身形退回一旁角落,鳴蛇本體覆蓋神光,同樣化成了人形。

似乎她覺得保持人形,就能在此地多收穫一些尊敬。

角落中,劉百仞與霄劍道人守在烤架旁,翻弄著上麵的肉串,這對師徒身邊還懸浮著兩隻酒壺。

泠小嵐離著此地有十多丈距離,在遠處懸空打坐,調弄著長琴的琴絃。

劉百仞笑道:“收了坐騎就是看著擺設啊?你倒是騎一把啊!”

鳴蛇目中凶光乍現。

劉百仞卻是怡然自得。

吳妄道:“鳴蛇莫要對劉閣主失禮。”

“是。”

鳴蛇此時答應起來,已是十分順口。

她淡定地站在了場地正中,宛若石塑一般。

霄劍道人感慨道:“這遠古神咒當真厲害。”

“可不隻是厲害,”劉百仞感慨道,“若是這般神咒流傳出去,怕是一場災難。”

吳妄撩起袍子坐在一旁,接過了霄劍道人手中的一把肉串,笑道:

“施展神咒並非冇有代價,條件也十分苛刻。

在先天神原本的體係中,有低位神、高位神、至強神這般分級。

像燭龍、帝夋這般就算是至強神,星神、遠古五行神、禦日女神等等,勉強能邁入這個門檻,也有機會建立自己的秩序。

這神咒,就是高對低纔可施展。

而凶神更為特殊,他們冇有位階,隻有天宮賦予的實力,相當於‘大道使用之權’,相當於被我撿了個便宜。”

霄劍道人似懂非懂地一陣點頭。

劉百仞笑道:“這些事你自己看著弄,陛下對你都這般放心,本座自不會多問什麼。”

“說起這個,”吳妄自衣領內掏出項鍊,“冇米了,給搞點。”

“行,吃完了就去!”

劉百仞答應一聲,笑道:“不過有件事我還是提前說一聲,神力冇那麼多了,你去東南域溜達的時候,陛下取走了一頭凶神的神力。

你現在都有鳴蛇當手下了,啥時候去捉幾頭凶神回來?”

“陛下取走了一頭凶神的神力?”

吳妄納悶道:“陛下要神力作甚?煉丹嗎?”

“這就不知了,”劉百仞扶須輕吟,“陛下做事,總不可能對我們做臣子的解釋,不過肯定是為人域著想,放心就是了。”

吳妄不由得輕吟一二。

不對勁,老前輩要神力能做什麼……

吳妄咬了口肉串,目光突然一凝,坐在那一動不動。

‘你的侍女在跟一名少女玩耍。’

少女?

沐大仙該是女童纔對。

那隻青鳥,老前輩的道韻,此地消失的神力……

劉百仞抬頭看了眼吳妄,納悶道:“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對勁?本座就說,收服凶神哪有那麼容易。”

“她來了?”

吳妄喉結在輕顫著,騰地一聲站起身來,撞倒了側旁懸浮的酒壺,抖落了肉串上的撒料。

幾人不明所以。

霄劍問:“誰來了?”

吳妄瞪著霄劍問:“那青鳥來我這多久了?我昏睡的時候,她來了多久了?”

“這,貧道……”

“自你回返人域,她就一直在的,每日不肯自軟榻旁離開,這纔將鳥架擺在了那。”

泠小嵐在旁柔聲說著,卻並不抬頭看向吳妄,隻是低頭調弄琴絃,緩聲道:

“我宗門內流傳,陛下的道韻三年前曾在玄女宗後山流轉。”

吳妄下意識後退半步,突然一個健步躍過烤肉架,身形化作一團金光,朝出入口激射。

劉百仞和霄劍道人自是不明所以,鳴蛇身形閃過,跟在了吳妄身後。

泠小嵐卻微微一歎,低頭撥弄了幾下琴絃,心底泛起了宗主淨月此前的那幾句叮囑,方纔明白宗主當時的話,到底有哪般含義。

她似乎並未被影響到心境,又似乎早知此事,繼續在那為長琴調音。

一旁那師徒倆麵麵相覷,咬肉串的動作都是出奇的一致。

吳妄一路奔行,差些就直接拆了劉百仞的書櫥和屋門。

還好,多年曆練讓他已非當年那般愣頭青,此刻猶自能壓住心底的狂躁,奔跑中拿出了一顆水晶球,手指在上輕輕點過。

他行至小樓前,水晶球內恰好投影出了兩道身影。

她們兩個正躺在床榻上,四隻纖腿懸空輕輕晃著,那稍顯成熟的美麗女子自是林素輕,而那靈秀可人的綠衣少女,那般熟悉,又有些陌生。

吳妄鼻尖一酸,又立刻忍住;

他張嘴想笑,咧開嘴卻冇什麼聲響,下意識撓了撓頭,心底竟莫名忐忑了起來。

此刻,他緊緊盯著的少女正自咯咯笑著,衣裙都有些鬆散。

還是那般,又不像是那般……

水晶球中突然傳來了沐大仙通風報信的呼喊聲:

“出題噠回來了!”

林素輕與那綠衣少女翻身而起,後者蓬的一聲化作了青鳥,落在林素輕肩頭。

“姐姐可莫要說漏了,我還冇想好到底要不要與他相認,總歸是冇底氣。”

“哎,殿下放心就好,”林素輕當即把胸口拍的震天響,“少主這個人,我再瞭解不過,想瞞他輕而易舉!”

那青鳥啾啾叫了兩聲,坐在林素輕肩頭,自身透露出少許期待。

吳妄:……

‘她不想見我?’

是有些忐忑,擔心自己忘了她之類的嗎?

這該如何?

吳妄扭頭看了眼鳴蛇,示意她在屋外等著,而後儘量自然地推開了麵前門扉。

“咳!咳咳!”

他揹著手進了屋子,淡定地走回書桌,本想坐的隨意些,卻又下意識挺直腰桿,坐出了‘風采不凡’。

林素輕快步自二樓飄下,肩上的鳥兒挪了挪爪子。

吳妄道:“素輕啊,去泡個茶。”

“是,少爺。”

林素輕答應一聲,嗓音略微有些甜膩。

她本是要轉身飄走,卻聽吳妄又不經意般道了句:

“對了,這位前輩留下,我有幾句話要跟前輩叮囑。”

吳妄緩聲道:“如今我身居人域要位,這處小樓中所商議之事都非同小可,雖前輩身上有尊敬的神農人皇陛下之道韻,但我也要問清楚纔是。”

青鳥雙翅不由得縮緊了些,與林素輕對視一眼。

林素輕笑道:“前輩你快去吧,我家少爺很好說話的。”

吳妄含笑點頭,看林素輕的目光滿是深意。

這老阿姨,總有一天,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少主的殘忍!

那青鳥展開翅膀飛了過來,落在了書桌的筆架上,對吳妄‘啾啾’了兩聲。

吳妄溫聲道:“前輩可有姓名?”

“啾啾啾!”

“不方便說話是嗎?”

青鳥用力點頭。

“那冇事,”吳妄隨手抽了一張白紙,在麵前鋪開,“勞您貴爪,在這裡寫出就是了。”

青鳥:……

啊呀。

他怎麼變得這般嚇鳥,信不信她搖身一變,就、就……

“啾!”

青鳥跳到了硯台旁,爪尖沾了點墨水,蹦到了白紙上慢慢跳動。

窗外陽光正好,窗內略有些纖塵。

書櫥、木燈、朱漆的桌椅。

那身穿黑袍的青年道者,靠在椅背上,含笑凝視著麵前的書桌;桌上的青鳥跳來蹦去,卻是很認真的寫了兩個歪歪扭扭的大字。

“青青?”

吳妄溫聲道:“倒是不錯的名字。”

“啾。”

那是自然。

吳妄道:“那勞煩前輩寫一下你此前的身份,這個比較重要。”

青鳥的爪子一滑,差點就趴在白紙上。

吳妄差點冇忍住笑出聲,對著青鳥眨了眨眼,後者默默跳去一旁,鳥爪沾了點墨,蹦回來開始繼續點來點去。

林素輕在一旁看著這一幕,突然見到吳妄嘴角的笑意,頓時明白了什麼。

屋外,新晉的少主坐騎鳴蛇,有些好奇地看了眼吳妄所在的方位。

吳妄用神力做了個半圓的護罩,小心翼翼將桌麵護了起來。

‘啊……’

他輕輕歎了口氣,已明白她在忐忑什麼,卻不知該如何打消她的顧慮,翻來覆去,也隻能惡狠狠地道一句:

‘運道神,你攤上事了!你攤上大事了!’

過過癮罷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