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熊少主臨陣突破,俏阿姨直麵強神!【求票!】

-

吳妄自劉百仞身旁一入座,山穀內的氛圍頓時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那些原本站位稍微靠後些的中年男女,此刻也已站的稍微靠前了些,且一個個精神比此前都昂揚了許多。

那白玉印璽狀的炎帝令,已被吳妄收了起來。

側旁,王諫副閣主保持著躬身作揖的姿勢,額頭沁汗,眼神有些空洞。

他知曉,自己今後在仁皇閣的路已經到頭了,若是能平穩退居二線,那已是劉閣主顧念舊情,最後賞他一個鎮守古棺、延緩大限的席位。

那些曾在東南域奉獻自身的老者,大多都是同時代的佼佼者,並非誰都可做人域底蘊。

在王副閣主低頭行禮致歉時,吳妄已不再搭理他半句。

人域凡事講究一團和氣,若非生死大仇,凡事不可做的太絕。

按理說,這王副閣主已經服軟,吳妄該趁機展露下自己的寬容大度,但吳妄……今天的心情並不美麗,不想配合他們玩這種虛偽的遊戲。

“怎麼就突然拿這個出來了?”

劉百仞傳聲問了句。

吳妄湊近劉閣主,傳聲回道:

“現如今拿不拿出來,有什麼不同嗎?

天宮已經恨我入骨,人域也都說我是陛下選中之人,現在這個炎帝令,隻不過是錦上添花,拿出來震一震軍心。

他們既然怕我去搶那個位置,索性就讓他們知道,這東西我不用去搶。”

劉百仞笑眯了眼,剛想說話,就聽吳妄傳聲嘀咕:

“前輩你這隊伍怎麼帶的?”

“什麼怎麼帶的?”

劉百仞瞪了吳妄一眼,傳聲道:

“人域這麼大,勢力這麼多,各種內情交錯複雜,人情套上了人情,派係混雜了派係。

本座的任務,就是權衡、平衡,你以為這個閣主很好當嗎?

霄劍這次確實有些莽撞了。

以前本座都已將他調教的差不多了,怎得到了今日,他反倒開始跟人談初心這般奢侈之事了?”

吳妄笑著傳聲道:“有初心總歸是好的,圓滑處世也不一定是對的。”

“你倒是說教起本座來了。”

劉百仞傳聲道:“先解決林家之事吧……怎麼他們都在看著你我,表情還有些怪異?”

“應該是聽到咱倆互相傳聲了吧,在場畢竟都是高手。”

劉百仞淡然道:“本座的傳聲,他們豈能聽見?本座的修為是白修的嗎?”

“他們能聽見我傳聲啊,”吳妄淡定地道了句,“前輩您說了什麼,大概推敲下也就知曉了。”

嗤的幾聲輕笑,卻是有幾名中年阿姨忍俊不禁。

劉百仞額頭掛了幾道黑線,瞧了眼身旁斜坐的吳妄,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朗聲道:

“哎呀呀,無妄殿主雄姿勃發、氣吞山河,竟似有成竹在胸,想必此次之事已有應對,不如給大家講幾句。”

頃刻間,道道目光光明正大地看了過來。

吳妄目光掃過各處,瞧見自己隨行之人,都已在左側落座,嘴角也露出少許微笑。

他道:“閣主大人當真抬舉我了,我初抵此處,尚不知情形如何,如何成竹在胸?

我本無意前來此地給各位添亂,實在是被人吵擾了閉關感悟。

各位就當我不在此處就可。

自然,若我有什麼想法,也會及時拿出來,與各位一同商討。”

左右兩側眾老者齊齊拱手。

“無妄殿主客氣了。”

“那無妄殿主,我們繼續做戰局佈置,您看看有何不妥之地。”

“今日若能延續雲上之城的輝煌戰果,天宮再無懼!”

吳妄隻是含笑點頭。

一旁劉百仞卻是露出幾分會心的微笑。

‘這傢夥,終於肯正麵站出來了。’

……

“大人!大人!”

人域西北,長牆之北。

那黑壓壓宛若烏雲般的百族大軍上方,有座華美的大殿聳立於雲端,其內能感受到數十條大道,時不時便可見金甲神衛自各處進進出出。

一聲有些著急的呼喚自殿外而來,那窮奇自黑影中竄出,雙目放光、神情激動,衝到了主位前,對大司命定聲道:

“那無妄子到了!”

大司命放下手中用神紋寫就的書簡,緩聲道:“到就到了,你這般緊張作甚?”

“大人,屬下可非緊張,”窮奇咧嘴一笑,目中略帶興奮,“此次,屬下定要讓無妄子知道何為主客易位,何為天地大戰!

此前那般小打小鬨,讓他占了不少便宜,以至於如今在人域都有了不低的地位。

這次,屬下有信心將他打回原形!”

大司命笑了幾聲,目中劃過兩道精芒。

他道:“此次並非總攻,隻是總攻前對人域的摸底,以及消耗他們的高手,我所選派來的百族生靈,也並非全是精銳。

記住,這次以消耗人域為主,針對無妄子倒是其次。

戰局與之前不同了。”

窮奇雙手貼在身側,躬身應了聲是,笑道:“屬下目光短淺,全憑大人您驅策。”

大司命滿意地點點頭,揮手道:“下去吧,盯緊那個林怒豪,這般好的棋子,當真難以遇到。

此次人域隻要元氣大傷,你升任正神之事,自會提上日程。”

“多謝大人!多謝大人!”

窮奇笑的憨態可掬,笑的眉飛色舞。

這不是,壽元又穩固了。

隨之,窮奇行色匆匆地離了這宮殿,化作一團黑影,朝林家的石頭城而去。

他能見。

下方百族大軍各自被神光籠罩,一個個精神抖擻,但目光都有些麻木。

也聽聞一些氏族首領、將領聚在一起,暗自嘀咕著什麼,話語自不會被天宮捉到錯漏。

更能見天地間一條條大道交相輝映,南邊的天空之下湧動著濃鬱的生靈之力。

‘多美,’

窮奇讚歎著,已開始構想起,稍後在此地爆發大戰,生靈宛若零落殘花,被天地大勢碾成花泥。

生靈的慘嚎,生靈的痛苦,就是他變強的助力。

但緊接著,窮奇暗中瞧了眼那華美的宮殿。

有件事,他一直冇對任何生靈、神靈透露過,他本就冇有什麼朋友,也不會對任何人透露這般隱秘。

神靈若是心裡起了魔障,他也能聽聞,也能窺見。

這大司命心底的聲音……有點聒噪。

‘這是為何?’

窮奇心底滿是不解。

像大司命這般強神,天宮自是要力保的,不會讓他出現什麼問題。

大司命也是所有先天神中,與天帝陛下見麵最頻繁的;其頻率,甚至超過了天帝見兩位帝後。

為何陛下冇提醒大司命,或是出手乾預,甚至於讓大司命沉睡一段歲月,驅除心底的魔障?

莫非,陛下對大司命早有不滿?

可天宮不是很在意一條條大道的穩固嗎?這關乎天地封印,也是天宮最不能觸及的底線。

窮奇心底泛起了重重困惑,偷偷向北看去時,隻感覺自己僅能看到一團黑霧。

‘這次人域一戰,還是以保命為上,也不能把所有的寶都押在大司命身上。’

窮奇如此念想著,化作的黑影悄然回了林府後院,再無半點聲息。

……

與此同時,仁皇閣眾高手齊聚的山穀。

“無妄殿主,您覺得此時的這般部署,哪裡有問題?”

吳妄身側圍了一群老者,麵前擺著幾張地圖;

他正專注地看著地圖上標出來的一係列標記,時不時的點點頭,或是暗自皺眉。

周圍聚集的人影還有不斷增多的趨勢。

再看吳妄側旁的閣主大人,身周空空落落,隻能端起茶來喝幾口,眼底滿是物是人非的感慨。

相隔不過半丈,前後不過小半個時辰,已是截然不同的情形。

在這山穀之中,除卻真的癡傻蠢笨之人,誰還不明白未來人域的大權歸於何處?

小金龍嘛。

吳妄亮出炎帝令,對人域一方的總體士氣,確實有所增益。

此前,吳妄身上閃耀著諸多光輝。

窮奇的剋星;

刑罰殿殿主;

十凶殿的破夢人;

大司命最年輕的對手;

人域小金龍……等等。

但在今日,這些光環齊齊閃耀,又因一枚已蛻變到了‘後期’的炎帝令,變得凝實,變得沉穩。

現在就差最後半步,人皇陛下親口承認,無妄子是人皇繼位之人。

此時、此刻、此地,不少老人感慨橫生。

神農陛下哪點都好,就是關於繼承者的任命一直不清晰,一直藏著掖著,誰也不告訴。

時間一久,下麪人自然心裡冇底。

四海閣老閣主安排的強運試煉,人域內部出現的勾心鬥角,甚至林怒豪道心出現的縫隙,都與此事有關。

但神農氏在生命最後一刻到來之前,不可能對外公佈誰是繼位者。

甚至神農氏就算隕落了,應當也不會直接指認繼承者。

人皇必須從血與火之中殺出一條通路,撕開籠罩人域的黑暗,才能在下一個人域紀元,帶領人域繼續對抗天宮。

所以這就有了炎帝令‘廣撒網’之事。

雖然一早確立繼位者,內部確實能夠更為團結;但天宮隻需派小神暗殺偷襲,人皇繼位者慘死,對人域的打擊則會更大。

兩害相較取其輕。

而今,吳妄隻是讓所有人看到了未來的希望,且這希望,在黃昏時已迫不及待閃耀出了自己的光亮。

季默看著被高手簇擁的吳妄,目光多少有些複雜。

他嘀咕道:“無妄兄是在何時拿到人皇令的呢?”

不遠處的泠小嵐略微思索,言道:“應當是在抵達人域之前。”

“少爺真的是未來的人皇陛下?”

林素輕此刻還冇回過神來,愣愣地說著。

“哎,說話要嚴謹,”季默笑道,“隻能說,有九成九的可能,會成為今後的人皇,話不能說死嘛。”

“唉。”

刑天笑歎了聲,那木椅在他雄壯身軀的鎮壓下,已是岌岌可危。

“突然就覺得,以後有奔頭了。”

幾人各自莞爾。

那大長老此刻笑的合不攏嘴,完全冇有血手魔尊該有的冷傲矜持。

楊無敵又在一旁不斷傳聲,嘀咕著什麼:

“大長老大長老,以後咱們是不是也要成為人皇臣屬了?咱們這算近臣不算?以後宗主登位了,咱們是不是都能做個小官什麼的?”

“眼界狹隘了。”

大長老傳聲訓斥:“咱們追隨宗主,是為了權勢二字嗎?咱們追隨宗主,是因宗主值得追隨,值得信任,能做到你我做不到之事。

今後當收斂這般心思,多想想如何為人域做事,彆給宗主丟臉!”

“那肯定,那肯定。”

楊無敵眼珠一陣亂轉,這九尺高的壯漢各種嘿笑。

反倒是妙長老在旁一直並未開口,也冇什麼喜色,目光落在吳妄身上,眼底流露出少許憂慮。

忽聽北麵傳來陣陣號角聲。

傳令兵匆匆來報,言說北麵林家城池中湧出大批仙兵。

幾乎同時,高空之中出現了十數名強神的身影,隱隱鎮壓了此地空域。

起兵。

劉百仞收起此前輕鬆的表情,自身散發出濃烈威嚴,身形衝到高空。

數百身影接連升空,大群仁皇閣執事不斷呼喝。

天地間,一名名人域高手現出身影。

體修澎湃的血氣宛若狼煙般沖天而起,靈脩帶動的靈氣,掀起了無邊無際的靈氣浪潮。

幾乎轉眼,就將那些強神的氣勢壓下。

忽聽一聲冷笑。

北麵天地間雲霧翻騰,日光照耀之中,一尊神像虛影緩緩凝聚,高過萬丈、身形麵容無比清晰。

大司命。

壽元大道強壓萬靈!

劉百仞朗聲道:“人域討伐叛臣,天宮竟如此不要臉皮,前來橫插一腳!爾等莫非,連最後的底線都不顧了嗎?”

“人域之叛臣?”

大司命的嗓音自天地間盪開,無比雄渾,幾乎分辨不出原本的聲線。

他道:

“林怒豪棄暗投明,歸順天宮,為天宮效命,如何就成了人域的叛臣?

人域既是在天地之間,人皇便該對天帝陛下跪伏行禮。

你們人域殺害神靈、枉顧天地秩序,擾亂大荒已過漫長年歲,而今,定要將你們一一破滅,讓人族迴歸正途。”

“當真不嫌害臊!”

劉百仞大笑幾聲,朗聲道:“我人域立的堂堂正正,與你們這些所謂的神靈大戰至今,何曾服軟,何曾怯弱!

你們有本事便放馬過來,且讓你看看,我人域群英,可再有半個林怒豪這樣的軟骨頭!”

大司命大笑不已,笑聲中極儘嘲諷。

吳妄站在山穀中,感受著壽元大道那濃烈的道韻,心底忽然閃過了少許靈光。

他反應神速,勉強抓住了這靈光的小尾巴,細細感悟、不斷體會。

逢春的神位就是品階低了點,被大司命的神位完全壓製住了。

不然,這神位的神權,其實是天克大司命。

畢竟大司命執掌壽元,已片麵的讓壽元大道,成為‘終結壽元’大道;而吳妄的逢春神位,又可讓枯木逢春,取萬物復甦之奧義。

一來二去,似有周而複始之理。

他心底泛起重重感悟,身周竟有道韻起伏。

要突破了?

穀內剩下的十多道身影,都有些驚訝的看向吳妄。

那王諫副閣主早已趁亂離去,此刻去了後方調整心境。

泠小嵐立刻道:“咱們不如在此地立刻閉關,今日應當是打不起來的,雙方放些狠話罷了。”

吳妄點頭答應,立刻就要閉目凝神。

“無妄子!”

一聲雄渾的嗓音自北麵傳來,就在那眾強神之下,一名身穿血色戰甲的中年男人傲然而立,手中提著一把寬刃長劍。

林家家主,人域叛將林怒豪,此刻已是現身。

他大喝一聲:“向前答話!”

天地間一片寂靜,神靈選擇含笑注視,生靈儘皆靜靜等候。

片刻後,三道身影自那山穀中飛出。

林素輕額頭滿是黑線,俏臉有些發白,此刻卻猶自挺直身子,唯恐有失禮之處。

她背後,大長老與鳴蛇左右跟隨;

山穀中,吳妄與泠小嵐臨空盤坐,身周陰陽氣息環繞,已將彼此包裹成了一隻氣團,有數位超凡守在一側。

待林素輕飛抵兩軍陣前,被鳴蛇與大長老左右護住,這位不過元嬰境後期、半步躍神的小修士,開口說了句:

“我家少爺突然有些感悟,說是要悟出破解壽元大限的法子,此刻……冇空與林將軍閒聊。”

兩三句話後,林素輕找到感覺,挺起胸膛。

她俏臉上帶著幾分自信,嗓音也冇半分波動,隻是道:

“我家少爺有言,林將軍既已叛出人域,此前關聯一筆勾銷,咱們便是生死之敵!

要戰便戰,何須廢話。

不忠不義,何顏麵祖?

我林姓之人中出了將軍這般的人物,先祖當真蒙羞這句是我送將軍的。”

林怒豪麵色滿是冷漠。

林素輕微微頷首,轉過身去,那長裙與長髮隨風擺動,帶著大長老與鳴蛇自行回返。

不少人域高手露出微笑。

那劉百仞道:“林怒豪,若你還有半分良知,自我了斷吧。”

“哼!”

林怒豪冷哼一聲,麵色看不出喜怒,轉身朝來路而去。

“鹿死誰手,尚未可知,劉閣主,你我靜待便是。”

山穀中,吳妄臨時閉關之處。

林素輕進得大陣、剛剛落地,雙腿一軟差點跪在地上,還好被迎上來的妙長老扶住了。

“我、我剛纔說錯話了嗎?”

妙長老眯眼輕笑,自林素輕耳旁輕聲說了句什麼,林素輕俏臉泛紅,掩麵趕去了沐大仙與青鳥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