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強援入場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二百三十四章 強援入場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時間緊,任務重。’

吳妄終於明白,上輩子總是聽到的這六個字,到底有什麼具體含義。

此刻,他就如一架失控馬車的車伕,駕著馬車在黑夜中疾馳,想要努力在車毀人亡之前,避開前方的懸崖。

鳴蛇身形先一步出現在吳妄身後,那雙修長蛇目中滿是恭敬,對吳妄低頭行禮。

“主人。”

“立刻開啟去往……”

吳妄的嗓音頓了下。

本是要立刻去找神農商量的他,眼底劃過少許茫然。

正此時,又有強烈的眩暈感突然襲來;吳妄身形一個踉蹌,幾乎站立不穩。

有隻大手從側旁伸了過來,卻是霄劍道人及時攙扶住了吳妄。

還好是霄劍。

鳴蛇瞧了眼這劍修,眼中劃過淡淡的厭惡。

霄劍溫聲道:“無妄你怎麼了?身體為何如此虛弱?”

吳妄:……

你炸兩次試試!

還不知道這回溯的具體原理是怎麼回事,他人都快被玩廢了!

不可急躁,這個時候不能急躁,必須讓自己足夠冷靜……

道境感悟雖不會消退,但修為積累也是要‘漫長’的歲月,體內神力的積累也需要大量的‘源’。

甚至,吳妄感覺自己的元氣、自己的精神,都產生了巨大的損耗。

這要是此刻冇了怪病、拜堂成親,他都不一定有力氣洞房花燭當然,勉強下自己,肯定也是可以的。

不管如何,他真的經不起第三次回溯了!

不能亂,必須有章法。

吳妄本是覺得,隻要神農老前輩出手,將大司命直接拿下,所有問題自可迎刃而解。

但鬼知道大司命是不是被名為‘馬戶’的人域高手踹了心神,竟然將死亡大道蘊藏在了體內!

老壽星吃砒霜,嫌命長?

這行為的離譜程度,跟定住七仙女後爬樹摘桃的石猴,簡直不分伯仲!

且,壽元大道與死亡大道互相碰撞中,大司命竟能收割生靈之力為己用,這也是吳妄萬不曾想到的。

神農前輩可將大司命直接震殺,但在天帝暗中注視、隨時可發難的情形下,想在剝離死亡大道的同時鎮壓大司命,難度著實太大。

人域對大司命的攻勢,都化作了帝夋完成生靈大道合併的推力!

事情的關鍵節點在於哪?

如何摁住大司命?

不、不對!

帝夋算計籌謀了這些,之所以選擇讓大司命自我墮落,而不是直接暗中弄死大司命,就是因少司命的態度。

此事之中,最關鍵的,就是少司命會不會配合天帝,複原生靈大道。

吳妄忍耐著強烈的眩暈感,蒼白的麵色出現了一抹病態的嫣紅。

經曆了兩次這般詭異的情形,吳妄也發現了些許不同尋常。

兩次回溯,他額頭都飛出了一滴精血。

是這滴精血承載了此前經曆過的‘錯誤路線’記憶,傳遞到了兩天前的自己身上。

還是,這精血是發動某種神通的媒介,強行讓他回到了‘路走錯了’的節點之前?

急匆匆衝出睡神殿的吳妄,此刻反倒是冷靜了下來,在趕來幾人的注視下、不斷來回踱步,時不時會說出一兩句話語。

“泠仙子。”

泠小嵐腳尖輕點,那宛若輕鴻的白裙裙襬輕輕飄舞,繡著雲紋的白靴綻出少許仙光,嗓音略顯清冷:“怎了?”

“幫我聯絡季兄,讓他們夫妻二人不必趕來此地,我已知曉林家之事。

他們兩個幫不上什麼,也不必太過著急,我自有解決的辦法。”

“好。”

泠小嵐輕聲道了句,凝視著吳妄的麵容,身形翩然而去。

吳妄繼續揹著手來回踱步,他此時的步子總歸是有些急促。

“素輕幫我弄個茶。”

“道兄,我要一支奇兵,隨時可突入林家防線。”

“大長老,你的血煞大道能否感應一下死亡大道?我想對這條大道多些瞭解。”

周圍人各自答應,圍著吳妄快速忙碌了起來。

吳妄也是走的有些累了,抬手自寢殿中攝來一隻座椅,喘了口氣,慢慢坐了下來。

終究還是要聯絡老前輩,但必須先拿出一個完整的計劃。

讓老前輩直接去強壓大司命、弄垮林家,解決不了什麼問題;老前輩充當與天帝正麵交鋒的高階戰力,如此就可。

竟有些累了……

他一個即將邁入真仙境,擁有星神血脈和星神分身,且自身戰力匹敵半步超凡的半神半人,竟會感覺到身體疲累。

也不對,此刻自己被‘削弱’了兩次,能戰平普通天仙境後期已是不錯。

這不是重點,道境冇有丟,想恢複修為隻是如何給自身填充靈力。

‘怎麼辦?’

先問又自答:

此時已大概確定,要阻止帝夋的謀算,隻有兩條路。

要麼讓少司命不去完成生靈大道的晉級。

要麼就是讓大司命不要如此作死,主動剝離自身的死之大道。

這兩條路,此時看來都近乎走不通。

少司命此刻就在天宮,他總不可能深入天宮之中,喊著‘少司命,我是來談判的’;那無異於羊入虎口,就算不被直接打殺,也會成為階下囚。

大司命這邊還有一絲絲可操作性。

無他,大司命此刻距離人域並不算遠。

但一想到,大司命那張本自英俊、逐漸扭曲的臉,吳妄就打心眼裡有些噁心。

於是,吳妄隻能想辦法開辟第三條路徑,他……

握住了項鍊。

如果說,有哪般危機,是必須召喚燭龍神係迴歸、打破現有天地秩序,才能得以破局,那想必也就是此刻了。

“娘?”

“怎麼了霸兒?”

蒼雪立刻給予了迴應,一顆大星閃耀在滅宗上空。

吳妄閉上雙眼,元神微微張嘴,但話語卻卡在了嗓子尖。

他此刻的決定,可能會造成大半個大荒毀於神戰,可能會導致另一場災難,可能會……

“如果接下來,情況不可控,我想請母親將星神大道抽出神庭,在最短時間內撞開天地封印。”

出乎預料的,吳妄嗓音竟是十分平靜。

星空神殿,原本好整以暇坐在寶座上的蒼雪,此刻已握著長杖站了起來。

她問:“不再多做些準備嗎?”

“帝夋即將升級天地秩序,”吳妄道,“合併生靈大道……我無法跟母親具體解釋我為何知道這些,但我就是……”

“娘自是信你,你並非遇事就胡來的性子。”

蒼雪輕聲說著,又問:“生靈大道如何升級天地秩序?”

吳妄道:“吸納生靈之力,然後憑生與死演化陰陽,讓這兩條大道去觸碰天地本源,而後封鎖天地,加固天地封印。”

蒼雪輕輕蹙眉,輕聲道:

“若是這般,就算此時抽離星神大道,也已經來不及了。

封印並非立刻就能被打破,衝擊封印最少需要數年歲月;既然天宮已找到補救之法,此次卻已是咱們輸了。”

吳妄一怔。

是了,天地秩序的升級十分迅速,甚至有些倉促,就是為了不給母親反應的時間!

自己此前看到的零星碎片,能見母親站在空中,前方是無邊無際的流星、身後是熊抱族和父親。

這就是天地秩序升級後,母親和熊抱族的下場。

一旦天地穩固下來,天宮冇了後顧之憂,帝夋第一個要對付的不是人域,而是母親冰神,以及星神的殘軀。

這就是死局,帝夋設下的死局。

九荒城帝夋現身時,那般淡定從容、又隱隱表達出求和之意,都是偽裝居多。

好一個天帝!

日月之父,秩序之主,起於微弱,但最終驅逐了燭龍神係的先天神!

吳妄突然感覺有些喘不過氣,宛若還是上輩子冇有任何神力法力的自己,掉入了深邃的海溝中,越陷越深,無法動彈……

蒼雪輕聲呼喚:“霸兒,帶上你的友人,隨為娘離開吧。”

吳妄突然清醒過來,掙脫了那般束縛感。

大拇指隔著衣物輕輕摩挲著項鍊上那塊寶石,他道:“娘,事不可為,就帶父親和儘可能多的族人離開大荒。

孩兒還想多試試。”

話語一頓,吳妄不知自己想到了什麼,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溫聲道:

“與天帝鬥,其樂無窮。”

言罷,吳妄手指輕輕一拽。

這條還有少許神力的項鍊,第一次自他脖頸脫離,被他放入了手指上套著的陰陽戒指內。

【這個時刻,母親若是突然出手,必然會遭受帝夋的雷霆一擊。

帝夋選擇先安撫他們母子,合併生靈大道,本質上隻是為了求穩,且減少此事可能遇到的乾擾。】

星空神殿中;

蒼雪呼喚了兩聲‘霸兒’,卻冇有得到什麼迴應。

她不由得皺起柳葉眉,自神殿正中站了一陣,修長的身段飄出了淡淡的冰淩。

“帝夋,生靈大道,生死對立……”

蒼雪手中長杖輕輕抬起,隨之又慢慢落下,那一聲‘噹’的輕響,在這大殿之中不斷迴盪。

不知何時,她的身影已消失無蹤。

……

滅宗,宗主寢殿之前。

第三條路此時不會有什麼效果,隻能從前兩條路上尋求突破。

吳妄突然挑了挑眉。

帝夋如果有十足的把握完成天地秩序升級,此前為何又不斷做姿態給母親示好?

帝夋的這個計劃,絕對不是十拿九穩,必然存在某個薄弱之處,是自己此刻冇看到的。

天帝的漏洞,天宮的漏網之魚,天……

正此時,一道身影自吳妄視線邊緣,揹著手溜達而過,白白胖胖、神態有些微的困惑。

吳妄眼前一亮,立刻道:“老哥,幫我一把!”

睡神眨眨眼,試探性地問了句:“幫你做什麼?”

“催睡大司命!”

睡神渾身一哆嗦,咬牙、震聲,順便還跺了跺腳:“乾不了,做不到!你這不是坑我嗎這個!”

“老哥!”

吳妄站起身來,橫著邁出半步,指著自己的木椅。

“來,坐,此事關係重大,你讓我想想怎麼忽悠你。”

“這般殷勤作甚?”

睡神瞪了眼吳妄,嘀咕道:

“咱倆也就這幾年的交情,我可是活過了漫長的歲月,幾年交情,毛毛雨罷了。

如此就跟天宮對立……咱們交友的代價,是不是太大了點。”

吳妄笑道:“那也就是可談了?”

“大司命那可是天宮強神,執掌天地之間十分強橫的壽元大道,想催睡他……”

睡神揹著手溜達了過來,目中滿是猶豫、臉上寫滿了沉重,沉吟道:

“得加點好處。”

吳妄嘴角微微抽搐:“老哥儘管開口!”

“你那條項鍊能不能讓咱看一眼?”睡神目中滿是亮光,“那莫非是冰……某個先天神的本命神器?”

吳妄猶豫了下,正色道:“母親給的護身之物,無法輕易示人。”

“母!”

星神嘴角微微抽搐,壓低嗓音、身體前傾,一把抓住吳妄的胳膊:“那是你母親?”

側旁幾人聯同那青鳥齊齊歪頭。

“是,”吳妄緩聲道,“老哥,你不如隨我去見神農陛下,這事,我們好好談。”

睡神依舊有些猶豫。

吳妄打了個手勢,鳴蛇纖指劃過,已是撕開乾坤,前方流轉的光影,便是神農炎帝避世修行之處。

那睡神哭笑不得地抱怨道:“我怎麼稀裡糊塗就被你拉到了這?”

吳妄道:“老哥,此事不隻是與人域、天地間的生靈有關,與你也是休慼相關。”

“哦?為何?”

“一個完備的、失去了外部壓力、擁有絕對主宰者的天地秩序,老哥你還能安穩睡大覺嗎?”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睡神上下打量著吳妄,低聲道:“你身上為何有一種奇怪的道韻,為何老哥我隱隱感覺,我似乎連續說了三次同樣的話?”

吳妄瞪著睡神:“你能感覺到?”

“你這傢夥,”睡神嘖嘖稱奇,“身上到底多少隱秘?我對你當真是越來越感興趣了。”

吳妄:……

“都過來吧。”

他對著身後招呼一聲,“多個人多份力量,說不定能有更多思路。”

睡神道:“當真要催睡大司命?”

“也不一定非要催睡大司命。”

吳妄如此說著,看著那樹下緩緩凝成的老人身影,正色道:

“人域西北域不能起大戰,讓天宮不攻自退,這是最低的要求;莫讓陛下久等,咱們一起過去吧。”

言罷,吳妄心底泛起少許明悟。

人域並非完全被動,他們起碼掌握著,是否弄傷大司命、是否與大司命開戰的主動權。

吳妄背後,大長老、霄劍道人已開始琢磨,稍後對人皇做道揖的姿勢。

那站在林素輕肩頭的青鳥,卻是忍不住用翅膀遮住自己的小臉,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與此同時。

北野之北,那片漂浮在北海的皚皚雪原的某處。

蒼雪靜靜站在一處山崖上,身影宛若一株蘭花草,在暴風雪中輕輕飄搖,眺望著南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