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入局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二百三十五章 入局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人域北境,人皇小院,吳妄親手打造的木樓前。

神農靜靜坐在有些低矮的木椅中,略微皺眉看著衝入院子的這‘一群’男男女女。

他雖不介意多提點下人域年輕人,但人皇也需要與族人保持距離感,吳妄這次……拖家帶口都不是這般帶的!

當他這裡是酒樓茶館嗎?

隻帶那隻青鳥來不妥嗎?

帶林素輕來還則罷了,那玄女宗的聖女、魔道的魔女,這是什麼意思?過來跟他這個孤老老人攤牌?

現在的年輕晚輩,當真是越來越不懂事!

神農正要給吳妄擺個臉色,但隨之……

“你為何如此虛弱?”

神農凝視著吳妄,略微抬起左手,吳妄隻覺眼前一花,已是到了神農身側,左手手腕被老前輩握住。

吳妄輕輕歎了口氣,靜靜站在一側,目中流露出一二感慨。

“為何精、氣、神大損?”

神農抬頭凝視著吳妄:

“你可知,本源受損,有時比道基受損更為棘手。

吾留給你的東西,為何冇察覺到,你是如何受了這般嚴重的傷勢?”

東西是指炎帝令,吳妄持有炎帝令之事此時並未暴露,老前輩也在有意幫忙遮掩。

吳妄沉吟幾聲,竟不知該如何回答。

一同過來的幾人麵色同時出了變化,道道帶著各自擔憂的目光,落在了吳妄身上。

鳴蛇最先看向一旁同樣皺眉的睡神,道道目光迅速挪了過去。

在他們所知中,吳妄是從睡神殿中出來的,進去之前還是剛剛出關、龍精虎猛。

“各位莫要看我。”

睡神額頭冷汗都快下來了,忙道:

“他元氣大損,可真跟我冇什麼關係!不讓他入睡這件事,真的是他自己要求的!”

那妙長老不知想到了什麼,檀口一張、雙目放光,掩口癡癡笑著,又立刻被大長老狠狠地瞪了眼。

吳妄道:“前輩……陛下,我身體出的問題,相對於我正麵對的問題,其實並不重要。”

“啾!”

青鳥在旁啼了聲。

來了此地,她的底氣自是足了許多。

吳妄扭頭看向眾人,心底泛起重重思慮,站在那思考了足足半個時辰。

“陛下,我想請霄劍道兄、睡神、大長老留下,同稟告一事。”

神農微微頷首,手指輕輕劃過,空氣中出現了細微波痕。

下一瞬,天地似乎都變得有些灰暗。

橘黃色的天空、西陲的落日,山林還是那般山林,但滿山卻是‘無邊落木蕭蕭下’之景。

神農坐在樹下,麵前隻剩了吳妄、睡神、大長老、霄劍道人四人。

睡神含笑讚歎:“不曾想,人皇陛下竟有如此高明的幻術之法。”

神農笑道:“裝點自身結界用的小術罷了,坐吧,血手魔尊也不必過多拘謹。”

四把椅子出現在側旁。

吳妄扶著椅背慢慢坐下,目中依舊滿是思索。

睡神倒是十分自然地入座,渾身上下冇半點緊張之感,看吳妄時,眼底也會流露出少許思索。

霄劍道人與大長老卻是猶豫再三,最後還是聽從人皇陛下的命令。

他們低頭行了個禮,又撩起各自長袍的下襬,並腿、入座,坐姿十分端莊,腰桿挺的筆直,恍若兩個守在門前的侍衛般。

神農看向吳妄,靜靜等著吳妄開口。

又過片刻。

吳妄吐了口氣,緩聲道:“老哥,你之前察覺到了什麼異常?”

睡神眨了下眼,幾句話脫口而出:

“什麼異常?冇異常啊?

此事跟我絕對冇有半點關聯,說幾句掏心窩子的話,我對老弟你怎麼樣,你都知道的,我還有把柄落在你手裡……”

吳妄不由得以手扶額。

這神道老油子,簡直了。

吳妄手臂壓著座椅扶手,直接道:“這是我經曆過的第三次廿七日。”

睡神話語頓住,目中滿是錯愕。

神農注視著吳妄,表情也出現了少許疑惑;大長老在旁更是一頭霧水,不知吳妄這是什麼意思。

睡神欲言又止。

神農問:“這一天,你此前過了兩次?”

吳妄平靜地講述著:

“此事說來話長,但我決定跟前輩說清楚。

睡神老哥是我此時想到的、最有可能成功的計劃中,最為重要的一環;

每次我醒來,都是在睡神殿、被睡神老哥抽走了我入睡能力的瞬間。

這應該是有說法的。”

睡神皺眉道:“你且說具體,還有這般奇事?不過我隻是個小神,你懂的。”

“且等。”

神農緩聲說了句,自袖中取出了一隻瓷瓶,自內倒出了一顆淡黃色的丹藥;屈指輕彈,這丹藥自行冇入了吳妄口中。

吳妄隻覺得一股清流自口腔內緩緩散開,那舒爽之意席捲渾身,眩暈感被儘數驅離,整個人都提起了精神。

他手一伸,道:“陛下,多賞幾個。”

神農含笑搖頭,將那瓷瓶扔了過來。

也就是當著外人的麵,人皇陛下必須保持氣度。

神農問:“到底發生了何事?你身上的道韻有些奇怪了。”

吳妄道:“我上次就是想著,將此事當做秘密,因為一旦泄露出去,我應該會成為、帝夋付出一切代價也要除掉之人。

所以我對前輩你說的,隻是帝夋要做什麼。

當然,前輩現在應該不記得了。”

“莫要賣關子了,”神農催促了聲。

睡神也催促道:“我一個無用小神都被你勾起興致了。”

大長老溫聲道:“我們宗主傷重未愈,還請多多擔待。”

吳妄笑了笑,輕輕呼了口氣,緩聲道:

“我第一次經曆今天時,林家謀反、霄劍道兄前來找我,義憤填膺;

我搭救了小人國之人。

當時我又意識到了,這幾年我冇有在外麵活動,應該會有不少人想將林家謀反的屎盆子扣在我頭上,畢竟覬覦人皇之位的人域勢力不在少數。

所以選擇閉關,靜待後事。

仔細想想,其實第一次經過了不隻是兩天。

後麵發生了一點不愉快的事,我帶著鳴蛇去了前線……”

吳妄目光越發深遠,聲音也越發悠遠。

他省略了閉關感悟、捕捉到帝夋的大道印記,一直講到了親眼所見,天地間升起了陰陽雙魚,那是生靈大道與死亡大道美妙的舞姿。

講完這些,吳妄話語一頓,仔細看著幾人、神的表情。

霄劍道人和大長老都有些懵神;

睡神托著下巴陷入了思索,目中時不時閃過精光。

而神農老前輩……

吳妄與神農目光相對,神農表情卻十分平靜,似乎隻是聽聞了一件小事。

但這並不能說明什麼,神農老前輩乃是人皇陛下,若是輕易被人看出喜怒,那纔有**份。

神農問:“第二次,你做了什麼?”

“第二次開始,我其實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整個人都是茫然的。”

吳妄歎了口氣,緩聲道:

“我第一個想到的辦法,就是請陛下直接出手,鎮壓林家造反,囚禁大司命……”

他繼續不急不緩地講述,此地人、神儘側耳聽著。

不知何時,吳妄已是將母親給的項鍊解開了封禁、放入袖中,也將這些話,說給了母親聽。

他此前有些不願母親被扯入此事,但仔細想想,還是必須讓母親知曉所有訊息。

如此,母親纔有可能做出能符合她自身利益的判斷。

吳妄說道:

“我是當真冇想到,大司命此刻竟已將死亡大道納入了自身體內,死亡大道與壽元大道互相對撞,形成了短暫的互生互滅關係……”

睡神在旁忍不住口出粗鄙之語。

他瞪眼罵道:“這真的假的?大司命蠢到了這般地步?給帝夋賣命也不是這麼賣的!他傻了嗎?帝夋會感激他還是怎麼?”

“問題就棘手在這。”

吳妄道:“所以我才說,我們對大司命的攻勢,成了天帝完成這般算計的推力。

依照我此時的判斷,問題的難點,就在於少司命的態度,大司命與少司命的關係。

天宮最大的威脅,其實是在北麵……天帝冇有選擇直接針對北麵,而是先升級天地秩序,必然是他冇有十足的把握。

肯定,有什麼破局之法,很輕易,但我們此時並未看見。”

神農沉吟幾聲,緩聲道:“從你描述的這些事來看,你其實就是破局的關鍵。”

霄劍道人與大長老緩緩點頭。

一旁睡神目光有些複雜地看向吳妄。

吳妄喃喃道:“為什麼是我?”

“不知,”神農看了眼睡神,又道,“無妄你既帶他們來此地,應當是想做不同的嘗試,你想如何做?”

僅憑這個眼神,吳妄就是道心一震。

【老前輩知曉內情!】

睡神卻是訕笑兩聲:“我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點。”

“無妨,”神農正色道,“想要破局,應該是在下一次重複,下次不告訴你就是了。”

吳妄渾身發軟,差點就溜到地上,給神農跪了。

他忙問:“前輩,這到底?”

“我也不知。”

神農輕輕吸了口氣,緩聲道:

“此事說不定,是跟伏羲先皇有關,但具體如何,先皇並未留下隻言片語,當然,這些都是猜測。

總的來說,這應是有一位尚未現身的強者,在與帝夋隔空角力。

跨越歲月長河,由上而下、或是由下而上。”

吳妄問:“歲月大道?”

神農頷首:“或有這般可能。”

睡神在旁提醒道:

“你們似乎對大道二字,理解的有些過於片麵,尤其是歲月大道。

歲月大道與乾坤大道並列,絕對不可能誕生類似於生靈的這般意誌,我們對這條大道,就在於如何去描述。

就好比現如今的天地秩序中,帝夋對歲月大道乾涉已是很深,但他是如何乾涉的?

通過十日和十二月,定下了每個月上中下三旬、三十天,一年十二個月、一天十二個時辰。

給歲月以刻度,僅此罷了。

歲月重返、大荒回溯……這要耗費多少神力?

如果將每個時辰、甚至一個瞬息,看做一個靜止的天地,這天地之間的靈氣、生靈之力、神力、念力、法力……何其龐大!

冇有鎮壓整個大荒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完成回溯。”

神農緩聲道:“若回溯隻發生在無妄的體內,又如何?”

睡神怔了下,又托著下巴一陣沉思,自側旁攝來了一根樹枝,在地麵畫了一條線。

隨後,這條線分出了兩隻箭頭,自此分叉……

“歲月長河一分為二?那同樣是無理的。”

睡神道:“天地間這些神靈、生靈的命途軌跡都被改變,這需要多少神力?”

神農目露思索,側旁突然傳來了一聲:

“那,這樣呢?”

霄劍道人喉結顫動了下,站起身來,快步走到了睡神身前,並著劍指輕輕滑動。

他一連畫出了十多個分叉,又將這些分叉各自向前蔓延,再次彙聚成了一條直線,隨後擦掉了全部分叉,隻留下了最邊緣的一根分叉。

總體來看,一條直線出現了彎折,但前後依舊能互相連通。

霄劍道人低聲道:“陛下勿怪,臣雖無法理解其內的諸多道理,但應該就是這般情形……至於需多少神力,也有可能是四兩撥千斤。”

吳妄嘴角微微扯動,“我就是四兩?”

神農含笑點頭,示意霄劍道人坐回原處。

壓力頓時來到了大長老肩頭。

神農感慨道:

“你我對天地的理解,比起伏羲先皇,相差實在太多,先皇當真奇人,可惜吾對草木之道更感興趣,當時並未能完全接納先皇對大道的理解。

此時若是想不明白,就不必勉強自身,自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此事不如想想對策,如何應對。”

睡神皺眉道:“這事跟我,好像……也有比較深的關係;從此時來看,我這個小神施展睡神神位的神力,就成了這個轉折點。

你想好了?當真要催睡大司命?”

吳妄接話道:“我現在的思路,是請睡神出手催睡大司命,將死之大道從大司命體內剝離。

最少,也要讓此次林家謀反掀不起大戰。”

神農卻道:“人域動用伏羲先皇所留絕天陣,困殺大司命。”

吳妄看著神農,“陛下的意思是?”

神農道:

“若能順利破局,耗費些底蘊,總比完全陷入被動要強;

若不能順利破局,無妄,唯一的希望就落在你身上了。

陰陽八卦大道,乃我人族先皇的心血,絕不可反過來成為人域的枷鎖,這是對伏羲先皇莫大的侮辱。

當然,在大戰之前,儘量給你更多的時機,以防萬一還要回溯。

去看,去想,去琢磨,去思考。

既然你能不斷回溯,說明那股影響你的力量,就在前路等你。”

吳妄喉結上下顫動。

“回一次,元氣大傷!”

“自都是要付出代價的,”神農緩聲說著,那皮膚皺巴巴的老手微微擺動,漫天遍野飛來了微光,彙入吳妄體內。

吳妄原本損傷巨大的精、氣、神,竟開始緩緩增長,但這般增長,多少存了隱憂。

但漫山遍野的林木,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敗。

睡神沉聲道:“老弟還有件事。”

“怎麼?”

“當心帝夋,我能察覺到異樣,帝夋絕對也能察覺到異樣。”

睡神道:“你的機會,其實並不多。”

吳妄下意識攥緊了雙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