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破局(上)【大杯!】

-

‘少主這是在做什麼?’

林素輕心底發出這般疑問。

又是帶他們幾個‘無關人等’去見人皇陛下,又是自人皇陛下麵前化作虛無消失不見;

等他們幾個再次現身,便讓鳴蛇開洞,帶他們直接回了滅宗……

這不是白折騰了一圈嗎?

‘呸呸,錯了、錯了,能近距離見到神農陛下,這是何等之榮耀。’

林素輕眨眨眼,雖是這般想著,但心底著實翻不起什麼波浪。

無他,麵熟爾。

耳旁傳來了青鳥的輕啼聲。

林素輕立刻回過神來,帶著青鳥朝一側的內洞走去,又聽書桌附近傳來了對話聲。

一直懶洋洋的睡神,此刻竟然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說著什麼:

“……人域大陣一開,隻要能將帝夋擋在外麵,我有六成把握能將大司命拉入沉睡狀態。

但進入沉睡跟進入夢境是兩回事。

而且想動他大道,不可能不驚醒他。”

素輕對這些自是冇興趣的。

她已把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伺候少主’、‘與少主論道’上。

哼起了舒緩的小調,林素輕那纖柔勻稱的身段拽著輕柔的裙襬,飛入了安靜的內洞。

與林素輕不同的是,在吳妄身側的泠小嵐,此刻不斷去思索,想弄明白吳妄他們到底要做什麼。

泠小嵐的理解中,吳妄是在算計那大司命,似是想給大司命設一死局。

故,泠小嵐道:“與其鎮壓、催睡,何不直接破他要害?”

吳妄溫聲道:

“因為那樣,大司命的大道會歸於天宮,天宮花費些時間就能培養出新的生靈壽元之神,或者直接讓少司命去吸納這條大道。

我們的目的,是讓大司命不死,阻止生靈大道合併。”

泠小嵐緩緩點頭,在旁負手俏立,靜靜聽著。

她發現自己幫不上忙,便不再多言。

吳妄與睡神、霄劍、大長老琢磨了一陣,很快就拿出了幾套作戰方案。

有了神農的許諾、人域的底牌,吳妄突然就硬氣了許多。

這些被人域高層藏起來的底牌,就是威懾天宮、讓帝夋不敢踏足人域的根本原因,但到了這般時刻,該用自是要用。

果斷,敵會白給;

猶豫,必然敗北。

半個時辰後,各項計劃敲定。

吳妄道:“接下來分頭行動,道兄拿著陛下給的令牌,直接去找劉閣主,仁皇閣會全麵配合我們接下來的計劃。

可以跟劉閣主坦白,我要去找林怒豪談談,想辦法在林家之地佈局。”

“嗯,”霄劍道人拿起桌上的木牌,對吳妄做了個道揖。

這道者剛想轉身飛走,鳴蛇已閃身去了洞府之外,抬手劃開了乾坤。

真·交通要員。

待霄劍道人離開,睡神問:“我跟老弟你一同行動?”

“勞煩老哥了,”吳妄道,“我不能給老哥你許諾什麼好處,但隻要你我能度過這一難關……”

“彆整這些虛的,”睡神嘴角抽搐了幾下,“把你那留影寶珠給我就行了。”

吳妄笑著搖搖頭,拿出一隻寶囊。

睡神搶過一看,見是自己當初留給人域的把柄,頓時笑出聲:“你果然冇送走,詐我的嘛。”

隨之話語頓住,緩聲道:“有冇有備份?”

“不可能……冇有。”

吳妄含糊地道了句,繼續道:“老哥,我想在睡夢中跟林怒豪談談,人域超凡,有難度嗎?”

“瞧誰不起?啊?瞧誰不起?”

睡神哼道:

“你們人域修士中的超凡高手,與這些執掌先天大道的強神還是有些差距的。

我雖小神,但對付一名超凡,卻也有十足的把握。”

“那就好。”

“宗主,”大長老在旁皺眉道,“您還是要注意自己的身體,陛下剛纔叮囑您了,丹藥也好、神通也罷,補充來的元氣都是外來的。

您還需注意自身損耗,及時休養纔是。”

吳妄笑著點點頭,溫聲道:“多謝大長老提醒,我會注意這些。”

言罷,他低頭看著書桌桌麵,目光略有些複雜。

回來前,神農前輩的傳聲叮囑,隱約告訴了自己什麼,卻又像是什麼都冇說。

炎帝陛下說的是:

‘無妄,你在重複回溯之事,或許並非依次進行。

每個生靈、每個單獨的意識吧,都需做出不同的選擇,不同的選擇會導向不同的結果,但也有可能會導向相同的結果。

如何將自身之勢,化作天地之勢,你若能想明白,或許就能參透較為關鍵的一步。

這不正是你所寫那幾篇經文所蘊含的道理?’

吳妄:……

那經文他背的,也不是太懂啊!

“時間緊,任務重。”

吳妄感慨一聲,拿出一枚玉符,又將這玉符收回袖中,鋪開了一張白紙。

他抬手摸向硯台,卻見一隻手套包裹的纖手已是輕輕點在硯台上,那硯台中頓時多了少許墨汁。

抬頭,他與泠小嵐對視一眼,心底莫名安穩了許多。

吳妄道:“稍後咱們還要同修一陣,我要參悟一些道理。”

泠小嵐道:“嗯,你安排就可。”

吳妄笑了笑,端起自製的狼毫筆,麵對著白紙思量了一陣,提筆寫了一個戰字。

緊接著,他將這白紙上的墨跡蒸乾,留下自己的氣息,疊起來遞給了大長老。

吳妄緩聲道:“大長老,勞煩你走一趟林家,將此物扔下就走、報上我的名號,就說是我派去的使者,萬以自身安危為上。”

“是,屬下定不辱使命。”

大長老麵露肅容,將疊好的白紙端在手中,轉身風風火火而去。

鳴蛇……再次劃開了乾坤。

吳妄毫不耽誤,聽到了內洞傳來的啜泣聲,就立刻站起身來。

有一點,是他此時不得不考慮的。

如果這次敗了……

他必須把握住自己身上的這個特異點,這是他去直麵天地秩序掌控者帝夋的依仗。

勝之不武?

雙方本就冇在一個水平線上,若是冇有‘出奇製勝’,如何去完成這般挑戰。

所以,要把兩次回溯前都發生的事作為一個個‘節點’,去做完這些節點,以保證自己還有重開的機會。

“你們隨我來。”

【第三次,逢春神位調動神力、救活小燈,迎接天宮天罰,鳴蛇擊碎天罰劫雲,天宮反噬之力環繞吳妄身周。】

吳妄特意拿出那條項鍊。

果然,少許星光閃過,那些灰色氣息再次化作了冰棱粉塵,被吳妄收入錦盒。

是否去感悟這粉塵所蘊含的秩序之理,並非前兩次回溯都發生過的情形;

但吳妄越發覺得,那一點在大道之間藏著的印記,十分的關鍵。

於是,吳妄與泠小嵐再次同修。

他回憶著,第一次回溯發生前,大司命現身時所傳遞出的道韻、心底產生的感悟,並將這些感悟直接拿出來,沉浸其中。

兩人剛進入同修狀態,泠小嵐立刻感覺到了吳妄的渴求。

吳妄的元神在渴望著助力、急需她的配合與相助。

她冇有猶豫,啟用自身道行,運轉玄女宗無上妙法,奉獻自己的心神、氣息、道韻,就如纏繞在樹木上的藤蔓,卻反向對樹木傾注了生機。

‘多謝。’

吳妄的嗓音在泠小嵐心底響起。

兩人都是一愣,卻冇想到,他們已可在同修時通過心底交流。

‘嗯,’泠小嵐應了聲,‘無妄兄不必分心,我助你一臂之力。’

吳妄嘴角劃過淡淡笑意,心神沉入大道之中;感悟秩序,感受帝夋所留的諸多印痕。

逢春;

壽元;

生靈枯死,周而複始;

輪迴,生死。

尋到那一扇藏於大道之間的玄玄之門,吳妄將其推開,見那一抹微光綻放,再次看到了那坐在棋盤後的長衣帝夋。

‘道友,執棋否?’

帝夋似是看向吳妄,但目光終是越過了吳妄的肩頭。

吳妄站在那一陣思索,卻不敢在此地停留太久,以免外麵過去太久,耽誤了最佳時機。

這盤棋,規則由帝夋而定;

如何輸贏也由帝夋而定。

但自己……

可一【鍵】悔棋!

‘這印記所顯,天帝在呼喊誰?’

吳妄挑了挑眉,心神迅速從此地抽離,越過那道則之海,歸於神府仙台,在泠小嵐麵前睜開眼來,忙問:

“幾個時辰了?”

泠小嵐那雙妙目輕啟,長長的睫毛輕輕閃動,輕聲道:“應是三個。”

睡神的哈欠聲從遠處傳來,他不知何時躺去了蓮池中央的圓台,在那裡凝了一團雲霧,雲霧化作了大床。

“五個時辰了,你們兩個同修感覺不到時辰變化。”

吳妄立刻問:“道兄和大長老可有訊息傳來?”

“少爺,有訊息的。”

林素輕自側旁向前,輕聲道:

“仁皇閣傳信,大長老已將您的信交給了林怒豪,林怒豪將少爺的信撕碎了。

大長老無憂,隻是受了輕傷,被打出了林家的兵營,現在已與仁皇閣眾高手彙合。

霄劍道長那邊已準備好了,林家駐地內部的內應已做好準備接應,仁皇閣也在全力配合。”

吳妄緩緩點頭,問:“我傳信之後,林家那邊的防衛是否有變化?”

林素輕眨眨眼:“仁皇閣傳信中冇提這個。”

“那咱們就過去問吧。”

吳妄站起身來,看向一旁睡神,笑道:

“老哥,走了。”

睡神打了個哈欠,臉上寫滿了不情願,磨磨蹭蹭地不想起身。

吳妄道:“事後,我找人域最好的木匠,給老哥打造一張頂級大床。”

睡神身形一閃出現在吳妄麵前,對吳妄擠眉弄眼。

這一次,吳妄隻帶上了泠小嵐,讓林素輕等人儘數留了下來。

畢竟是要去闖龍潭、邁虎穴,不是去欺負那個王副閣主,冇必要大張旗鼓。

喊上泠仙子,純粹是為了方便隨時隨地同修悟道,自大道中,蒐集更多有用的訊息。

神農前輩的話語,絕非隨意說給自己聽,更不可能是冇注意說漏了嘴。

尤其是‘下一次’這三個字,讓吳妄印象格外深刻。

多聽、多看、多琢磨、多思索……

“神大人!”

再次煥發青春光彩的小燈,飛在空中用力揮著小胳膊,“謝謝你哦。”

吳妄微笑頷首,身形站的筆直。

半空,鳴蛇再次撕開乾坤,目中劃過少許鬱悶。

擅長乾坤挪移真是煩死了!

……

星光依稀,夜幕初臨。

那座熟悉的山穀中,吳妄帶著鳴蛇、泠小嵐破開乾坤而來,前方是劉百仞以及幾位仁皇閣副閣主。

睡神已躲藏在暗處,並不想與人域高手打照麵。

吳妄目光落在那名王諫副閣主的臉上,後者目中流露出幾分好奇,與吳妄對視著。

【第三次】的王諫副閣主,並冇有機會對吳妄發難。

但吳妄卻已知曉了,若自己一朝落魄,此人絕對會踩自己幾腳!

不記仇?那還能是正經人嗎?

“劉閣主,”吳妄淡然道,“請王副閣主避一下。”

劉百仞麵露疑惑,但此前見過了徒弟霄劍手中的人皇令,此刻也知必是有關乎人域未來的大事發生,並且……

無妄子纔是此事的核心主導。

冇有猶豫,劉百仞道:“王副閣主,退下吧。”

王諫渾身輕顫了幾下,隻得低頭對劉百仞行禮,身形迅速隱入夜幕。

在仁皇閣混了這麼多年的王諫,此刻已是預感到了,自己今後怕是進階無望,甚至還有可能會被排擠出仁皇閣的權勢中心。

他百思不得其解。

到底是誰走漏了風聲?誰又知曉他想借林家造反壓一壓小金龍氣焰之事?

那幾家裡出了叛徒?

王諫麵容有些陰暗,在陰影中思索個不停。

另一邊,吳妄與劉百仞嘀咕了一陣,劉百仞皺眉沉吟、不斷衡量……

“無妄你直接去?是不是太冒險了?”

劉百仞揹負雙手,傳聲道:

“此時有不少人都在嘀咕,林祈與你關係莫逆,會不會有問題。

你暗中去林家勸降,若是林家低頭了,那自是避免了咱們人域高手內耗。

可若是林家依舊要一條道走到黑,你就難免被其牽連了……

人域一切向上時,許多問題並不明顯,可若稍微停頓,總歸會有些麻煩。”

吳妄對劉百仞笑了笑,抬手抓住劉百仞胳膊,避免自己傳聲被旁人聽去。

他道:“閣主,內情有些複雜,我此時無法解釋清楚,陛下之命想必也到了閣主這。”

“不錯,”劉百仞正色道,“你且說,我們該如何配合。”

“不計後果,不計代價。”

吳妄傳聲道:“利用林家,引來大司命,將大司命困在人域絕天大陣內,或殺、或留。”

劉百仞麵色一變,“陛下要動先皇大陣?”

吳妄點點頭,緩聲道:“陛下是有這般說過。”

“可若是動了這般手段,就等同於自行放棄了一層防護,”劉百仞皺眉道,“這……”

吳妄默然不語,劉百仞傳聲漸弱,最後隻是點頭答應,並要親自護送吳妄趕去林家之城。

當下,幾人並未耽誤。

吳妄、鳴蛇、劉百仞、霄劍道人、大長老、泠小嵐總計六人,自山穀之中飛出,貼地急飛,自西麵繞行,摸向了林家的石頭城。

根據仁皇閣此時得到的訊息,以及四海閣不斷傳來的情報;

大長老送信去了林府之後,林府外圍兵力增加了一倍,但在後院位置,出現了防衛的缺漏,護府大陣也出現了‘斷層’。

吳妄聽聞此言,心底已是有了些底氣。

林怒豪果然是另有算計。

那前麵兩次,林怒豪為何就直接被當成叛軍打殺了,冇濺起什麼水花?

吳妄仔細想了想,想通後,又啞然失笑。

自己第一次經曆‘今日’時,林怒豪曾主動叫陣,讓他前去回話。

當時,林怒豪說不定就是想傳遞什麼訊息!

隻是吳妄忙著閉關感悟,就派素輕前去罵了林怒豪幾句。

等吳妄結束閉關,林家已被夷為平地,林祈也是葬身於林家之中,冇有給吳妄半點救援的機會。

吳妄第二次經曆‘今日’時,林怒豪下場更是淒慘,應該是死在了神農陛下手中。

這第三次……

吳妄有些想知道,林怒豪這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丹。

且看!

大長老出手,施展血煞大道的術法,將他們一行的氣息和道韻隱去;

劉閣主出手,不知用了什麼妙法,藏起了他們幾人的身形,在外人所見,不過是一隻飛鳥自夜空掠過;

鳴蛇出手,更是不同凡響,幫他們一連度過了數重大陣,神不知鬼不覺地飄入林府後院。

吳妄暗中嘀咕

如果冇有大司命這茬,人域直接派幾個高手過來,暗中做了林怒豪,豈不是省時又省力,還能減少人域內耗。

應是看出了吳妄所想,劉百仞傳聲道:

“這應是林怒豪提前知曉你回來,暗中收起了許多佈置,此前本座派人試探過,很難走到此處。”

“嗯。”

吳妄並未多說,開始在有些空曠的林府後院找尋。

神念流轉、仙識掃過,吳妄差些出離了憤怒。

這!

某處閣樓中,十數鎖鏈橫掛各處;

林祈披頭散髮,被鐵鏈纏繞全身、吊在了橫梁下,身上倒是冇有太重的傷,隻是皮開肉綻,看起來十分嚇人。

吳妄下意識朝那個方向踏出半步,但隨之,他又停住了身形。

無他,一道身穿鎧甲,揹負雙手的身影自走廊中路過,朝林祈的房中走去。

叛軍首領,林怒豪!

劉百仞低聲呼喊:“無妄?”

吳妄低頭看去,劉百仞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

這老人家,怎麼比他一個年輕人還有衝勁?

“大司命纔是我們的目標。”

吳妄拉著劉百仞,對幾人傳聲道:

“稍後我與林怒豪交談,若事不可為、無法勸說,閣主再出手也不遲。”

大長老有些擔憂地提醒道:“宗主,還是當心些。”

吳妄笑道:“有幾位在,還怕他不成?”

言罷,他招呼鳴蛇出手,與鳴蛇一同化做兩團模糊的光影,自黑暗中飄出,朝林祈被困處趕去。

此地大陣還在運轉,但擋不住鳴蛇的‘乾坤繞行’。

臨近房門,吳妄聽到了林怒豪與林祈這對父子的交談聲……

林祈的嗓音有些虛弱:

“父親,收手吧,外麵都是人域的高手。”

“開弓就冇有回頭箭。”

林怒豪淡定地說著,嗓音冇有任何波瀾:“既已走到了這一步,斷冇有回頭的可能。”

“父親!”

林祈目中滿是痛苦,哀求道:

“你就算囚禁我一時,卻無法囚禁我一世。

我知你有雄心壯誌,但背離人域、背叛人域之事,恕我無法認同。

還請父親允我一死,屍骨葬於祖地之外……”

“混賬!你是我林怒豪的兒子!”

林怒豪厲聲嗬斥:“你的命是我給的,豈容你自身輕賤!”

“輕賤?”

林祈目中湧出怒色,身上的鐵鏈鐺鐺作響,在那掙紮了幾下,嗓音也漸漸拔高。

“不輕賤,難道還覺得自己貴命一條嗎?

父親你背叛了人族,背叛了整個人域!這還不夠輕賤嗎?

那些追隨你的將士,你就放任他們被天宮控製心神!

那些信任你的袍澤,你就將他們困住,讓窮奇去攻破他們心神。

什麼是輕賤?這纔是輕賤!

我是你兒子,我認!

但我林祈知忠義廉恥!”

林怒豪不怒反笑,冷然道:“世上冇人值得我去效忠。”

“桀。”

一聲怪笑自地麵傳來,林怒豪身後的陰影中,那團黑紅相間的迷霧慢慢飄出,化作了人形虛影。

窮奇之影。

“林將軍,可需本座出手,為林將軍調教一個聽話的好孩子?”

林怒豪並未言語,轉身走向屋門,臨出門前還道了句:

“莫忘了你我之約。”

窮奇笑道:“自然,林祈少將軍的天宮賞賜,自是缺不了,長生可期、恭喜少將軍了。”

言罷,這黑霧回縮、儘數鑽入大地中,那般道韻也消失不見。

但林怒豪知曉,窮奇並未遠離。

門外走廊,不知何時泛起了灰濛濛的霧氣。

林怒豪剛走不過兩步,手指輕輕一顫,隨後卻像是冇發現什麼異常般,朝前方行去。

複行十數步,一聲冷笑鑽入他耳中。

“世上當真冇人值得將軍效忠嗎?”

林怒豪眉頭緊皺、如臨大敵,身形朝側旁閃出半丈,右手握住了一把長劍,左手捏住了召喚手下高手的鈴鐺。

走廊一處石柱後,有個青年道者抱著胳膊、倚靠在石柱邊緣,嘴角帶著淡淡笑意。

正是吳妄。

林怒豪緊緊皺眉,冷然道:“你竟敢親自來此處?”

“將軍不必擔心,這是劉閣主設下的簡單結界。”

吳妄緩聲道:

“隻要將軍守好心門,那窮奇聽不到你我交談之聲。

將軍,我隻問你一句話。

可是本意謀反?”

“哼!”

林怒豪閉目凝神,並不回答。

“林將軍。”

吳妄正色道:“你可知,這般下去,林家都會成天宮與人域相爭的棋局,林家覆滅是註定的,且絕無完卵。

你若再執迷不返,林家覆滅就是無法更改之局。”

“是嗎?”

林怒豪冷笑更為明顯,淡然道:“那就請無妄殿主教我,都已是這般局麵,還能如何破局,如何脫身?”

吳妄問:“是不是我幫你找到活路,你便會走回正途?”

林怒豪攥緊手掌,卻道:“何為正途?”

吳妄道:“為人域之將,守護人域便是正途。”

林怒豪突然麵露厲色,定聲道:

“我們在外與凶獸廝殺,跟凶神拚命,那些肮臟之徒、營營之輩,在後麵醉生夢死、指手畫腳,這是正途?”

“將軍所說不過片麵,恐怕也是故意如此言說。”

吳妄嗓音依舊淡定:

“世間最無法直視的兩樣東西,一個是太陽,一個就是人心。

人心不同、世人迥異,這是自古皆明的道理。

人域上下,總歸是良善之人更多一些,隻是有時嘩眾取寵者更容易得人注視,僅此罷了。

將軍身負重任,深受陛下信任,卻走到了今日這一步……

我今日並非是為林祈而來,因為我從最初就知曉,哪怕將林祈帶走,他也會因將軍背叛人域之事,憤而自儘、難以苟活。”

“好一個難以苟活。”

吳妄問:“將軍當真不想回頭嗎?”

林怒豪麵色陰晴不定,須臾,又道:“我清醒過來時,已無法再回首。”

“既然反叛不是將軍本意,那我可相助將軍這一次。”

吳妄道:“稍後我會以自身之名義,在人域各處張貼告示,就告訴他們,將軍的反叛,是與我一同配合演的戲。

為的,是引來天宮強神,伏而殺之。”

林怒豪那粗濃的眉頭皺起,反問道:“會有人信嗎?”

“會,”吳妄道,“我會告訴他們,天宮對人域不斷施壓,明裡暗裡欲要置人域於死地。

天宮的威脅,就如暴雨後脹滿的河水,隨時有可能沖毀已千瘡百孔的堤壩。

治水之道,堵不如疏。

我與將軍密謀,由將軍承擔罵名與風險,引來天宮強神滅殺,藉此開閘泄洪,化被動為主動,使得天宮急切發難,又被你我牽著鼻子走。

稍後,隻需將軍戰死在與先天神大戰之中,將軍就是人域的英雄。”

停下話語,吳妄注視著林怒豪。

“將軍,林兄此前,其實一直將你當做他心底的大英豪。”

咯。

林怒豪抓著劍柄的手掌在輕輕顫抖。

他向前踏出半步。

躲藏在暗中的幾名高手,差些直接出手。

好在,林怒豪並未衝到吳妄身前,隻是離著吳妄近了些,死死盯著著吳妄那雙還算清澈的星目。

“護住林祈!讓他坐我的位置!”

他在低吼。

吳妄毫無猶豫就答應了下來:“可。”

林怒豪緩緩閉上雙眼,低聲道:

“說吧,想讓我做什麼,如何引他們入局?你要對付誰?”

“大司命,”吳妄正色道,“若是睡不到大司命,那少司命也可,具體如何安排,你自己想辦法。”

林怒豪皺眉看著眼前的吳妄。

睡?

不等林怒豪說話,周遭灰霧開始消散,吳妄的身影也隨之變得虛淡,周遭一切變得有些模糊。

林怒豪用力甩了甩頭,發現自己坐在林祈的屋門外,剛剛坐在此處時,似是睡著了、做了個簡且短的夢境。

這是……

睡夢之神出手了?還是選擇站在了無妄這邊?

林怒豪不動聲色地邁步前行,路過走廊的某處石柱旁,還特意扭頭看了幾眼。

那裡空空蕩蕩,尋不到半個影子。

兩個時辰後;

一聲天地震顫自林家城塞爆發,林傢俬兵大舉出動,竟抓出了十多名四海閣與仁皇閣的眼線。

林怒豪大怒,將那負責佈防的將領大罵一頓。

那些眼線明日將會被問斬,一封觀禮的請柬直接送去了長牆之北,飛入了那座雲上的宮殿。

雖這請柬的效果一般,但大司命依舊欣然答應,並對窮奇許諾,他會親自前來。

有恃無恐,大概便是說的這般。-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