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破局(下)【大杯!】

-

潛入林家駐地、聯絡上林怒豪,確定林怒豪並未被窮奇完全控製心神,並說服林怒豪二度背刺……

睡命計劃進展的十分順利。

吳妄此刻已經不在乎,人域各方勢力是否會因他太過強勢,對他起微詞;他此時握住神農老前輩給的大權,就直接對仁皇閣、四海閣發號施令。

若有令行不禁止者,從重論懲。

大不了,成功阻止帝夋後,吳妄不要什麼好處,繼續在滅宗閉關。

身旁有仙子相伴同修,有美膩的老阿姨照顧他起居;

偶爾還能見門外飄過的妖嬈女魔妙長老,看一看黑欲門女弟子,使自己身心愉悅;

更重要的,是時刻都能逗逗青鳥。

他還圖什麼?

他還缺什麼?

也就缺了超凡的道境,早早擺脫這般怪病,讓接觸再無阻礙,培養真正的感情!

林家地下某處地縫中。

鳴蛇施展了類似於芥子乾坤神術,吳妄一行藏身在還算寬敞的‘臨時洞府’內。

正暗中觀察林家動向的吳妄,此刻思路飄飛了些許,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這讓隔了幾尺的泠小嵐有些不解,小聲問:

“是大司命上鉤了嗎?”

“啊,還冇。”

吳妄立刻坐直身形。

泠小嵐眨眨眼,那長長睫毛忽閃忽閃,吹彈可破的肌膚泛著晶瑩光亮這是鋪了仙力。

她欲語盈盈笑,靈眸帶薄嗔,道一聲:

“那你笑什麼?”

“我想起了一些開心的事,”吳妄清清嗓子,有些心虛地將話題岔開,討論起後續計劃。

如此,靜待到了第二天正午。

這期間,林家捉了仁皇閣和四海閣眼線的訊息已傳到各處,人域西北方向的氣氛更顯劍拔弩張。

類似於吳妄經曆的【第一場】。

兩邊開始不斷堆積兵力,天宮一方看似調動了大批百族高手,也來了十多名天宮強神,但並未動用真正的底蘊。

真要與人域決戰,那些熟睡的先天神自會紛紛醒來。

顯然,大司命得到的命令,或者說大司命利用林家要達成的目的,就是消耗人域戰力。

通過鳴蛇的神通,以及身旁的劉百仞,吳妄不斷髮出一條條‘微操’的指令,營造出一種人域要全力撲滅反叛之火的假象。

實際上,人域的各路兵馬,都與林家保持了相對較遠的距離。

本已是萬事俱備;

但吳妄也冇想到,林家這邊突然出現了狀況。

臨近那十多名眼線的行刑時辰,窮奇化作的中年男人,帶著幾名天宮小神抵達林家城塞。

大司命……突然不來了。

林怒豪心機之深,此刻體現的淋漓儘致。

他目露惋惜,惋惜中又帶著少許無奈。

很快,林怒豪又對窮奇點點頭,帶人離了刑場,以此表達自己的不滿。

窮奇隻是笑而不語,自顧自地坐去了主位,看著那十多個被吊在石柱上的身影,笑道:

“那就都殺了吧,還等什麼?”

場內場外的人族修士中,實力稍強的半數修士,眼中泛起了黑紅色神光,立刻有一群修士對林祈衝了上去。

地下,鳴蛇開辟出的藏身之地。

吳妄與劉百仞的表情出奇的一致,無比的深沉。

“無妄,大司命有所防範了。”

“有可能是帝夋感應到了什麼,在暗中出手與我們角力。”

“此刻必須隱忍,小不忍則亂大謀……”

劉百仞傳聲的話音未落,吳妄已捏碎了手中玉符。

幾乎同時!

咚!

天地間傳來一聲鼓響,林家城塞所在山嶽突然震顫,道道流光突然自天邊綻放,對此地急射而來。

那是……

數不清多少法寶!

人域一方突然爆發攻勢,林家城塞周遭大陣光芒爆湧,城內城外的林傢俬兵、天宮神衛陷入短暫混亂,被人域打了個措手不及。

那林家石頭城內,道道身影衝向城邊佈防!

那十多名眼線似是能活下一命,但窮奇手掌掃過,那十多名修為不高的人域修士,神魂化作了一縷縷黑氣,彙入了窮奇鼻孔中。

窮奇有些陶醉的輕聲讚歎。

地下,眾人捕捉到這一幕,或是握緊兵刃,或是俏臉微寒。

總之就是十分的氣憤。

吳妄此刻才道:

“已經開始後備計劃,假裝攻城引那大司命現身。”

人域要動用伏羲先皇留下的絕天大陣,必須是在人域邊界之內,那長牆就是分界線。

鳴蛇開辟出的這‘臨時洞府’,氣氛略有些壓抑。

劉百仞低聲道:“當真想立刻滅了此凶!”

“閣主你說的,小不忍則亂大謀,”吳妄道,“大局為重。”

眾人各自點頭。

且看那林家城塞,數不清的流光遮天蔽日,自四麵八方飛射而來。

大群仙兵成群拉弓射出法箭,有天仙催動咒法招來流石冰雹;

人域一方,又有眾超凡高手顯出自身大道,威壓林家城塞所在的數百裡之地。

天地的明暗不斷轉換,各處乾坤出現細微縫隙。

林家的防護大陣爆發出密集的光斑,任其內數以萬計的修士出手加固,卻已是在隨時崩潰的邊緣。

人域眾高手的大道道韻瀰漫在天穹與大地之間,已是將林家一方的聯軍完全壓了下去。

吳妄此刻著實提了下心。

已經付出了犧牲和死傷,假若大司命當真不現身,那他所有計劃都必須推倒重來。

大司命莫非,識破了他們的算……

“人域,當真急不可耐。”

那清朗的嗓音自高空響起,推開白雲、捲走風塵,那壽元大道的醇厚道韻,籠罩在此地無數生靈頭頂。

高空中,那中年文士一襲古樸青袍,負手靜靜而立,嘴角帶著淡淡的微笑,俯瞰著這天地間的生靈。

論眾生之渺小,感天地之無窮。

神為天之造化,靈為地之延伸。

他一現身,周遭人域起的攻勢彷彿都變得緩慢了許多。

天地之北出現了大片大片的黑雲,無邊人影或飛馳、或雙足狂奔、或騎乘異獸,如浪潮般翻過了冇了林家鎮守的長牆,朝南湧來。

天宮所屬,百族大軍。

大司命雙眼眯成了一條線,嘴角露出淡淡笑意。

他察覺到了,人域一方似乎不願出現太多損傷,那群發動遠攻的人域修士,此刻竟在不斷後退。

怕了?

還是說,人域要讓出這塊大地,也不願折損有生戰力?

既是這般,也當給人域一些顏色看看。

大司命目中閃過兩道精芒,體內兩條大道在輕輕碰撞,陛下的叮囑宛若還在耳旁環繞。

【大司命,我們開創的這個天地,已是千瘡百孔。

隻有一個辦法,也唯有一個辦法,就是升級天地秩序。

新的死亡之神又崩潰了,這條大道,吾覺得隻有你可駕馭;這些年,你為生靈不斷設下大限,與死亡大道有互通之意。

若你能讓兩道相融,化作生靈終極之道,天地秩序自可由你而穩固。】

“陛下。”

大司命低聲喃喃著。

賜生靈以終結,賦生靈以意義。

這條路,他定能走通。

高空中,大司命長袖飄舞,道道霞光自他背後湧動,在天地間鋪展開來。

方圓數千裡內,眾生心底突然響起了輕笑之聲,隨後就感覺彷彿被人握住了心脈……

突然間!

“大司命!”

一聲大喝自林家城塞暴起。

大司命豁然低頭,瞳孔猛地一縮,一股難言的憤怒席捲自身,讓他原本儒雅含笑的麵容滿是猙獰。

林家城塞正中,林家宅邸附近。

大地破開巨洞,那身形虛淡、有著一隻隻淡金色巨鱗的鳴蛇化身,正緩緩地朝著空中不斷探頭。

吳妄靜靜站在這鳴蛇化身頭頂,背後站著依舊是人形的鳴蛇。

鳴蛇冷豔的麵容上滿是煞氣,素手摁壓,那些試圖衝過來的林家叛軍、天宮神衛,儘皆被阻隔在了巨蛇虛影的百丈之外。

巨蛇虛影的兩對羽翼輕輕扇動,乾坤出現了細細波痕。

那大司命低聲怒斥:

“無妄子!今日你當真找死!”

吳妄淡定的一笑,對著大司命揚了揚下巴,緩聲道:“你看看上麵。”

大司命立刻抬頭,卻見蔚藍天穹無雲無風。

他立刻反應了過來,低頭怒視吳妄,左手掌心吸附著一顆漆黑的光球、右手掌心卻出現了一顆灰白色的寶珠。

雙道並舉,何以爭鋒?

大司命淡然道:“無妄子,吾此次,絕不會再對你有半分姑息!”

“是嘛,”吳妄輕笑了聲,“二傻子。”

“無妄子!”

大司命大聲怒斥,身形驟然膨脹,化作了數十丈高的巨人,站在天地之間、低頭怒視吳妄身形。

“吾視你為對手,你卻出此妄言妄語!”

“你不是二傻子嗎?”

吳妄笑道:

“我這般手法用過多少次了,正麵登場吸引你注意,以我自身連超凡都冇有的戰力直接現身,讓你覺得有違常理,從而讓你挪不開視線。

大司命,你可知,為了此刻、此時、此地,我耗費了多少心血。”

大司命微微眯眼。

而林家城塞中,那躲藏在陰影中的窮奇,此刻卻嗅到了什麼不對勁之處,悄悄地藏的更深了些。

正此時!

蔚藍天空突然出現了一圈青藍色的波痕,自天地間席捲而過。

嗡鳴聲、尖嘯聲、低吼聲、誦經聲!

大司命身周的乾坤突然浮現出一條條大道,幾乎是在那波痕擴散的同一瞬,大司命已被定在原地。

高空中,數百道光點閃爍,一麵直徑超過千裡的陣基圓盤,毫無征兆地詭異浮現。

那圓盤之上刻畫著無儘禁製,刻畫著人域的仙凡之景,刻畫著大荒九野的無儘河山,烙印著無數大道。

人域曾有諸先賢,披荊斬棘、開拓疆土,其事蹟於這圓盤可尋。

人域曾有諸猛士,萬夫不當、屠神滅凶,其身影於這圓盤可見。

那不隻是圓盤上留下的痕跡,更是此刻由無數條曾在上古人域出現過的、源於修士自身的道交織而成,能被後來者感受到的訊息。

上古之人,於原野上奔走呐喊。

今世之人,於天地間昂然而立。

天絕陣·森羅世界!

這是伏羲先皇所留底牌,人域守護自身的依憑,非人皇準許不可動用!

但今日,毫無征兆地就出現在了大司命的頭頂,瞬息間將大司命身周乾坤封鎖。

再看那大司命,渾身冒出森森黑氣,長髮披散、麵容陰暗,體內湧出一黑一白兩道光芒,化作衝擊波席捲四方,自身竟強行獲得瞬息自由!

吼!

急促的吼叫聲自他頭頂響起,大司命尚未來得及抬頭,一隻數百丈長的火爪拍下,將大司命如拍蒼蠅般摁倒了地上。

那火爪火光爆湧,凝成了長足、身軀,現出火蒼龍的軀體,以及蒼龍龍首之上,披著蓑衣、揹負雙手的神農氏。

接下來的幾個呼吸間,出現了太多變化,發生了太多交手。

大司命現身、萬族大軍朝南席捲,人域上空突然出現伏羲天絕陣,神農炎帝隨之現身,將大司命直接打懵,被天絕陣直接困住。

那天絕陣突然開始震顫,數條強橫的大道開始衝擊天絕陣。

人域之北突然出現了兩道身影。

一名少女麵露猶豫,眼底有些迷茫,正是少司命。

此刻出手轟擊人域天絕陣的,卻是那身形欣長、麵容肅穆的天宮之主天帝的秩序化身。

帝夋道:“當務之急是奪回你兄長,莫要遲疑!”

少司命略微皺眉,並不喜天帝的這般強硬口吻。

她本是在天宮之中安安穩穩的呆著,天帝方纔突然召見,說是要與她商量如何護衛天地生靈。

話還冇說兩句,天帝陛下麵色一變,直接破開虛空,帶著她降臨此地。

帝夋出手試圖轟開這直徑千裡的碩大陣盤,陣盤之下卻湧出無邊火光,人皇現身、火之大道爆湧。

帝夋目中滿是神光。

他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寬刃長劍,長劍高舉,一股雷霆沖天而起,擊破乾坤,化作一條條雷蛇席捲天地。

天宮方向,那些在大道中沉睡的先天神,正在一批批甦醒。

天絕陣上方,神農麵容沉靜,左手緩緩高舉,那火龍發出長長的龍吟之聲。

這聲響席捲人域各處,自陸地、海水之中飛出道道身影,朝西北方向彙聚。

雙方冇有任何遲疑,天帝與神農的身影幾乎同時閃爍,隨之消失不見。

但無數大道開始沸騰,天地竟出現了些微傾斜。

與此同時,林家城塞。

大司命自空中砸落,卻跌入了一片濃密的雲霧中。

大地深處,那頭戴淺綠睡帽、抱著金色枕頭的睡神,張嘴打了個哈欠,抱著枕頭安然入睡,卻又分出一縷道韻,纏繞在了吳妄身上。

夢·啟。

……

這是?

睡神構建出的夢境?

吳妄打量著周遭環境,卻隻能見迷濛霧氣,偶爾能見少許奇景漂浮在這霧氣中。

無邊荒漠中的綠洲、如鏡般的湖泊;

懸崖峭壁邊上盛開的花草,花草旁搭起來的簡易帳篷……

“這個大司命,被反噬的竟然這麼嚴重了。”

身後傳來嘀咕聲,吳妄立刻扭頭看去,就見那睡神老哥揹著手,自灰霧中溜達而來,對吳妄眨了下眼。

“天宮急了,咱們搞快點,”睡神道,“你想怎麼弄?”

吳妄問:“大司命現在是不是在昏睡?”

睡神道:“嗯,這裡是他夢境的一角,其實就是他記憶海的邊緣,你之前不是說要來這嗎?”

吳妄立刻問:“能不能修改他的記憶?”

睡神沉吟幾聲,解釋道:“大司命的意誌必然會抵抗,睡夢之道很複雜,這就跟,你睡著了外麵有人打你一巴掌、或是自己做噩夢被驚醒,一樣。”

“那還是按咱們此前所想的來吧。”

吳妄抬手在‘自己’額頭點了下,引出了一點淺綠色的光亮。

這是他親眼所見,大司命嘴裡竄出黑色長矛、被死神滅殺,且被少司命吸納了壽元大道的記憶碎片。

跟大司命一頓嘴炮,讓大司命幡然悔悟?

那難度不亞於滅掉大司命。

但在大司命睡夢中、潛意識裡搞事情,效果自是不同了。

睡神在前方引路,兩人在灰濛濛的大司命意識海不斷漫步。

吳妄此刻仔細感應,也能察覺出,自己像是在幻陣之中行走,與現實全然不同。

睡神小聲道:“你看周圍這些零散的景色,知道這代表什麼嘛?”

“什麼?”

睡神笑道:“大司命的意誌已經開始崩碎了,搞他,實在是太冇挑戰性了。”

吳妄挑了挑眉,又看向睡神:“老哥你可以啊,大司命都可催睡,還可進入他夢境。”

“用你們人域的話來說,大司命的道心,都快被魔障透成篩子了!”

睡神搖頭一陣感慨,那雙胖乎乎的白手來回撥弄:

“來看,我在大司命的夢境中看到了什麼,夢境中不能直接看他記憶海,但可以看他最在意的一些事。”

前方路上出現了一張張畫布,其內情形不斷變化。

吳妄一眼看去,頓時挑了挑眉。

其內的情形,竟大半都有少司命的身影。

甚至,能直觀地看到,這些記憶的主人,都在小心翼翼地護在少司命身旁。

漫長的歲月,漫長的守護。

一直到……

大司命的記憶一角,能見那帝夋的身影越來越多。

睡神道:“我是按這些情形發生的前後順序,幫你排列了一下,帝夋惦記大司命的大道,可不是一天兩天了。”

吳妄點點頭,迅速接納此地的訊息。

他發現,最初的大司命,應是一個頗為溫柔、文質彬彬有禮貌的‘五好’先天神。

善待生靈、親善美好之物,守護在少司命身旁,經常注視著少司命在花叢中起舞,注視著少司命與生靈對話。

但漸漸的,天地間出現了許多糟亂的畫麵。

那應該是神戰。

而這時,大司命與少司命遇到了那個渾身散發著溫暖光芒的先天神,帝夋。

帝夋與大司命為友,後在神戰中並肩為戰,逐步崛起。

少司命反倒開始在旁註視著大司命,並看著大司命與原本的自己漸漸遠離,兄妹之間也冇了原本那般的熟悉。

他們和數百先天神一同,在帝夋的領導下,趕走了燭龍、建立了天宮。

天、地、靈和諧相處了一段漫長的歲月,天宮冇有多少事務,生活都是那般散漫。

但漸漸的、誰都冇有察覺到變化是怎麼發生的。

天帝變得越來越有威嚴,諸神漸漸抱成了小團,不少神靈在無聊之餘,開始拿生靈取樂,天地間出現了一些慘劇……

有一幅畫麵,讓吳妄印象格外深刻。

帝夋穿著簡單的寬袍坐在椅背高聳的石椅中,麵容陰沉、提著酒壺道:

‘你們,讓生靈繁茂起來。’

少司命對此微微皺眉,大司命略微猶豫了下,低頭應了聲:

‘是。’

自那開始,大司命在天帝麵前,冇了朋友之間的輕鬆與微笑,低頭的次數越來越多。

也從這時開始,天宮中開始出現等階,開始出現強神對弱神的壓迫。

大司命骨子裡的軟弱,讓天帝不斷得寸進尺,權勢的核心迅速得以鞏固。

天帝開始不斷打壓大司命的信心,明裡暗裡壓榨大司命之大道的價值,不斷給大司命頒佈越來越苛刻的命令,讓大司命的大道,鎖住了幾乎所有生靈種族。

然後,這些生靈種族不斷繁衍、數量越來越多,大司命不堪重負,頭越來越低、麵對天帝越來越恭敬。

而漸漸的,大司命的脾氣越發怪癖。

他離著少司命越來越遠,但看少司命的目光,卻依舊保持著溫暖。

大司命就這般,一步步……

“被帝夋調教了?”

吳妄脫口而出,眼底滿是震動。

一旁睡神喃喃自語:“雖然不懂具體什麼意思,但調教這兩個字,當真是妙啊。”

“天帝這也!也!”

吳妄突然不知該如何去評價。

他與睡神腳下一直未停,此刻已是能見到那滿是星光的灰色海洋大司命的潛意識邊界,睡夢的根源,記憶海。

睡神感慨道:

“燭龍的恐怖,在於它對自身之外一切事物的漠視;帝夋的恐怖之處,卻是他縝密的心思、無敵的謀算。

也就是遇到了你這莫名其妙的傢夥,不然帝夋早贏了。”

“帝夋現在也並未輸。”

吳妄低聲道:

“人域拿出了底牌,雖此時有望度過這次麻煩,但後麵的境況也不好受。

帝夋這次總歸是贏的,隻是他贏多贏少罷了。”

睡神微微頷首,抬手接過吳妄手中光點,正要將其扔入大司命的記憶海。

“老哥等等。”

吳妄突然喊住睡神,凝視著在記憶海中飄出的兩團虛影,在其內看到了這般情形:

【林府後院,大司命趁夜色而來,步入了林怒豪的書房。】

怪不得,林怒豪那麼容易被窮奇控製,大司命很早之前已暗中出手……

“怎麼了?”

睡神沉聲問著。

吳妄道:“老哥能不能編造夢境?”

睡神道:“這個,如果是對大司命,我心底構想一些簡單的、模糊的畫麵,倒是可以的,大司命意誌渙散,這方麵的抵禦連小神都不如了。”

吳妄目光閃爍,低聲道:

“接著我拿出來的這些畫麵,補充一個少司命被黑暗吞噬的畫麵,老哥你自由發揮,一定要突出少司命的慘狀。

類似於大司命此時的狀況就好。”

“你心也夠黑的。”

睡神立刻明白了吳妄是什麼意思,依言照做,在那鼓搗了一陣,方纔將兩團光點投入大司命的記憶海中。

很快,記憶海飛出少許火星,這火星化作幕布,浮現出了一連串的畫麵。

【大司命被神農重傷,死亡之神突然憑藉死亡大道發難,少司命與帝夋同時現身,少司命含淚取走了大司命的大道……

緊接著,‘少司命’蜷縮在角落中,渾身上下瀰漫著淡淡黑氣。

遠處,那‘帝夋’冷笑著走了過來,讓少司命跪下、匍匐。】

畫麵戛然而止,各處灰霧突然開始沸騰!

睡神反手抓住吳妄,道一聲快走,與吳妄身形一同消失不見。

林家城塞,絕天大陣之下。

大司命突然睜開雙眼,嵌入了大地的數十丈高身形直接跳了起來,雙目中滿是錯愕、震驚、不甘、憤怒,突然一掌拍在自己額頭。

一抹灰影自大司命背後飄出!

死亡大道!

大司命轉身怒視著這灰影,卻對周遭那太過於安靜的環境全無察覺。

正此時!

大司命頭頂的陣盤詭異消失,大司命身形衝過而起,朝天宮方向疾飛而去,讓天地間各處的亂戰都為之停頓。

但緊接著,那千裡陣盤再次浮現,這次,卻是將死亡大道困在其下。

萬道齊發難!

無數攻勢自陣盤之下爆發,對大司命留下的灰影轟砸而去,但那灰影連續扭曲,竟詭異的消失不見,隱於虛無。

還未完全爆發開的天、人大戰,隨著大司命自行脫身,也迅速熄火,雙方各自付出了大家。

林家,吳妄站在鳴蛇頭頂,愣愣地看著眼前這一幕。

這就解決了?

‘睡服’大司命計劃,這般簡單就成功了?

吳妄總覺得,多少有些冇有實感。

雖然此時的這條路,是在他炸了兩次後方纔走通的,但當事情真的解決,自己心底禁不住泛起少許空虛之意。

疲倦感隨之湧來。

而這,隻是帝夋信手拈來般的算計……

吳妄笑道:“與天帝鬥,果然其樂無窮。”

“霸兒,霸兒?”

話音還未落,母親的呼喚聲突然在吳妄心底響起;與此同時,吳妄心底泛起了數重感悟,星神大道突然暴動。

他來不及做出任何應對,星神大道突然消失,宛若在天地間破碎了一般!

蒼雪那平靜之極的嗓音,在吳妄心底再次響起:

“娘覺得,摧毀天宮已是第一要務,你與你父,是娘唯一的記掛。

這天地秩序,不要也罷。”

“誒?”

吳妄一愣,眼前的天地化作了黑夜,星辰宛若要垂到大地之上,萬星在不斷閃耀。

轟隆隆!

天地角落出現了裂縫,天宮之中有莫名的存在在迅速甦醒。

“啊!”

吳妄抱著額頭,身形蜷縮了下去。

這熟悉的頭疼,熟悉的流程!

但這次,吳妄心底浮現出了截然不同的幾幅畫麵:

【大地在燃燒、天空如打碎的鏡子滿是裂痕。

星神龐大的身軀自星空深處墜落,朝巍峨天宮直直撞去。

天之一角突然破碎,暗紅色的龍爪壓下,砸落在西野之上,讓西野近乎陸沉,生靈死傷不計其數……】

又來?

解決了天地秩序升級,卻不小心引發了燭龍提前迴歸?

“我自己來!”

吳妄大吼一聲,手握道兵星辰劍,鬚髮飄舞、額頭炸出一滴精血,卻對著天空一聲大喝:

“我,必勝!”

“少爺,少爺?”

“我說了吧,昏和睡不是一回事。”

滅宗,廿七日,睡神隱藏在山壁中的神殿內。

吳妄突然睜開雙眼,眼底滿是血絲,低頭哇哇噴出一口鮮血,嚇得那睡神躲去數十丈外,嚇得林素輕小臉滿是蒼白。

“少爺!”

一隻大手抬起,吳妄的嗓音滿是堅決:

“冇事,不用管我,都跟我來!霄劍道兄不要開口,林家反了,鳴蛇打開去覲見陛下的乾坤通路。”

【見人皇,定計開啟絕天陣。】

【救小燈,收集神位反噬力。】

【喚母親,不算懇請她不要擔心,連說三百遍他想去跟帝夋扳一扳手腕。】

【傳信林家、調動仁皇閣,說服睡神出手,讓此事知道內情者,降低到了最低的三人一神,一切安上次完成佈局,並進行了更為穩妥的‘優化’……】

一天兩夜過後。

林家地下,吳妄與睡神、劉百仞、鳴蛇,待在地下芥子乾坤中,等待大司命上鉤。

許是太過疲倦、元氣損耗太多,又許是連續三次回溯,觸碰到了哪一條大道的本源。

吳妄心底泛起層層感悟,眼前恍惚間有一扇門戶被推開,前方飛來了兩隻微光,其中一隻微光,吳妄已算熟悉。

帝夋留下的大道印記。

所以,吳妄先看向左側,那微光在他麵前一閃隨之寂滅。

他彷彿看到了,一名身穿蓑衣、手持泥板的老者,坐在了虛無之地,輕輕舒了口氣,放下了手中的刻刀……

不等吳妄去細細體會,眼前已是帝夋的身影。

一道虛影、一方矮桌、一張冇有規則的棋盤。

帝夋目光看來,落在吳妄麵容上,露出少許溫和的笑意:

“道友,執棋否。”

吳妄眉頭輕皺。

這次,帝夋看向了他,聲音無比真切,兩者目光在碰撞,在交會。

“執。”

吳妄淡定地道了句,負手走到了方桌前,盤腿坐在了蒲團上。

小問題。

………

(ps:時間太晚,先發後潤。年會結束回家了,補更補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