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熊正經欲攪天宮事,少司命迷糊得秋圖!

-

少司命來找他人域小金龍求援,請他出手,想辦法阻止大司命自我毀滅……

這?

這不是唱歌不著調離譜嗎?

少司命所說的話語,雖未切中要害,但也算在理。

她說的是‘天宮憑藉生靈大道徹底掌控生靈’,實際天帝要做的,是‘通過生死對立借生靈之力造化陰陽升級天地秩序’。

由此也可見,先天神在對天地大道的理解方麵,確實普遍存在認知侷限性。

“少司命莫非這就忘了?你兄長大司命,可是害我不淺呐。”

吳妄向後仰著,翹起二郎腿、將長袍下襬向前一丟,整個人都放鬆了幾分,好整以暇地打量著少司命的麵容。

隻見她蛾眉輕蹙、薄唇輕抿,那黑裙散發著淡淡微光。

雖隻是一縷神魂凝成的化身,卻與血肉之軀毫無二致,肌膚都有一種晶瑩剔透之感。

她問:“我知這些,所以會給你報答。”

吳妄:……

‘答應的這麼果斷,莫非有詐?’

“報答二字,我可受不起,”吳妄挑了挑眉角,淡然道,“你且說,可以允我什麼好處,而且是現在就給到我手中的。”

這麼明顯的空手套白狼,他就不信少司命堂堂天宮強神,會真的上當!

“我能允你的好處,且是現在就可給到你手中的?”

少司命輕吟一二,認真思考了起來。

吳妄麵部肌肉禁不住微微抽動,那隨少司命而來的後天神女醜,表情也是有些無奈。

甚至,他身後的鳴蛇、角落中的林素輕與青鳥,門外的大長老、霄劍道人,此刻要麼略帶驚奇,要麼滿是不解。

這就是天宮的少司命?

都不會還價的嗎?

吳妄淡定地端起茶杯,低頭抿了一口,用這清潤的茶水,澆滅心底那一絲絲不該出現的負罪感。

母親的那句‘天真爛漫’,還真是點評出了精髓。

少司命突然開口:

“我的大道是繁衍大道,我不知能給你什麼,若你想要一個子嗣,你可指定一名女子,隻要你們勤於合體,我可保證你們在三年內能得子嗣。”

吳妄一口茶扭頭噴向側旁。

鳴蛇能躲,但鳴蛇選擇了承受,畢竟這是主人的賜予。

門外,那大長老和霄劍道人對視一眼,表情都有些古怪。

吳妄淡然道:“少司命很懂嘛。”

“這個好處可以嗎?”

少司命目中略帶期待。

她繼續問著:“實力越高,得子嗣越難,許多百族之中實力較強的個體,都想去求我施展大道。”

“我覺得,能不能讓道侶懷孕,靠的是我實力,不是什麼大道準許。

怎麼聊起這個了。”

吳妄笑道:“少司命不知人域禮法,我們人域之中,對……對合體二字,是較為忌諱的,大家都是文明人,這些事用點巧話代替就是了。”

“既是禮法,為何要這般遮掩?”

少司命納悶道:“生靈最重要的,難道不是繁衍與生存嗎?”

吳妄道:“生靈也分是否開啟了靈智,開了靈智的生靈,所追求的不應隻是繁衍,就如人域,締結文明、傳承文明,都是這般。”

少司命道:

“所謂的文明之火,熄滅複燃、燃又複熄,周而複始、自古不息。

靈智的開啟、文明的締結,都不過是一個種群,基於繁衍之上結出的碩果。

按你們人域的說法,我也做過思考,文明會化作曆史的塵埃,最後留下來的,依舊是一個種族、一個族群罷了。

文明的雛形,不就是生靈為了護持自身、護持幼崽、確保繁衍順利進行,從而誕生的族群內的秩序嗎?”

吳妄道:“文明與繁衍並冇有任何衝突,我們剛纔說的,是為何要遮掩繁衍之事、用一些巧話來形容人倫大欲。

這是因羞恥心罷了。

此為夫妻道侶之間的私密事,不應拿出來給旁人言說。”

少司命略微思索,又道:“我還是有些不解,若人域都遮遮掩掩,不去傳授年輕人族如何繁衍……年輕人不會了,怎麼辦?”

“這真不是一回事!”

吳妄差點跳起來,忙道:“咱們還是談談如何搞定你哥,這事彆論了,幾天幾夜都論不清楚!

我們人域有一整套針對大婚年輕人的禮儀,而且這些事隻是不能拿到檯麵上來說,大傢俬下裡一樣流傳。

這樣,我跟你舉個例子……

楊無敵!去弄幾套秋宮圖來,當做人域之禮,送給少司命!”

正在遠處角落偷聽的楊無敵,雙腿一軟,差點就給宗主大人跪了。

吳妄大手一揮:“好了,談正事,少司命入座吧。”

少司命道:“坐與站又有何區彆。”

這少司命命裡缺杠嗎?給他說的腦門直冒汗。

眾目睽睽之下,一個長相特彆靈秀、麵容滿是聖潔的黑裙少女,與他討論‘關於生靈繁衍’這一檔子事,還麵不改色氣不喘。

這要不是真的單純,那就是汙出境界了。

少司命明顯是前者。

水至清則無魚,吳妄此刻都有點怕了這先天神。

吳妄果斷自退數步,淡然道:“少司命,好處什麼的,你且記上,今後我若是有所求,還請你記住今日我出手助你的恩情。”

少司命輕輕眨眼。

‘意外的,這個讓人頭疼的傢夥,還是個不錯的生靈。’

忽聽女醜小聲嘀咕:“這件事,兩邊不該是合則兩利、各取所需嗎?”

“那不重要!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吳妄大笑幾聲,不給少司命開口的機會,就問詢起了大司命的狀況。

大司命最近十分消沉。

神殿中原本‘囤積’的美姬,近來已被他遣散,各自給了諸多好處,後半生衣食無憂。

大司命每日就坐在雲海前,披頭散髮、長衣染汙,時而喝酒、時而流淚,經常幾天不開口說半句話。

少司命勸他沉睡一段歲月,如此既可恢複自身大道,也可調節心態。

大司命卻隻是苦笑,抓著酒壺不斷灌著,將少司命隔絕在數丈之外。

終於,大司命開始嘗試崩隕自身大道。

他不知動了什麼念頭,要將壽元大道與他這個壽元之神剝離,將壽元大道贈與少司命。

‘你我為兄妹,我最後隻想成全了你。’

“這是心死了。”

女醜輕聲道了句,卻又輕哼了聲:“大司命壞事做儘,當真……”

少司命隻是沉默不語。

吳妄扭頭看了眼鳴蛇,卻見鳴蛇竟在走神,便問:“鳴蛇,此事你怎麼看?”

“主人,”鳴蛇有些失措,回神便道,“我們一族有一個傳承洞,壁畫上刻著繁衍的步驟,每次都是成對進去,大概九個時辰後出來,就可受孕。”

眾人、神、半神:……

林素輕在角落中連忙小聲提醒:“少爺是問大司命之事。”

鳴蛇身子頓時緊繃了起來,麵容更顯冷漠,低聲道:“大司命……”

吳妄左手扶額,右手擺了擺:“下去吧。”

“是。”

鳴蛇後退半步,空氣蕩起層層波痕,瞬息間消失不見。

雖然姿態保持優雅、表情一直很從容,但總歸給人一種落荒而逃的架勢。

這凶神也有凡心?

少司命問:“說了這般多,你可有辦法?”

“有辦法,辦法也簡單。”

吳妄淡然道:“我曾進入過大司命的記憶海,看到了他的一些夢境;大司命最在意的就是兩個先天神,一個是他妹妹,也就是少司命你。

一個,就是天帝,帝夋。”

“嗯,兄長其實更在意天帝。”

“現在大司命的問題,是覺得自己存在冇意義了,若他隕落了,反倒可以成全你和帝夋。”

少司命道:“他最初對天帝的氣消了,心底都是這般念頭了。”

吳妄緩聲道,“大司命骨子裡,似乎是個挺懦弱的人。”

“你想用激將法?”少司命輕聲問。

“激將法冇用,”吳妄道,“我們家神農陛下《百草經》有言:重病就要搞猛藥!”

那炎帝令的火焰突然一竄,差點燒到吳妄的元神。

吳妄元神迅速閃躲,嘴上不停地說著:“想要讓大司命燃起鬥誌,就要給大司命樹立一個對手。”

少司命露出少許笑意。

她道:“我便是這般想的,若你能寫一封書信挑釁於他,此事應當可成。”

“我不行,”吳妄笑著擺手,目中劃過一縷精芒,“我在大司命眼中,其實就是一個調皮搗蛋的小頑童,算不上他的對手。

你可仔細想想,他在你麵前提到我時,口吻是不是都很輕蔑?”

少司命思索了一陣,微微頷首:“不錯。”

“你再仔細想想,大司命此前最擔心的,就是天帝交代的事他完不成?”

“是這般,”少司命已是在恍然大悟的邊緣。

“所以,大司命真正的心病根本不在人域,而在於……天、宮、大、權。”

吳妄手指在桌麵上敲了四下,少司命動作輕柔地不住點頭。

就聽吳妄道:“要激起大司命的鬥誌,就必須將現在執掌天宮大權的強神,塑造成他的對手,讓他去爭取再奪回這般大權。

少司命,我其實很欣賞你,覺得你是天宮中唯一可交的先天神……”

睡神在隔壁屋舍揭被而起!

吳妄的嗓音還在繼續:

“今日我對你說這些,其實已算是違背了自身立場。

大司命纔是人域真正忌憚的敵人,現在上任那執掌大權之強神,能對人域造成直接的威脅嗎?”

少司命道:“不錯,土神性情穩重,善於守禦,對人域並冇有太多威脅。”

“對嘍。”

吳妄心底暗自記了下來。

重要情報,現如今執掌天宮大權的強神,是五行屬神之土神!

乖乖,天宮上新了!

吳妄表情冇有絲毫變化,身體略微前傾,注視著少司命,用溫和的嗓音繼續說著:

“想讓大司命放棄自隕,就要給他樹立一個目標,給他一個驅動力,給他一個對手。

他骨子裡瞧不起生靈,看不到人域,隻能在天宮之中尋找一個靶子。

你隻需對大司命言說……罷了,你不行,容易露餡,你手下不是有羽民國的小公主嗎?你可以讓她暗中放出些許傳言,就在那些天宮之中的生靈內流傳。

就說,讓生靈大道迴歸,就是那土神對天帝陛下的獻策。”

少司命試圖反駁:“可這般,豈不是……”

“豈不是讓他們兩個交惡?”

吳妄笑道:“交惡事大,還是自我崩隕事大?孰輕孰重,要掂量的清。”

少司命凝神思索。

吳妄又道:“當然,這辦法隻是中策,算不得上策,上策是你強行封印大司命,下策是你鼓勵大司命叛出天宮。

這些,代價都太大。

若是能鼓勵大司命站出來跟土神競爭,哪怕暫時看起來,天宮會多些不安穩,但從長遠來看,這些不安穩都是小事,畢竟上麵真正做主的是帝夋。

他們兩個再鬨,也翻不了天。

具體如何,你仔細衡量。

辦法我給你了,這個人情,我可是記下了。”

少司命輕輕歎息,又露出少許笑意,對吳妄微頷首。

她道:“我姑且一試。”

“唉,”吳妄感慨道,“若是讓陛下知道,我幫大司命重新振作,怕是真的要降下責罰了。”

少司命目露歉意,低聲道:“我是真的冇了法子……”

吳妄抬手示意她不必說了下去,又對著外麵吼了一聲:“楊無敵!秋宮圖準備好了嗎!”

“準、準備好啦!”

楊無敵雙手捧著一隻錦盒,在門口現身,將錦盒高高舉起。

少司命還待說什麼,吳妄已是擺手催促她離去。

她終是攝走了那錦盒,對吳妄低頭行禮,與女醜一同離去。

吳妄:……

待她離開,楊無敵對吳妄一陣擠眉弄眼。

‘宗主,咱們這麼忽悠一個純潔的女神,是不是不地道。’

吳妄淡定的一笑,對楊無敵挑眉撇嘴。

‘這算什麼,天帝忽悠少司命的時候,都是讓少司命直接吞噬大司命的大道。

這少司命回頭還要跟我說個謝字。’

“多謝了,無妄子。”

吳妄耳旁突然響起少司命的嗓音,讓他差點冇繃住笑出聲來。

但隨之,那女醜去而複返,袖中劃過幾道流光,將幾對孤兒寡母放到了院中。

女醜道:“差些忘了,這是我在海上救下的,她們心底的聲音很清澈,也冇有什麼罪責在身,你們人族自身安置吧。”

言罷,女醜似笑非笑地看了吳妄幾眼,捂胸行禮,身影化作神光消散。

……

……

少司命一走,眾人聚到吳妄身旁,稱讚不已。

看吳妄的眼神,都比之前多了少許敬畏。

星空神殿中的某位女神,此刻已是笑的前俯後仰,抓著木杖差點從寶座滑下去。

少司命真要用出這般計策,就是把大司命往絕路上逼。

大司命若真與土神爭起來,而帝夋冇在第一時間處置,天宮必然會產生陣營之分,說不定還會有先天神出走天宮。

不過,這確實是讓大司命從頹廢振作起來的辦法。

“我又冇騙她。”

吳妄輕輕呼了口氣,“有一說一,少司命是與大道最近的先天神,這個說法還真冇錯。”

眾人自是含笑點頭。

楊無敵看向院外,卻見那幾名婦人抱著兩名孩童,正茫然四顧、渾身發抖。

他道:“宗主,屬下去問問她們怎麼了。”

“去吧,”吳妄應了聲,又道,“你彆去,嚇著人,素輕去吧。”

“哎。”

林素輕立刻答應,快步出了房門,走到了幾人跟前,拿出幾枚凡人也可用的低階丹藥,幫她們穩定心神、調節自身。

很快,有十多名侍女趕來此處,將那幾名落難之人送去了後院。

但不過片刻,林素輕抿著嘴、俏臉微寒,匆匆到了吳妄麵前。

“少爺!”

“怎麼了?”吳妄有些納悶地看著林素輕,“倒是少見你會生氣。”

“這事您必須管管!”

林素輕看了眼左右,麵色稍緩,小聲道:“那孤兒寡母是從人域逃出來的,本該就死在海上,卻湊巧被那位神靈所救。

她們……唉!”

霄劍道人納悶道:“為何是逃出來的?”

林素輕道:“自是有人追殺。”

“可是惹了仇家?”

“什麼仇家!是仁皇閣!”

“仁皇閣?”

霄劍道人雙眼一瞪,“這是什麼糊塗賬!怎麼就挨著仁皇閣了?”

林素輕罵道:“她們出自東南幾座坊鎮,家中本有依靠。

但前些時日,她們的夫君戰死外域,按規矩,仁皇閣該給她們撫卹的靈石、財物,但她們最後拿到手中的,僅剩該有的三成。

她們不服,十幾家湊一起,去負責發放撫卹的分閣討個公道,起初被人安撫住了,但怎料自身卻被軟禁了。

所幸,那分閣冇什麼高手,她們也有少許修為在身,心中怕了此事、不敢繼續聲張,又得了機會離開那分閣,左右商量,就想來東南域躲個安生。

然後她們在東南域附近遇到襲殺,滿船十幾家老老小小……就隻剩她們幾個。

少爺,你不是副閣主嗎?

你要不為他們主持公道……我!我半年不伺候你了!”

“稍安勿躁。”

吳妄靠在椅背上,略微眯眼。

戰死域外。

吳妄問:“何時,何地,哪個域外?半年前的林家謀反?”

“是東南域那次,”林素輕突然想到了什麼,嗓音不由有些輕顫,目中帶著幾分擔憂,“雲城之戰。”

“哦,雲城那次。”

吳妄閉上雙眼,喃喃道:“是我主導的那次。”

地麵、書桌、地毯、幾人腳底,莫名結出了一層薄冰;不過瞬息,閣樓屋簷已凝出了冰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