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異樣【中杯】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二百五十九章 異樣【中杯】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窮山惡水裂穀內,白霧升騰溫泉池。

吳妄額頭貼了一隻布帛,斜躺在剛用仙力‘融’掉了半邊的石塊中,聽著一旁的老道在那不斷叮囑。

說叮囑,這是給三鮮前輩的麵子。

這完全就是嘮叨的層次了!

吳妄想起了上輩子的老舅,還是表的,也是這般喜歡就一件事反覆叮囑,不過有一點倒是不錯的,就是心地不壞。

三鮮前輩身上謎團雖然多了點,但吳妄能切實的感受到,這老人心腸不壞。

一隻木質的托盤在水麵上晃晃悠悠地飄來,其上擺著酒杯、酒壺,以及一小碟下酒的靈果。

“前輩,整點?”

“善,”老道滿是愜意的一笑,緩聲道,“無妄你這小日子,當真舒坦。”

無妄笑了笑,端起酒杯與老道對飲,又捏著靈果放嘴裡細品了一陣,這才道:

“其實說不上舒坦,比起我曾享受過的生活,略顯單調了。”

“哦?北野那邊的生活如此豐富多彩?”

三鮮老道自是不知吳妄話中含義,吳妄也就笑了笑,將話題帶開。

吳妄眼底帶著少許光亮,看著那山壁夾縫中的蔚藍天穹,緩聲道:

“前輩你說,人域以後會是怎麼樣?”

“應該會越發繁榮吧。”

三鮮扶須笑著,蒼白的長髮略有些枯敗之感,但目光依然神采奕奕。

他道:“貧道修為低淺,很多事看的自然不如你們這些大人物透徹,但貧道一路修行而來,能切實感受到,整個人域的氛圍也好、環境也罷,都是一日比一日好的。”

“天宮終究是繞不過去的大山。”

吳妄喃喃低語,一時卻收不回眺望天穹的目光。

三鮮道人看了眼吳妄,扶須低吟,緩聲道:“無妄,我其實一直有些疑問。”

“前輩問就是。”

“貧道始終想不明白,且瞭解你越深,就越發不明白。”

三鮮道人將杯中酒一飲而儘,嘀咕道:

“你為何如此幫人域?你是北野大氏族的少主,又有星神庇佑,本可以不插手人域之事。”

吳妄笑道:“其實是因兒女情長。”

“當真?你可莫要哄貧道,”三鮮皺了皺眉,“你看著,不像是會因兒女情長,就將自身氏族置於危險之下的性子。

若天宮知曉你幫助人域,你族人不危險嗎?”

“這個,解釋起來有些複雜。”

吳妄沉吟幾聲,微微歎了口氣。

“其實也是感情用事,我最初來人域時,也擔心會給本族招麻煩,刻意隱藏行蹤,就算先遇到了陛下、得了那炎帝令,來人域後,依然十分不安。

畢竟我是一族的少主,應為氏族考慮。”

“那為何?”

“真說起來,還是源於人域本身吧。”

吳妄笑道:

“我在書上瞭解到了燧人鑽木取火、伏羲推演八卦、神農嘗百草,知曉有在正麵對抗天宮、反抗神權的人族勢力,還走出了自己的修行之路。

心嚮往之,欲來此地修行成仙。

後來發生了一些事,讓我覺得,誒,這人域還不錯。

仙魔竟不會撕逼、咳,互相撕扯,魔修也不是那種殺人飲血的感覺,就很不錯。”

三鮮道人奇怪道:“魔修為何就要殺人飲血?”

“呃……”

吳妄眨眨眼:“就是我此前臆想罷了。”

三鮮道人笑道:“按無妄你的意思,你是認可了人域,才願留下相助。”

“嗯,”吳妄目光越發深遠,“前輩可曾考慮過一件事。”

“什麼?”

吳妄道:“人域現如今在大荒的作用。”

“這個……”

三鮮道人麵露難色,“無妄,你這就有些為難貧道了,貧道並不通這些。”

“前輩勿怪,賣關子有些習慣了。”

吳妄笑道:“道理其實很簡單,人域在現如今的大荒中,對天宮起到了遏製的作用,讓神權無法肆無忌憚,也讓天宮眾神逐漸正視生靈。

雖然咱們冇有反攻天宮的實力,但天宮一直無法收回火之大道,人域隻要繼續存在一天,他們就仍會坐立不安。

我見到過一些景象。”

吳妄心底劃過了少許畫麵。

他一縷神魂與星神神軀越發契合,此前被母親蒼雪封存起來的星神記憶海,也對吳妄展露了一角,讓他時而能看到少許星神的記憶。

那裡麵,就有神權不受約束時,對生靈冇有邊界的迫害。

吳妄繼續道:“有個略顯諷刺的事實卻是,有人域在,百族纔有被天宮正視的價值,但百族高手又被天宮統禦,成為征伐人域的先鋒。”

三鮮道人仔細思量,溫聲道:“你這般話,當真冇有說錯。”

“敵在天宮。”

吳妄端起酒樽一飲而儘,又道:“因為有人域在,北野才能保持平穩,人域若倒,北野之地也會漸漸被先天神蠶食。

星神的狀況並不樂觀。

我在護持人域,也是變相的護持自家部族。

具體情形自然不會如此簡單,但歸根結底,也就是一個唇亡齒寒的道理。”

三鮮道人麵露恍然,緩聲道:“若如此說,貧道倒是明瞭了。”

“當然,”吳妄補充道,“還有一點點的私人感情在。”

三鮮道人不由得扶須輕笑,本想打趣吳妄幾句,又怕這年少人麵薄,轉而聊起了陣法之道。

吳妄頓感頭疼。

不過,他此前在東南域,也算惡補了一些陣法感悟,此時雖不能做到應答如流,倒也能說出個二三四六。

吳妄心念一動,問道:“前輩何不在滅宗多留幾個月,也好教我如何修行陣法之道,過幾個月後,我送前輩去東南域,也在那多呆一段時日。”

“這個……”

三鮮道人略微思索,含笑答應了下來。

“貧道壽元應當不過兩三年,倒是冇多少事要做了。”

吳妄問:“前輩可還有牽掛之人?”

“牽掛之人,”三鮮老道喃喃著,那雙老眼略有些渾濁,“貧道如今,隻能祝福她們,畢竟現如今她們都已修成仙人,依舊保持著美麗容貌。

往昔之事不提也罷,盼她們修行有成,壽元綿久。”

她們?

這老前輩,果然一大堆故事。

“主人。”

鳴蛇突然在吳妄身後現身,淡定地開口;

吳妄下意識裹緊了腰間的長布。

“怎麼了?”

“霄劍正在趕來,行色匆匆,已至千裡外。”

吳妄道:“嗯,你接他一下,讓他來此就可。”

“是,主人。”

鳴蛇自始至終目不斜視,一直在注視著吳妄的背影,此刻身形一閃,已自乾坤遁去,千裡不留身形。

少頃,霄劍道人出現在溫泉側旁,對著空氣拱手道謝,撩起道袍下襬匆匆向前,沉聲道:

“無妄,出事了!”

……

天宮偷襲了東南域。

最初聽聞這訊息,吳妄著實一愣,而後無比費解。

他從各個角度分析了天宮二度對東南域下手的動機,但都冇有找到一個可以自洽的邏輯。

是土神站得太高,還是他想的太複雜?

那個土神在算計什麼大事?

溫泉岸邊,吳妄披上長衣、蹬上步靴,與霄劍一同來回踱步。

三鮮道人也在旁關注著此事,幾次想開口,但又覺得他的建議會有些淺薄,都忍住了說話的衝動。

天宮不宣而戰,偷襲東南域西北方向的人域勢力,將人域一方打的措手不及,殺了數千修士,波及到了數個東南域部族,且炸平了六條靈石礦脈。

靈石是人域稀缺資源,天宮諸神雖也有用處,但用處不如人域這般廣泛。

炸靈石礦這般行為,其實也證明瞭,天宮並不打算在東南域培植傀儡,他們隻是想打擊人域勢力。

“天宮去東南域?”

吳妄嘀咕道:“總不能,是他們覺得上次在東南域敗得太慘,哪裡跌倒從哪裡爬起?”

“也不是冇有這般可能。”

霄劍道:“有時候我們覺得天宮不可能乾的事,天宮總能乾得出來。”

“高估土神了?”

吳妄倒吸一口涼氣:“我竟然完全看不懂,土神這一步棋到底是想乾嘛,咱們的反應如何?”

“已經調動東南域各方勢力開始防範,”霄劍道,“陛下有命,讓各方勢力朝東南域南部暫退。

丟掉一些礦脈冇什麼,現階段是儘可能減少死傷,等待人域大軍趕至。

陛下也已下命令,人域的反擊在緊鑼密鼓地籌備著。

我是得了陛下準許,前來與你言說此事,無妄,你怎麼看?”

“看不透,不知道這個土神要做什麼。”

霄劍又問:“土神可有什麼厲害本領?”

“身為五行源屬神的土神,在天宮的體係中,其實是跟火神平階,”吳妄道,“根據我現在瞭解到的,這個土神為人沉穩,從不冒險。

這次天宮襲擊東南域,如果真是他的手筆,那這事肯定不簡單。

必須慎重再慎重。”

三鮮老道見縫插針般道了句:“不錯。”

吳妄眼前一亮:“前輩也知土神?”

三鮮老道麵露尷尬:“土神……聽著就很穩重。”

“那,無妄,”霄劍正色道,“你不如去陛下跟前,一同商議此事。”

吳妄略有些猶豫,緩聲道:

“我剛辭官歸來,確實不宜現在就出現在人皇陛下身旁,這般,我寫一枚玉符,將我所知有關土神之事詳細寫入其內,由道兄你帶回去。

順便,也幫我帶一句話給陛下。”

“什麼?”

“若有需要,陛下可隨時喊我,”吳妄聲音不急不緩,但表情分外嚴肅,“但我不想聽到任何會汙我耳朵的嗓音,且不必授我官職。”

霄劍與三鮮老道各自注視著吳妄。

霄劍直接問:“為何要這般?”

三鮮老道也溫聲道:“無妄,若是能為人域做事,自當儘力纔是。”

“我可不是瞎矯情。”

吳妄淡然道:

“隻是覺得,陛下已走到台前,此次之事,應當由陛下親自主持,咱們努力去搏個大勝,由此讓人域上下快些適應陛下親自執掌大權的事實。

我剛辭官不久,若再次複官,自會被人詬病。

稍後直接用通訊玉符聯絡纔是,道兄不必親自跑一趟。”

“善。”

霄劍應了聲,苦笑道:“直接過來,不是顯得對無妄你足夠尊重嗎?也是我老師叮囑的,讓我能與你多碰麵就多碰麵,感情莫要生疏了。

我這就回去覆命,也會將你的話稟告陛下。”

吳妄叮囑道:“記得避開人稟告。”

“自然,”霄劍拱拱手,身形沖天而起,化作一抹劍影虹光,對著北麵激射而去。

吳妄揹著手,站在溫泉水潭旁沉思一陣。

大荒東南域、天宮突襲……

此事的邏輯支點在哪?

吳妄陷入了淡淡的糾結。

“無妄,”三鮮老道在旁溫聲道,“你不必考慮貧道之事,貧道暫住你滅宗就好,自不會為你添麻煩。”

吳妄笑了笑,道:“那就委屈前輩了。”

“哎,客氣了。”

三鮮老道感慨道:“貧道也有一顆為人域殺敵之心,奈何仙人都不是,殘軀都無法燃出什麼焰火。”

吳妄正色道:“前輩為完善人域陣法之道所做的貢獻,人域自不應忘卻。”

“不過微末罷了。”

三鮮笑了笑,卻也有那麼一丟丟的受用。

吳妄並未在溫泉旁久留,很快就與三鮮道人回了滅宗;三鮮老道立刻回了自己的住所,並與雪鷹老人言說了東南域發生之事。

雪鷹老人的身家都在東南域,聽聞這些自是坐立不安,很快就尋到吳妄,想與人域眾高手一同回返東南。

吳妄冇怎麼猶豫就答應了下來,命鳴蛇將雪鷹老人送去了四海閣。

有風閣主照應,自可平安將雪鷹老人送回東南域。

雪鷹老人在東南域有諸多親朋、諸多手下,他本身修為也在天仙之境,去東南域能做不少事。

三鮮老道本打算與老友同往,但被雪鷹老人和吳妄一同攔下。

人域與天宮的正麵較量,在東南域迅速拉開帷幕。

最初幾日,人域一方在東南域的原本勢力迅速收縮,但在天宮神衛大軍的窮追猛打之下,損失依然十分慘重。

林家及時站了出來,林怒豪將林祈推到了台前,以炎帝令持有者的身份,號召東南域人域各方勢力佈置防線、且戰且退。

天宮發動突襲的第五日,人域仙兵大批湧入東南域,天宮神衛大軍卻急速北退。

人域領軍者為劉百仞。

此前因東南分閣出現巨大紕漏,劉百仞這個仁皇閣閣主也引咎請辭,卻被人皇神農挽留了下來。

此次劉百仞為戴罪立功,又自吳妄那裡得到了許多‘土神’的訊息,自身也變得異常穩健。

當人域不少高手提出追擊天宮神衛大軍,劉百仞卻堅持佈置防線、固守東南。

事後證明,劉百仞的堅持立了大功。

那神衛大軍不過是餌,在後方竟埋伏了數不清的百族精銳。

且,無論天宮神衛的調動,還是百族精銳的彙聚,人域此前都冇有得到半點訊息。

種種跡象表明,此時的天宮,與大司命執掌大權時的天宮……

截然不同。

接下來的半個月,東南域風起雲湧。

天宮強神不斷顯露蹤跡,越來越多的百族精銳自東野進入東南域,占據東南域北麵大片地域,開始進行一件讓人域眾修驚掉下巴之事。

原本一直高高在上、俯瞰眾生,不願對眾生有半點屈服之意的天宮,竟……

開始移山填海,構建對他們有利的防守陣型,似乎要在東南域與人族修士進行長久的對峙。

這當真是讓人域上下吃了一驚。

在滅宗守著一排通訊玉符的吳妄,聽聞這事時,也是如那丈二的楊無敵摸不著頭腦。

這咋回事?

天宮想乾啥?

東南域是距離中山天宮最遠的地界,一直被稱作是人域的後花園,天宮不遠萬裡、由東野出兵,且投入重兵,強行在東南域與人域展開對峙……

吳妄怎麼想,都想不明白,這天帝、土神到底想乾啥。

事有反常,必存蹊蹺!

吳妄絞儘腦汁,並動用了自己能動用的各方力量,觀察著天宮在各處的一舉一動。

星空神殿中,蒼雪也停下每日悠閒看戲的狀態,居高臨下地注視著中山,雙手一刻都不曾離開那根長杖。

北海極深處,那冰原之上,一株蘭花草在暴風雪中輕輕飄搖。

中山之地,人域的探子也變得空前活躍。

不少暗中與人域有聯絡的百族部落,也被反覆問詢,但他們都是一臉茫然且不知所措。

“這土神,確實是比大司命難對付的多。”

吳妄不由發出這般感慨,但也被激發了少許鬥誌,開始反覆梳理自己已知曉的訊息,想從中窺見天宮的謀算。

不隻是吳妄看不懂,就連睡神這般見多識廣的大荒活化石,此刻也被天宮的舉動弄的如墜雲霧。

睡神最近幾日說最多的就是這句:“他們難道就不怕被抄了後路?”

為以防萬一,人域已開始緊鑼密鼓的調兵,不隻鋪在了東海之上,也在加強四麵邊境的防禦。

甚至,各家仙門魔宗都被動員了起來,在人域之內各處巡查,做好了應對一場大戰的所有準備。

東南域,雙方對峙保持著微妙的平衡。

在側麵展開的一係列博弈中,天宮也總能巧妙的化解人域眾修士的包圍。

然後,就這般陷入了僵持。

吳妄頭髮都抓掉了,也有些看不懂天宮的舉動,冇有明確的目的,動用了這麼多力量……

先下手為強?

管他天宮要乾什麼,不管三七二十就直接懟上去?

東南域並非人域,冇有燧人、伏羲兩位先皇留下的後手,在那與天宮主動開戰,實則吃虧。

還真被那土神拿捏住了。

就這般,雙方僵持到了兩個月後。

人域發起過試探性地主動進攻,卻被天宮一方巧妙化解。

這次的天宮眾神,表現出了極高的耐心,甚至,他們在東野留下的退路都有七八條,更有女神羲和親自在東野壓陣。

百密無疏,堅不可摧。

土之道,竟被運用到了兵陣之上。

“天宮還真有能人啊。”

睡神的神殿中,吳妄與睡神正麵相對,吳妄神情有些憔悴,睡神也是愁眉緊鎖。

睡神嘀咕道:“不管如何,我覺得人域還是必須占據主動為好,哪怕犧牲大一點。”

“我已經準備去老前輩那邊了,”吳妄晃了晃腦袋,“這麼等著著實難受,通訊玉符都耗損了幾十枚。”

“這次我幫不上你,”睡神搖搖頭,“人域自己麵對去吧。”

“嗯,”吳妄笑道,“老哥你安心在這住著就是,這畢竟是與你無關的大戰。”

“也不是全無關係……咦?”

睡神突然扭頭看向了殿門的方向,目中閃過金色神光,麵色略有些變化。

吳妄關切地問道:“怎麼了?”

“你的那位三鮮前輩在做夢,”睡神低聲道,“但他是被人拉入了夢境,且拉他入夢境的道韻……”

“誰?”

睡神猶豫一二,抬手摁住吳妄胳膊,傳聲吐出了兩個字:

“帝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