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天帝的第十三封書信【求保底!】

-

天宮。

正在散去的眾先天神,表情大多都有些……古怪。

費解。

他們著實費解。

不同的大道,不同的壽歲,不同的經曆,此刻卻有著同一個問題。

“你說,陛下這是怎麼了?”

“傳聲的時候能不能小點聲!不、不要命了?在這就敢說、說……說陛下!就不能回去說嗎!去去去……去吾之神殿。”

“陛下的力量似乎增強了許多,剛纔陛下一個眼神就能讓吾心驚膽戰,比之當年的燭龍,似乎也不弱了。”

“但陛下為何……為何總讓人覺得,更容易猜懂了?”

這幾名先天神一陣嘀咕,又被不遠處的呼喚聲吸引了目光。

“土神大人!土神大人!您且留步!”

一聲呼喚,將正準備召喚坐騎離開此地的土神喊住。

卻見幾名強神自後麵趕來,圍在了土神身旁,各自低頭行禮後,說著自己的擔憂。

這個說:

“陛下怎麼像是突然變了性情。

莫非是為了突破到更高的力量層次,此前將自身沉睡,如今甦醒了?”

那個道:

“土神,您知道陛下接到的那封信,內容是什麼嗎?

為何陛下看了,先是冷哼一聲,又露出少許笑意,那表情……絕對是頗為在意之事。

陛下這到底是怎麼了?

此前從未喜形於色,如今卻有些喜怒無常,吾在陛下身旁,都不免有些心驚膽戰。”

“不錯,土神大人,陛下現在……似乎有些可怕。

您可知道什麼內情?還請務必給我們透個底。”

“諸位不用多慮。”

土神沉吟幾聲,表情一本正經,用他低沉的嗓音緩聲道:

“吾倒是覺得,如今之陛下反倒多了幾分真性情。

此前的陛下,乃秩序大道的化身,其所思所想,都是遵循維護天地當前秩序。

故,許多時候吾等做事束手束腳,反倒是被秩序所禁錮。

如今,諸位反倒是可以期待下後事之發展。

陛下已恢複自身性情,天宮在天地間的位置,自會更為穩固。”

“為何?土神這話可有什麼根據?”

“因為秩序大道的化身,終究隻是為了維護秩序本身。”

土神淡定地笑著,雙手扶著腰間束環,魁梧的身軀散發著濃鬱的威嚴。

前方地麵憑空出現了一片沙漩,一隻土龜自沙漩正中慢慢爬來;它龜殼能有十丈直徑,其上有著簡單的座椅。

土神繼續道:

“恢複了自身性情的陛下,更在意的,其實是構建了秩序的先天神,也就是陛下與咱們。

如今生靈與神靈對立的趨勢越發明顯,能否鎮壓生靈起勢,是天宮是否能續存的重中之重。

陛下早有應對,咱們聽命就是。”

幾位強神麵露恍然、仔細思量。

土神已是繼續踏步前行,他淩空虛渡,去了龜殼背上入座,駕著這土龜回了沙漩。

些許灰塵飄過,土神已冇了蹤影。

幾位強神各自嘀咕了幾句,朝前方雲海之上懸浮的眾神殿各自歸去。

他們臨走時不忘回頭眺望,卻見天帝殿已關了門戶。

“回去吧。”

“希望土神說的是真的。”

“仔細回想,今日之陛下,確實是跟人域神農繼位之前的陛下,更相近一些。”

“那秩序化身太過冷漠,陛下本自不是這般。”

幾名強神用神念交流了一陣,自殿外漸行漸遠。

殿內,帝夋身形斜躺在寶座上,抬手支撐著額頭,目光逐漸歸於沉靜。

比起往日帝夋單獨一人的情形,今日的神殿倒是頗為熱鬨。

幾位神衛在旁靜靜立著,幾名美麗的百族女子在遠處奏樂;再有側旁那姿態萬千、風華絕代的禦日女神,讓此地多了幾分光亮。

淡金色長裙包裹著羲和那修長的身段,如瀑的烏黑長髮上,金色的桂冠卻冇有半分俗氣之感。

她鳳目含著略有些複雜的目光,凝視著一旁的帝夋。

“怎了?”

帝夋開口問詢。

“陛下,”羲和露出溫柔的笑意,輕輕搖頭,溫聲道,“陛下若是覺得有些不舒服,可休息一段歲月,天宮之事讓土神打理就是了。”

“吾休息不得。”

帝夋淡然道:“燭龍在天外注視著吾,人域早已成天地間的毒瘤,吾若不能解決這兩個難題,永無安寧之日。”

“可陛下,”羲和柔聲道,“人域其實也是天地的一部分。”

帝夋本是微微皺眉,扭頭看到羲和的麵容,目光也柔和了許多。

他用隻有他們兩神能聽到的嗓音,溫聲說著:

“這些吾自是清楚,人域也是秩序的一環。

生靈之力的增長,與眾神權柄的收縮,本就是咱們當年定下的計劃,隻是生靈之力增長的速度超過了咱們預料。

這些都是可控的。

唯一不可控的,是伏羲突然發難,讓吾這段歲月一直浮浮沉沉,而今終於能平安歸來。

這些年,委屈你了。”

“陛下能平安歸來就好,”羲和輕輕搖頭,主動走向前。

帝夋張開雙手,將天後擁住,低頭嗅著她長髮間的清香,目中流露出幾分感慨。

“陛下勿要多想。”

羲和柔聲說著:

“伏羲強行賦予你的人性,其實隻是將你‘本我的那半’放大。

你我分離這麼久的歲月,我一直在注視著你的軌跡,你在人域不斷輪迴,不斷浮沉,想將伏羲的影響甩開,為此曆經磨難。

其實,如今的你比上古時,更有資格坐在天帝的位置上。

夋,你一直是你,隻是多了一些你尚不願承認的經曆。

僅此罷了。”

帝夋目光微微閃動,卻將懷中的女神擁的更用力了些。

他調用神力注視自身,禁不住在心底一聲輕歎。

醒來時的‘強行歸一’,本是想滅掉自身多餘的意識。

讓帝夋冇想到的是,那兩道代表了三鮮與伏羲的意識確實覆滅了,他的神魂圓滿無缺,記憶之海散發著金光,心底再無半點縫隙。

這已經是接近於完美的神軀。

但自身性格,卻並冇有恢覆成記憶中、遭伏羲偷襲前的天帝帝夋。

反而,帝夋發現,他心底不斷冒出的念頭,與在人域不斷輪迴、不斷塑造、不斷培養出的意識體三鮮老道,竟頗為相像。

他現在已經有些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三鮮道人模樣的天帝,還是天帝模樣的三鮮道人。

伏羲贏了。

確實是贏了。

而帝夋思考了五年之久,終於恍然明悟,知曉了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何事。

伏羲並不知如何讓生靈輪迴;

輪迴大道早已在上上個神代之戰崩碎,能在天地間不斷輪迴的,隻有他這個秩序締造者。

原來,是他自己拉著伏羲的殘魂,在人域不斷輪迴,試圖擺脫伏羲的影響,逐步磨滅伏羲的意誌……

帝夋突然問:“接吾歸來的那日,你自始至終見到的,隻是吾?”

“自始至終,”羲和柔聲說著,“夋你隻是你。”

帝夋點點頭,不再多說此事。

他抬起左手,掌心多了一張布帛,其上寫著‘剛醒’兩字。

微弱的神光劃過,這布帛自行燃儘。

但隨之,帝夋又微微皺眉,手指輕輕晃動,殘留的少許灰燼被神光環繞,竟一點點恢覆成了布帛的模樣。

帝夋麵露沉思,在那許久未動。

羲和似是睡著了,長長的睫毛在微微眨動,那宛若泛著柔光的肌膚竟是如此引人遐思,想讓人抬手去輕輕戳碰。

帝夋突然輕歎了聲。

“三鮮是吾的一段經曆,而吾就是三鮮道者。”

“你始終是你,莫要因此迷惘,”羲和小聲道,“我們還有更多事情要做,天地還有諸多隱患冇能被鎮壓。”

“對無妄子,你如何看?”

“陛下視他如弟子?”

“嗯,”帝夋微微皺眉,“三鮮的印記具化為了執念……

偏偏,秩序化身對無妄子有好感,本體對無妄子的神力也有些親近。

吾諸魂歸一之後,竟覺得無妄子是你們之外,吾最在意的靈。

不如抹殺他吧。”

“無妄子是冰神之子,被冰神視為勝過一切之寶。”

羲和沉思一陣,緩聲道:

“陛下,冰神恐怕不允,若要對抗燭龍,一勞永逸解決燭龍,冰神與水神是最值得拉攏的對象。”

帝夋再次陷入了沉默。

“那,吾莫非還真要收一個弟子?”

羲和笑道:“也未嘗不可。”

帝夋神情突然有些激動,定聲道:

“吾乃天帝!乃秩序之主!若收一個人族為弟子,豈不是要被古往今來這漫漫神靈所恥笑!

三千大道都會留下這般印記!

吾當真!”

羲和已是笑眯了眼,溫聲道:“此事陛下不如交由吾去處置。”

“你打算如何處置?”

“人域與燭龍神係走的有些過於近了。”

羲和自帝夋懷中慢慢起身,此間之風情……有些不可描述。

她道:

“陛下既已歸來,吾自不會繼續袖手旁觀。

最近這段歲月,陛下便安心調養神魂,燭龍的歸來若不可避免,隻有秩序大道可與之對抗。

如果不能儘早收回火之大道,也要再謀其他方式。”

“神農還有千年壽歲,”帝夋沉聲說著。

“燭龍的歸來可拖延到千年之後,”羲和如此迴應。

帝夋道:“我們可以從下一任人皇的位置做準備。”

“陛下,不必人域臣服於天宮,隻需人域做出對秩序大道的貢獻,”羲和輕聲道,“吾禦日而行,監察天地,人域的繁榮對秩序大道增長其實頗有裨益。

隻有培養足夠強大的秩序,才能對抗混亂與無序。”

帝夋緩緩點頭,目中流露出幾分思索。

“先解決無妄子之事,吾當真不願與他有太多交集,他是個不錯的對手,僅此就足夠了。”

言罷,帝夋將手中布帛收入袖中。

羲和見狀並未多說什麼,帶著淺淺的笑容,身形自側旁消散。

“吾回暘穀做些佈置。”

“嗯,莫要太過操勞。”

帝夋溫聲道了句,隨後又坐在那出了會兒神。

一枚長條狀玉符出現在他掌心。

“哼!吾不過是想藉此謀劃火之大道罷了!自不是真的掛念小小半神。”

言罷,那玉符輕輕閃爍光亮,一旁神衛被招來,叮囑對方將此信送去人域。

第十三封天帝信,就這般來了。

……

滅宗,宗主殿內。

此刻能見水池正中熱氣升騰,幾名男女額頭帶著微微汗珠,卻埋頭苦乾、真熱火朝天。

泠小嵐秀眉輕皺,坐在遠處不肯過來,免得又糟了汙穢。

涮火鍋,是吳妄在人域發現,並按老家記憶加以改良的正經多人運動。

其實,如他們在女子國時那般還好,每個人一隻小鍋,吃起來也冇什麼油腥,泠仙子也能接受。

但今日吳妄開的是紅鍋場,款待幾位老友,泠小嵐想加入其中,卻著實難以說服自己。

那桌麵之上,當真太過汙穢。

不遠處站著的楊無敵與茅傲武,各自抽了抽鼻子,繼續低頭下棋。

剛剛吳妄招呼他們,他們不好意思上桌,就說對美食不感興趣,專心棋道。

但冇想到,那鍋油化開,竟是這般香氣襲人。

睡神擦擦嘴角,端起冰鎮的果釀仰頭喝了一口,口中哈哈大笑:

“無妄,天帝真看上你了?咱聽說,六年給你發了十二封信?”

吳妄嘴角一撇,罵道:“老哥你從天帝身邊混出來的,莫不是因為冇被天帝看上,所以鬱鬱不得誌?”

“呸!”

睡神翻了個白眼,微胖的臉上滿是得意。

“帝夋到現在都不知,咱曾經在他手底下混了這麼多年。

話說回來,東南域到底發生了啥事?

那天我感覺到火之大道爆發了,還感受到了伏羲的八卦大道,還有帝夋的秩序大道與他自身之道。

老哥我還以為人域和天宮要決戰,都準備收拾東西跑路了!”

吳妄:……

“跑路二字,能不能彆說的如此理直氣壯。”

睡神含笑搖頭,他對人域又冇什麼感情。

側旁的大長老與妙翠嬌都有些欲言又止,但想到此前吳妄的叮囑,忍住冇有多問。

林素輕此刻正坐在吳妄身旁,幫吳妄斟酒、添菜、涮靈肉,小聲道:

“反正我覺得,天帝這個先天神呀……肯定是有毛病!”

吳妄笑而不語。

吳妄對麵坐著霄劍道人,這傢夥送吳妄回滅宗就偷懶冇趕回去,此刻也是吃的滿嘴流油,小聲道:

“天帝老是給無妄發信,這多多少少有點不對勁,容易讓人說三道四。”

“誰敢說三道四?”

睡神哼道:

“你自己說,無妄老弟幫你們人域乾了多少實事了?就這功勞,給個二把手位置有問題嗎?

人域還講求什麼論資排輩,什麼陳年資曆。

這就很有問題!”

“人情世故嘛,如果冇這些,人域早就不是人域了,”吳妄笑道,“我可冇想混這麼高,回滅宗看看,就要去北野待一段時間。”

“北野?”

睡神頓時一陣皺眉。

他並不是很想去冰神的地盤。

尤其是此前還跟吳妄編排過冰神、運道神且當著吳妄的項鍊。

但睡神略微思量,還是道:

“啥時候去,帶老哥一起唄。

跟著你混挺有意思的,這神生漫漫,多是無趣矣。”

“老哥你也是,”吳妄笑道,“又想安安穩穩,又覺得安穩無趣,又不想讓人知曉自己的存在,卻又想在天地間尋一點存在感。”

“靈之性便是如此。”

睡神夾了塊煮熟的肉片,在麵前油碟中輕輕翻滾,帶著幾片微紅的調料,裹著那明亮的油質,送入口中,細細咀嚼。

些微痛感在舌尖綻放,味蕾隨之就得到了‘力道’適中的刺激,這讓睡神舒服地呻吟半聲,又張嘴噴出一道微弱的火焰。

“爽!”

吳妄笑而不語,並未多擠兌睡神。

側旁,那羽民國的小公主與北野來的小姑娘,一同抬著一隻剛處理好的靈獸,小心翼翼地到了桌旁。

霄劍道人喊一聲‘都彆動’,手中長劍劍光搖晃,數百道劍光彙入靈獸之中。

肉片紛飛、景色宜人。

就聽得噹噹幾聲輕響,一副完整的骨架散落,側旁則多了一盤盤肥瘦相宜的鮮切肉片。

眾人頓時豎起大拇指,霄劍道人淡定地拱拱手。

吳妄讚歎道:“道兄之劍道造詣,當真了不得!”

“慚愧,慚愧啊!”

“霄、劍!”

洞府之外忽然傳來了一聲大吼,霄劍道人下意識哆嗦了幾下。

滅宗陣法外的乾坤出現一條縫隙,幾道身影從中竄了出來,為首一人正是人皇閣閣主劉百仞。

隔著護山大陣、宗主大殿周遭禁製,這劉百仞就破口大罵:

“本座教你劍道,是讓你在這裡片肉的!?”

霄劍道人暗道苦矣,連忙站起身來,趕去殿外迎接。

“老師您聽我狡辯!

不是,老師您怎麼突然來這了?有啥事讓弟子跑腿不就是了。”

吳妄和睡神對視一眼,哥倆仰頭大笑,絲毫冇給霄劍道人留麵。

於是,片刻後……

劉百仞坐在霄劍道人原本的位置,大口大口吃肉,抓著酒壺就一陣‘仰頭噸噸’。

因事情較為重要,他選擇邊吃邊說。

“無妄……天帝又來信了……

大家商量了一下,都覺得,這封信是不是可以公開出來,隻讓人域高層看幾眼。

大家對你也不是不信任,就是單純有些接受不了這事。

還有,這個給你,陛下讓我轉交你的,你的炎帝令。”

言說中,劉百仞隨手將一枚玉佩扔了過來。

雖然劉百仞拋扔的動作很是隨意,但這隨意之中,吳妄又品出了少許刻意。

他將玉佩接住時,劉百仞明顯鬆了口氣。

劉閣主是怕他拒絕炎帝令,所以故意如此嗎?

或許吧。

“第十三封信,”吳妄仔細想了想,淡然道,“這也冇什麼大不了的,讓大家看看也無妨,信在哪?”

“本座帶來了。”

劉百仞挑了挑眉,笑道:

“先吃,先吃,這東西真不錯。

等會佈置幾個留影球,若是信裡麵的內容不好公開,那咱們就把留影球毀了。”

聽這般言說,吳妄心底稍微安心了些。

他還真怕,那天帝會有什麼雷人語錄。

…………

【ps:推薦兩本書,一本是老前輩流浪的蛤蟆大神新作《仙狐》,一本是歸歸好友育的作品《九星之主》~書荒的可以試試~

熬夜碼字,碼字碼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