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七十九章 觀妙圖,無妄得悟至強道

-

“少爺,你這畫的是什麼?”

“畫?這是寫。”

西海上空,浩浩蕩蕩朝北而去的船隊,居中那艘大樓船上。

陣法結出的仙光籠罩在船體周遭,這般頂格的陣法配備,在人域其實並不常見,實打實的算是奢侈品。

大船頂層,那寬敞的船艙中,吳妄提筆寫下一個又一個蝌蚪文。

林素輕在側旁端茶送水地伺候著,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隨之就得來了吳妄義正言辭的反駁。

林素輕笑道:“哪有,分明就是畫的,寫字講究的是字正於方圓,您這東一筆、西一筆的,怎麼看都像是一個小人兒在做出各種各樣的動作。”

吳妄頓時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你都能看出來這是人在做動作,那說明我寫的很成功嘛。”

“哈?”

“我離開北野時,不是說了,要來外麵搞拯救世人的真經嗎?”

吳妄淡定地解釋著,繼續提筆勾畫,那鋪著的白紙上彷彿有規整的方格,他畫下的每個小人兒,都是一般大小、工整排列。

他道:

“這次回去,就是要在族人麵前公開露麵,那當初說要找尋的真經,自然是要帶回去了。”

“那您這是什麼意思?”

林素輕揹著小手、踮腳又歪頭,在側旁仔細看了一陣。

吳妄正色道:“文字的起源是什麼?記號、符號?還是從石壁上的畫作漸漸演變?按我的理解,應該是從畫作逐步演化而來的,開始的時候就是一些簡單的畫作。

就是象形字。”

“可是古時候的字不是這麼寫的呀,古時候的字不是神創造的神文嗎?”

“你這個小修士,真仙說話,不要反駁!”

“哦,”林素輕做了個鬼臉,在旁靜靜地看著。

吳妄著實寫了一陣,滿滿七大張白紙,寫完就喚了自己的全能坐騎鳴蛇前來,讓她做後續處置。

主體的工作已差不多了,接下來也就是一點點凝泥板、刻字、倒模、做舊、埋道韻這樣簡單的工作了。

瞧,他多會體諒部下。

真經的事得以解決,吳妄這次歸家,自是再無擔心。

最近這十年,因為連續閉關,他其實已經放下了對星神教的監管,反正有母親在照看。

星神教,隻是他當年為了對抗星神對北野的掌控,要去做點神權上的爭奪。

冇想到自己來人域之後發生了這麼多事。

星神,啪的一聲就冇了;

說來星神的下場還真是淒慘,先被母親蒼雪大人磨滅意識,好不容易留下後手準備奪舍吳妄,又被吳妄反殺,順勢掌控了星神的身軀。

故,星神教在吳妄眼中,最大的價值已經冇了。

剩下的價值,就是一些說出來有些‘不雅’的功用。

統治北野的工具罷了。

有時吳妄也慶幸,自己上輩子受過的良好教育,讓他恪守著做人的底線,從小到大都在跟‘不如做個變態吧’這種危險的想法做鬥爭。

要是真的去放縱自己,直接在北野稱王稱霸,藉著北野那天然的半奴隸製製度,加以神權輔佐,又有母親大人做靠山,那不是想多荒唐就可多荒唐。

然而,不少先天神就是這般做的。

在少主這個圈,隻跟十多個美麗族人不清不楚的刑天老哥,那都算是比較保守。

再看他吳妄,雖然君子算不上,但正經是真的正經!

吳妄正這般自得的想著,一旁卻傳來了林素輕憂心忡忡地問候:

“少爺,您那怪病現在怎麼樣了?”

吳妄:……

這個老阿姨,侍女團招新以後,還真是越來越膨脹了!

“來,試試。”

吳妄大大咧咧地坐去一旁軟榻。

林素輕笑眯眯地飄了過來,在吳妄耳朵上一點。

吳妄立刻向後仰倒,雙目緊閉有短暫的眩暈,待眩暈感退去,他猛地吐了口氣,整個人清醒了過來。

林素輕連忙俯身,想攙扶吳妄又不敢,隻能低聲問:“少爺,您冇事吧?”

“冇啥事,”吳妄微微一歎,滿臉的生無可戀。

仙識掃過,恰好又看到了樓船各處之景。

那北野來的少女換上了家鄉的服飾,皮裙短襖小蠻腰,又在人域養白了膚色,實可謂春光正好。

又見那青丘狐女多妖嬈,身攜諸多技藝,自有一方頭牌的煙火氣,更添幾分醉人色彩。

還有那懵懵懂懂又有點異國情調的羽民族女子,原本的聖潔氣息,如今變成了軟綿綿的哀歎,總讓人想去欺負欺負。

再有那水人……這個略。

一時間,吳妄悲從心頭起、怒向膽邊生,轉身、雙腳一蹬,有氣無力地趴在了軟榻中。

林素輕頓時懂了,在旁掩口笑個不停。

她臉蛋微紅地嗔道:

“少爺……不對,要改口喊少主了呢。

少主您也是,都在人域立下這麼多功勳,得了這麼多讚譽,站到了絕大多數人域修士想都不敢想的位置,怎麼就天天想著男女這點事。”

吳妄有氣無力地嘟囔:“不想男女這點事,那我還是個年輕人嗎?等我白髮蒼蒼了再想?那不就成老不正經了?”

“也對吼。”

林素輕捏著自己下巴仔細思考著。

吳妄趴在那一陣感慨:

“繁衍乃是生靈之大需,**乃諸欲之首列。

隻是因為人域有著成熟的禮法,去限製、規範人們的行徑,維持整個人域的秩序與安定,將色之一字,藏在了洞房花燭新婚時,藏在了床榻帳內紅妝中。

所以纔會提色變色。

這可以理解,因為想要掌控**,是聖人才能辦到的事;常人是受不住滴,少年人更難自持,藏起來是好事。

對於成人而言,好色而不縱慾,君子之所向也。

就如伏羲前輩所著經文中,就有一片關於房中禮的教誨,主張不淫、不歪、不戒、不斷。

紅塵滾滾,三千韶華,隻取一瓢,細細品酌,如此也不失為雅事。”

林素輕眨眨眼,小聲道:“您這架勢,可不是隻取一瓢。”

吳妄淡定一笑,自袖中摸出了一隻厚厚的畫軸,在麵前慢慢攤開,仔細觀摩。

有一說一,確實。

三鮮前輩這妙筆生花,當真是妙啊。

“少爺您真是,怎麼直接就在這看這些東西。”

林素輕輕嗔了一聲,用法力拽來一隻屏風,落在吳妄麵前,自己則低頭快步離去。

吳妄見狀輕笑,周遭佈置了一層結界,將那畫軸收了起來。

隻是想看老阿姨臉蛋泛紅是啥模樣;

他現在受限於運道神的詛咒,冇事怎麼會看這東西,那不是純粹給自己找刺激……

想了想,無妄在袖中取出了一枚玉符。

玉符普普通通,其上有著天然的花紋紋飾,就如普通的圓餅一般。

這是三鮮老道曾贈給吳妄,說關鍵時刻或許能幫上吳妄一把的那枚玉符。

吳妄當時研究了許久,甚至拿給神農過目,都冇看出其內有什麼文章,隻是覺得這玉符不簡單。

後東南域天帝歸位之戰,天帝出言要毀吳妄道心,曾說出‘用陰陽大道激發這玉符’之類的話,這裡麵應該是伏羲先皇的後手。

陰陽大道,吳妄此時也算略懂。

他拿著玉符端詳了一陣,嘗試了不同的辦法,後來才發現……

天帝也太瞧得起他了!

這玩意還是打不開!

就跟一塊最普通的玉石一樣,冇有道韻,冇有禁製。

吳妄靈機一動、靈機二動、靈機三動,鼓搗出了類似於放大鏡、顯微鏡、唱片機這般工作原理的簡單法器,卻依舊拿這玉符束手無策。

想想也對。

神農老前輩雖然不修陰陽大道,但關於陰陽八卦深深淺淺的理論,定也是知曉的。

神農老前輩過手都解不開的難題,他憑啥能解開,憑啥……

“嗯?陰陽八卦,乾坤造化。”

吳妄將那玉符豎著懸浮在麵前,趴在軟榻上,盯著玉符一陣猛看。

陰陽大道的核心是什麼?

是陰陽均衡,是陰陽互生,是造化萬物。

這對應著自己老家‘道’之學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

雖天地不同,但道理互通。

這枚玉符是三鮮老道給自己的,還說或許能在生死危機的時刻幫他一把;這代表著,三鮮老道潛意識裡是知曉自身身份的。

三鮮當時背後浮現出了天帝主意識、伏羲殘魂;

這兩個上個人域紀元前的天地間最強者,隻是居於一個登仙境的老道神魂之左右。

當時,三鮮的主意識,就是三鮮。

強大、對立,卻互相抵消……

吳妄突然想到了上輩子一個耳熟能詳的話題質能轉換。

木材燃燒釋放出光和熱,這算較為原始的質能轉換;核能的運用、裂變與聚變的探索、躬匠國的核汙染……等等。

想要讓一個物體釋放出能量,就要破壞他原本穩定的‘態’。

想要從同質量的物體中榨出更多能量,就要對更基本、更微小的平衡進行破壞。

陰陽大道,是不是就在詮釋這般道理?

吳妄表情一滯。

往日裡,修行或者思考某件事時靈光一閃,那靈光就如流星般劃過,能抓住一個小尾巴就不錯。

這一瞬!

無數流光在他心底劃過,此前六年沉澱下來的陰陽大道感悟,竟如海嘯般席捲而來。

心底直接飄起了流星雨!

吳妄來不及做其他事,甚至來不及呼喊旁人,隻能震顫自身仙力,在身周結成了一個光繭,整個人也翻身坐了起來,將那玉符托在身前。

頓悟!

大頓悟!

這可以看做是六年苦修的延伸,也算作吳妄對陰陽大道和上輩子一點小常識的結合。

他身前,那圓餅狀玉符在快速旋轉。

吳妄長髮向後自行飄舞,兩團黑白氣息在他背後凝成了太極圖,正緩緩轉動。

而在太極圖外圍,八卦印記輕輕閃爍光亮。

隔壁船艙中,正修行的泠小嵐被驚醒,起身推門入內,見到了屏風後吳妄所在光繭,若有所思。

‘為何,又不修星辰道了?’

那她這幾年積攢的,有關星辰大道的感悟,豈不是浪費了?

本還想在同修時,能在他困境中有些啟發。

另一側艙門被小心地推開,沐大仙探頭探腦地看了眼,頭頂的青鳥和小燈好奇的打量吳妄的位置。

泠小嵐立刻出手,在吳妄身周施加了幾層結界。

“他應是又有了頓悟,匆忙閉關了。”

泠小嵐傳聲說著,嗓音清清冷冷,與她一貫的作風相符。

隨之,泠小嵐看向那青鳥,又單獨對青鳥傳聲:

“不必擔心,他此前經曆了大戰,他也說見到了兩位至強者的交鋒,感悟多些也正常的。”

嗓音卻是出奇的溫柔。

青鳥啾啾地啼叫了兩聲,算是給了迴應,隨著沐大仙縮回腦袋,也被帶離了此間。

片刻後。

吳妄再次頓悟的訊息,傳遍了整個船隊。

負責護衛小金龍的仙兵們大呼厲害,各位隨行的人域高手讚歎不已。

正一起泡腳、下棋、聊大道的大長老和睡神,得知此事都隻是淡定的一笑。

習慣了。

宗主(老弟)又不是天天頓悟,天天頓悟那是怪物,就不可能存在。

而身為吳妄的貼身侍女、生活助理、床邊入睡法寶人的林素輕,卻是最後得知這般訊息。

她回自己船艙洗了個澡,佩戴了香噴噴的香薰,長髮挽了幾遭用玉簪紮起,這般隻要抽出玉簪,就有三千青絲如瀑布般滑落的‘奇觀’。

做好了各種準備的她,本打算再回來看看,少主有冇有需要她做之事,然後……

一報在北野木屋被淋了一身水的一‘賤’之仇!

可萬不曾想到;

她剛到頂層,得到的訊息卻是……少主頓悟了。

看那些不正經的畫作也能頓悟的?

這頓悟的是什麼道?

春圖之道?

這!

林素輕竟有些……慌了。

正此時,側旁突然傳來了擂鼓聲。

有仙兵高呼:“敵襲!”

十多艘大船幾乎同時爆發出濃鬱的亮光,自空中迅速聚合。

一隊隊仙兵衝出船艙,在空中迅速列出了十餘戰陣;

百多真仙、天仙各自放出自身威壓,七八位超凡境高手跳到了眾人之前,抬頭看向了東北方向的天邊。

那裡,金光閃耀,轉眼間鋪滿了天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