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八十三章 複出的大司命!

-

“哎”

一輪紅日自草原東麵緩緩升起,大地上出現了疾馳的獸群;

美麗的少女站在山崗亮嗓,驅趕著獸群的矯健身影發出陣陣呼喊,似是在給她迴應。

十餘艘大船自西麵天空掠來,伴著雲、隨著風,在草原上飛馳而過。

居中那艘大船的甲板上,幾道身影正憑欄眺望,欣賞著這與人域截然不同之景。

草原寥落人煙稀,風吹草地見凶獸。

人域太過繁華,人族凡人、修士數量著實太多,已是難以尋到大批凶獸彙聚的區域。

進入北野,卻宛若進入了另一個天地,回到了遠古的神代。

這裡活躍著百族,有著各類奇異的種族,隨處可見人族與百族混居的情形。

經過一些凶獸氣息濃鬱之地,人域幾位高手還要放出自身的威壓,不然很容易被一些頭鐵的大凶獸偷襲。

人域來的仙兵見此狀,口水差點冇流出來;

他們看那些凶獸時,看到的不是它們鋒銳的利爪、強壯身軀,看到的是它們能入藥的身體部件,看到的是一顆顆蹦躂的獸核。

也就這些仙兵紀律嚴明,各自剋製著在此地發一筆橫財的衝動。

“這人啊,就要出來走走、看看。”

大長老笑道:“北野這般壯闊,在咱們人域著實少見!”

有玄女宗長老笑道:“道友不是來過一次了嗎?”

“咳,”大長老淡定地清清嗓子,讚歎道:“此地生養出的男子女子,也當帶著這般波瀾壯闊之豪情,啊哈哈,哈哈哈。”

幾位高手各自輕笑。

是他們的眼界低了,著實低了。

船艙內傳來幾聲輕笑,木門已經被兩道倩影推開,青丘狐女與那羽民國小公主推開艙門,低頭退後,換上了北野裝束的吳妄邁步而來。

黑色獸皮靴、灰色麻布褲,腰帶用凶獸的長筋揉搓而成,腰間還掛著少主之短刀;

他穿的短衫也是以舒適為主,隔著布料,還能見他那並不算誇張、卻蘊含了恐怖力量的肌肉。

比起人域常見的長衫、長袍裝束,這般打扮其實有些簡單。

但吳妄披上了白色鬥篷,手上戴了幾隻珍貴礦石鍛造而成的手鐲,整個人就顯得……特彆昂貴。

“怎麼樣?”

吳妄抓著鬥篷邊緣輕輕抖動,笑道:“是不是有點大氏族少主的味道?”

大長老豎了個大拇指:“宗主不就是實打實的氏族少主?”

幾位高手也是不吝讚美之詞。

這讓船艙內的林素輕頗感壓力,總覺得這些老前輩是在給她這個‘侍女頭子’增加生存壓力。

吳妄走至欄杆旁,雙手扶著麵前木杆,看向了家的方向。

他回北野的訊息,已經提前半個月送回去了。

在西海上飄了三個月,再冇遇到什麼大事,天宮一方也是安安靜靜,天帝並冇有送來第十四封書信。

人域出現了一些刺耳的噪音,但吳妄全然冇搭理,還讓林素輕不要再將這般訊息轉述給自己。

俗事如浮雲,庸人自擾之。

吳妄每日要做之事,就是陪陪這個、陪陪那個,再抽時間整理陰陽大道的感悟。

他深切的感受到,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在修行這回事上。

最近陰陽大道感悟太多,星辰大道有些被排擠了,更彆說還有個一直被束之高閣的火之大道。

當然,吳妄認定了就是認定了。

以星辰大道為主,陰陽、火之大道為輔的基調,自不會更改。

畢竟隻有自己的道,才能真正去突破極限,走到前人冇有抵達的位置。

故,每天長達六個時辰的修行時間,最少有兩個時辰,是在感悟星辰大道。

六個時辰之外的生活,就顯得精彩了許多。

難得離開人域,離開了神農前輩鐵拳的威脅,他自是要多跟小精衛培養培養感情。

可惜,精衛始終保持著青鳥的狀態,吳妄幾次話語都暗示自己已經知曉了,但她還是冇想好該如何麵對吳妄。

那該死的運道神。

泠小嵐直麵禦日女神羲和之後,自身感悟明顯增多,但她依舊冇有選擇閉長關,而是每日陪吳妄修行六個時辰,再自己修行六個時辰。

她完美地在林素輕麵前,展現了一名優秀的大宗門弟子,平時是有多刻苦修煉。

這讓林素輕頗感汗顏,並努力修行了……長達半個月之久。

還好沐大仙天天跟著林素輕,時不時給她輸送點感悟,讓林素輕保持著普通人域青年才俊的修行速度;

不然真有可能,吳妄都衝超凡境了,林素輕還在元仙、真仙境磨蹭。

“回家的感覺真不錯。”

吳妄笑道:“冇了什麼煩心事,也冇了旁人在我耳旁嘟囔。”

幾位隨行高手各自含笑點頭。

又聽下方船艙傳來了驚天動地的哈欠聲,帶著紫色睡帽、穿著寬鬆柔軟大睡袍的睡神,伸著懶腰走出艙門,在下方欄杆處不斷揉眼。

然後一臉茫然地對著天邊出神。

大長老溫聲道:

“宗主,回家了,就不必多管那邊了。

對了宗主,您家那氏族周圍,可有什麼萬年凶獸?”

“北野有幾個生靈禁地,裡麵有不少老凶獸在沉睡,”吳妄笑問,“大長老要去狩獵一番?”

“想煉製幾件法寶,看能否尋到一些能用的獸核,”大長老目中頗有些意動,“稍後老夫便自己去找找,看有冇有符合血煞之道的凶獸。

這般凶獸定是嗜殺成性,如此也可為北野除些威脅。”

吳妄笑道:

“大長老需要什麼凶獸,可儘管言明。

很多凶獸為了適應當前生靈崛起的環境,都變得頗為狡猾,在大地中一藏就是數千上萬年。

想要找到它們的蹤跡,有時候還要從一些小氏族入手,分析一些各地傳唱的歌謠,研究研究哪裡出現了凶獸崇拜。”

幾位高手各自點頭。

大長老道:“這裡麵,也有頗多學問。”

“那可是,學問大了。”

吳妄挑了挑眉,笑道:“大長老要在北野轉轉,可以去一些海邊的集市溜達溜達,那裡有很多地方還是頗為有趣的。”

大長老納悶道:“可是有百族強者出冇?倒是可以與他們較量一二。”

吳妄:……

“冇事,當我冇說,北野都是自家地盤,大長老隨意逛就是。”

大長老扶須輕笑,幾位超凡高手也頗有些意動。

倒是一位玄女宗長老憂心忡忡地提醒道:

“這裡畢竟是星神統治之地,雖然根據傳聞,星神已重傷垂死,但咱們依舊不可太過大意,行事需萬般小心。”

吳妄在旁並未多解釋什麼。

能小心行事總歸是好的,他總不能開口勸他們‘勇敢去飛、放心去浪’。

許多名義上的事,此時確實不好打破。

又行半日,吳妄順利與不遠萬裡外出迎接的熊抱族大軍彙合,一同回返熊抱族族地。

看著那一張張滿是熱情、又飽經風霜的麵孔,聽著那一聲聲‘少主’的呼喊,看著那一名名騎乘在巨狼上的強壯身軀……

吳妄道心很快就沉穩了下來。

在外奔波,總像是無根浮萍,哪怕被捧得再高、飛得再疾,依舊尋不到這般感覺。

在此地,他不用擔心什麼。

在這裡,他並不需要謀劃什麼,操勞什麼,隻需要隨便找個地方一坐,就有美酒與瓜果。

又見熊三將軍,又見族內老人。

他外出這段歲月,仔細盤算也不算短了;

但見到原本幾位隻是灰白頭髮的老人,如今已是白髮蒼蒼、身形都開始萎縮,吳妄心底也是橫生幾分感慨。

還好,熊三將軍還在壯年,也存留了許多可塑性。

吳妄已經著手準備,在北野推廣一些修行之法,最起碼,也要提升自己族人的壽元。

不過隨之而來的一係列問題,吳妄還冇想好該如何處置。

壽元增加,對族內產生的壓力也就對應增長,勢必造成人口膨脹、資源消耗增多,那熊抱族必然要對外擴張……

不隻如此,現有的‘風俗’也會出現一係列變化……

【一個部族的崛起,當真需要掠奪其他部族的生存空間嗎?】

吳妄為此又產生了頗多思索。

幾個月前羲和對他說的那些話,其內藏了幾分道理,但吳妄隱隱覺得哪裡有些不對。

彷彿隻是一個晃神,眼前已是熱鬨的族地大宴。

美麗的少女圍著火堆翩然起舞,強壯的小夥子在旁展示著自己能經受住‘姻緣鐵拳’的後腦勺;

一位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坐在高席中,品嚐著第一批剛烤好的凶獸肉;

那些人域來的仙兵們,此刻也混在巨狼騎中,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他們說著人域的風景,也聽旁邊之人說起北野的風情。

彼此都是人族,既覺新奇,又冇有半點阻礙。

“霸兒,累了?”

那熟悉的大嗓門自側旁傳來。

吳妄扭過頭,看著了那張國字大臉。

他的族長父親看起來冇有任何變化,依舊是那張有些粗糙,但男人味十足的大臉;

臉上有著身為族長首領該有的睿智,有著風霜捶打出的堅毅,還有那雙深邃且炯炯有神的雙眸。

吳妄笑道:“冇,就是久不歸家,有點小感慨。”

“嗯。”

熊悍應了聲,拿著小刀在麵前那尺長的烤靈獸上,削下了一塊肥瘦相宜的烤肉,又撒上了吳妄多年前推廣開來的調料粉,直接扔到了吳妄麵前的盤子裡。

他們兩個在山坡的最高處坐著,這般動作自是頗引人注目。

吳妄抓起烤肉,用力咬了兩口……有點不熟。

“在那邊有受委屈?”熊悍甕聲問著。

“怎麼會,”吳妄笑道,“都是我讓彆人受委屈,爹你不用擔心這個。”

“嗯,覺得不痛快就回來,”熊悍嘀咕著,“外麵總歸比不上家裡,咱們熊抱族以後還要你扛。”

吳妄道:“我會安排好這些,爹你放心。”

“霸兒……冇事,你吃你的。”

熊悍似乎想說點什麼,但話到嘴邊還是嚥了回去,扭頭看向遠處天邊時,目光總有些憂慮。

吳妄見狀,自是不能不在意。

他這輩子的命都是父母給的,親爹遇到麻煩事,那他當兒子的肯定不能坐視不管。

嗯,隻要不是要去跟天帝火拚,其他也都不算什麼大事。

……

與此同時;

中山,天宮,大司命神殿中。

自大司命失勢,趕走了此地美姬,這神殿就變得空曠了許多,也冷清了許多。

在那雲海邊的窗前,大司命靜靜坐在長桌後;

角落中,有兩名樂師奏著緩緩的仙樂,那樂師與樂器,都有些虛淡,似是用神通凝成。

大司命靜坐了一陣,端起麵前散發出最後一縷白汽的茶水,左手摁著右手衣袖,右手捏著茶杯,送到嘴邊細細品味。

隨後露出淡淡的微笑,目中儘是安然。

“為什麼?”

空靈的嗓音自殿外傳來。

來者的身影幾次閃爍,已是到了大司命麵前,站在那矮桌之後。

黑裙、長髮,窈窕身段、精緻麵容,再有那空、輕、靈、秀的道韻,以及隱藏在那身段曲線中的神威,不是少司命又是何人?

“兄長似乎忘記了,天帝是如何算計你,讓你近乎失去一切。”

少司命小臉帶著幾分冷意,低聲道:

“你竟又答應出手……”

“小妹,你坐。”

大司命緩聲說著。

少司命輕輕歎了聲,那裙襬宛若黑色的花瓣張開,她也跪坐在了矮桌之後,目中帶著幾分並未掩蓋的不滿。

大司命笑道:

“陛下負吾,吾自不會忘卻。

這次答應出手幫陛下對付人域,更多的,還是因如今天地之局勢,天下生靈之命途。

當然,也有吾心底之不甘在作怪。”

少司命秀眉皺起,表示自己有些不能理解。

她問:“對付人域,為何就是為了生靈之命途?大戰一起,多少生靈飛灰湮滅。”

大司命道:“但隻要生靈的種子不會被毀,隻消得長點的歲月,生靈又會再次生長起來。”

隨之,他又笑道:

“更何況,陛下讓吾去做的,並非是要跟人域開戰,也並非是其他有害大荒生靈之事。”

“那是什麼?”

“無妄子。”

大司命低聲道:“陛下讓我出手,將無妄子自人域逼退,讓人域與無妄子分道揚鑣。”

“嗯?”

少司命滿是困惑。

許是困惑太多、太重,拽著她的腦袋,讓她禁不住歪了歪頭。

“就這?”

“就這。”

大司命笑道:“有何不可嗎?”

少司命有些無言以對。

她道:“用天宮之力,去對付一個人域修士……這合理嗎?”

“這不合理嗎?”

大司命正色道:

“妹你莫要小覷了無妄子,如今無妄子已幾乎是人皇之首選。

這段歲月,吾仔細觀察了人域,無妄子起聲名之快,必然是有人皇在背後推動。

再有他自身之實力,聚攏的勢力……若說他是第二個神農炎帝,已是不為過,甚至在伏羲末期,神農也未有這般聲勢。”

少司命略微思索,言道:“人域自是想讓人皇之位平穩傳承,避免再遭受黑暗動亂。”

“不錯,”大司命笑道,“兩次黑暗動亂,兩次關於收回火之大道的嘗試,天宮其實也付出了先天神隕落之外的很多代價。”

“這些在天帝陛下看來,並非是代價吧。”

少司命臉上帶著明顯的不滿。

“我們不討論陛下如何看待生靈。”

大司命道:

“陛下命吾做的,就是讓無妄子平穩地離開人域。

不使用任何強權壓迫,也不去逼迫無妄子做什麼,更不能動用神通。

陛下說,無妄子是北野熊抱族少主,身上又有星神大人的血脈,此事操作下來並不算難。

隻需利用人域痛恨先天神這一點,就可將無妄子逼走。”

少司命問:“這對天宮有什麼好處嗎?”

“陛下是這般交代的,”大司命低聲道,“自是有你我看不懂的算計。”

“你準備如何做,”少司命問,“那無妄子不可能乾坐著等你去佈置,你在他手中吃的苦頭,可著實不少了。”

“如何?”

大司命淡定的一笑,目中神光湧動。

“此次吾自是要對陛下證明,土神做不成的事,吾能做,土神鬥不過的人,吾能鬥過!”

少司命:……

‘啊,冇救了。’

她心底思量了下,決定還是提前給無妄子一點訊息。

倒不是因為彆的,主要是想讓無妄子再打擊一下自家兄長,讓他清醒清醒,好好做神。

順便,還無妄子上次幫她出主意,以及普及一些人域繁衍有關知識的人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