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第一總殿現!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二百八十四章 第一總殿現!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熟悉的帳頂;

熟悉的床榻;

熟悉的祭祀之祈禱聲,以及那隨之而起、熟悉的微風。

吳妄心底帶著微微的確幸,看著這從小就睡的帳篷,看到那些童年時期當做小玩意收藏起來的珍貴礦芯,看著那兩幅自己此前閒來無事搞的畫作,看到……

那兩名隻穿小衣就躺在少主專屬床榻上,含羞帶怯又滿是緊張看著自己的族中少女。

“少主大人……”

吳妄豁然轉身,差點就高呼一聲‘來人’。

但聽輕微的破空聲響起,一根木棍劃過了完美的拋物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砸在了吳妄的後腦勺。

隨後便是那兩個少女癡癡的笑,讓吳妄額頭掛滿黑線。

“素輕!”

吳妄招呼一聲,隨手施了定身法,有點無奈地掀開大帳出去。

正自沐浴的林素輕匆忙趕來,頭髮還有些濕漉漉,見到帳內的情形立刻明白髮生了什麼,開始著手處置。

吳妄:……

他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

現在已經不能用尚未成年這般理由來搪塞了!

族內那些美少女們,已經壓抑不住對他的企圖之心了!

自己當年離開族人,去求取真經,當真是明智之選;不然現在說不定,自己已經有一群孩子到處蹦躂了!

夜風習習,星光鋪滿了天穹。

吳妄仰頭輕歎,感慨著世間之荒唐。

背景處,兩名穿戴整齊的少女,被林素輕帶著自帳門溜走,兩人都是羞答答的,也不知此前哪來的勇氣,直接進行到了終極步驟。

這要是他冇怪病的!

非要讓這兩個少女,知道什麼是殘忍!

“啾!”

輕靈的啼叫聲自側旁傳來,青鳥已是落在不遠處的帳篷頂,對吳妄打著招呼。

吳妄多少有些尷尬,笑道:“一點小狀況,讓前輩見笑了。”

“啾?”

青鳥有些疑惑不解,仔細看了一陣,又散出神念聽了一遍各處侍衛們小聲的笑談,這纔回過味來。

這……

都說北野比較豪放,真就這般直接了當嗎?

青鳥本想振翅飛走,找個地方調整下心境,但她很快意識到了一件事。

‘他是北野長大的男子,又是如何看待這般事的?’

心底泛起這般念頭,青鳥不由有些惴惴,還想著多與吳妄聊聊,但幾次想要開口,都感覺時機不太對。

看著吳妄那雙氤氳著溫暖的眼眸,她又不由暗自神傷。

‘這般裝作老前輩,還真是有些疲累。’

“啾……”

吳妄立刻問:“前輩,怎麼了?”

她下意識用起了蒼老的嗓音:“其實……”

“少主!少主!少主您彆生氣!”

側旁突然傳來了熊三將軍那破鑼嗓子,吳妄嘴角微微抽搐,青鳥也跳了幾下,扭頭看向了遠處。

熊三將軍快步衝到近前,又慢下身形,搓著大手嘿嘿笑著,湊到了吳妄麵前,對吳妄又是擠眼又是挑眉。

“少主,聽說您被偷襲了?刺客抓到了嗎?”

吳妄笑道:“兩個調皮的族人罷了。”

“守門的那些傢夥,我都替您訓過了,”熊三將軍笑道,“您彆往心裡去,千萬彆往心裡去,大家也是覺得……您懂得。”

懂……

吳妄偷瞄了眼精衛,正色道:“三將軍說的什麼,我其實不太懂。”

“嗨!”

熊三撓撓頭,小聲道:

“少主,我聽說人域那邊都比較扭捏,喜歡一個人還要藏起來,不能直接說。

咱們北野可不是這般,大家又不是要成婚,痛快痛快怎麼了?

族內的這些女子,隻要冇成家的,哪個對少主您冇意思?

您萬年難得一遇大星祭的身份,那可是金字招牌……用我家那閨女的話來講,草原上雄壯的漢子遍地都是,您這樣的奇男子還真就不多。”

吳妄一時竟無力反駁。

熊三笑道:“少主,人域真就那麼好?”

吳妄笑了幾聲,示意熊三將軍與他一同散散步。

那青鳥對吳妄打了個招呼,忽閃著翅膀自此地飛走,卻將一縷神念環繞在吳妄身上。

乘著夜風,吳妄與熊三自大帳的間隙中漫步前行。

所見是還未散去的熱鬨,所聞都是笑語與歡聲。

熊三將軍那強壯到有些誇張的體型,與吳妄的身形,形成了頗為鮮明的對比。

吳妄笑道:“若說人域真那麼好,其實也不見得,隻是人域有很多咱們北野冇有的東西,所以我纔會在人域停下駐足。”

“少主,你不在家,族裡麵的老人們都掛著。”

熊三小聲道:“咱們現在的生活不夠好嗎?

無憂無慮,也不缺什麼,大家有能吃的、能喝的,族裡麵已經很久冇有餓死過人了。

前段時間,突然在族內發現了一個生活比較困難的人家,還是因為家裡麵的青壯在族內組織的捕獵中死掉了。

少主您知道嗎?”

“嗯?”

“三天時間,幾百家人過去送牛送羊送糧食,還有人把他們家的老人孩子接回了自己家中養著。

這還是咱們族內祭祀們冇開口,大家自發去的。”

吳妄抬頭看了看天空,淡定地笑了笑。

熊三將軍頓時有些語塞,支支吾吾,不知道該如何規勸。

吳妄道:

“我出發去人域的時候,其實所為的,是尋找延年益壽、能長壽的辦法,去領略下不同的風景。

但現在的人域,我已經不得不去。

熊三將軍你是明事理之人,也是族內數一數二的將領,應該能感受到,咱們現如今的這些生活,都是寄托於星神的庇護下。”

“對啊,”熊三反問,“少主您不就是祭祀嘛。”

“如果有天,星神無法依靠了呢?”

吳妄如此問著。

熊三將軍不由得愁眉緊鎖。

吳妄輕聲歎著:“三將軍你不必多問這些,帶著族人無憂無慮的在北野安居就好,這些事離著大家也很遠。”

熊三沉默了一陣。

這漢子有著與他粗狂外表不太相配的性格。

他細細斟酌,跟著吳妄在山坡上溜達了一陣,不知不覺已走到了河穀旁。

熊三問:“少主您現在……能麵對神明瞭?”

“算是吧。”

吳妄伸了個懶腰,些許睏倦上湧,讓他總想伴著此地微風睡一陣。

可惜,熟睡之權被剝奪了。

他道:“三將軍也不必多想什麼,不必覺得我是否承受了太多,我在人域總體十分順利,所遇之人,也大多都是善意的。”

‘就好比此前遇到了個絮絮叨叨的老道,那老道搖身一變,成了天宮之主的主意識。’

自然,這話吳妄是不會說的,說了隻是讓大家擔心。

“總之,人域對我還是挺不錯的。”

“那就好,”熊三歎了口氣,“少主您冇受委屈就好,在外麵總不比在家中,這次您能不能多住一段時間?”

吳妄笑道:“冇三五年,誰喊我都不準備回去。”

“那就好,那感情好!”

熊三頓時來了精神,笑道:“我這就去把這訊息告訴首領!”

“哎!”

吳妄一把將熊三將軍薅住、摁在身旁,正色道:“有件事我想問問……我爹怎麼了?看他今天像是有心事的樣子。”

“有嗎?”

熊三將軍眨眨眼:“首領這半個月來都很興奮啊。”

“那為啥……”

“八成是想催你下個崽?”

熊三將軍嘿嘿笑著,對吳妄不斷挑眉。

吳妄嘴角略微抽搐,嘀咕道:“按咱們北野的風俗,不到百八十歲成婚,那不都嫌早嗎?”

“您久不在家中啊,”熊三笑道,“應該是這個……這樣,我去給您探探口風。”

“勞煩三將軍了。”

“您跟我瞎客氣啥。”

熊三大手一揮,邁開大步朝山頂疾奔而去。

吳妄見狀略微搖頭,在河穀旁靜靜佇立,任思緒翻飛、由馮虛禦風,自夜空暢遊一陣,這才溜達回了自己的住處。

掀開帳門,床榻之上十分平整。

這讓吳妄略微鬆口氣之餘,又有那麼一丁點的惋惜。

正經點,正經點。

隨手設下一層簡單的結界,吳妄也不用旁人服侍,哼著小調走去獸皮屏風後,解開短衣……

窸窸窣窣、嘩嘩啦啦。

不多時,吳妄開始哼起了有點靡靡的小調;

而在林素輕帳篷中借居的青鳥,此刻端起翅膀遮住小眼,卻始終冇將那一縷神念撤回來。

……

與此同時;

人域東部海濱,一座頗為繁華的大城中。

幾道流光自天而落,徑直落去了城中最高的建築,那裡也是方圓數千裡內,最大的人皇閣分閣。

為首一人身著青袍、揹著長劍,麵容宛若刀削一般,一雙星目也總是蘊著劍光。

自是劍修霄劍。

他麵色有些凝重,落地後不必多說什麼,立刻有幾名中年男女向前見禮。

“東西在哪?”

霄劍道人冷聲問著,幾人對視一眼,立刻轉身做請,匆匆朝著這建築的地下而去。

過數重陣法,解數十禁製,他們很快就抵達了一處寶庫。

解開寶庫的禁製略有些繁瑣。

趁著這般空檔,一人向前對霄劍道人稟告:

“大人,此事已經暫時控製住了,知情者都已經聚集在了一處庭院中,重兵把守,誰都不讓接近。”

“嗯,”霄劍道人微微頷首,“做的不錯。”

哢!

一聲輕響,麵前石門緩緩開啟。

霄劍道人一個健步衝入其中,自身自是保持著十二分的警惕。

寶庫之中陳列著諸多珍寶,算是這分閣的儲備。

而在眾多珍寶正中,有一尊石碑靜靜立著。

石碑已有些殘破,其上有著明顯的風化痕跡,周遭還有頗多裂痕,其上刻畫著諸多爻文,這是人域伏羲紀元曾用過的記事法。

若無推演之道的基礎,看這些都是看不懂的。

霄劍道人眉頭一皺,站在石碑前靜靜立了一陣,手指不斷推算。

很快,他麵色一變,扭頭看向隨行的一名老者,低聲道:

“什麼內容?”

那幾名中年男女腳下一滑。

有老者向前仔細端詳,很快道:

“這是一則卦象,以及對卦象的解釋,其上道韻似有些熟悉,應該是陰陽八卦大道。

霄劍,這卦象的內容……”

“說就是。”

“禍星出極北,蠱亂諸臣星……”

“好了,夠了。”

霄劍道人立刻喝斥了聲,目有精光閃爍,走到石碑前慢慢蹲下,仔細辨認著什麼。

很快,他道:

“這石碑是假的,你們來看。”

眾人立刻向前。

霄劍道人笑道:

“各位來看,這石碑此處的紋路是否有輕微錯位?

此物確實有些年頭,其上的爻文也算正宗。

偽造此物者煞費苦心,應是用一麵年份久遠的石碑,在其上造出了這般爻文,試圖混淆視聽、散播謠言。”

那老者低聲道:“大人,下方爻文似乎還有提及無妄殿主,說是,金龍心無意,葬儘……”

“上不了檯麵的伎倆罷了。”

霄劍道人打斷了老者的話語,指尖劍氣綻放,這石碑已被削下了一塊角。

“拿去天工閣,讓他們推斷下此物有多少年份,一切自可知曉。”

“是!”

“事情查清楚之前,此地所有情形嚴格保密,不可有半點風聲走漏。”

眾人定聲稱是。

霄劍道人低頭看著這石碑,目有精光閃爍。

誰在搞鬼?

那些將門世家,或是大宗門勢力?

竟用這般陰損的招數,還如此煞費苦心,讓這麵石碑從東南域海底挖掘出來……此事必有蹊蹺。

“誰挖到的這麵石碑?”

一人道:“是東南柳家。”

“柳家?”

霄劍道人下意識點點頭,“柳家倒是不必多疑,不過也派人盯一下。”

“是!”

眾人再次齊聲應答,隨後便帶著霄劍的命令,匆匆而去。

……

北野處。

吳妄洗了個澡,換了身寬鬆柔軟的麻布長衣,就躺回了自己精心打造的大床上,舒舒服服地戴上了‘眼罩’。

可惜,睡不著。

他本想傳聲林素輕過來做個靠枕,但仙識掃過,便打消了這個美好的想法。

林素輕正坐在法寶燈盞旁,端著書、一頁頁的翻著,青鳥在她肩上站著,看書看的津津有味。

泠仙子也已閉關了。

此前來的路上,她都在儘力壓製境界,想讓自己能與吳妄多相處。

抵達後,又在此前大宴上喝了點酒,突破卻是壓不住了。

看樣子,她應是有較大的突破,醒來說不定能直接跨過真仙,衝個天仙境。

‘小嵐的天賦資質是真滴強。’

吳妄輕笑了聲,心底略微一動,卻是將心神沉入了星神大道,順著大道逆流而上,進入了星神身軀。

他神念過來了,但冇有完全過來。

這是吳妄自己摸索出的辦法讓部分神念感受星神的記憶海,待這部分神念疲乏了,就換另一部分神念前來。

雖辦法笨了點,且效率低下,但對於如今的吳妄而言,也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星神的記憶中,可不隻是久遠神代的神明生活。

那是一分見識,也算一份學識,更有星神大道不斷演變的過程,可以給吳妄悟道諸多啟迪。

漸漸的,吳妄看的津津有味。

他戴著眼罩,表情頗為放鬆,外人一眼看來,確實是睡著了般。

於是,帳外的侍衛們增加了數倍,並鋪開了千丈方圓,告訴族人們不要大聲吵擾,少主正在歇息。

比起吳妄這般‘假睡覺真修行’,離著吳妄大帳不遠,睡神暫住的帳篷中。

睡神躺在獸皮縫製的矮床上,仔細體會著這般床榻對自身睡眠的助益程度。

這遠古大神的表情滿是新奇。

其他諸事,他漠不關心,但到了一地,他就迫不及待地開始探索起,這般床榻、這般風土人情,能醞釀出什麼夢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