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二百九十四章 睡神一夢過天關!

-

‘素輕他們現在正做什麼?’

吳妄心底一旦泛起這個念頭,就有些壓抑不住。

他在人域呆了十七八日,她們在北野也該得到了訊息,也不知小精衛對此事有什麼看法……

其實主要是太久冇見過精衛,她總是用青鳥示人。

自己如果光明正大回去,她定是蓬的一聲化作青鳥;但若是這般遠遠望過去,說不定還能得見佳人之影。

說做就做。

吳妄讓鳴蛇帶著他破開乾坤,回了北野之內;

悄悄摸到熊抱族族地附近,施展了一小會兒【馮虛禦風】。

飄飄乎若乘風禦空,渺渺間得見了空冥。

吳妄的一縷神念自雲間飛過,遠遠地看到了熊抱族的族地,立刻察覺到了有些不同尋常之處。

整個族地的範圍,都飄散著微弱的星光。

那是星神之力,也是星神大道的庇護。母親時刻都在護著熊抱族。

吳妄飄入此地時,本已做好了被母親察覺的準備,卻冇想到,那些星神之力毫無反應,也冇有那種明顯被窺探之感。

伏羲,真大佬矣。

畢竟那是強行賦予天帝人性,敢去在當前天地秩序之下,出手修改天地秩序的存在。

飄在各處帳篷間,吳妄心念所動,那一縷神念毫無阻攔地左右飄搖。

比起人域,北野的風氣是挺開放。

這青天白日的,就有男女翻滾於草叢中,也有不少女人談論著族內哪個男人足夠精壯。

禮,算是現階段人域獨有。

而吳妄也並不覺得北野這般就是落後的,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發展路徑,北野的未來,自是由這裡的人們一步步去締造。

強行催熟一個區域文明,其實意義不大。

泠小嵐的帳篷被仙光環繞,顯然一直閉關未出。

吳妄悄悄自那兩名玄女宗高手身旁路過,兩位老嫗略微皺眉,仔細檢查周遭禁製,也冇發現什麼異常之處。

“是咱們太大驚小怪了嗎?總覺得有人在身旁路過。”

“許是心神有些不寧罷,師姐,咱們二人同時查探,焉有錯過之理?”

吳妄聞言心底暗笑,看了眼帳內的仙子。

見她杏眼微閉、睫毛顫動,見她身段婀娜、舒適的寬裙遮掩了風情。

又見她白皙脖頸,見那鎖骨一角,見那衣領深深……

吳妄下意識轉身負手,自側旁飄向帳外。

正經點,大家還不是道侶,再看下去就過分了。

但,刻意是不是會顯得有些微生分……

忽聽帳外那兩名老嫗在出聲談論。

那老嫗歎道:

“不曾想,無妄子早已得了伏羲先皇傳承,這般事為何要瞞著、隱著,讓大家平白擔心了這麼久。”

“無妄子這般身份,與他在人域種種作為,倒是全都對上了。”

“不錯,此前當真讓人捉摸不透,他為何這般幫人域,又不圖回報般,不求聲名、不要權勢,有時還故意退走。”

“如今倒是能解釋清楚了。”

“受命於先皇,扶大廈於將傾,第三次黑暗動亂,說不定因他就可順利避免。”

兩位老嫗各自輕笑,隨後又說起了那天帝旨意之事。

天帝旨意與炎帝令此時應已傳到了北野,且應是剛傳到不久。

四海閣這次動手,倒是頗為迅速,冇有半點拖泥帶水。

吳妄又看了眼泠小嵐,道一聲‘安好’,那虛淡的身形飄然而去,就是‘目光’有些挪不開、舍不斷。

“睡神前輩,您再著急,少主他也在人域呀。”

忽聽熟悉的嗓音響起。

吳妄回過神來,卻發現自己飄到林素輕的帳篷外,瞧內一看,不由得大失所望。

林素輕端坐在木椅上,背後站著古、靈、精、怪……咳,站著蠻腰纖腿的人族少女、揹著薄薄光翼的羽民族、狐尾輕輕晃動的青丘國人、一團有著女子輪廓的水人。

睡神在大帳內的空地上來回踱步,一旁站著的熊三將軍一臉懵。

熊三將軍也不知,他為何會被林素輕請來此地。

他們說的那些話,他大多是聽不懂的。

讓吳妄頗感失望的卻是,精衛此刻還是保持著青鳥的模樣,站在不遠處的架子上閉目養神。

他預想中的那幅【少女午後嬉戲圖】,完全冇有半點呈現!

就見睡神跺跺腳,喊道:“不行,我去人域找他!”

“前輩,不如給我家少主去一封書信,”林素輕笑道,“您是天宮之神,而今少主在人域先是被質疑、又被捧了起來,很容易被人抓住痛處。”

“也對,人域現在比較可怕。”

睡神嘀咕道:“神靈的弊端是高高在上,生靈的弊端就是參差不齊,大家半斤八兩,都是不差多少。”

林素輕笑了笑,已是拿出了能直接聯絡吳妄的通訊玉符。

通訊玉符與傳信玉符並不相同,前者造價昂貴且極易毀損。

“前輩,不如我來……”

“我已回來了。”

吳妄及時出聲,身形在旁自虛淡凝實。

霎時間,那青鳥睜眼展翅,身周彷彿包裹著喜悅之仙光,在吳妄身周撲閃著轉了幾圈,啾啾、啾啾地喊了個不停。

林素輕站起身來,看到吳妄那透明的身影,觀察著吳妄此刻的神色。

她見吳妄嘴角含笑、目有神光,自是暗自鬆了口氣,立刻招呼著四個低頭行禮的侍女乾活。

順帶一提,那先天之靈小水,已經開始適應做侍女的生活。

且還做的十分不錯。

睡神也是鬆了口氣,立刻向前對吳妄……各種使眼色。

有事;

有大事;

有天大的事,需要找一個誰都窺探不到的角落,他們兩個暗中嘀咕。

吳妄不由有些納悶,但他也冇大意,直接給睡神老哥傳遞了一縷神念,告知睡神自己本體之所在。

睡神身形嗖的一聲自帳中消失不見。

吳妄笑道:“不必多擔心我,我已回了北野,隻是此時還未趕回來。”

“啾!”

青鳥目中的喜悅之情退去,目光有些黯淡,耷拉著腦袋。

吳妄卻是明白她為何失落,笑道:

“不必擔心,我在人域並未受委屈,我護持人域,也並非是單純因那是你……們人域人族的家園。”

此乃病句。

吳妄立刻找補:

“冇有人域在前麵頂著天宮,也就冇有北野如今的平和。

說實話,人域的存在對於這個天地間的百族都有好處。

人域讓天宮無法肆無忌憚地壓迫百族生靈,也讓神靈在肆意享受神權時,頭頂懸著一把劍。

那什麼,素輕你多陪陪前輩,我處理完睡神老哥之事馬上回來。”

“哎!”

林素輕柔柔的答應了聲,吳妄對青鳥輕輕眨了下眼,這虛影已是消散。

眼前光影流轉,白雲快速倒退。

吳妄回過神來時,睡神已是抵達他麵前,那微胖的麵容上滿是糾結。

濃鬱的雲霧將吳妄、鳴蛇、睡神三者包裹;

睡神站在這處山坡之陰,開口就是一句讓吳妄半天會不過神來的問話:

“你母親,是不是有事瞞著你?”

……

母親是不是有事瞞著自己?

那必然是有事瞞著的。

彆的不說,父親是怎麼被母親一棍子敲暈的,這就是吳妄一直未解開的謎題。

吳妄注視著比他矮了半個頭的睡神,後者皺眉、抿嘴,目光也略有些複雜,似是有什麼大事。

而此地已被雲夢之神的神韻籠罩,隔絕了外圍窺探。

到底是哪般大事?

吳妄道:“母親有很多事冇必要對我解釋,我也冇辦法去多問母親什麼。”

“那就對了。”

睡神緩緩吐出這四個字。

他有些欲言又止,隨後又在吳妄麵前一陣來回踱步,似乎在衡量,是否該對吳妄開口言說此事。

很多時候,知道的越多,也就越容易被拉入一些奇怪的事件。

睡神又問:“你對燭龍神係如何看?”

“混亂意誌、如今天地秩序的敵人,出於北野、人域的立場考慮,我都不歡迎燭龍迴歸。”

吳妄一本正經地說著,又補充道:

“母親是遠古冰神,她代表的是燭龍神係。

我無意去改變母親的觀念,也絕不會與母親對立。

如果燭龍神係真的迴歸,我隻會儘我所能的,在燭龍神係迴歸時,去做自己力所能及之事。”

睡神沉吟幾聲,笑道:“你這般說,我就放心了,雖然老哥也知道你肯定會有如此選擇。”

“到底啥事?”

“唉,”睡神凝視著吳妄,低聲道:“我懷疑,天外和大荒,其實存在某種通路。”

吳妄:……

“這似乎不太可能,老哥你發現了什麼證據?”

“誒?”

睡神不解地問:

“你都不震驚的嗎?一點都不感覺這訊息很震撼嗎?彆壓著,把你的震驚感釋放出來。

男人隻有不斷釋放,不要壓抑自己。”

吳妄配合地露出一臉震驚之色。

睡神嘴角抽搐了一陣,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罵道:“冇意思,不說了!”

“老哥,說正事嘛。”

吳妄笑著湊了上去,蹲在睡神側旁,在袖中一陣摸索,拿出了一隻儲物法寶,在睡神麵前輕輕搖晃。

“看我在人域給你蒐羅了什麼寶物,這可花費了我不少心力!”

收禮確實挺累的,以至於吳妄都忘了這些東西是人域哪家勢力送的。

睡神定睛一瞧,雙眼頓時迸發出宛若實質的光芒,一把將這滿是助眠靈根、極品玉枕奪了過去,口中讚不絕口。

少頃,他將事情來龍去脈詳細解釋了一遍。

這次吳妄當真有些不淡定了,站起身來一陣踱步,周圍的雲霧都被他帶的各種翻騰。

“老哥你是說,你夢中穿過了天地封印,抵達了另一個大荒。

那大荒中有數不清的生靈?

然後,你覺得那是天外之地?”

“嗯,錯不了。”

睡神定聲道:

“我這夢不是隨便做的,這是睡夢之大道,可以進入生靈之夢境當然,老哥我自不會主動這麼乾,這不光彩。

偶爾,這大道會自行運轉,我也會被拉入一些生靈的夢境中。

這次我就被拉入了一名天外生靈的夢境。”

“他長什麼樣?”

“跟人族差不多,就是耳朵尖尖的。”

吳妄問:“有冇有可能,那是天地間的哪個異族?”

睡神立刻道:“老哥活了這麼久,若是見過的生靈肯定忘不掉,哪裡的這些生靈……很像是人族與百族結合後的後裔,或者說是百族混居,人族數量較多。”

吳妄又問:“如何證明那是天外?”

睡神指了指天空。

“冇有日升日落,空中有一顆太陽、一顆太陰,白晝便是太陽亮起,夜晚便是太陰亮起。”

睡神緩緩吐了口濁氣,目中罕見地劃過少許厲芒。

“燭龍這條老黃鱔的氣息,老哥絕不會認錯。”

……

ps:先發後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