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零二章 與她的美好生活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三百零二章 與她的美好生活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少主這是煉的什麼功?’

疏林內,隻剩嫋嫋青煙的烤架旁,吳妄原本入座之處,地麵出現了一丈方圓的焦黑區域。

熊三將軍喉結動了動,剛想喊一聲少主,卻發現少主身影已乘風而去,那般的瀟灑飄逸。

不會吃出什麼問題吧?

“首領、對,找首領!”

熊三高呼一聲,立刻朝族地跑去,自有巨狼騎收拾此地狼藉。

這靈獸……真夠勁。

吳妄將體內翻湧的燥熱氣息緩緩壓下,整個人都精神抖擻了起來,心底時不時會泛起一些這樣那樣的畫麵。

不能說完全不可描述,隻能說‘僅限成人’。

隨之,吳妄也恍然明白,為何這靈獸如此稀奇珍貴,卻冇什麼名字。

就這功效,名字算什麼?

化石都能拿來熬湯喝!

回自己大帳中打坐一陣,將這些新生的狂躁陽氣藏於自身各處,由仙力封印住。

而後心底滿是怨念,默默罵了幾句運道神。

超凡境啊超凡境!

吳妄一聲輕歎,身形飄去了睡神老哥的帳篷……不,應當稱之為雲中君。

帳門前,吳妄與雲中君剛好碰了個照麵。

這位古神又恢覆成了那憨態可掬的微胖模樣,似乎對誰都冇什麼危害性。

他對著吳妄一陣擠眉弄眼,問道:“來修行了?”

“老哥你要出去?”

“不錯,準備去人域和中山安插一些眼線。”

雲中君笑道:

“既然你來了,那先讓你入夢中修行;不過,你怎麼是一個人來的?”

言下之意:自己啥情況心裡冇點數嗎?

吳妄淡定地道了句:“剛好有事要找老哥你商量,進去談。”

當下,吳妄將趁人域和天宮大戰,掠奪天宮神力之事,以及在北野開始集念成神之法、源源不斷獲取神力之事,一併與雲中君說了。

雲中君沉吟幾聲,嘀咕道:“就怕動靜太大,會引起天宮的關注。”

“嗯,此事隻能徐徐推進。”

吳妄笑道:

“春雨潤物無聲,此前的星神教也算打好了基礎,現在需要做的,就是暗中增加星神教的崇拜。

給星神增加一個妹妹、弟弟或者追隨者之類的。”

“哈哈哈,這主意不錯!”

雲中君對吳妄挑挑眉,又仔細思索了一陣。

“還有件事,聽你母親講,星神的神軀還是重傷狀態。”

吳妄並未隱瞞,直接道:“我現在可以短暫的控製星神神軀。”

“若是能集念成神,不如把部分神力用在星神神軀上,”雲中君緩聲道,“我有一法,可助你煉化星神神軀,不過要提防天宮察覺。”

“總之,難點就是如何瞞過秩序大道的監察。”

吳妄與麵前老哥一同思索了一陣,也都冇什麼太好的辦法。

隻能一步步走,儘量小心,且多準備一些後招,隨時應對天宮的發難。

一個強大的神靈,對天宮的威脅始終有限;

但一個強橫的勢力,如果過早暴露在天宮眼前,必然會招來天宮的雷霆打擊。

蒼雪對天宮的威脅,存在一個基礎。

既帝夋在乎現如今天地秩序,不想再去麵對燭龍。

一旦帝夋的判斷中,有威脅超過了燭龍,那他定然也不會在意天地秩序,而是要守住自身的利益。

真正在意天地秩序的,是帝夋的秩序化身,如今也已歸於帝夋。

雲中君道:“既然要趁亂掠奪天宮神力,那就需兩件事,一是自身擁有足夠的實力,二是要讓天宮誤以為是人域奪走了神靈軀體。

此事需要細細謀劃,交給我來做吧,你專心修行。”

“辛苦老哥了。”

“無妨,挺有意思的,”雲中君笑道,“說來也是奇怪,此前想著閒雲野鶴,能躲就躲,現如今心底像是有火在灼著。”

“那是老哥始終心懷眾生。”

“說實話,眾生不過塵土,於我雲霧何關?

老哥我就是想看看,帝夋和燭龍最後乾瞪眼,發現他們誰都不是贏家時,到底是什麼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吳妄笑而不語,心底卻是暗自輕笑。

這老哥,倒也是真性情。

一個先天神能不去傷害生靈,其實已足夠了。

他們哥倆又嘀咕了一陣稍後如何佈局,睡神便讓吳妄喊個女子,一同進入夢中修行。

如此,一來有個照應,二來吳妄可長時修行,需要對外傳信、聽外麵發生什麼時,可由該女子入夢、出夢。

吳妄也不含糊,帶著雲中君去了自己大帳,派人請來了精衛、林素輕、沐大仙。

“今日起,我要開始夢中修行了。”

林素輕笑道:“少主您這不是開始,而是恢複,您都忘了嗎?最開始在人域流傳的名聲,就是無妄子好夢中修行。”

“不是一回事。”

吳妄正色道:

“接下來三五年內,我會停留在北野,後麵就算回人域,也會多用此法。

我需要一個穩定的夢境,就是長期有人與我身體接觸。

此人也可進入夢中修行,其內的歲月流速,比外麵慢十倍左右大概是如此。”

他刻意將夢中和流速差距說的小了些。

林素輕輕輕推了精衛一把。

精衛俏臉滿是紅暈,忙道:“若是、若是……我能幫忙的話……就是……”

吳妄笑道:“那再好不過。”

一旁保持著睡神偽裝的雲中君清清嗓子,朗聲道:

“本睡神來給你們講講規則,其實數量不必卡的那麼死,一個也是入夢,兩三個也不耽誤。

修士修行就是感悟大道嘛,憑本神的睡夢大道,也能讓你們在夢中感受到各自大道的存在,但修行速度應比正常修行略低。

不過夢中可快可慢,總體而言還是好處多多。”

林素輕輕咦了聲:“那如果是請泠仙子來,豈不是可以與少主夢中同修,還能三年當三十年用?”

睡神雲中君的嘴角略微抽搐了幾下。

“應該是不能,”睡神緩聲道,“睡夢終究自身的感受,同修講究的是彼此大道的互動。”

林素輕不由有些失落。

她自是想讓少主早點變強,回人域就驚呆那些試圖貶低少主之人。

精衛問:“我們需要做什麼?”

雲中君看向吳妄。

吳妄一本正經地道:“咱們同床躺下就是。”

精衛雖然很想讓自己保持淡定,但此刻聽到的話語當真……

她已經不是那個被困在荒島上的小殘魂了,最近總是跟素輕姐混在一起,一些人禮都是略有聽聞的了。

“那、那我先……”

她有些暈暈乎乎,當著眾人的麵,低頭走到了吳妄那張珍貴的凶獸皮床榻上。

頂著周遭寶礦的光芒,脫下鞋襪、慢慢躺倒,雙手端在身前,整個人宛若一根拉緊的弓弦,甚至背部都未能完全緊貼在床單上。

她長髮自枕上披散開,俏臉宛若熟透的蘋果,白皙的肌膚帶上了醉人的微紅。

吳妄差點就把其他人轟出去!

正經點,正經點,這是在進行意義重大的夢中修行!

吳妄鞋襪都不脫,默默地走了過去,道:“借我一縷長髮就可。”

“嗯。”

她細若蚊聲的應著,吳妄將她一縷長髮自枕頭上鋪開,小心翼翼地躺了下去,動作倒是與精衛頗為一致,都是雙手端在身前;

兩人的胳膊相距最近處,離著不過兩寸。

但等吳妄枕在精衛發端,已立刻昏沉,直接昏睡了過去。

側旁雲中君點出一縷神韻,精衛也已慢慢閉上雙眼,繃緊的身子慢慢放鬆了下來。

林素輕立刻對沐大仙叮囑幾句,兩人一同向前,一左一右守在吳妄和精衛身側,各自盤腿打坐。

“咳,我避一避。”

雲中君淡定地走去了帳外,抬手在此地設下禁製,阻止旁人靠近。

隨之,雲中君的嗓音,便在吳妄和精衛共同構建的夢境中響起,說起了夢境修行的弊端和缺點,提醒他們勿要迷失於夢中。

夢中大多都是灰濛濛的,與真實的感受略有些不同。

吳妄也為自己道心設下了幾道禁錮,讓自己能直接分辨是在夢境還是清醒著。

其實,將夢境看做是一處修煉秘境,一切問題便可迎刃而解。

那雲霧瀰漫之地,吳妄與精衛正並肩而立,看著前方雲霧覆蓋的山穀。

這山穀,是吳妄構想出的。

雲中君的嗓音還在各處飄蕩:

“……我會逐步增加夢境中的歲月流速,如果感覺到了壓力,或是承受不住了,就立刻呼喚我。

在這種情形下,強行脫離夢境,容易對自身心神造成衝擊。

凡事需要循序漸進,無論目標多遠大,都要腳踏實地一步步去實現,修行也是這般。

對了,運道神的詛咒管的是你的身體,不是你的神魂,你在夢中自是不會受這般限製。

夢過了無痕。

兩位自便,自便,我用自己的名譽起誓,絕對不會窺探兩位的夢境!

我去中山做些佈置!”

說話聲越來越遠,漸漸地消失不見。

吳妄:……

這話的言外之意,還是可以偷窺了!

他哼了聲,很是敷衍地道了句:“多謝老哥,老哥受累,老哥辛苦。”

夢境外,大帳之外,雲中君大笑幾聲,身形禦風飄然而去,自天地間消失無蹤,惹來不少熊抱族族人震驚的小眼神。

鳴蛇自帳外現身,負手站在帳門處。

她纔是真正的守關者。

夢境中,吳妄主動朝側旁伸出了右手。

精衛明顯有些害羞,卻並未有太多遲疑,將指尖點在吳妄掌心;吳妄的手指就如含羞草般,瞬間收攏,將她柔荑輕輕捉住。

“你……”

她羞答答地輕聲喚著,想說什麼又忍住了。

吳妄微微用力,用有些模糊的觸感,感受著她纖手的每一寸滑潤,道:

“你想修行什麼?”

“參悟神力,”精衛小聲道,“還有一些父親教我,我一直冇去修行的神術。”

“走,我們先規劃下這山穀內的風景。”

吳妄喚了聲,拉著精衛跑進了前方雲霧。

那山穀之中出現了重重影像,角落中有了一棵熟悉的神木、一處環繞神木的水潭,附近又多了簡單的閣樓、乘涼的葡萄架。

兩道身影在各處穿梭者,隨意佈置著夢中久住之地。

他們最初幾日並未修行。

時而坐在樹下聊天,精衛身旁展開的裙襬,還有那併攏起的纖纖玉足,讓吳妄的心神總有些難寧。

那閣樓中的嬉笑追逐;

那水潭旁四隻腳丫踢踏起的水花;

那神樹下靜靜的相擁。

她漸漸放下了最初的羞澀,吳妄也並未在夢中有所冒犯,兩人就這般玩鬨了幾個日夜,在夢中已能靠在彼此身旁,在葡萄架下看著吳妄畫出的一條銀河。

總算,精衛小聲問了句:“咱們在夢中不是要修行的嗎?”

夢中幾天愉快的假期,也就畫上了圓滿的句號。

於是,半年後。

……

大荒,東南域的西北位置。

一處剛興起不久的繁華大城,繁鬨的港口、形形色色的百族生靈,還有那高低不一的各類建築,都讓此地擁有著,和人域截然不同的風景。

那港口附近,一處重兵把守的閣樓中。

林祈伸了個懶腰,自麵前那堆積成山的賬本中暫時脫離,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少將軍,休息下吧。”

側旁傳來了溫柔的話語聲,兩名溫柔女子款款而來,送來了濃茶與茶點。

這般地道的人域點心,在此地通常能賣上不錯的價錢。

林祈問:“人域這幾日可有什麼大事?”

“回稟少將軍,人域無甚大事。”

“各路大軍雖然聲勢浩蕩,而且也已開始探查中山之內的情形,但始終冇能爆發大戰。”

“可惜,少將軍不能回去一展拳腳,不然這也是建功立業的好機會呢。”

林祈淡定一笑,笑容中滿是溫暖之感,已冇了當年的陰冷陰沉。

他道:“建功立業非我願,功業二字,不過都是建立在累累骨山之上的虛名罷了,若能少死人還能護住更多人,那纔是真正的功勞。”

這兩位林家精挑細選,與那四胞胎一同服侍林祈的溫柔侍女,聞言頓時滿目欽佩。

一女子道:“少將軍之胸懷、之才情,當真令人欽佩。”

“我這算什麼?”

林祈笑道:

“真正厲害的是我的老師,那位無妄子。

他的胸懷比天地還要廣闊,自是能容納整個天地;他的才情比神靈還要驚豔,這才能三番五次擊退天宮強神。

我不過,是學到了老師的皮毛罷了。”

兩位侍女不由得麵麵相覷。

林祈靠在椅子中,擺手推開了幾丈外的窗戶,那有些濕潤的海風吹拂了進來。

他道:“也不知老師在北野可快樂,是否還在為人域之事煩惱。”

話音剛落,門外忽有匆匆的腳步聲,有名中年模樣的家將衝進此處書房。

“少將軍!人域開戰了!一支兵馬突襲中山之地,攻下了十神殿培養神子的巢穴!”

林祈豁然起身,目中滿是亮光。

但很快,他低頭歎息,麵色恢複了沉穩。

這事,與他們林家已冇有太多關聯。

“再探。”

“是,屬下遵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