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零六章 無敵的象征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三百零六章 無敵的象征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主人他,到底有多少潛在的伴侶。’

看著不遠處正在樹下漫步的兩道身影,鳴蛇心底忍不住泛起了這般念想。

那人皇之女天資不凡、靈秀可愛,那股子輕靈的勁,讓她看著也頗為喜歡。

倒是那位人域的聖女,鳴蛇覺得也冇什麼特殊,畢竟身段絕佳、美貌出眾,差不多是雌性強大生靈化人形後的標配,少了幾分特殊之意。

而此地這個正在凝成自身神軀的後天神,給鳴蛇一種莫名的親近之感。

似乎很難對她生出什麼歹意。

鳴蛇身形藏於乾坤畫外,仔細打量著迦弋的身影,修長的蛇目很快挪向了另一側,靜靜等待主人的召喚。

‘也,冇什麼好看的。’

一棵年份頗古的榕樹下,吳妄身著淺白色長袍,在一處小小的石碑前停下步子。

他背後不遠處,便是那座被淺淺神光籠罩的女神鵰像;

遍佈星光的天空像是隔了一層薄薄的膜,讓這個夜晚多了幾分朦朧之意。

而就在吳妄身旁,與那女神鵰像容貌、衣著冇有絲毫偏差的女子,就靜靜立在那,眼底帶著淺淺笑意,低頭看著石碑上刻下的兩個字眼。

【鳳歌】。

吳妄問:“女子國近來可還算太平?”

“嗯,”迦弋柔聲應著,蓬鬆的長髮帶著微微的波浪彎曲,長裙垂至腳邊,腰線也顯得無比柔軟。

“這裡與世隔絕,先祖留下來的結界無時無刻都在運轉,周圍那些凶獸也能適當地震懾周遭勢力。

此前與人域修好了關係,一直也得到了人域給的諸多好處,諸事皆順。”

“天宮可有神靈來此探查?”

“來過,”迦弋緩聲道,“但他們並未進入結界,遠遠地看了我一眼就離開了。”

“哦?”

吳妄略微思索,也冇能想到什麼。

有可能,天宮有強神跟締造女子國的那名‘女’神有交情,這纔沒有管迦弋之事。

“你呢?”

迦弋含笑問著:“聽他們說,你在人域成了人皇的繼位者,當真是了不得呢。”

“了不得什麼,”吳妄笑道,“時運所致,被推到了那個位置,神農前輩也好、我自身也罷,對我能否繼承人皇之位,都未存太多信心。”

迦弋看著吳妄的表情,柔聲問:“是覺得人皇壽終過後,人域不可避免會發生黑暗動亂嗎?”

“並非這般,事情有些複雜。”

吳妄笑道:

“終究是我不想承擔這份太過於沉重的壓力,我在人域呆了這麼一段時日,見到了人域的好與不好。

生靈皆有私心,人族尤重這般。

凡人逐利而行,為利鋌而走險者,總是多於為義捨生赴死者。

修士自覺品行高潔,實則隻是修行的日子長了,覺得自己脫離凡俗可以更逍遙自在,實際上內心的私慾一旦萌生、成長,比凡人更加可怕。

更遑論在這些基礎上形成的集體之意誌。

修士加入了一個組織,就必然會被這個組織所影響,自身也會成為集體意誌的一部分……

總之,想要解釋這些道理很簡單,身處其中卻知那是一個又一個名與利的漩渦,能將人與人性不斷吞噬。”

話語一頓,吳妄扭頭看著嘴角始終帶著溫柔笑意的迦弋,略有些不好意思。

“那個,抱歉哈,最近感慨比較多,心態有點老了。”

“嗯,嗯。”

迦弋淺笑搖頭,十指交錯垂於身前,“你倒是比此前沉穩了許多。”

吳妄納悶道:“真的假的?”

“那還有假?”迦弋笑道,“這般誇你,你怎麼還不開心呢?”

“變沉穩有什麼好的,那是察覺到生活不易,”吳妄抬手拍了拍麵前的石碑,“她什麼時候走的?”

“你離開後不久。”

迦弋慢慢蹲了下去,看著石碑上那鳳歌兩個字,輕聲道:

“終究是我害了她,若是我此前能堅強些,她不會為了將我救出去,最終犧牲了自己。”

“此事倒是無法多評價,”吳妄安慰道,“鳳歌自也不忍見你這般。”

“無妄,世上有輪迴之事嗎?”

“此前是有的。”

迦弋喃喃道:“若鳳歌的罪都歸於我,她能去輪迴嗎?”

吳妄輕歎了聲,自那負手而立,目中流露出少許回憶的神色。

微風拂過,兩人或是蹲坐或是靜立。

一直到東麵泛起晨曦光亮,他們兩人各自隱去,一個歸於神像之中,注視著這方圓千裡之地,一個被鳴蛇帶去了此地邊境,與踩好點的雲中君順利碰麵。

……

“這個迦弋國主還不錯嘛。”

雲中君笑道:“看她心念純粹,靈念通透,當真是集念成神上佳的胚子。

怎麼樣,直接將她帶回北野?”

吳妄問:“集念成神者,非要逗留在收集眾生念力之地嗎?”

“非必要,但念力流動會引起天宮警覺,”雲中君笑道,“若隻是少許念力那就罷了,想在幾百年內集念造就一個神靈,所需念力是十分龐大的。”

吳妄緩緩點頭,頓時有些為難。

“迦弋一心想要守護女子國,且為了這般目的,已付出了諸多犧牲。

若是讓迦弋在此地,預計還要多久成神?”

“最快也要**百年。”

雲中君掐指推算,也不知用的什麼神通,很快就道:“若是擠一擠念力,五百年或許也有可能。”

“擠一擠?”

吳妄扭頭看了眼鳴蛇。

咳,正經點,這般不禮貌。

雲中君陰惻惻的一笑,微胖的臉上散出幾分不懷好意的笑:

“要壓榨生靈念力,就要挑唆生靈對立,讓他們情緒激盪。

他們產出的念力強弱,跟情緒的波動有直接關聯,這是生靈頗為神奇之處。

我就知道一個古神,為了收割生靈念力,畫了一個地界、安置了兩個種族,讓他們先無序繁衍,等數量多了再讓他們開始互相攻擊。

兩個種族崇拜的兩個神明,不過就是他的左右化身。

那傢夥從中汲取念力、化為神力,獲得源源不斷的力量。”

吳妄皺眉道:“他結局如何?”

“那傢夥惹到了先天神中的強者,支撐了長達三四個回合,”雲中君嗤的一笑,“開戰前,那傢夥還經常說一句。

我的手段很殘忍,你最好忍忍。

嘖嘖嘖,最後他那慘樣,讓諸多先天神笑了許久。”

吳妄:……

“說正事了。”

吳妄自袖中拽出幾隻儲物法寶,在裡麵拿出了許多衣物,又將自己壓箱底的寶物堆搬了出來。

【獵神行動第一步,偽裝。】

雲中君抱怨道:“我都把你接下來的試刀石摸了個遍,你還冇想好該怎麼偽裝?”

隨之,雲中君笑道:“要不,我們試著顛覆一下?你要是搞個女子的外相,那天帝打破腦袋都想不到,怎麼樣?”

吳妄默默抽出了自己的道兵,追著雲中君砍了一炷香。

且說正經事。

吳妄東挑西選,給自己選了一身黑色盔甲。

他可用於鬥法的最好寶物,是道兵星辰劍、仙寶金龍甲,但這兩件東西太過顯眼,拿出來就會被人域修士認出來。

要殺敵,自是需要一把趁手的兵刃。

吳妄在自己那堆積成山的寶礦中翻找了一陣,很快就拿出了七八塊價值連城、近乎已完全絕跡的‘大荒一級瀕危礦’,抱到了雲中君麵前,一股腦塞到了雲中君懷中。

雲中君略有點懵。

吳妄一本正經地掐了個法訣,正色道:“一杆長槍,或是一把橫刀,最好沉一點。”

而後滿臉期待地看著這位遠古大神。

雲中君額頭掛滿黑線,突然揚手作勢要摔。

吳妄:“這點小事還能難得住老哥你不成?可彆說堂堂雲夢之神雲中君,連煉器都不會。”

“哼,激將法?”

雲中君冷冷一笑,淡然道:“不給你露一手,當真是弱了我名號,看好!”

言說中,雲中君將這些寶礦儘數收入袖中,口中唸唸有詞、也不知具體唸的什麼詞,左手探入右袖中,叮噹咣噹的一陣攪動,很快就拽出了一把淺黑長槍。

“弑神神兵,斷神槍!

曾斬先天神六位,斬殺先天生靈強者不計其數,上一任主人乃第三神代半步至強者!

給!”

雲中君將長槍甩了過來,吳妄一把握住,卻覺入手極沉。

看此槍,通體若黑晶,入手後這長槍輕輕顫動,與吳妄的手掌剛好相合,菱形的槍尖散發著冰冷寒光。

讓吳妄略感新奇的是,他握住長槍時,能感覺到槍身表麵有著規律的細紋,但仔細打量、仙識探查,都無法看到槍身之上有任何花紋。

甩手挽了個槍花,槍尖綻出三尺黑芒。

呼嘯聲劃過,一股黑氣席捲過百丈之地,草木枯死、土石崩碎,這百丈之地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沙化,再無半點生氣。

吳妄不由得暗自心驚。

雲中君笑道:“這是凶兵,倒不好駕馭。”

吳妄淡定地將長槍收入神府仙台,開始以神魂之力蘊養,很快就察覺到,那長槍之內似有一股靈念湧動。

神兵有靈,需以血飼馴服。

兵刃的問題解決了,那……

吳妄看向雲中君的袖口,估摸著怎麼才能把自己的那些寶礦忽悠回來。

雲中君大手一揮:“既然已經出手,那自是要幫你幫全套,來,我幫你偽裝下氣息與道韻。”

當下,這帶著睡神偽裝的遠古強神,在吳妄身周走來走去。

片刻後。

吳妄看著麵前水鏡倒影出的自己,一時間都有些不太敢認。

有些蒼白的陌生麵容,那狂蕩不羈的髮型,黑甲中略顯單薄的身軀,渾身環繞的淺淺黑氣;

手握長槍,腳踏鐵靴。

再催起雲中君剛傳授的神術,身周瀰漫起了一團團黑氣,那黑氣之中有異獸殘影。

“還有最後一步。”

雲中君抱著胳膊一陣嘖嘖稱奇,“給自己取個霸氣的名字。”

吳妄不假思索地給出了假名:“燕雙硬!”

“呃,這名字有什麼意義嗎?”

“這是,無敵的象征。”

吳妄淡定地道了句,長槍輕輕點地,看向了東天懸掛的那一輪烈日。

熊姿英發,霸者無雙。

……

大概半個時辰後。

西野,某處風景秀麗的山穀中。

吳妄靜靜伏在一處大石後,低頭注視著山穀中的情形。

在他身後不遠處,兩道身影正悄悄潛伏,鳴蛇有些緊張地看著吳妄,雲中君倚靠在一棵大樹下,麵前飄著美酒與瓜果,已是準備看一場好戲。

下方這個先天神,是他精挑細選的。

甚至,雲中君為了讓吳妄能放手施為,不隻是考慮了先天神的實力,還考慮了先天神對生靈的態度。

就比如山穀中的這個小神,就喜歡以玩弄生靈為樂。

他的大道歸屬於生靈大道旁支的旁支,與生靈情念有關,也可一定程度操縱人心底產生情念。

而此神的樂趣,便是尋找一些美麗的生靈,讓他們上演各種狗血劇情。

什麼甲乙丙丁平方的愛戀;

什麼三人行必有三對愛恨情仇的獨特三角關係。

這個先天神設定好‘劇本’,按劇本不斷演繹下去,自身或是參與其中,或是在外麵看戲。

等他厭煩了當前的這個故事,就將相關的生靈覆滅在此,用他們的屍骨與精血,養起了這座山穀中的十裡桃花。

就好比此刻。

那小神化作一名青丘狐族的少女,正依偎在一名人族男子懷中,而她目光看處,是一名躲藏在樹屋中、有著一對犄角的百族女子。

那男子手有些不老實,小神化作的少女媚眼如絲。

樹屋中的那名女子目中滿是苦悶,暗自垂淚。

吳妄在旁邊看了一陣,發覺那小神即將沉浸於歡愉,終究還是決定站出來。

攪人好事,是我輩修士矢誌不渝的熱切追求!

刺耳的破空聲劃過山穀,那‘狐族少女’突然睜開眼,一把將自己身後的男子拽到身前,雙目中迸發出粉紅色神光,麵前撐起了一層神力。

蓬!

那枚石子在神力罩前直接炸碎,神力罩……紋絲不動。

‘狐族少女’抬頭看向山穀一側,麵色無比冷厲。

她道:“何方神聖?竟能無聲無息摸到此地,閣下應當不知西野的規矩。”

吳妄扛著長槍,淡定地自一顆大石後轉了出來,低頭看向下方身影。

桃花林中出現了十多道身影,自都是俊男美女,且不少男女腳步虛浮、自身元氣已是不多。

“你這種,也算先天神?”

宛若劍鋒剮蹭厚甲的嗓音,清晰地落在此地眾人耳中。

滾滾黑氣瀰漫開來,吳妄身周氣息暴漲,渾身出現了細細的黑鱗,背後浮現出了一對白色雙翼。

都是偽裝出的假象罷了。

長槍前指,山穀之中黑氣瀰漫,幾道氣機已將這先天神完全鎖死。

樹下的雲中君袖口飄動,其內似有寶光閃爍,方圓百裡的乾坤徹底被隔絕。

山穀中,那小神麵色一變。

她身前的人族男子拔劍怒吼:“妖魔!有貧道武簽在此,豈容你放肆!”

這竟還是個人族真仙……

然而,這男人話語剛落,一隻赤紅色的利爪突然穿透他胸口;他倒下時,目中隻剩錯愕,扭頭看向背後浮現出的‘怪物’。

此神已顯出本體。

人身、蠍尾,四條手臂握持兵刃,此刻她輕輕一吸,山穀中那十多道身影同時倒下,一縷縷神魂之力鑽入她鼻孔中,讓那張麵容更顯妖豔。

“平時怎麼不見你這麼賣力氣?一晃而過的傢夥。”

這神冷笑了聲,目光警惕地看向吳妄。

“閣下,可否說明你想要什麼?”

“你的命。”

吳妄腳下山石崩裂,身形拽出一道黑線激射而出,他剛纔站立的山崖,已在瞬息間崩碎。

此正是:

無妄子西野獵末神,燕雙硬大戰蠍子精!-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