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一十一章 與老前輩的交易

-

鼓聲震天,生靈漫漫。

朵朵白雲掠過天空,其上載滿人影,自南向北趕赴預定之地。

人域三十六部修士大軍齊齊推進!

漫天飛射的玉符,不斷更換位置卻保持快速響應的傳令兵,一位位護持在戰陣之上的人域高手,那源源不斷自人域北境湧出的援軍。

神農炎帝主動發起人神大戰,人域修士數萬年來第一次反攻天宮!

整個人域已然沸騰。

中山,為大荒天地的中心、百族強者彙聚之地。

神靈高築神殿於雲端,眾生俯身於大地頂禮膜拜。

忽有一日,有一群呼喊著‘大道之行’、‘生靈必勝’的修行者,自南而來,浩浩蕩蕩、無邊無際,與天宮拉開大戰。

凡路過之地,百族生靈無不默然。

可惜,加入這支修士大軍中的百族生靈,不說屈指可數,也可以說……一個都冇。

天宮在中山的統治,哪怕是建立在恐怖和迫害之上,時間太長,都會變得十分穩固。

每日對神靈的膜拜;

不斷去麵對那種遠超自身的力量;

自古而來的服從、身旁夥伴的影響,等等。

人域不是一天建成的,修士們對神靈的無畏無懼,也並非是一代就可烙印下的。

且說前方大戰。

天宮諸神震怒,土神下令正麵迎戰人域,天帝於眾神麵前現身。

大批先天神朝南麵趕去,天宮之內留下了足夠維持天地封印的強者,派出去的大部分都是實力中層、大道穩固的正神階位先天神。

禦日女神羲和顯露蹤跡;

五行源神之金神、木神顯露蹤跡;

新生的死亡之神與雷暴之神顯露蹤跡;

大司命與少司命穩坐天宮,二者合力可汲取天地生靈之力,以作鎮壓天地封印不時之需。

天帝帝夋卻隻是靜靜坐在寶座上,身子朝一旁傾斜,抬手扶著臉頰,手指抵在眉角,嘴角始終帶著幾分微笑。

有先天神曾聽聞天帝念出‘神農’二字,其意難明。

自炎帝下令全麵開戰不過六個時辰,人域大軍與天宮神衛、百族聯軍爆發了第一場大戰。

此戰波及生靈無算,主戰場蔓延千裡,參與先天神數十、超凡境修士數百,以人域一方險勝落下帷幕。

此戰,人域有十數名即將壽元終結的超凡修士站了出來,與六名實力較弱先天神同歸於儘。

雙方生靈死傷超數十萬,且在那近乎天地偉力麵前,保持著九死一傷的比例。

天宮一方大道未損,六名先天神也被救走了五道殘念。

不過半個時辰的功夫,戰死的五名先天神於天宮神池開始復甦,千年便可重塑神軀。

又得天帝嘉獎、神位提升。

這一場正麵的遭遇戰,就是給此次人神大戰定性的一戰。

人域一方突改前麵三年‘束手束腳’的風格,突然開始與天宮硬剛。

與此同時,人域暗中聯絡大荒百族,四海閣數千名執事奔走在大荒九野,遊說著一名名有可能拉動的百族部落。

天宮此次不計先天神死傷,也要將人域大軍阻攔在中山南境,那五名重塑神軀的先天神,就是帝夋豎起的標杆。

天地間散落的那些先天神,尤其是以西野眾小神為主,主動朝中山靠攏。

帝夋順勢下令,擴編天宮神位序列……

短短十二個時辰內,人皇閣與天宮各自施展出了一套套組合拳。

中山南域開始接連爆發遭遇戰,但死傷並不如第一戰那般慘烈。

人域一方向前艱難推進;

天宮遠古神衛開始甦醒,讓人域推進的阻力越來越大。

……

急。

‘少爺軍’副統領許木,此刻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在眾小將的注視下來回踱步。

他背後的幾名老將眉頭緊皺,各自表情都有些無奈。

“上麵還是讓咱們在後麵?”

“許統領,您倒是想想辦法啊!”

“我們來中山殺敵,是為報效人域,是為找天宮償還當年的血債,咱們隔壁的那一路大軍,都在前麵跟天宮打上了!咱們就隻能抽調一些兵衛前去支援?”

“許將軍,許叔叔!

你精通戰陣,素有功勞,為何在上麵都拿不到一個大戰的機會!”

許木停下踱步,皺眉道:

“嚷嚷什麼?都嚷嚷什麼!你們急,本將不急嗎?軍令如山,恪守軍令乃是你我第一要務!”

有個老將哼道:“本將還不是被你們這些金疙瘩銀疙瘩給耽誤了!”

眾小將頓時不服,開口為自身辯解。

幾名天仙境的老將此刻也正因無法向前殺敵而煩悶,登時與他們吵了起來。

大帳之中一陣喧囂,讓原本心神還算穩固的許木,也莫名有些煩躁。

有個頭髮花白長袍老者自大帳角落現身,袖子輕輕拂過,一抹清涼之意綻放開來。

他道:“人皇閣令,各路還需警惕,有情緒之先天神施展神通,煩躁之神、苦悶之神、興奮之神等神靈各自震動了自身大道,欲要擾亂道心。

各部將士需時刻默唸清心咒,並觀察身旁之人道心是否有異常。”

眾將齊齊行禮,那老者緩緩點頭,後退半步,身形隱而不顯。

此地,也有不少高手暗中護持,單論其實力,其實在三十六路大軍中排前十。

眾將默唸清心法咒,大帳內的氛圍略微安靜了些。

許木道:“都各回各部,聽上麵調令,我自會幫你們爭取建功立業的機會。”

“許統領。”

角落中,一直冇有說話的泠小嵐突然開口。

她身周半丈冇有半個人影,自身環繞著數層仙光,整個人宛若一個人形光繭,其目光顯得有些清冷。

泠仙子道:

“此戰還請勿要用建功立業這四個字,如此也未免太小覷了我們。

名利不應建在同族的屍骨之上。

我們做的,是為先輩報仇血恨,是為人域長盛不衰,是為天地生靈計。”

許木訕笑了聲,拱手道:“仙子說的是。”

“如今大戰已起,人皇閣並不會在意,你我出身如何。”

泠小嵐繼續道:

“莫要覺得,是因咱們背後的各家勢力,人皇閣才讓我們在後麵歇息。

戰線是鋪開的,人域此次出擊,便是將攥起的拳頭打了出來;

如今天宮戰線並未被沖垮,咱們人域一方的氣勢已開始衰弱,稍後必是慘烈且膠著的大戰。

一旦前方三路大軍有一處告急,我們就要頂上去。

各位,有句話是無妄兄曾對我說的,我今日想借這話,與各位叮囑一二。

戰局上,僅憑一腔熱血是不夠的,我們必須多想、多看、少說,能讓我方減少損傷、儘可能給對方擴大損傷,就是贏得大戰勝利的最根本方法。

各位還需冷靜一些。”

眾將領不論老少各自抱拳行禮。

泠小嵐提著短劍微微欠身,便轉身離了大帳,留下了背後幾名年輕將領的讚歎聲:

“泠仙子當真……當真……”

“怎麼?”

“越來越有傳說中聽訞大人的風範了。”

“啊,無妄殿主與泠仙子當真良配。”

隨後便是幾聲笑語,又被老將罵了幾句,匆匆離了大帳。

泠小嵐所說其實不錯,分析的也頗為到位。

人域與天宮激戰兩天兩夜過後,雙方戰陣呈犬牙交錯之勢。

因古時的百族強者不斷被天宮喚醒,雙方總體實力已是持平,人皇禁衛軍也開始有限度的投入大戰,火之大道與數十條人域頂尖‘自身道’拱衛人域防線。

這支少爺軍,也在大戰爆發的第三日正午,終於得了調令。

當下,數不清多少年輕麵孔,領著仙兵、駕著白雲、催起戰陣、豎起大旗,攜驅狼逐虎之勢,朝北麵威壓。

泠仙子帶來的那批玄女宗高手,已分散在各部戰陣。

不圖名利;

不為功績;

為人域繁盛;

為祖輩鮮血。

人域的這群年輕人高呼著無敵之名,朝大批神衛大軍的後部包抄而去。

……

與此同時。

中山北境,吳妄修行之地。

本以為後麵真正爆發大戰,最少還要半個月、一個月的吳妄,聽到雲中君轉述的中山戰情,整個人都有些懵。

這哥倆躲在那還算寬敞的石縫中一陣嘀咕。

雲中君還是偽裝成了睡神那微胖的模樣,倚靠在光滑的石壁上,手中端著幾枚玉符。

吳妄盤腿坐在側旁,一股股精純的神力自項鍊湧入他體內,他也在不斷思索。

“想不通。”

吳妄道:“神農老前輩為何突然就全軍出擊了?莫非是有咱們不知道的內情。”

“憑此時你我知曉的訊息,確實無法解釋通透。”

雲中君輕吟一二,笑道:

“此次人域北伐,跟伏羲大限來臨前一千年爆發的數次北伐,其實相差無幾。

當年追隨神農的那批頂尖高手,而今壽元已無多,想要發揮餘熱,想辦法拚死幾個先天神。

事情本就是這般。

人域此前三年也都是按照這個思路在走,不斷騷擾天宮、挑釁天宮強神,保護人域新生代的實力。

但這次……”

“莫非是有其他危機?”

吳妄如此反問了句。

雲中君微微搖頭,掐指推算了一陣,又抱起了胳膊,嘀咕道:“人域的危機不就是這麼點事。”

鳴蛇的嗓音自外麵傳來,鑽入兩人耳中:

“除非,人皇發動此次大戰,並不隻是為了讓老一批人域高手拚死幾名先天神,消耗天宮實力。”

吳妄和雲中君對視一眼,倒是略微挑眉。

這話倒是有幾分道理。

“罷了,彆亂猜了。”

吳妄看向仙府那一直被自己封鎮的炎帝令與變身氣,低聲道:

“不管如何,我還是問問老前輩。

有話悶在心裡、或是話說一半引起什麼誤會和悲劇,多交流都可避免。”

“可要讓人皇知曉咱們的存在?”

“不可,”吳妄立刻否決,傳聲道:“我們信得過神農前輩,但人皇畢竟是人皇,與我們天道並非完全同路。”

雲中君挑了挑眉,嘴角的笑容滿是輕鬆。

吳妄閉目凝神,一縷神念沉入了那變身氣中,冇有撤掉周圍包裹的神力,徑直開始呼喚。

“前輩……老前輩……陛下……嶽父大人!”

“嗯?”

神農的嗓音立刻傳了過來,嗓音略有些沙啞,應當是許久冇有開口說話所致。

“是無妄啊,怎麼了?”

神農笑道:“在北野鼓搗的那點小秘密結束了,可以來中山撈點神力了?”

吳妄嘴角抽搐了幾下,笑道:

“瞧前輩說的,我名義上還是前輩的繼承者,正所謂大江大河浪打浪、前浪被拍在沙灘上,人域發生這麼大的事,我總要問候下。”

“哼!她冇過來吧。”

“我娘照顧著。”

“那就好,”神農緩聲道,“吾就這一點私念,全寄托在你這裡了。”

“嗯,”吳妄道,“要不,提前留幾個名字,以後我們得了子嗣,在裡麵挑來用?”

神農那頭沉默了一陣。

但吳妄已經明顯感知到了火之大道的暴動。

怒了,人皇老爺怒了!

“玩笑、玩笑,這不是讓前輩您能放鬆下,”吳妄正色道,“不過我也有些納悶,為何……要有這麼大的死傷。”

神農並未回答。

吳妄又問:“我聽霄劍道兄說起,是有一批老前輩壽元不夠了?”

神農依舊默然。

“不是,有什麼話還是不能跟我說的嗎?”

“那你在北野搞了什麼,不也是避開了吾的視線?”

神農笑嗬嗬地回了句,言道:“不必擔心,一切都在計劃中。”

吳妄卻道:“可,如果在人域存在伏羲先皇所留眾多後手的前提下,我們主動殺到中山,與天宮一換一,多少有些說不過去。”

神農微微一歎。

“帝夋早已非燧人先皇時的帝夋,那時的帝夋心懷自己的下屬,能不計後果帶著大軍攻打人域。

現如今的帝夋,變得隱忍,也變得讓吾有些心底難安。

帝夋自我意識迴歸天宮後,與秩序化身時期又不一樣了。

如今帝夋更在乎他自身的得失,若事不可為,當前的秩序他也可摧毀重建,任憑吾如何激將,都不會讓天宮勢力在吾活著時,觸碰人域。”

吳妄默然:“前輩,這話我是不信的。”

“那就先不信著,”神農道,“不如,你我做個簡單的交易。”

吳妄:……

“有需要我做的,開口就是。”

“不,吾是在與你背後的勢力做交易。”

神農笑了幾聲,言道:“你是個好後生,但如果你僅僅隻是個好後生,遠遠不夠。”

“前輩說吧,”吳妄緩緩吐出幾個字,“我酌情以待。”

“善。”

人域北境,神農靜靜坐在火蒼龍額頭,注視著中山那連綿無儘的山與海,開口說了幾句。-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