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一十八章 現身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三百一十八章 現身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片刻前。

金神斬斷乾坤、自身逃命,人域頂峰群雄截殺眾先天神,方圓千裡之地被扯碎。

吳妄悄悄離開戰場……追去了金神逃遁之處。

金神沉入岩漿湖前,並不知道,她其實被某個遠古強神、某個天宮培養的凶神、以及那個幽靈,仔細盯了一陣。

對於金神,吳妄很是心動。

辣麼大的一個先天神,這是多少神力與精氣。

吳妄補刀之心已是難以抑製,要屠神的衝動已到了手邊,他默默地握住了那杆神槍,殘破的黑色戰甲都已在儲物法寶的出口處。

可惜。

“你要乾啥?金神可不容易對付。”

雲中君傳聲提醒了句,吳妄隻能訕訕一笑。

淡定,淡定,差點就上頭了。

彆的不說,單就是金神打開她的武器庫,隨便扔出幾十件神兵,那也是吳妄此時無法承受之重。

誒?

金神大道的最淺層奧義,豈不就是寶礦無限產出?

念及於此,吳妄目中再次燃燒起了熊熊火焰。

就算乾不掉金神,若自己能成功趁火打劫,搞走金神的私藏,那以後乾什麼冇有‘經費’!

“老哥,有冇有法子搞她一次。”

“她現在雖然是重傷的狀態,但也因此神魂緊繃著,想要拉她進入夢境或是窺探她的夢境,比拉帝夋入夢還要困難。”

雲中君笑道:

“這種從幾個神代前活下來的老骨頭,絕對不可能讓自己如此輕易就陷入絕境。

你最好還是彆打她主意,免得被她傷在此地。

雖然今日金神差點被人域留下,但比起金神此前所麵對的那些大戰,今日的場麵還是小了。”

吳妄嘀咕道:“那幾位前輩不是白死了?”

“他們的目標本來就不是金神,而是那些天宮正神,天宮的中堅力量。”

雲中君嘴角微微抽搐,道:

“隻是這一戰,人域的原本預期應該就達到了。

你此前並未見到,大戰之外、虛空之中,天帝帝夋與人皇神農有過短暫對峙,二者互相製約並未出手。

雖說,金神剛脫離戰局,禦日女神後腳就已經趕到;

但饒是如此,天宮依舊折損了十多名先天神,其中有八名天宮正神。

這比咱們在西野搞事,對天宮的損害大了數倍不止。”

隻是一場大戰,就隕落了這麼多先天神?

天宮總共也才五六百先天神,大半還要留守天宮鎮壓天地封印。

但換個角度考慮,人域整個神農紀元,頂峰高手就這些,拚掉一個就少一個。

吳妄略微沉吟:“總覺得這個金神坑了天宮。”

“確實,她應該是有什麼算計,不然再魯莽也知道此時該避開人域之鋒芒。”

雲中君笑道:

“她自身也重傷,最後頂多是被罵幾句。

那些被人域高手拚死的先天神可就慘了,運氣好的能在神池恢複神軀。

但天宮神池,一下容納不了幾個先天神。

若是拖的時間久了,自身意誌崩散了,再凝出來的先天神就是這條大道全新的意誌,相當於完成了神位更替。”

吳妄略微思索,看向岩漿湖中的金神時,目中的火焰退卻了幾分。

“有天宮的秩序庇護,天宮的先天神就打不死嗎?”

“自是能打死的,要擊散他們的意識,就如咱們在西野做的。”

雲中君道:

“自火之大道被燧人氏抽走,天宮就做了諸多佈置,眾正神本源與神庭勾連,隻要抽不走他們的大道,天宮就能源源不斷地將此正神復甦。

但也僅限正神,既此大道在天地間發揮重要作用的神靈。

若想要滅殺金神,就需要做萬全的準備,在她神魂中的那點意誌被大道捲回天宮前,將其擊潰。

若能做到這般……”

“嗯?”

“天宮最少也必須花費千年的歲月,用五行金之大道重塑一個新的金神,天宮總體的神力會有諸多耗損。”

雲中君淡定地解釋著,又總結一句:

“最根本的問題是在於神庭集結的大道,以及在這個基礎上產生的天地秩序,而不是先天神本身。”

吳妄眼底的火焰頓時消退了大半,問道:“那有冇有可能封印了她?”

“要封印五行源神,除非是天帝這般至強神出手。”

“那算了。”

吳妄略微搖頭,果斷選擇了放棄:“讓她在此地躺著吧。”

“當心,已經有先天神追了過來,應該是來援護金神。”

雲中君話音剛落,吳妄就發現了正在聚集的那數百人域修士,金神也將自身沉入了岩漿中。

吳妄暗道一聲可惜。

“就冇辦法對她出手嗎?”

“終究還是實力不足,莫要心急,咱們天道纔剛起步。”

雲中君笑著鼓勵道:

“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隱藏起自身,你用人域人皇接班人的身份活動,我躲在暗處幫你。

等我們能與天宮相持,才能考慮如何動搖天宮根基。”

吳妄答應一聲,扭頭看向了正從各處朝著一地聚集的眾人域修士,還找到了幾個熟麵孔。

許木兄竟在此地。

隨之,吳妄又意識到了一個剛纔忽略的簡單問題。

若有先天神追到了此地,他們如何能安穩離開?

果不出吳妄所料,聚集起來的修士們,成功吸引了那三名來搜尋金神下落的天宮神靈注意,而這三神有兩個還是熟麵孔。

自是窮奇和夔牛。

吳妄立刻傳聲鳴蛇,讓鳴蛇將這些修士挪移走,但鳴蛇卻道,此地暫時無法施展挪移。

之前金神對乾坤本身造成了巨大的傷害,此地乾坤大道還處於混亂狀態,若強行撕開乾坤挪移,很容易讓這些人迷失於虛空。

“主人,最少需等一個時辰。”

“嗯,”吳妄答應了聲,倒是並冇有多慌亂,開始問詢起為首那名先天神的實力、跟腳。

雲中君自是如數家珍般一一道來。

此神名木韋,是木神之部下,天宮中流先天神,其道為先天草化之得,主管大地之上植被密疏,也算是木行一係實力較為不錯的先天神。

吳妄稍微總結了下:

木韋,五行源神木神的關係戶,神位三流、實力二流,屬於那種冇了就冇了的類型。

自己正麵與他對抗,倒是有些棘手。

但有鳴蛇相助,並非冇有機會將對方三者暫時擊退……

在吳妄的注視中,三神靈現身,攔下了人域這八百修士。

許木越眾而出,眾修士慨然赴死!

天宮三神剛要殺這些修士出出那口悶氣,火翎、泠小嵐與兩位玄女宗修士從天而降。

因金神選擇了此地作為躲藏逃遁之處,遁入乾坤裂縫挪移到此地後,將裂縫直接閉合,所以此地修士數量並不算太多。

然後,窮奇向後退了半步。

這半步可是大有講究。

這是窮奇能活到現在的保證,也是窮奇麵對人皇追殺猶自橫行一方的底氣。

見狀不對,崩撤賣溜。

隔壁洪荒那點‘死道友全家也不死貧道’的利己之念,在窮奇身上體現的淋漓儘致。

窮奇不隻是自己退了半步,還在火翎現身時,直接對那名青年先天神木韋傳聲:

“大人,此人域禁軍統領實力超群,咱們還是暫避鋒芒為上。”

木韋的嘴角卻露出淡淡微笑,淡然道:

“窮奇統領莫非怕了?”

窮奇默然不語,血遁**已準備妥當。

這木行屬神木韋朗聲笑道:

“窮奇統領為何不想想,若她還是此前與金神大人激戰的實力,豈會給咱們三個開口的機會?”

這話自是在試探。

火翎聞言麵容冇有任何變化,提著殘缺的長槍、穿著殘損的戰甲,靜靜地站在八百修士之前。

她必須想辦法拖延時間,隻要一開口就容易露餡。

正如這先天神所說,她已是接近油儘燈枯。

體內就算吸納了頗多藥力,要轉化成自身仙力,還需要不短的時間。

且此前與金神大戰,火翎仙軀受損太過嚴重,發現此處異常,決定來救這八百名人域修士之前,她其實是被泠小嵐攙扶著的。

火翎不言語,那先天神木韋又笑道:

“你看,她這不是默認了?

人域修士想要獲得超越自身境界的實力,就要付出諸多代價。

若是那些壽元大限的老輩分修士在此,咱們暫避鋒芒也就算了,若是被一個外強中乾的人皇禁軍統領嚇回去,大司命怪罪下來……

窮奇首領能受得起嗎?”

窮奇默默地站向前,盯著那火翎仔細觀察。

他能窺探人心,便是這般高手,若是心存恐懼,他也能尋找到對方道心的間隙。

但此刻,窮奇依舊拿不準。

火翎的心境,就如她的麵容那般淡定。

“大功一件,我上了。”

夔牛甕聲說了句,那牛角帶著淡淡的金屬光澤,提著的兩把短斧散發出狂躁氣息。

火翎心底一歎,卻並未多想,目中燃起火光,所有力量環繞在手臂之上。

咚!

夔牛大腳向前輕點,眾修道心齊齊震顫,本就有傷勢在身的眾修士,一個個低頭噴血。

“哼!”

一名玄女宗中年仙子輕哼了聲,身形向前,那雙鳳目凝視著夔牛的身影。

但她隻有天仙境巔峰的實力,麵對凶神幾無招架之力。

前方,那隻攥起的拳頭緩慢卻堅定地抬起,將這玄女宗修士攔了回去。

“我來。”

火翎定聲說著,依舊是那般中氣十足,依舊是那般英姿勃發。

她用力吸了口氣,不知用了哪般秘術,身形竟漲出了一層仙光,額頭更是跳出了層層火焰,長槍也燃起了一二火星。

夔牛鼻孔噴出兩縷白煙,伴隨著腳下發力,身形向前直衝。

火翎腳下微微轉動,閃身衝向夔牛,抬手便是一記長槍豎劈。

但……

夔牛身形後撤,火翎也立刻後退,被泠小嵐接住了身形。

火翎輕輕將泠小嵐的手掌掙開,再次邁步向前。

“前輩。”

泠小嵐輕喚了聲,火翎留下的腳印,竟燃起了火焰。

“火翎統領,還請離去!”

許木跳出戰陣,疾步向前,“我來為統領斷後!”

又有天仙將領向前,高聲呼喊:

“還請統領離去!”

“統領莫管我們了,”一名女修竟忍不住失聲哭了出來,“玄女宗的前輩,還請護統領離開吧。”

“統領!我們隻是人域不入流的小修士,死傷我們對人域冇什麼損失,您是要跟天宮強神對決的希望……”

那兩名玄女宗的修士也出聲勸說著。

唯獨泠小嵐並未多言,她將短劍懸浮在身周,隻是低頭吹奏起了手中玉笛。

火翎突然抬起手,讓後麵追隨來的修士齊齊頓住腳步。

她略微扭頭,嘴角扯了個難看的微笑:

“放心,我自會帶你們回去。”

“哈哈哈哈!”

先天神木韋仰頭大笑,目中滿是得色。

“你們當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既如此,吾便送你們一同歸寂!兩位,一同出手!”

窮奇露出了稍顯沉穩的微笑,那夔牛已是再次躍起,鼻孔中噴出滾燙的氣息,手中兩把大斧鍍上了一層玄金之色!

一力似要劈斷蒼穹!

火翎身形再次躍起,長槍劃過一道近乎完美的弧線,槍尖點向了斧刃的空檔。

交手的動作頗為簡單,一個是力大勢沉,一個是用了巧勁盤算。

不過瞬息,又是一次兵刃碰撞,但此次,夔牛卻被火翎一槍擊飛數百裡!

火翎身形後仰,立刻強行穩住腰身,腳下大地出現了深不知其底的細微裂痕,其下岩層地脈均已被崩斷!

火翎額頭再次出現了焰火,她目光略有些凶狠,舉槍再次前行!

那木行屬神左手張開,數十道濃綠的光芒化作劍影,對火翎當頭罩下!

窮奇皺眉對火翎點出一指,火翎麵前浮現出無數淺淡的身影,卻是人域戰死者的殘魂,在此刻化作了厲鬼,對火翎撲殺而去。

木韋殺人;

窮奇破心!

天邊有處山嶽突然崩塌,那夔牛身形躍起,手持雙斧、身形膨脹數倍,對火翎當頭劈落!

火翎嘴角扯出少許冷笑,長槍揮灑漫天槍影,身形留下數十道殘影,打出了陣陣呼嘯之聲。

漫天劍影悉數被破;

無邊殘魂歸於寧靜。

但聽得一聲‘噹’的巨響,那夔牛的斧頭劈落,火翎僅能橫起長槍抵擋,兩者在空中迸發出道道波痕;

火翎身形自空中被打飛,摔向了眾修,那兩名玄女宗女仙合力,才勉強將火翎攙扶住。

這一瞬,窮奇閃身飛來!

火翎掙紮著想要起身,但那兩名玄女宗仙人用力將她向後一甩,泠小嵐立刻向前,將火翎握住。

窮奇嘴角露出幾分獰笑,故意飛的慢了些。

他最喜歡這般時刻,人性的起伏,能讓他感受到由衷的滿足。

果然,一名名修士衝向前來,擋在火翎身前。

他們撐開仙力,張開手臂,或是緊緊閉著眼背對著三名先天神,卻將火翎團團圍住。

火翎嘴角露出幾分苦笑,心底的那根弦已經鬆了。

她其實早就知道現身會是這般後果。

她也明白,自己此前需要的是平穩迴歸人域,繼續修行,以期突破更高的境界,為人域做更多事……

“窮奇!”

泠小嵐突然開口喝罵:“你敢動我!”

窮奇身形一頓,目中流露出少許思索。

“你又是何人?”木韋冷笑著問了句。

“人域,天衍聖女泠小嵐。”

泠小嵐將火翎放下,提劍衝到空中,目光略有些凝重,此刻自是有什麼辦法就用什麼辦法。

“你莫不是覺得,若你今日傷了我,他會放過你?”

“他?”

窮奇的表情略有些凝重。

“天宮第四輔神,”泠小嵐淡然道,“他對天宮百般辱罵,天帝還是要給他各種頭銜,甚至還給了正神之位。

你莫非不覺得,這裡麵有什麼蹊蹺嗎?”

木韋納悶道:“他是誰?”

“無妄子,”夔牛嘀咕道,“這個泠小嵐就是無妄子的相好。”

“哦?”

木韋目中流出異樣的神采,上下打量了幾眼泠小嵐,笑道:“原來是第四輔神大人的紅顏知己,那我們捉去天宮,豈不是兩件功勞?”

泠小嵐表情一滯。

窮奇猶猶豫豫,口中道一聲“得罪”,卻還是對泠小嵐探出左手,一隻大手對泠小嵐當頭抓來。

泠小嵐輕輕呼了口氣,短劍一甩,劍光向前橫掃!

那大手橫壓而下,現出窮奇利爪的隱約輪廓。

泠小嵐打出的劍光被摧枯拉朽般拍碎,但那大手即將捲住泠小嵐的一瞬,窮奇麵色大變,那大手毫無征兆地停了下來,彷彿此前從未動彈過。

是周遭乾坤鎖住了他的神通!

一縷明明十分溫和,但總給人感覺頗為幽冷的嗓音,在窮奇耳旁作響:

“窮奇,你拍啊。”

窮奇打出去的大手突然破碎,其內站著一道身穿黑裙的修長身影。

而人群團團守護之地,不知何時多了一名男修。

他身著青藍長袍、道箍白巾,此時右手正有一團火焰在跳躍,那火焰中飛出一縷縷流光,鑽入了火翎體內。

泠小嵐心底著實鬆了口氣,但表麵上還是那般清冷,彷彿早已知曉了一切。

“鳴蛇,將窮奇留給我。”

“是,主人。”

鳴蛇輕聲應著,左手虛握,一把青色長鞭被她憑空握住,神力噴湧而出,讓此地天宮三神齊齊色變。

她,更強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