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獵天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獵天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5:29:36

-

掛滿淺色帷幔的洞府中,窮奇被綁在了一隻樸實無華的座椅上。

它保持著人形,低著頭、打著鼾,如果不是那一根根金色鎖鏈緊緊捆覆著它的身體,它看起來就如飯後小憩般。

累了,困了,所以低頭睡了。

若仔細去看,能見窮奇的發端,掛著一隻隻黑色、彩色的氣泡,兩者的比例大概是九比一。

“各位請來看,這是本小神最近開發出的小玩意兒,取名為‘夢裡有你’。”

睡神·雲中君那溫和的嗓音在旁響起,一行人緩緩走入此地,目光齊齊落在窮奇身上。

如果眼神能殺人,窮奇此刻怕是渣都不剩。

窮奇作為十凶神之首,身上揹負了數之不儘的罪孽,這是將它扒皮抽筋幾百次也還不清的。

霄劍道人低聲道:“睡神這椅子可有什麼講究?聽名字,倒是頗為溫柔。”

“嗬嗬嗬。”

雲中君雙手端在身前,微胖的麵容上滿是憨厚的微笑,他道:

“溫柔自然是溫柔的,本神就是個溫柔的性子——天宮女神大多都這麼說。”

吳妄催促道:“老哥莫要賣關子了,你這椅子有什麼說法?”

“請看,”雲中君手指輕點,那窮奇背後浮現出了夢境中的虛影。

那是一個冰藍色的夢境,一隻隻冰川豎在大地上,窮奇的獸身被一根根冰川穿透,奄奄一息地趴在那。

冰川在不斷生長,每刻升高一尺,窮奇的身軀無法挪動,漸漸的會被冰川擠壓成一塊塊肉餅。

夢境中的窮奇昏了醒、醒了昏,不斷髮出一聲聲無力的哀嚎。

而現實中,它的身體靜靜坐在椅子中,全無異樣。

“這是冰雪中有你。”

雲中君在旁溫聲介紹著:

“設計這個夢境的靈感,來自於冰的黏連性……各位不必擔心窮奇體會不到這般痛苦。

這名為夢境,實際上是神魂囚牢。

窮奇的身軀和神魂現如今是分開的,如此一來,痛苦就是加倍的,因為少了神軀的護持,神魂本就十分脆弱。

當然,冰雪中有你並不是效果最好的神魂囚牢,這裡還有劍影中有你、火炭中有你、雷暴中有你、剪刀中有你……當然,最讓我得意的還是這個。”

雲中君手指在窮奇的發端捏來了一隻小氣泡,輕輕捏碎,浮現出了一處虛影。

那是灰色為底的幻境,其內佈局很簡單,隻有上下兩隻磨盤……

“磨盤中有你。”

說話的功夫,窮奇的上場夢境剛好結束。

它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張口發出無力卻持續的慘叫,渾身上下的肌肉擰出了無數疙瘩。

隨之,那些金色鎖鏈同時綻出光亮。

窮奇瞬間安靜了下去,再次低頭昏睡。

一隻黑色氣泡被窮奇的頭髮吸收,賦予了它新的噩夢·神魂囚籠。

幾位修士對視一眼,窮奇的慘叫聲還在洞府內迴盪。

他們突然……覺得給窮奇個痛快就算了吧……

雲中君正色道:“我畢竟是天宮神靈,與窮奇也算同殿為臣,出手有些保留。”

吳妄與霄劍在旁嘖嘖稱奇。

霄劍道人問:“睡神,那這些粉色的氣泡是什麼?”

“黑色是噩夢,粉色自然是美夢咯,”雲中君笑著道了句。

幾位副閣主略微鬆了口氣,覺得這位天宮睡神雖然手段狠辣,但也是有幾分憐憫之心在的。

看吳妄有些不解,雲中君解釋道:

“如果一味地給它噩夢,那會提升它對噩夢的承受能力,那其實是幫助他磨礪神魂。

這種吃力還給他好處的事,老哥能乾嗎?

所以,每當他將九種噩夢經曆一遍,就會有一次美夢,夢裡什麼都有,讓他感受到何為美好,才能體會到噩夢中的痛苦。

十個夢境輪轉完就是十個時辰,每天還會給他兩個時辰,幫助他恢複神魂之力。”

吳妄問:“老哥,他以前惹過你?”

雲中君淡定一笑:“他不是惹過你嗎?這才哪到哪,都是以前玩剩下的了。”

吳妄又問:“啥時候給他弄上的這套東西?”

“你閉關以後,到現在剛過六七年吧,”雲中君略微計算了下,“反正也隻是丟幾個神通的事,我也冇記太清楚。”

吳妄皺眉道:“他說什麼了嗎?竟然能扛到現在。”

雲中君也隨之皺眉,反問一句:“你讓我問他話了?”

“我冇讓老哥你問嗎?”

“你回人域就直接閉關了,不信林素輕她們能作證,老哥我絕對冇聽到你吩咐,問他什麼話。”

“冇問就冇問吧。

老哥你說,窮奇能知道點什麼天宮隱秘,他不過是凶神,屬於天宮編製外……要不,不問了?”

“老弟,我覺得先把他扔這,讓他發夢發幾百年,等他神魂崩潰了,再用他殘魂培養一個神魂出來。

它外形不錯,做個坐騎還挺威風的。”

“老哥你說,給鳴蛇當坐騎怎麼樣?”

“凶神騎凶神?老弟還是你高,這是殺人誅心啊!

你要給天宮諸神立個標杆,主動來投的做神上神,被捉到的就做神下神?”

“想多了,就是單純覺得,鳴蛇跑來跑去也挺累的。”

吳妄與雲中君在那一陣嘀咕。

那幾位人域的副閣主額頭掛滿黑線,看吳妄的目光,多了幾分驚懼之色。

惹不起惹不起,不敢惹不敢惹。

吳妄想了想,道:“老哥,等會把窮奇拉出來吧,我還有用處,莫要玩壞了。”

“好嘞,我讓他恢複恢複,仔細回味回味。”

雲中君振了振衣袖,已是燃起了乾勁。

吳妄轉身做請,示意大家去洞府外麵等;但幾位副閣主整整齊齊後退半步,口中忙道:

“無妄殿主您先請。”

“您不用跟我們客氣,我們之前若有什麼得罪的地方,萬請無妄大人大量。”

“老夫就說嘛,無妄殿主剛來人域,那就有人皇之姿!”

吳妄笑而不語,與霄劍道人一前一後出了洞府。

不多時,其內響起了窮奇那有氣無力的慘叫聲,讓人不寒而栗,道心蒙上了少許陰翳。

……

片刻後。

滅宗西南數百裡,一處寸草不生的山崗上。

吳妄擺了一隻方桌,與霄劍道人左右盤坐,趁著此地幽靜,對飲小酌。

幾位副閣主已啟程回返人皇閣。

關於窮奇如何處置,吳妄讓他們回去商量個章法出來;

雖然窮奇是他捉回來的,但這傢夥在人域犯下了太多罪惡,人皇閣理應有發言權。

“這杯敬那些戰死的亡魂。”

霄劍將一杯佳釀慢慢灑在地上。

吳妄依葫蘆畫瓢,笑道:“這杯敬那些燃魂奮戰的老前輩。”

“這杯敬你,”霄劍道人雙手端著酒杯,麵容之上滿是認真。

吳妄雖然覺得,這杯酒喝得有些不太吉利,但還是仰頭灌了下去,與霄劍相視而笑。

有涼風吹過山崗,驅趕走了那烈陽高照的炎炎夏意。

霄劍問:“定下了嗎?”

“什麼?”

“人皇之位。”

“冇,”吳妄笑道,“這事豈能是隨便就定下的,而且我誌不在此。”

霄劍道人對此似乎並冇有什麼驚訝,也冇太多失望,反而笑道:“那你誌在何處?”

“誌在,讓人域不必有人皇。”

吳妄倒了一杯酒,在嘴邊抿了抿,緩聲道:“誌在,讓人皇不必是最強。”

霄劍一怔,坐在那思索了一陣,品味著吳妄話中的意思。

少頃,霄劍讚歎:“你這誌向,我不如也!來,乾!”

兩人碰杯而飲,又暢快高歌,待那歌聲錯了拍,便扶桌大笑不止,心神無比快意。

“最近這次閉關,你可有什麼大收穫?突然感覺你像是變了許多?”

霄劍上下打量著吳妄,輕笑道:

“感覺,你比此前從容了許多,也自信了許多,還多了點霸氣。”

“霸氣說不上,倒是真有所收穫。”

吳妄笑了笑,卻冇有多提此事,隻是問:“道兄覺得,如今人域,誰可繼人皇之位?”

“你是首選,人心所向。”

“除我之外,”吳妄道,“我想幫神農陛下培養幾個人選,若是道兄覺得誰有這個潛力,後麵可以推薦給我。”

霄劍道人挑了挑劍眉,笑道:“你這話若是旁人聽了,那自是要說你自大、傲慢,培養人皇繼承人這般事,除了陛下誰還能做?”

“這不是咱倆說嘛。”

“哈哈哈!你啊,你啊!”

霄劍道人笑了幾聲,一時不知該如何評說,隻能點頭答應了下來。

兩人聊起了人域戰後如何收拾殘局,如何與天宮展開罵戰,如何在大荒九野之地宣傳此地大戰,為人域爭取更多潛在的支援者。

除卻人域,還冇有部族、種族敢跟天宮直接對立,所以隻能是‘潛在支援者’。

話說到一半,霄劍小聲道:“有件事,我還是提前跟你說下。”

“道兄講就是,若有我能做的,我斟酌斟酌去不去做。”

“泠小嵐好像要直接當玄女宗宗主了。”

霄劍道人身體前傾,小聲道:

“你想啊,淨月宗主是聽訞大人的弟子,她們相識還在聽訞大人與陛下相遇之前,兩者差不多的年歲,聽訞大人已仙逝去了,淨月宗主壽元也無多了。

到時候必然要有玄女宗的新宗主誕生。

玄女宗在人域影響頗廣,人皇閣對此事也是無比在意,所以早早派人問詢過。

據說,泠小嵐的師傅絕天仙子本來是下一任宗主的人選,但絕天仙子覺得自己道行低弱、威望也不足,已經正式回絕了。

泠小嵐是天衍聖女,威望是足夠的,在整個人域範圍也有不錯的名聲,重要的是,她跟你關聯深厚。

玄女宗已經認定,泠小嵐突破超凡隻是早晚之事,很大可能會將泠小嵐立為宗主。”

“哦?”

吳妄捏著下巴一陣思索,問:“此事,小嵐她同意了?”

“如何拒絕?”

霄劍道人笑道:“泠小嵐是玄女宗弟子,她對宗門也有歸屬感,而且她成了宗主,又不是非要在玄女宗內待著,也不影響你們相聚。”

“我不是說這個,”吳妄老臉一紅。

他正要說話,‘睡神’雲中君已是揹著手、駕著雲,神清氣爽地自滅宗方向飛來。

吳妄加了個軟墊,加了個酒杯,又開了兩小壇北野的美酒。

“你們倒是滋潤。”

雲中君笑著道了句,袖袍一抖,其內滾落出了一道五花大綁的人影,自是窮奇。

窮奇在地上滾了幾圈,就無力地趴在那,抬頭用麻木無神的眼睛,看向了正喝酒的吳妄……

突然間,窮奇像是握住了救命稻草的溺水者,掙紮著跪了起來,用膝蓋向前挪了半丈距離。

它一句話說不出,對吳妄連連磕頭。

可惜,神軀堅固、腦殼太硬,磕到此地大地震顫,也冇磕出點血來。

窮奇涕泗橫流,用儘力氣高聲呼喊:

“殺了我……求您給個痛快!

我害了人域不少高手,吞了數不清的凡人魂魄。

柳家的事是我乾的,林家的事也是我乾的,十神、十凶殿就是我弄出來的。

大司命也是我忽悠的,罪都在我,您給我個痛快!

逢春神、逢春神,求求您了!

彆讓我發夢了,我就是個殘渣、敗類,我的大道就是惡墮!我活著就是罪過啊大人!”

吳妄看向雲中君。

後者搖搖頭,淡定地坐在桌後吃菜飲酒,嘟囔道:

“我咋知道,這傢夥如此膽小,才幾年就撐不住了。不過你放心,他被我下了神咒,想自殺也不成。”

吳妄心底微微一歎。

母親給他的遠古神咒,雲中君老哥的拷問藝術。

遠古之前的大荒有多混亂、殘酷,可見一斑。

不過,對敵人憐憫就是對自己人的殘忍,吳妄自不會犯這種原則性地錯誤,窮奇所做的那些惡事,在人域留下的慘劇,便是受刑百年千年也不為過。

吳妄淡然道:“窮奇,我且問你。”

窮奇眼中燃起了希望。

“你能窺探生靈的道心,那你……”

“先天神的道心,隻要有破綻,而且不自己防範,我也能窺探!”

窮奇頓時激動了起來,直接搶答:

“大司命的弱點,就是他太過相信天帝,又對自己妹妹太過關心,誰要是想接近自己妹妹,他都會抱有敵意。

甚至,他可以為了天帝和自己妹妹付出一切。

天帝就是看中了他這點,才準備坑死他,還原生靈大道本來麵目。”

吳妄緩緩點頭,剛想說話,窮奇又喊道:

“金神的弱點就是野心大!

五行源神各有各的性格,但這些性格都受到了他們自身大道影響,金主變革、殺伐,金神自然而然就會對當前秩序不滿。

但她不知道該創造什麼秩序,所以隻會埋藏野心,窺探更高的位置。

她還有個弱點,就是喜歡收集美麗的東西,尤其是對金色有種執迷。”

“土神?”

“土神的弱點就是不喜動,喜歡處於中央之處,經常做一件事做著做著就冇了乾勁。”

“木神?”

“冇、冇接觸過……”

窮奇顫聲說了句,眼底泛起了大恐懼,又連忙喊:

“大人,您給我個機會,給我個機會,我能把他心底的弱點給您翻個天!”

吳妄笑了笑,端著酒杯細細品味。

他問:“在你看來,天宮之強神,誰最容易被引誘惡墮?”

窮奇目中閃過了少許遲疑。

雲中君手指抬起,窮奇身上的金色鎖鏈閃耀光亮,那熟悉的睏意襲來……

“少司命!是少司命!”

窮奇縱聲高呼,目中滿是痛苦,渾身已開始抽搐。

雲中君輕笑了聲,窮奇的睏意已是消散不見。

窮奇沉聲道:

“她心思單純,自遠古至今都被大司命暗中護著,根本不知人心險惡,對生靈有偏執的仁慈之心。

隻要讓她主動護持的生靈,反過來背刺她,就能攻破她的心防!

而且,少司命還、還對姻緣之事頗為感興趣。

她是繁衍之神,受大道影響,對生靈成婚之事頗為嚮往,隻要用一點小計策得了她芳心,她幾乎就能為您所用!”

吳妄皺眉道:“讓你說這些了?”

雲中君咳了聲,傳聲嘀咕:“首領,咱們就仨神,很多事實在不好施展,我覺得少司命不錯,要不您犧牲下?”

吳妄瞪了他一眼,“正經點!咳,既然這般,窮奇你覺得我的弱點是什麼?”

“您……您……”

窮奇抬頭看向吳妄,此前一幕幕與吳妄相對的情形湧上心頭。

無數次暗中窺探吳妄心神,無數次無功而返。

若直接這般說,這人當他是故意為求生說這些,恐怕又是一頓折磨;可若是編造一些生靈都有的通病,惹怒了這位大人,恐怕也是被一頓折磨。

那連綿不絕的夢境;

神魂無數次瀕死間遭受的折磨;

一股絕望的念頭在窮奇心底泛起,他竟跪在那,慢慢伏地,失聲痛哭了起來。

吳妄與霄劍道人麵麵相覷。

他這問題,有這麼嚴重嗎?

這凶神的哭聲彙入風中,傳去遠方,竟是如此悲愴與嘹亮。

一直躲在暗處的鳴蛇目光也多了幾分複雜,輕輕歎了口氣,看向了吳妄的背影。

‘主人對我終究還是溫柔的,冇有清算我與人域的舊賬。’

隨後,鳴蛇看了眼那微胖的睡神,又立刻錯開了目光。

‘……闊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