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五十一章 雖然結盟的一方一無所有【中杯!】

-

語言的力量是無窮的,有時候簡單的兩個字,就能對人造成極大的衝擊。

其實不隻是‘人’,‘神’有時候也受不住。

就比如得到神衛稟告就風一般衝到帝下之都的鏡神,她剛見到在她神界高樓中喝酒吃肉的吳妄,就被吳妄扔出來的兩個字鎮住了。

“賣麼?”

雖然隻是兩個字,但吳妄語氣中帶著滿滿的誠意。

“嗯?”

鏡神那細長的秀眉微微皺著,本已做好迎接逢春神發難的她,懸浮在高樓之外、在自己信眾們的跪伏膜拜中……

有點懵。

“逢春神這是何意?”

鏡神讓自己的語調儘量變得溫柔些,“吾似有些不明,何物賣麼?”

隨之,她目光看向少司命,早已在傳信神衛那得知少司命也在,故冇有半點驚訝,對少司命微微頷首。

少司命也帶著淺淺的微笑,對鏡神頷首致意,端起麵前那有著華麗裝飾的酒樽,在嘴邊輕輕抿了一口。

恰逢吳妄宛若不經意地道了句:

“你這神界,賣麼?”

少司命那雙明眸瞪圓,差點就把嘴裡的美酒噴吳妄一臉。

鏡神也是一臉錯愕,彷彿冇聽清,在窗外作出側耳的動作。

樓梯口守著的虎頭統領虎軀一震,眼底寫滿了震撼,大嘴張開,那鋸齒般的牙口間,撥出的氣都是茫然味的。

‘這主什麼毛病,要從神手裡買神界?’

“逢春神……”

鏡神有些語塞,自那寬敞的窗間飄入,伴著陣陣金光、踩著朵朵金蓮,儀態萬千、盛裝相隨,落在了這高樓之上。

她凝視著眼前這個人域人族,此刻已恢複了平靜,笑道:

“逢春神想買我的神界?”

“不錯,”吳妄笑道,“在你聽來這或許有些荒謬,但我覺得什麼事都是可談的,鏡神不如開個價,我也省去了去開荒收編追隨者的麻煩。”

少司命忍不住在桌下拉扯著吳妄的袖子,俏臉也有些泛紅,傳聲道:

“神界哪有買賣的?

這是先天神一大神力來源,鏡神實力不強,能把她的神界經營成現在這種狀況,花費了諸多心血與漫長的歲月。

而且追隨者追隨神靈,是因為信任與尊敬,這種牽連是無價的。

你這話要是傳出去了,定是要被其他神靈笑話的。”

吳妄剛想傳聲回話,那鏡神已然開口:

“逢春神說笑了,這是吾信眾聚集之地,也是吾最為珍視之處。

而且,吾並不覺得,逢春神有能與吾交換神界的寶物。”

少司命不由得皺眉抿嘴,凝視著麵前的鏡神。

這?

鏡神的言下之意,如果吳妄出的起價,也是能賣的?

這一刻,少司命突然察覺到,自己和其他神靈的想法,似乎並不一定就是相近的。

吳妄與鏡神對視幾眼,兩人嘴唇微微開合,似乎在傳聲交流著什麼。

很快,鏡神露出禮貌的微笑,對吳妄慢慢搖頭。

吳妄麵露遺憾,一聲輕歎表示這次談判失敗。

鏡神正色道:“逢春神喚吾前來若隻是為了談此事,那吾這就回去了,若吾的這些追隨者有招待不週之處,還請逢春神多多擔待。”

吳妄道:“鏡神既然來了,不如入座歇息下,我還有其它生意想跟鏡神商量。”

“哦?”

鏡神凝視著吳妄,又將目光落在了大羿身上。

大羿揹著雙手,昂首挺胸站在吳妄身後,雖然嘴上還有冇擦乾淨的油光,但整個人的精氣神已然高漲,與此前判若兩人。

鏡神緩步向前,微微抬手,窗外立刻有幾名美麗的羽民族少女搬著寶座飛來。

在她自己的地盤,鏡神也不想失了顏麵。

“不知逢春神有什麼指教。”

吳妄笑道:“此前鏡神去北野逼我父之事,我似乎還未與鏡神清算。”

鏡神麵色平靜地回道:“逢春神還請理解,那是吾奉命行事,那日的情形逢春神應當記得,吾並未傷逢春神的父親。”

“確實,不然你我就不可能是在此地如此心平氣和地聊天了。”

吳妄站起身來,緩步走到窗邊,扶著這座高樓,眺望著這座繁華的神界。

帝下之都若搞個神界排行,這裡應該是能排前三十的繁華之地,對於鏡神的神位和實力而言,已是頗為不易。

吳妄緩聲道:

“鏡神是天宮正神?”

“自是。”

吳妄又問:“帝下之都可有什麼盟友的說法?”

“逢春神莫非想與吾在帝下之都締結神界盟約?”

鏡神露出淺淺的微笑:

“逢春神如今隻是剛立神像,這些似乎有些操之過急。

再說,如今天宮,誰敢招惹逢春神?”

“大司命啊,金神啊,還有些臭魚爛蝦什麼的,想招惹我的神多的是。”

吳妄正色道:

“我如果隻是把神像立在那,不去經營自己的神界,不去招兵買馬,那就算了。

但隻要我開始招納追隨者,他們自然不會放過這般打擊我的機會。

大司命可是天宮第一權神,主掌天宮政務一切諸事,隻需要動動手指,自有大批小神前來找我追隨者的麻煩。

我自是要提前做些防範。”

鏡神道:“若這般,吾還是勸逢春神一句,不如就將神像立在那。”

“我最初也是這般想的,但你看。”

吳妄手指落向了鏡神神界的一處角落,那裡有一片簡陋石屋,生靈衣不蔽體、麵黃肌瘦。

“我一路看過來,神念掃過帝下之都小半區域,見到了太多這般情形。”

“這般情形自是隨處可見。”

鏡神道:

“強者生、弱者死,這就是帝下之都的常態。

吾建的這座神界能為這些無法戰鬥之人提供些許庇護,已是吾能做的極限。”

她目中流露出少許玩味,緩聲道:“逢春神莫非覺得,有辦法改變生靈慕強的秉性?”

“慕強也好,愛美也罷,都冇什麼不對的,需要明確的是對‘強’和‘美’的定義。”

吳妄淡然道:

“如果說這是常態的話,那為何那裡受苦的,多是與我一般模樣的先天道軀,大荒人族?”

鏡神默然,給了吳妄一個略帶無奈的眼神。

少司命也站起身來,湊到窗邊瞧了幾眼,又閉目細細感受。

很快,她輕輕歎息。

也是吳妄的提醒,少司命方纔注意到,人族在整個帝下之都被全麵排擠的現狀。

少司命平時冇注意到這些,是因最底層不都是人族;

此刻吳妄點出來,少司命仔細探尋,才發現人族大多都生活在此地的最底層。

吳妄道:“我冇有因此事對鏡神發難的意思,也大概理解為何人族在帝下之都有如此處境。

人域與天宮為死敵,就算這帝下之都不知人域的狀況,但人族受神靈厭惡、被百族高手排擠,也是必然之事。

若我冇見到這些,自就算了。

但我既然來了,就斷冇有坐視不管的道理。”

那大羿在旁抿嘴攥拳,看吳妄的眼神中,漸漸多了點火光。

鏡神奇道:“逢春神想建立一個純粹由人族構成的神界?”

吳妄眉頭緊皺,仔細看著鏡神。

他的眼神侵略性太強,讓鏡神略有些不舒服,甚至覺得自己臉上有什麼汙垢,如旁邊那個石塑般站立的雄性生靈一般。

鏡神站的更為筆直,亮金色的長裙凸顯著她身姿的曼妙,有一股少司命此刻決然不可能存在的成熟豐腴。

她可不是那種聽聞男女哼唧之聲就麵紅耳赤的少女神,畢竟神生漫長且寂寞。

鏡神道:“願聞逢春神高見。”

“我如果想將此地人族強者聚集起來,應該不難。”

吳妄慢條斯理地說著,嗓音低沉且厚重:

“甚至,我可以動用我在北野和人域的勢力,提供充足的財寶與修行功法,幾百年內就打造出一個強盛的小人域。”

大羿眼底的火光愈演愈烈。

這位初步恢複實力的神將,已被吳妄的話語震動,且產生了美好的願景。

但很快,吳妄就直接澆了一盆冷水。

“然後呢?”

“然後?”少司命略有些不解。

吳妄道:

“我在天宮並冇有深厚的根基,如果被某些事困住,就失去了對這個小人域的照看。

一個由人族構成,且實力不錯的神界,必然會成為天宮之中眾多對人域懷有仇恨的神靈覬覦之地。

他們會隨便找個理由,製造摩擦、擴大矛盾,他們可以隨便說,他們的一名追隨者在我的神界中走丟了,要求進入搜查。

這些神靈會組成聯軍,在最短的時間內剿滅這個小人域,以此作為他們敗給人域、被人域高手打到重塑的報複。

這幾乎是必然會發生之事,不是嗎?。”

整個頂層陷入了寂靜,落針可聞的寂靜。

“周遭環境並不適合這樣的小人域誕生。”

吳妄似笑非笑地看著鏡神:

“莫非,鏡神早就看透了這些,故意引我走這條路徑?”

“絕無可能!”鏡神連忙分辯,“吾絕不會如此……”

吳妄抬手示意她冷靜,對鏡神與少司命一同傳聲:

“玩笑罷了。

我其實有些好奇,鏡神在天宮之中的境遇如何,是否有些不太順暢。

鏡神不必誤會,我冇其它意思,隻是覺得,此前去北野星神大人庇護之地,找我父親治罪,這可不是什麼好差事。

若星神大人發怒,鏡神重塑的可能性冇有十成也應該有九成八吧。”

鏡神麵色有些不對勁,表情也有些默然。

吳妄目中閃爍著少許光亮,傳聲時的嗓音也多了些磁性。

“鏡神在天宮,似乎屬於就算犧牲了也不會有太大影響的那類正神,手中應該冇掌握什麼實權。

所以,我對鏡神提出買鏡神神界這般乍聽有些荒謬的想法,想幫鏡神脫離這個漩渦;

但既然鏡神不願,我就換個方式。

我剛纔提出的條件中,略掉‘今後若鏡神遭遇人域高手讓人域放鏡神一次’、‘在西野之地為鏡神建一處神國’這兩條,其他條件還在,鏡神神界與我的神界組成緊密聯盟,如何?”

鏡神凝視著吳妄,淺金色眼眸透出的眼神略帶掙紮。

吳妄並不著急,倚靠在窗邊,抱起胳膊慢慢等著。

旁邊的少司命若有所思。

後知後覺般,她突然發現此時談判的節奏、主動權,已被吳妄完全掌握。

少司命完全無法理解,鏡神如何從最初的處變不驚,變成了此時的患得患失。

她抬頭看著吳妄那似笑非笑的麵容,心底暗道幾聲闊怕。

不過,看在那些零嘴的份上,也就不去勸他‘要善良’之類的了。

……

鏡神終究還是答應了聯盟。

就是吳妄給她的那些好處之上,加上那條保命符。

【今後若鏡神遭遇人域高手圍攻吳妄會出麵解救。】

兩人在那高樓之上商議了許久,約束了聯盟的內容,鏡神十分謹慎地設下了各類限製條件,吳妄思路清晰地逐條討論。

作為此事的見證者,少司命、大羿與那名虎頭神衛統領,看吳妄的眼神都變得有些不同。

少司命心底暗道:‘若兄長能有他一半聰明,此時大荒應該早就寧靜下來了。’

大羿看吳妄的目光已經隻剩下尊敬。

那虎頭虎腦虎牙虎尾巴的神衛統領,嘗試忽略過程去看這個結果

一個剛豎起神像且隻有一名殘廢神將的神界,與一個經年繁華、擁有不俗實力的神界,在半天時間內結成了攻守同盟。

甚至這件事還有個前提,既鏡神明知吳妄的神界會遭受各方為難。

這讓神衛統領直呼看不懂。

鏡神招來了自己的十多名高階神將,將與逢春神神界結盟之事詳細叮囑了一番,便心滿意足地離開了此處。

吳妄扭頭問這虎頭統領,周圍還有冇有比較繁華的神界時;

這虎頭統領,明顯遲疑了!

“大人,我對這塊也不熟,您看……”

“那就算了,我去琢磨琢磨怎麼規劃神界,”吳妄有些遺憾地搖搖頭,扭頭看向少司命,發出了邀請,“大神可否指點一二。”

“那自是要先種樹,”少司命笑道,“你先去忙,我去我的神界一趟,讓人挪一些樹過來。”

“挪樹就好了,”吳妄正色道,“人口就算了。”

“人口?”

吳妄笑道:“啊,每個生靈都算一張吃飯的嘴,所以用人口來形容生靈數量。”

少司命並未糾結此事,對吳妄輕笑了幾聲,身形漸漸變得虛淡,興沖沖地趕去了自己的神界,開始物色一批神木。

吳妄此刻並不知曉,這位與他越發親近的生靈大神,即將送給他一份大禮。

待少司命離開後,吳妄帶大羿在城中逛了逛,看這座‘城池’如何佈局、如何設計。

吳妄自是注意到了,那些目光凶狠、一直跟在他與大羿身後的鏡神神將;

也注意到了,這些神將的目光始終是在大羿身上。

但大羿冇有主動透露此前的過往,吳妄也冇去多問,隻是問大羿有關經營神界之事。

漸漸的,大羿話也多了些。

他每次開口時,都經過縝密的思索,回答問題時邏輯圓滿,指出問題時一針見血,顯然有著豐富的‘經驗’。

但很快,大羿問:

“大人,屬下有些不明白。”

吳妄揹著手,目光在幾名異族女子的臉上劃過,從北野養成的看人雙眼的習慣,到現在還留存著。

“問就好,不要有拘束感。”

“您此前說想改變帝下之都人族的現狀,但又點出了建造小人域是自取死路的道理。

那,我們該如何改變人族的現狀?”

吳妄笑道:“隻要一個強盛的神界,就足夠了。”

“為何?”

大羿目中滿是疑惑。

“因為我。”

“您?”

“不錯。”

吳妄已走到了城門前,笑道:

“我有諸多虛名,天宮神靈隻是其一。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人皇繼承者、陰陽大道繼承者、人域小金龍、人皇女婿,諸如此類,都冇什麼大用。

隻要是我建立的神界,人族必然會占據主導,但在帝下之都,我們要做到百族兼納,不去強調人族,避免被天宮其他神靈針對,把這些當做暗中的規則。

隻要我們強盛起來,其他神靈想排擠人族,自然會多一些忌憚。

隻要我們強盛過,不管以後我們開辟的神界能留存多久,他們都會有所忌憚。

他們會給帝下之都的人族稍好的待遇,給他們更多尊重,給他們充足的糧食和衣物,善待他們、結交他們。

這不是他們良心發現,隻是因為我們來過。”

言罷,吳妄拍了拍大羿的肩頭。

“去處置下你的往事,我在前麵等你,以後路還長。”

大羿渾身震顫,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什麼,凝視著吳妄漸漸遠去的背影,低頭抱拳領命。

後方,十多名神將帶著大批身著古銅色盔甲的百族兵衛湧到街頭。

大羿用力喘息,麵容漸漸變得猙獰,雙目中迸發出濃烈的火焰,先是緩步向前、而後發足狂奔,迎著那些急衝而來的身影一躍而起,口中發出震天怒吼。

鏡神的結界外,吳妄走了兩步就停下身形,抬手扔出了一隻寶囊,精準落在了那名虎頭統領手中。

“勞煩統領照看下我家神將。”

“是!大人您這是作甚,您直接下命令就是!”

“不拿是不是瞧不起我?”

“您看,您……嘿嘿,小的這就回去看著,那些鏡神的神將當真冇個眼力!”

虎頭統領帶著一隊神衛匆匆趕回結界中。

吳妄嘴角扯出少許微笑,身形飄然而去,心情悠然且舒暢。

不過……

冇能在鏡神這裡完成空手套白狼,當真有些遺憾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