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五十三章 她存在的意義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三百五十三章 她存在的意義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看著那八株落地五十丈高的參天巨木,吳妄一時感慨莫名。

這少司命是真的會玩。

比如,曾經給吳妄製造了頗多麻煩的木偶置換;

那能淨化生靈怨恨使之成神的女神賜福;

還有此前給大羿療傷時,那舉重若輕、信手拈來的手段,也讓吳妄暗呼厲害。

正當吳妄以為少司命的專長是‘治癒係’,少司命又自信滿滿的跳到他麵前……整出了‘召喚係’的強橫神術。

八棵靜止時五十丈高的巨木之精,怎麼看都不是凡品!

吳妄直觀感受中,這八棵巨木之精的力量無比強悍,若是有足夠的施展空間,覆滅數萬神衛大軍,也隻是扔扔巨石的事。

哪怕不去感受這些巨木之精體內的波動;

單看它們能將這麼重的樹乾身軀,輕盈地自大地中拔起、鑽入,且絲毫冇有違和感,就能判斷出它們自身力量有多恐怖。

此前,吳妄可能是在瞎想。

但現在,吳妄已經完全確定,臨近的那十多家小神,八成已經開始準備連夜扛神像跑路了!

這些巨木相隔數十裡,守在他的神界八個方位之上,若將它們當做‘自走式多口徑投石機’,這方圓幾百裡都在這八頭大傢夥的‘火力覆蓋範圍’。

這是什麼?

這就是真理啊,神友們!

吳妄隨之也發現了這些巨木之精的致命弱點。

怕火。

不過,天宮的火之大道,被燧人先皇拽走了,火屬神靈在天宮無比稀少。

基本等於冇有什麼弱點!

被這般動靜驚醒的大羿,此刻也茫然地注視著周遭變化,這漢子一時還無法完全回神。

吳妄目光複雜地凝視著少司命,竟百感交錯。

他覺得自己需要重新審視一下,這位平日裡傻白……平日裡單純無害的先天神,到底蘊含了多大的能量!

“怎了?”

她見吳妄表情有些古怪,卻是忍不住得意的笑著,嘴角勾勒出了淺淺的弧度。

“有它們在,除非是來了大批厲害的神將,或是一些先天神親自出手,否則你的神像都能安穩了。”

“冇,就單純覺得有些離譜。”

吳妄笑道:

“你與你兄長,一個不善謀略偏要去謀略,一個明明可成為接近至強神的強者,卻醉心這些非鬥法用的神術。

你莫非不知嗎?

生靈崛起已是不可抑製的天地大勢,你的大道在不斷增強,你是有機會走向最高峰的。”

“哦,然後呢?”

少司命手指環繞著一縷青絲,輕吟一二,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然後……”

吳妄也怕自己話說的過了,又溫聲道:“你莫要往心裡去,我隻是吐槽幾句,你並冇有浪費你的大道。”

“吐槽?”

少司命捕捉到了這個大荒少聞的詞彙,目中帶著問詢之意。

“與調侃差不多之意。”

“神術之事,其實也有不少人提醒過我。”

清新的夜風緩緩吹過,她抬頭看向了離著稍近些的巨木之精,那雙明眸映著這初臨的夜空那幾顆稀疏星辰。

少司命笑道:

“與人鬥法的神通我大多時候是用不到的,自保的手段倒是有不少,他們若是懷揣惡意接近我,我能提前預感到的。”

她微微抿了下嘴角,繼續輕聲說著:

“而且我終究覺得,神的存在,並非是為了好勇鬥狠。

遠在第二神代時,我其實已經有了意識,但那時隻是一團雲霧,也很弱小,跟兄長的意識相鄰相近。

那時我們的存在,似乎是某種預示,也引起了很多神靈的猜測、不安,甚至慌亂。

至強的神王將我與兄長束縛在一塊水晶中,稱我們為尚未誕生的至強神,從那時開始,我已經開始觀察這個天地。

不過最初時,隻能感受到方寸之地。”

吳妄做了個請的手勢。

他們丟下了一臉茫然的大羿,伴著夜風,在吳妄神像的石砌基座上漫步。

吳妄也開始做一個合格的聆聽者,聽少司命細細地講述。

少司命道:

“他們那時覺得,神靈存在的意義是為了守護誕生了我們的一條條大道。

但大道無形無具,它是規則、是定義、是一切基礎基本的道理,不為任何意誌所動的,所以神靈們漸漸陷入了迷茫,不知神靈為何而生,不知自身存在有什麼意義。

那時就有很多神靈選擇了歸寂。

天地就是這般,從虛無而來,終自虛無遁去。”

吳妄喃喃道:“不知神靈為何而生?”

“對呢。”

少司命負手站在他身旁,眯眼笑著,繼續緩聲道:

“這些自大道之中誕生的意識,可以通過完全掌握、利用這些大道,從而達成各類匪夷所思的神通。

一部分神靈漸漸覺得,他們淩駕於大道之上,淩駕於萬物之上,淩駕於一切非大道誕生的意識之上。

可是,又是哪般存在,賦予大道誕生靈性的可能?

這般問題困擾著許許多多的神靈,又讓許多神靈自身崩潰。”

吳妄笑道:“遠古神靈的承受能力莫非都很弱?怎得動不動就自身崩潰?”

“神靈與生靈是不同的。”

少司命手掌攤開,其內出現了一團好似‘水母’般的虛影,柔聲道:

“這是一位神靈最初誕生時的模樣,隻有簡單的意識,然後在天地間一步步吸納、成長。

但生靈就不一樣了。

生靈是總體從簡單變複雜,但對於生靈的個體而言,他們從幼年開始接受長輩的經驗,成年後就會成為一個個複雜的個體。

所以有些方麵,神靈並不如生靈。”

吳妄笑道:“你這般言論若是被天宮的諸位神大人聽到,怕是要被口誅筆伐。”

“他們才聽不去。”

少司命素手劃過,兩人周遭顯露出了淺綠色的光膜。

顯然,她偶爾也能十分謹慎。

她繼續道:

“甚至,你可以理解為,大部分神靈都是被先天之靈所影響,才成為了與先天之靈相近的樣子。

而神靈的本質,就是規則本身的思考。

神靈之中真正的強者塑造了先天之靈,間接塑造了眾神現如今的樣子。”

真正的強者……

崑崙之墟?

吳妄突然想到了崑崙之墟那些殘存的‘老掉牙’舊神。

少司命與大司命崛起於第四神代,也就是燭龍時代的末期,在吳妄看來,她的這些理解存在片麵性和侷限性。

但同樣的,她的這些本真感悟,依舊讓吳妄心底蔓生出了諸多感悟。

難得的,就在於那個‘真’字。

“我們剛纔不是在聊鬥法之事嗎?”

少司命歎道:“不知不覺就說了好多奇奇怪怪的話。”

吳妄笑道:“這可是天宮強神的神生感慨,怎麼能叫奇奇怪怪?”

“嗯,不奇怪就好。”

她俏臉上泛起少許嫣紅,宛若吳妄印象中,片刻前還在天邊的晚霞餘韻。

“那少司命大人可否說明下,你認為神靈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吳妄一本正經地說笑:

“我不是擔心你自我崩潰,我是覺得,在天宮好不容易有了個好友,彆扭頭你就想不開了。”

“我纔不會!”

少司命輕哼了聲,揹著手向前走出兩步。

吳妄道:“那你先回答,你認為你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少司命仔細想了想,目中帶著幾分期許,嘴角帶著少許滿足,她輕輕開口,嗓音也如山澗平靜的溪流,滋潤過吳妄的心間。

“我存在的意義,就是為生靈送上美好的祝願。”

吳妄不由怔了下,側目凝視著少司命。

她卻攥著小拳頭,作出了加油鼓勁的動作,惡狠狠地喊道:“讓大家都能多生幾個!”

“欸……這個……”

吳妄一時如‘梗’在喉。

把他剛纔那瞬間的感動還回來!

……

在北野的支援抵達之前,吳妄本想讓大羿去少司命的神界借住一段時日。

但大羿堅持留在吳妄的神像處。

“大人,您的神像不能冇人打理,哪怕我們今後隻有寥寥幾個追隨者,每日的拜祭也是不能落下的!”

聽聞此言,吳妄也冇多堅持,在他精心打造的寶廁旁,為大羿搭了個小木屋,便隨少司命一同回返了天宮。

那隊神衛也總算鬆了口氣,等吳妄抵達自己的神殿後,那名虎頭神衛統領對吳妄行了個大禮,隨後便帶自己手下匆忙離開。

這虎頭統領那如釋重負的模樣,讓吳妄看了,有些想笑。

這群神衛還冇走遠,吳妄與少司命的說笑聲就從後麵追了過來……

“這隊神衛還不錯,稍後我去找羲和大人請示下,看能否把它們撥給我做個使喚。”

“他們好像是歸我兄長管,不過也可能是土神負責。”

少司命頗為認真地道了句,吳妄對她眨了眨眼。

不過是玩笑幾句罷了。

這些神衛有意避他,吳妄自是不可能強留他們在身旁差遣。

今日倒是頗為忙碌,吳妄心底也多了幾件事掛念。

他對大羿的突然出現,心底總歸有些狐疑的。

與鐘正麵接觸過後,吳妄下意識地將所有巧合,都看做是冥冥中有什麼力量在乾涉。

雖然很多時候,那實際上就是一些簡單的巧合。

神殿各處散發著柔和的光亮,讓這裡如白晝般可清晰視物。

吳妄在四麵依舊空著的牆壁旁走過,做著後續神界發展的一係列規劃,併爲自己製定了一些目標。

想要實行挖牆腳計劃,帝下之都是個不錯的突破口。

那裡位於天宮之外,又與天宮諸神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更是平日裡如無必要、神靈們鮮少注視之地,有著‘地下組織’的天然土壤。

與鏡神的聯盟,也讓吳妄握住了一個思路。

比如,締造一個帝下之都的眾神盟約,與眾多先天神產生實質的關聯。

權謀二字,往往複雜又簡單。

複雜在於人心叵測,簡單在於它的本質不過是由上而下的欺詐罷了。

‘想要加入天宮的權力遊戲,就要先得到天宮的權勢。’

吳妄心底盤算著這般念想,在袖中摸索了一陣,掏出兩隻寶囊,自其中拿出了一隻隻卷軸,這些都是‘三鮮道人’的畫作。

擺在雪鷹老人店裡的那種。

很快,四麵牆壁擺滿了含蓄且不露骨的美人圖,整個神殿都瀰漫著濃鬱的藝術氣息。

吳妄自不是有什麼惡趣味。

如今天宮大權都集中在帝夋手中,自己想要得權,就必須得帝夋青睞。

而他與帝夋唯一的交情,就寄托在三鮮前輩的殘念上。

掛完了這些畫作,吳妄又在外麵佈置了一層帷幔,如此看起來就正經了許多,更有一種朦朧之美感。

很快,吳妄便滿意地坐回矮桌後,拿一瓶二十年份的北野快樂水,凝幾塊冰扔進去,就開始伏案提筆。

好記性不如爛筆頭。

吳妄把發展神界的想法都整理了下來,稍後也會光明正大的擺在這。

這主要是給帝夋看。

吳妄全心發展神界、提升自己影響力,除卻為了接觸到先天神們,還有個目的是讓帝夋對他放心,降低他在帝夋心底的威脅值。

一步三算,步步為營。

趁著雲中君老哥不在身邊,吳妄也鍛鍊鍛鍊自己快要生鏽的腦袋。

有時候他自己都覺得,他對雲中君實在是太依賴了。

如此又過了幾日。

吳妄要在帝下之都經營神界的訊息,已在天宮中流傳。

那些與吳妄神界相鄰的眾小神,此刻也坐不住、睡不穩,紛紛去帝下之都暗中檢視。

一時間,天宮之中也是流言四起。

有幾名小神被招去了大司命心腹小神的神殿;

有幾名小神在帝下之都北麵尋找合適的地盤,已經對天宮發起了神界遷移的申請。

還有半數與吳妄神界接壤、臨近的神界,它們的主人選擇了暫時觀望,並忍痛擠出一點神力,培養了幾名低階神將。

吳妄對此倒是並不怎麼在意,閒來無事也開始在天宮之中溜達,活動範圍僅限於天宮千裡範圍內。

日頭東昇西落,很快又到了吳妄去死亡大殿滋潤死亡之神的日子。

少司命那天的話,給了吳妄很多啟發。

他飛入那座荒蕪的懸空陸地,落在死亡神殿之前,仙識細細探查,而後麵色平靜地走入其中,走過了那條十幾丈長的黑暗甬道,盤腿坐在了甬道的出口處。

‘先天神最初隻有十分簡單的思維。’

吳妄凝視著那口石棺。

如果當前這個死亡之神,是他三次回溯事件時出現的死亡之神,那他應該已經有了自己的思維和想法。

但如果,死亡之神已經重塑了一輪……

那自己此刻麵對的死亡之神,就是一張白紙?

吳妄那雙眼睛頓時無比亮堂!

他前幾天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也細細體會了上次的經驗,今天他就決定搞一波(斷句)大的!

調運神力,吳妄雙眼都被染成了墨綠色,一股盎然之意在他掌心湧動。

那石棺中的虛弱神靈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大道波動逐漸開始高漲,它在渴望著,在等待著。

而這次,吳妄並冇有讓它失望。

雙手前推,吳妄坐下出現了一圈寶輪,背後浮現出了一根長杖的虛影,那是他的神力權杖。

“枯木逢春。”

浩蕩的神力湧出,這已是吳妄作為逢春神,能釋放出的逢春奧義之極限……之七成!

他總不可能毫無保留。

下一瞬,那玄妙的道韻將石棺包裹,石棺中立刻盪出了灰黑色的波痕。

一層層、一圈圈,那波痕之中似乎有萬靈哭泣之聲。

寒意自吳妄腳底鑽入,直竄腦門。

吳妄站起身來,已經做好了後退或者急退的準備。

到底是已經成熟的先天神!

還是一張白紙!

答案即將揭……

“桀桀桀!”

石棺突然打開一條縫隙,其內傳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古怪笑聲,一股股黑氣自那縫隙中湧出。

吳妄眼底突然倒映出了屍山骨海,看到了那身披色鬥篷,站在骨山上的身影!

說時遲、那時快!

吳妄心底還冇作出什麼決定,身體已經前衝!

他猙獰著麵容,一巴掌將些黑氣摁了回去,拉住石棺棺蓋,在袖中抓出了六把人皇天工閣出品的仙兵短劍,當做長釘摁在石棺邊緣。

“真是遺憾呐。”

吳妄搖搖頭,有些鬱悶地嘖了一聲。

拍拍手,吳妄身形跳去甬道入口,伴隨著一聲告彆,身形慢慢隱入黑暗。

“下次見了,死亡之神。”

那石棺安靜了一陣,突然開始劇烈抖動。

當那石棺的蓋子被拍飛,死亡神殿下的火山湧出了滾滾濃煙,吳妄已是出現在三百裡之外,身周環繞著陰陽大道的道韻,悄悄溜回了自己的神殿。

啊,無事發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