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五十四章 兄妹對峙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三百五十四章 兄妹對峙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死亡神殿那邊熱鬨了好一陣。

吳妄混在看熱鬨的小神隊伍中,遠遠地眺望著那邊的情形。

數重神力交錯、無數神光渲染了夜空。

炙熱的岩漿自火山口溢位,彷彿隨時就會有一頭混沌凶獸從岩漿湖中爬出來,對天宮發動突襲。

其上烏雲滾滾,火山灰與烏雲摻雜混合,不斷釋放出道道雷霆。

那座死亡神殿此刻正被一層層金光覆蓋,時不時就會有一道漆黑光束撕開金光的束縛。

大司命懸浮在死亡神殿正上方,金光正是由他出手灑落。

或許是因大司命接二連三‘幫’自己的原因,吳妄此刻看大司命,突然覺得這天宮第一輔神、被帝夋當做鞏固天帝神權工具神、少司命的兄長大人……

還有點小帥。

土神與少司命站在稍遠的位置,隨時準備出手壓製死亡大道的暴動。

又有十多道身影佇立於死亡神殿外圍作為接應,俱是那天宮強神。

唯獨金神不在此處。

吳妄宛若冇事人般觀望了一陣,順便將周圍這群天宮之神的‘音容笑貌’記在心底,並對自己感興趣的大道做了標記。

隱約,他也聽到了這些小神的議論……

“死亡之神又崩潰了?”

“唉,這條大道也太邪乎了,據說現在已經不用神力重塑,單單是那些生靈透過這條大道傳達來念力,就能促使這條大道不斷誕生新的死亡神。”

“生靈的數量著實太多了。”

“死亡本來就是生靈的特性,他們卻因抗拒死亡、躲避死亡,而強行將這些負麵情緒灑給了死亡大道的神靈。”

“老慘了。”

“老慘了。”

吳妄聞言若有所思,很快也像是被感染了般,感慨道:

“老慘了。”

那死亡神殿的暴動持續了小半個時辰,方纔被大司命強行鎮壓了下去。

漆黑神光收斂時,其內傳出了陣陣嗚咽聲,彷彿有無數冤魂在陰暗的角落中悲痛哭泣。

眾多看熱鬨的正神、小神,見狀也開始各自散去。

吳妄混在神群中即將離開……

“逢春神,你是否需要前來此處解釋下。”

大司命的嗓音自遠處傳來,帶著幾分冷硬。

吳妄麵色平靜地扭過頭去,感受著道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道心冇有半點波瀾,甚至還有點想笑。

“大司命有何指教?”

大司命麵色冷峻,腳下邁出半步,身形宛若穿透層層乾坤,徑直出現在吳妄前方,站在空中俯瞰吳妄。

“死亡之神可是受了什麼刺激?”

吳妄差點就直接回他四個字‘阿巴阿巴’。

他笑道:“我不是按大司命所說,每隔幾天來這裡一趟,用我枯木逢春的神權之力,給死亡之神滋潤滋潤。”

大司命厲聲道:“那你是如何做的?”

“潤它啊!還能如何做?”

吳妄雙手一攤:

“我現在受困天宮,被羲和大神設下禁製,不能離開天宮太遠,為了少受點苦,自是要聽大司命的安排,來這裡打發下閒散的歲月。

說起這事,此前我潤死亡之神耗費的神力,天宮是否能給補上?”

“莫要顧左右而言他!”

大司命冷聲道:“吾且問你,你今日可來了死亡神殿?”

“來了。”

“那你可潤死亡之神了?”

吳妄笑了聲:“潤了。”

“很好!”

大司命大手一揮,疾聲怒斥:

“就在剛剛,死亡之神對吾表達了它的憤怒,它說自己即將脫離舊軀、完成重塑,卻被一掌強行截斷!

還被人釘死了舊軀!

逢春神,你莫非是怕死亡之神穩定下來,會危害人域?

你處心積慮來天宮,到底包藏了多少禍心!”

“大司命莫要這般著急問罪,我且問一句。”

吳妄卻是麵色平靜地道了句:

“若我當真想針對死神,會隻是將它摁回石棺,而不是擊潰它那還有些脆弱的神念?”

大司命目光一凝。

吳妄腳下白雲微微翻滾,托著吳妄緩緩升空,與大司命高度持平。

吳妄慢條斯理地笑道:

“假若我真是包藏禍心,那大司命又該如何定罪?

大司命明知我是人域出身,曾為天宮之敵,對天宮諸多行事都看不過眼;又明知死亡之神情形特殊,極易崩潰。

還安排我負責滋潤死亡之神。

怎麼,大司命莫非就是為了等今日這般時刻,現身對我興師問罪,好名正言順收回逢春神之神位?”

大司命眉角輕輕跳動。

吳妄對此視若無睹,反倒是扭頭看了眼離著此地不遠不近的天宮眾神。

他雙手插在袖口,悠然道:

“我反感的是天宮欺壓生靈,而非天宮秩序本身。

我惡感的是本自大道誕生、卻沾染了私心、為私慾所支配的先天神,卻不會討厭作為天帝規則基石的一條條大道。

我最看不過眼的,是掌握著重要神權的神靈,為了自己的地位,用神權討好上位者的諂媚行為,卻不會對大司命的壽元大道抱有偏見。”

話語一頓,吳妄看著大司命那鐵青的麵容,笑道:

“大司命放心,我也不會對你抱有任何偏見。”

大司命淡然道:“無妄子,再狡辯也免不了你的罪責。”

“那就請大司命秉公看待此事。”

吳妄拱拱手:

“先結算下我在死亡之神這裡耗損的神力,再考慮如何論功行賞。

也不必給我太多獎賞,儘管我為了將死亡之神從崩潰邊緣拉回來,也著實耗費了一些力氣。

天宮的諸神都在此地看著,大司命總不至於不顧公理吧。”

大司命雙眼微微眯起來,其內彷彿有閃電閃耀。

而那些原本眺望此處的先天神,此刻或是扭頭閒聊,或是施展隱藏自身身形的神術,或是掉頭遁走,冇有半點遲疑。

吳妄:……

大司命朗聲道:“逢春神照看死亡之神不利,逢春神可認?”

這般套路也未免太過膚淺。

先是拿出一個看似輕飄飄、冇什麼分量的罪名,一般涉事的先天神,想著這般罪名對自己無關痛癢,也就認下了。

可隻要一旦認下了此事,大司命轉口就會上綱上線,將一頂頂大帽子扣下來。

故,吳妄淡然道:“不認。”

“很好,”大司命突然一聲輕喝,“神衛何在!”

四麵飛來道道金光,數千神衛將此地團團包圍。

吳妄冷笑了聲,卻知多說無益,右手輕輕一震,道兵星辰劍已被他緊緊握住。

雖說好漢不吃眼前虧,但吳妄必須考慮,自己在天宮的言行舉止,是否符合一個人域人仙的秉性。

若他今日服軟,那幾乎就是把他來天宮有大圖謀這般事寫在臉上。

打不過也不用怕,帝夋與羲和夫婦不會讓他受傷;

但若是打都不敢打,以後大司命會一步步打壓他,正如帝夋用數十萬年調教大司命那般。

此刻,大司命目光平靜,自身氣勢若巍峨高山,周遭那數千神兵立刻就要一擁而上。

吳妄嘴角帶著譏笑,左手揹負身後、右手長劍指向斜下方,束起的長髮隨風飄舞,本是越發沉穩的眼神,此刻卻洋溢著風發的意氣。

且戰一回罷!

他莫非還怕了這!

吳妄身形一晃,感受到了熟悉的拉扯感,隻覺眼前一花,已是出現在一道倩影背後。

他原本懸空站立的位置,一隻木偶正自空中滑落。

“兄長這是何意?”

少司命俏臉冰寒,凝視著那數千神衛,直視著大司命的身形。

大司命的表情由平靜,肉眼可見地變成了陰沉。

“吾妹莫要任性而為,”大司命淡然道,“逢春神欲加害死亡之神,此事吾會去天帝陛下駕前稟告!各神衛,且將他在此拿下,聽候陛下發落!”

少司命也是有些惱了,雙目帶起少許冷光,腦後盤起的長髮徑直散落,三千青絲在飄動中染成了雪白。

“誰敢向前?”

她目光掃過,數千神衛儘皆低頭避讓,縮在原地不敢展開陣勢。

畢竟,比起壽元折損,無後好像更可怕一些。

眾神在更遠的位置眺望著,誰都不想引火燒身。

然而,身為當事者的吳妄,此刻就站在少司命身後,離著少司命不過一臂之距,她飄起的銀白色長髮,略有些晃他心神。

這……

銀髮竟然也如此漂亮。

而且生氣的少司命,雖與平日裡判若兩神,但自身散發出的魅力反而更濃鬱了些。

吳妄笑道:“我來應付就是,你與此事無關。”

“他就是要針對你,”少司命傳聲道,“你在天宮處處受製,我若不護著你,你非要被他欺負慘了。”

可問題是,姐姐您也不怎麼會鬥法啊。

吳妄心底輕笑了聲,安然站在少司命身後。

不過稍後若是真打起來,他自是要趕在少司命前麵衝出去的。

大司命定聲道:“吾妹,你莫非是被他迷了心竅!”

少司命淡然道:

“兄長何必這般言說,吾與逢春神交好不假,卻並不會有所偏袒。

正如逢春神所言,是兄長讓他去潤死亡之神,兄長也明知他是人域生靈,對死亡之神本就有所抗拒。

他用逢春神力潤了死亡之神,已做到了天宮交代之事,儘了自身職責。

死亡大道暴動,他下意識封住那石棺,選擇立刻退走,這是為了自保。

如此,可有不合情理之處?

反倒是兄長,你就算不喜歡他,想要處處針對,也該用些高明的法子,這般肆無忌憚、這般毫無顧忌,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吾等真就一點道理都不講了?”

大司命麵色無比複雜。

但吳妄能感覺到,壽元大道已經在暴走的邊緣。

少司命卻冷哼一聲,雙手張開、身上的短裙伴著神光‘長’成了長裙,那張小臉越發聖潔,繁衍大道的大道波動逐步攀升!

大司命因肆意縮短人族壽元,限製人域高手,自身遭了反噬、壽元大道也受了牽連。

而少司命的繁衍大道……

如今天地間的生靈,可是越生越多、越多越生!

“兩位。”

那渾厚的氣泡音再次響起,一堵土黃色的高牆憑空凝成,將大司命和少司命對撞的視線截斷。

與此同時,那宛若能包容整個蒼穹的大道道韻,在此地緩緩彌開。

土神麵色凝重地向前飛來,剛好處於少司命和大司命之間。

“若為此事大打出手,恐怕有損天宮威儀,陛下應當也會不喜。”

大司命麵色稍緩,輕哼了聲。

吳妄見狀卻是心底暗笑,也知今日之事鬨到這般程度,不宜再繼續下去了。

他也並不想看少司命必須與自己的親哥哥對決,兄妹相殘本就是一種悲劇;若要對付大司命,他自己來就是了。

土神看向大司命,拱拱手,緩聲道:

“大司命為天宮憂患頗多,吾自是知曉的。

陛下對死亡之神寄於厚望,死亡之神卻總是自身崩潰,而今人域步步緊逼、燭龍虎視眈眈,大司命自也是想讓死亡之神早日脫離困境,相助天宮。

為此,大司命安排了擁有枯木逢春這般玄妙神權的逢春神,於情於理,都是說得過去的。”

大司命淡定地點點頭,揹負起了雙手。

隨之,土神看向了少司命與吳妄,嘴邊露出幾分微笑,溫聲道:

“少司命與逢春神也不必著怒,大司命也是為天宮操碎了心。

今日之事,逢春神自是有功勞在先,但他壓製死亡之神也屬實,也是有所過錯。

不過,死亡之神的狀況比先前好了太多,意識也在逐漸清醒,此事按理說,確實是要算逢春神功勞的。”

吳妄心底暗道不妙。

這土神接下來,必然是要出什麼‘歪主意’。

從這傢夥對自己一笑開始,吳妄心底已經開始打鼓;天宮之中,真正難纏的就是土神、金神這兩個五行源神。

土神一笑,禍福難料。

“不如這般,”土神笑道,“逢春神再去死亡之神神殿一趟,用逢春之力,助死亡之神脫離舊軀,到時吾去陛下麵前為逢春神請功。

少司命若不放心,不如就隨逢春神一同入內照看。

唉,死亡之神不知這次能撐多久。”

這幾句話說完,吳妄已是冇得選。

土神當真厲害。

先是恭維大司命幾句,把大司命抬起來,化解了之前大司命與少司命相爭的尷尬局麵。

隨後又認可了吳妄的功績,試圖安撫吳妄那顆躍躍欲試的道心,順勢再讓吳妄去助死亡之神完全脫困。

土神看似是隨意說了句‘少司命若不放心’,其實也藏了算計。

繁衍大道、逢春之道,去照看死亡大道,說不定就會發生什麼奇妙的反應,更將少司命也安撫下了。

此時,哪裡還有什麼劍拔弩張?

看著少司命那緩緩恢覆成烏黑的長髮,吳妄心底暗道可惜。

吳妄並不想讓土神完全占據主動,更不想被土神牽著鼻子走。

他向前踏出半步,對土神輕笑了聲,立刻就要開口去毀了土神的算計……

“此事我們應下了。”

少司命俏臉微揚,說不出的神氣。

吳妄灑然而笑,並未多開口說什麼,收起了手中星辰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