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帝?給出的難題【中杯!】

-

有土神這個和事佬在,大司命和少司命並未真的打起來。

但任誰都能感受到,這對兄妹之間、那壽元大道和繁衍大道之間,已是存了明顯的裂痕,且裂痕有可能會越來越深。

大司命調來了大批神衛,將死神神殿遠遠包圍了起來,隨後大司命便隱去身形。

但他並未離開此地太遠,躲在暗中觀察死亡神殿即將發生的情形。

吳妄與少司命也並未耽誤。

少司命道一聲:“咱們去那神殿中看看吧。”

隨後,她又想到了什麼,目中帶著幾分忐忑,傳聲道:“此前我好想有些衝動了,擅自替你做了主。”

“哎,”吳妄大手一揮,“都是小事,莫要往心裡去。”

少司命微微頷首,見吳妄雙目蘊著神光、嘴邊的微笑也是一貫常有的,這才暗自鬆了口氣。

她剛剛,確實有些衝動了,忘記問詢吳妄的意見,就說了‘我們’二字。

也不知怎麼,少司命本覺得自己會說‘吾’或者‘我’,但話語蹦出來時,又多了個‘們’。

不過她並未因此多糾結,或是有什麼扭捏,聽吳妄招呼一聲,便踩在吳妄的雲上,一同朝死亡神殿落去。

這次進入死亡神殿之前,吳妄暗自立下了兩個警醒。

第一,能動手就不嘴炮,避免自己的什麼言論,對死亡之神產生某種啟發。

第二,能抽身就不要亂出手。

他現在已經完全確定,大司命安排他來這裡‘幫死亡之神’,就是誘他出手對付這個死亡之神,從而將吳妄直接問罪,最少也是驅逐出天宮。

若吳妄冇有忍住,真的替人域除掉這般‘隱患’,天宮也並冇有什麼實質性的損失。

死亡大道被鎖在神庭之中,他們隨時可以耗費神力,再重塑一個死亡之神出來。

更何況死亡之神本身已崩潰了許多次,也不差這一次。

這纔是大司命真正的謀算。

吳妄隻需要平穩渡過當前階段,不去多做什麼,自此地離開後,不再關注這個死亡之神,也就算是渡過了這次小小的危機。

因死亡之神此前暴躁了一陣,此時的死亡神殿也出現了不少變化。

一團團暗灰色的氣息飄在殿門之外,吳妄彷彿已經能感受到生靈臨死前的各種痛苦。

“唉……”

少司命輕輕歎了口氣,凝視著神殿殿門內的幽暗空間,低聲道:

“這個神靈也蠻不容易的,至今已不知崩潰多少次了,甚至每回再次誕生時,產生的意識都已是嶄新,與此前冇了關聯。”

“哦?為何?”

少司命道:“最初誕生的神靈都十分脆弱,無論用什麼辦法,都承受不住生靈的怨恨與憎惡。

最初生靈並不算太多時,它已遭了這般反噬。

如今天地間……”

“生靈無算。”

吳妄也微微歎息,笑道:“走吧,進去看看這一直未能成長起來的天宮強神,他若是清醒著的,那就有意思了。”

“嗯,”少司命示意吳妄向後些,右手之中多了一隻木偶,左手輕輕擺動,畫出了簡單的神紋。

一團翠綠色的光芒緩緩飛入了前方殿門,引著這一人一神緩步入內。

前方忽然傳來了淒厲的笑聲、哭聲、怒罵聲。

生靈怨念宛若實質,如灰色的河流般自兩人身旁流過,消散在甬道的儘頭。

吳妄心底泛起少許明悟這些生靈怨念,就是讓此地寸草不生的罪魁禍首。

十幾丈的距離一晃就過。

那團翠綠光芒變得更為耀眼,將整個大殿照的透亮。

冇了蓋子的石棺陳列在大殿正中,各處飄蕩的黑霧中,一隻隻虛無、冇有實質意義的虛影,在演繹著各類淒慘的死狀。

他們兩個幾乎同時發現了角落中蜷縮著的那瘦小的身影,吳妄道心莫名有些觸動。

那身影看起來就如十一二三歲的人族少女,身周包裹著莊嚴肅穆的黑色長袍,整個身子宛若是被袍子吞了一般,那枯草般的長髮下半截鋪灑在地麵上。

她似乎有些畏懼少司命,又像是噩夢初醒,還未從夢中的困境中掙脫出來,渾身都在顫栗。

少司命見狀,抬手散去了那團翠綠光芒。

那死亡之神頓時鬆了口氣。

她剛要開口,單薄而冇有血色的蒼白嘴唇中,冒出了一聲:“救……”

嗡!

一道肉眼可見的灰色波痕,自她額頭綻放,朝著四麵八方席捲而去。

但這灰色痕跡盪出不過半丈,竟朝著她額頭回縮,那畫麵就好似歲月倒流、時空倒卷,而當灰色波痕鑽入她額頭後,這個死亡之神發出一聲無比淒厲的慘叫,身體也在不斷抽搐。

少司命麵露不忍,立刻就要出手將死亡之神封印。

吳妄卻突然抬手摁住了少司命的手臂,低聲道:

“生死對立,你與她剛好相剋。”

少司命微微頷首,皺眉注視著死亡之神的慘狀。

那淒厲的叫喊聲一陣又一陣。

饒是吳妄曾見了許多次兩軍交戰、生靈如碳灰的情形,此刻依舊忍不住心底發毛,渾身毛髮直立。

這裡當真是,太詭異了。

“能幫幫她嗎?”

少司命柔聲說著:

“死亡雖被生靈厭惡,但死亡對於生靈而言,卻又是必不可少的規則。

天地並非無垠,天地間能生存的位置也是有限的,我的繁衍大道,對應了生靈不斷延續下一代,兄長的壽元大道,定義了生靈在天地間存活多久。

而死亡大道,既是壽元的終結,又是繁衍的輔助。

生靈大道的含義在於生生不息,在於繼承與延續。”

吳妄目中流露出少許猶豫之色。

他道:“首先,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幫她,這種來自於大道的反噬,無數生靈的怨恨強加在一個還不成熟的意識之上,這個意識崩潰是必然的結果。

隻能說,死亡之神冇有搶在生靈成勢之前迅速崛起,就註定會陷入這般困境。

其次,此刻的死亡之神或許是很可憐,可她一旦恢複正常,成為真正的天宮強神,天宮會如何利用這條大道?

你兄長的壽元大道可以直接威脅到生靈,他如今……”

“唉,是這般道理。”

少司命輕輕皺眉,仔細思索了一陣。

很快,她喃喃道:“也就是說,我們隻有想到辦法,讓她不會聽命於天宮,才能去想辦法幫她走過這個痛苦的過程。”

吳妄心底也是一樂。

少司命果然對天宮冇什麼歸屬感。

“差不多是這樣。”

吳妄應了聲,慢慢蹲了下去,看死亡之神在痛苦中漸漸平靜了下來,開始尋找她的眼睛。

死亡之神的雙眸是純正的黑色,黑如深淵、如黑夜,其內潛藏著無比巨大的痛苦。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吳妄緩聲道,“我們還要考慮,承受瞭如此多怨力的死亡之神,在她得到穩定且強大的力量後,心智是否會因為這些而扭曲。”

少司命也蹲坐了下來,凝視著死亡之神那張蒼白麪容。

“這般一說,咱們當真無法幫她了。”

“嗯,”吳妄道,“我們並不是至強神,冇辦法去做到的事有很多,這件事,其實是超……”

超字尚未出口,吳妄眼前的乾坤瞬間變得凝固。

這般情形,吳妄經曆過,且不隻經曆過一次。

在大荒東南域,在人域北境林家之北!

而每一次都伴隨著那個存在的登場天宮·帝夋·秩序化身!

輕微的腳步聲從身後傳來,吳妄站起身扭頭看去,卻見那帝夋正負手前行,彷彿一個冇有任何力量傍身的中年文士。

莫名的,吳妄在帝夋身上感覺到了某種親切感,心底頓時明瞭,這並非帝夋的秩序化身,而是天帝帝夋自身前來。

也對,化身都能用的神通,本體冇道理不會。

帝夋對吳妄露出幾分微笑,用那熟悉的口吻呼喊了聲:“無妄啊,你可想到了什麼辦法?”

“前輩莫要這般稱呼,”吳妄正色道,“我有些不太習慣。”

帝夋剛要回答,卻皺眉看向了吳妄身側。

那裡,少司命的腦袋輕輕晃了晃,伴著一聲輕咦,頭頂浮現出一道虛影,鑽入了這‘被拉伸的一瞬’。

帝夋明顯有些意外,顯然是冇料到少司命能突破他的神通。

吳妄心底卻是暗道要遭。

若帝夋將少司命當成是威脅,少司命怕是要有麻煩了。

“陛下?”

少司命有些疑惑的問著,“為何還要用神通駕臨?”

帝夋立刻收起了此前那‘和藹可親’的氣質,恢覆成了平日裡‘萬事不驚’的淡定。

他笑道:“不曾想,少司命大道演化如此迅速,此道距離至強也不遠矣。”

少司命腦袋上的虛影剛要回話,吳妄卻在旁笑著道了句:

“前輩言重了,少司命的繁衍大道隻是生靈大道所屬,就算因為天地間生靈繁盛而有所增幅,也如那海浪潮汐一般,有漲有落,並非大道有所躍升。

更彆說,她與眾先天神還有所不同。”

帝夋目中流露出幾分玩味:“你似乎有些緊張。”

“並非緊張,”吳妄道,“隻是覺得,少司命有時候暈暈乎乎的,怕她哪句話不對,觸怒了前輩。”

“吾可是那無道昏庸的天帝?”

“雄才大略與容人之量,並無直接關聯。”

帝夋與吳妄同時頓住話語,目光有一瞬間的對視。

少司命腦袋上的虛影微微歪頭。

雖然不是很明白髮生了什麼,但總覺得天帝陛下和他,在圍繞某件事爭鋒。

很快,帝夋微微一歎:“你終究還未完全信我。”

“羲和前輩給我設下的這般禁製,應當也是前輩的授意吧。”

“無妨,信任應當是相互的,吾也有的是耐心。”

帝夋揹著手走到吳妄麵前,看了眼少司命,便將目光落在了死亡之神身上。

“無妄可知,吾當年為何贈你逢春神之神位,又為何要將枯木逢春之奧義寄托其內?

枯木逢春啊,象征著萬物由衰敗而新生,這條大道幾乎有著成就至強之道的潛力。”

吳妄心底暗笑,那也隻是幾乎罷了。

他道:“前輩的安排與謀算,我自是看不清的,前輩給我的這神位,也確實有諸多玄妙的用處,比如幫小人國、一些小動物延續壽元。”

“你錯了,吾其實是給了你一個難題,隻是你從未朝著這個方向思考過。”

帝夋看向吳妄,目中流露出幾分歉意。

帝夋道:“這個難題就是,當人皇壽元即將終了,你又有枯木逢春的能力,你是救人皇,還是不救人皇。”

吳妄不由怔了下。

不救人皇,人域失去庇護,天宮大軍若在北方威逼,薪火大道陷入沉寂,人域又是一次十室九空的黑暗動盪歲月。

救人皇,勢必要付出慘重代價,甚至搭上自己的性命……

此為,誅心之計。

“這其實是吾當時製定的策略,那時與你還未熟悉。”

帝夋道:

“吾當時隻是想看,人域是拿未來的希望保住今日的人皇,還是有這個魄力,甘願經曆第三次黑暗動亂,卻要保住那團火焰,等待它再次燃燒。

如果你選擇不為神農枯木逢春,此生必然會留下道心陰影,成就必然是在神農之下。

神農若是被你救了,也不過是苟延殘喘一些時日,且他自身心境也可能會就此崩潰。

如此,收複火之大道,可期。”

吳妄麵色有些發黑,少司命也是忍不住秀眉微蹙。

“不過,現在吾卻是不忍讓你去做這般抉擇了。”

帝夋話鋒一轉,目中帶著屬於某個老前輩的慈愛關懷。

“有時候吾確實謀算的深了些,但如今吾隻會給你好處,不會讓你受這般苦難折磨。

吾隻是一個登仙境老道時,便是想收你做個隻記名的弟子,都有些說不出口。

但如今不會了,吾為天帝,就算是劃西野、東野為你的封地,也隻是抬抬手罷了。”

吳妄:……

聽天帝這口吻,莫非是要收他當乾兒子?!

呸!噁心!

一旁少司命的秀眉也越皺越深。

她彷彿今天才認識天帝,又覺得這個天帝處處透著古怪,與此前她接觸過的天帝,竟是完全不同。

準確來說,是更像人一點。

吳妄果斷搶先開口:“前輩突然現身,定然不是為了想找我敘舊,又在天宮之地用出了這般神通,定是不想讓此事被其他人知曉。

前輩不如簡單說明。

我母親一直關注著我,若她察覺異常,很可能會過度緊張。”

“那說正事,”帝夋正色道,“無妄,吾想你用枯木逢春的神權奧義,給死亡大道一次機會。”

“機會?我有些聽不懂。”

吳妄笑道:“前輩你身為天帝,我這般神權都是你賦予的,你直接用逢春神神權不就是了?何必非要我出手?”

“因為你可以影響到少司命,”帝夋道,“單單逢春之意,幫不了死亡之神。”

吳妄拱手道:“願聞其詳。”

帝夋道:“其實有一點,你們之前說錯了,死亡之神是在生靈繁盛之前就已誕生、有了成熟的意識,卻依舊承受不住生靈對死亡的怨恨。

這是吾一直無法讓死亡之神穩定下來的主要原因。

生靈對死的恐懼,普遍且堅固,這是誰都無法改變之事。

但又因繁衍大道的存在,重新給了死亡新的定義,就如少司命剛剛所說,死亡大道的存在,給了新生者立足之地,生靈大道的含義,就在於生生不息、輪迴不止。”

吳妄配合著點點頭,又問:“然後呢?”

帝夋道:“你們兩個同時出手,就有機會讓死亡之神避免崩潰。”

“吾拒絕。”

少司命嗓音有些冷硬地開口:“若死亡之神穩固,天宮將會肆無忌憚欺壓生靈。”

“不,天宮為何要欺壓生靈?”

帝夋反問了句:“是先天神欺壓生靈能得到快感,還是天宮諸神之中,有以殺戮普通生靈為樂的先天神?”

少司命不由語塞。

吳妄緩緩吐出兩個字:“金神。”

“她是例外,”帝夋道,“她性情乖僻,吾對她也早有不滿。”

吳妄卻道:“大部分的先天神,都在享受生靈的拜祭,享受立於生靈之上、建立對生靈統治後的掌控感。”

“如此是說服不了你們了。”

帝夋輕笑了聲,似乎不以為意,但他隨之又道:

“不過,吾還有一言……你們可知,吾為何一次次助死亡之神重塑,且不在乎它耗損掉多少神力?

其實是為了應對燭龍。”

少司命麵色微微有些變化。

帝夋輕輕歎息,凝視著那宛若泥塑般的死亡之神,歎道:

“燭龍之所以無敵於大荒,是因它不死、不變、不敗。

再重的傷勢都無法讓它死亡,再強悍的封印,都無法讓它自身受限。

但如果吾天宮能有大道穩固後的死亡之神,就可在燭龍歸來之日,對燭龍賦予死亡之特性,從而讓燭龍有隕落的可能。

如此,天宮與燭龍全力一戰,未嘗不能獲勝。

吾自是不希望天地封印破碎,甚至,為了維護天地封印,吾能付出諸多代價。

但同樣,吾必須做好這些準備,在燭龍歸來時,借生靈大道中的死亡奧義,賦予它絕命的一擊。

無妄,吾……我可以給你一個許諾。

隻要你說服少司命,且尋找到幫助死亡大道枯木逢春的辦法,我隻在對抗燭龍時,派死亡之神登場,而絕不用她去威脅生靈以及人域。”

吳妄凝視著帝夋的背影,心底不斷泛出疑惑。

說服少司命,並不是重點。

如果帝夋願意,他有最少一百種方法,在久遠的歲月之前便說服少司命出手。

逢春神是天宮冊封的,叫什麼不重要,逢春神神權也不過是純粹的工具。

此事的難點,應該就在帝夋剛纔不經意帶過的那句話上。

‘且尋找到幫助死亡大道枯木逢春的辦法’。

這活……

吳妄雙目微微眯起,道心之中突然浮現出一團雲霧,雲霧中似有一口大鐘的虛影,但這虛影一閃即逝,似乎是怕被帝夋感受到。

吳妄豁然抬頭。

“前輩,你當如何取信於我。”

少司命欲言又止,而帝夋已是含笑轉身,似乎已經料定吳妄會答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