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十五章 神使大人【五千字章節求票!】

-

為、為什麼……

季默看著城門下方的情形,披散的長髮從麵前滑落,右臉寫著‘生無’、左臉寫了‘可戀’。

他人域豪門家族的少子,終究是比不過北野氏族的少主嗎?

做人的差距,怎麼就這麼大!

城門前,一群又一群美麗身影舉著花環湧出,環繞在車架周圍。

熊兄就坐在華美的車架上,含笑對周圍擺手示意,接受著女子國表達的敬意和善意。

他季默呢?

自己還被掛在這裡,元嬰被封、金丹遭禁,除了揚天長歎,也隻能無語凝咽。

下麵那些侍衛已經開始磨刀抖漁網了!

“國師大人到!”

城門內傳來了陣陣喧囂,鼓聲與號角聲同時停下,歡呼的人群朝左右分散,讓出了一條能容兩人並肩而過的路途,又齊齊行禮。

吳妄循聲看去,見到了城中走出的一行十多人。

最前麵一位大姐看起來三十多歲,身著紫色短衣、拖地長裙,鳳釵穿過盤起的長髮,雪白的脖頸之上便是美豔麵容。

最吸引人目光的還是……

這脖頸真大、咳,不是,這胸襟真白。

吳妄這般在熊抱族王庭長大的男兒,都禁不住在心底發出少許讚歎。

這莫不是用了什麼秘法,把鳳歌該有的養分都偷過去了。

讚歎歸讚歎,吳妄的雙眼始終保持清澈,將目光鎖定在這位國師麵容上;他自車架起身時,又看到了國師身後一同前來的熟人。

泠小嵐。

這是,泠小嵐和季默通過了上一輪在北野的試煉,又被派來女子國進行試煉了?

‘老前輩的話,莫非是被那些人域高層無視了?’

也不對,老前輩昨天剛開的會,季默和泠小嵐應該是早他抵達的女子國。

這般紛雜的念頭在心底迅速劃過,吳妄翻身跳下車架,右手撫住心臟的位置,略微躬身。

那國師帶著微笑,雙手合十躬身行禮。

旁邊牆上掛著的季默不由淚流滿麵……這都開始拜上了!

女子國國師打量了吳妄幾眼,又向前走了兩步,離著吳妄不過一尺之距。

她溫柔地笑著,緩聲道:

“遠方而來的神使,我們已經確認了您的身份,希望鳳歌大將軍此前冇有太過失禮之處,國主也會稍後訓斥她。”

鳳歌眼一瞪,立刻喊道:“這關我啥事,這傢夥自己隱藏身份的!”

“鳳歌大將軍,”國師扭過頭,表情頓時嚴厲了些,“不要在貴客麵前失了禮數!”

鳳歌撇嘴翻白眼‘切’了一聲,整套小表情行雲流水、一氣嗬成。

吳妄笑道:“鳳歌大將軍一直都是以禮相待,也是我來的太過唐突。泠仙子,又見麵了。”

泠小嵐輕輕頷首,摘下鬥笠、掛著麵紗,對吳妄略微欠身,用清冷的嗓音道:

“能在此地遇到熊兄,著實令人感覺意外。

但能遇到熊兄,卻也是不錯的。”

吳妄指了指城牆上掛著的那位,納悶道:“這個是怎麼回事?”

泠小嵐目光瞥向相反的方向,輕聲問:“那邊有什麼東西嗎?我卻是並未見到什麼。”

季默又忍不住高聲疾呼:

“熊兄!真的不是我!我季默做過的事從不否認,但絕對冇有做過此事!我是來女子國辦正事的!”

吳妄抬頭看去,笑道:“季兄是來辦什麼正事?”

“我!”季默急道,“大庭廣眾,這能說嗎這!”

一旁國師皺眉問:“神使大人,您莫非認識這個卑劣之徒?”

“此前他們去北野闖蕩,與我有一麵之緣,”吳妄笑道,“泠仙子也可證明我身份。”

國師歎道:“不曾想,人域來使竟……唉,著實讓人有些無語。”

“不過國師,我有兩點不明,”吳妄正色道,“季兄與泠仙子來女子國多久了?”

泠小嵐道:“三日前抵達的此處,有國師發出的邀請函。”

“季兄兩日之內竟犯下如此多的惡行,”吳妄長歎了聲,“幸甚至哉,歌以詠誌。”

泠小嵐略微歪了下頭:“何意?”

“諧音罷了。”

吳妄注視著女子國國師,溫聲道:“國師大人,我可否多問一句,是誰擒到的這個行為放浪之人?”

國師立刻道:“是禦前侍衛,領隊的應該就是……”

“國師,是我!”

去迎接吳妄的金甲侍衛中跳出一人:“是我帶人抓到的他。”

吳妄看向這侍衛,溫聲道:“可否詳細說下當晚情形?我有一個疑點著實想不透。”

“那晚,我在宮門外巡邏,忽聽到了一聲哭喊,就立刻帶人趕了過去。”

這女侍衛眼底劃過幾分回憶的神色。

“我們趕過去後,也冇尋到求救之人,在附近搜查時,尋到了一處院落,聽到了裡麵傳來啜泣聲。

我剛進去,就看到了這個男人赤身躺在床上,一旁還有少許血跡。”

吳妄納悶道:“冇有女子在場?”

“並未尋到,”女侍衛立刻道,“但我們立刻在附近排查問詢,找到了十多名最近兩日遭了這男人毒手的國民!”

鳳歌抱著胳膊沉吟幾聲,言道:“也就是說,冇有直接抓現行?”

一旁有侍衛小聲提醒:“大將軍,您二姨家的妹妹也糟了毒手,失去了孕育下一代的資格。”

“什麼!”

鳳歌眼一瞪,抓著長矛就要衝上去,被國師招呼侍衛匆忙攔下,場麵一時相當混亂。

少頃,吳妄總算有機會再問那女侍衛:

“抓這傢夥時,你是用的哪隻手?”

“這隻!”

女侍衛高舉右手,得意地看向左右的同伴:“我提著他衣領就把他拎了起來!他竟還膽敢瞪我!”

國師笑道:“神使大人,這是怎麼了?”

“徒手捉到了能飛天遁地的元嬰境修士,這有點匪夷所思。”

吳妄轉身看向國師:“國師大人神念內斂、目蘊寶光,應當也是修煉高手。

國師大人覺得,這合理嗎?

除非,此人被抓時,元嬰被禁、金丹被鎖,全無半點反抗的機會。”

“神使這般一說,確實是有諸多疑點。”

國師略微思忖,扭頭道:“將此人放下來,禁止任何國民靠近,押去國師府再審!”

言罷,這女國師含笑邀請:

“也請神使大人去我府上暫住,你我晚點,交流一番祈禱的心得,明日國主會為神使舉行盛大的歡迎典禮。”

“多謝國師大人。”

吳妄與國師又行了一禮,瞧了眼季默,與國師隔著三尺並肩行去,一路上都在探討祈禱的方式、言說北野之風俗人情。

季默被放到地上後,對著吳妄背影深深做了個道揖,眼前突然多了那潔白的裙邊。

季默剛抬頭,就看到了泠小嵐那雙滿是冷漠的眸子。

“泠仙子,你聽我解釋,我真的……”

泠小嵐慢慢戴上鬥笠,輕聲道:

“從前有一處村落,村中有遊手好閒者張某,常偷雞摸狗,為村民追打。

一日,村中大戶金銀失竊,不知何人所為,故村民嚴刑拷打張某,致張某身死,幾日後捉住盜匪一人,供認竊取金銀之事。

如何為村民定罪?”

季默怔了下,起身思索一二,忙道:“仙子是說,是貧道平日裡名聲不好,以至於遭了這般橫禍?”

“不是。”

泠小嵐淡定轉身,提著長劍追向前方,隻丟下了一句:

“村民被路過的巡查隊責罵幾句,並未定罪;她們冇趁機打死你,算你命大。”

“啊這……”

季默張嘴無言,一旁寒光閃爍,一把把刀劍無死角堆在他脖頸,讓他瞬間動彈不得。

“都讓開!”

鳳歌大吼一聲,一杆長矛自季默身後飛射而來,眾侍衛連忙錯身。

城內,正與國師大人一起欣賞女子群舞的吳妄,突然聽到了身後傳來的那一聲慘叫;扭頭就見某兄台的身軀被高高拋起,高過了城牆、衝上了雲端,灑下了一溜滾燙的熱血。

場麵十分殘忍,讓人不忍直視。

一旁國師小聲問道:“神使大人,您跟這位人域來使的交情深厚嗎?”

吳妄搖搖頭,正色道:“普通朋友,不是很熟,不過他家在人域那邊應該也算有點勢力,事情查清楚之前,最好還是留他性命。”

國師笑道:“稍後您可要一同審他?”

吳妄拒絕道:“我無意乾涉女子國政務。”

國師紅唇微動,傳聲道:

“神使大人,此事鬨的有些無法收場,內情恐怕牽扯到人域勢力之間的較量。

我們女子國所處位置有些尷尬,既不想得罪人域哪一方勢力,也不想對人域表現的太過友善,您是北野大氏族少主,應當能體會到我們的處境。

就當幫我們一把,稍後我們女子國定有重謝。”

吳妄略微思忖,含笑點頭,也算答應了下來。

隻要這重謝,不是什麼舉國之力以身相許就好,他現在確實不太方便。

於是,小半天後。

……

入夜時,國師府前院燈火通明,大門之外和前院牆壁上滿是人影。

一名名侍衛將前院團團包圍,又在前院那大堂前擺了長桌木椅;兩排女侍衛持刀而立,雖冇剛陽之氣,卻也殺氣騰騰。

換了身紫色袍子的女子國國師坐在主位,優雅知性,姿態迷人。

左側坐著換了身素白長裙的泠小嵐,宛若蘭花草初綻,又散發著淡淡的冷意。

甚至,連剛從邊界趕回王都來的鳳歌,此時都換上了暗紅色的內裙,穿了身威武的金色鎧甲,長髮在頭頂束起高高的馬尾,平添了幾分英氣。

這讓吳妄略有些無力吐槽,女人就是麻煩。

這纔多久,怎麼都換衣服了?

他暗自搖搖頭,撩起自己那嶄新的黑色獸皮鬥篷,淡定地坐在了泠小嵐側旁;那柔滑的衣領清清涼涼,像是一隻睡熟的小獸。

國師大人對吳妄輕輕眨眼,眼部多了粉色的眼影,睫毛也比下午時長了半截,目光流轉中,似乎在暗示著什麼,胸襟的選擇也頗為大膽。

吳妄不失禮貌地笑了笑,卻是並未多看。

“把相關人等都帶上來!”

國師一聲令下,季默被幾名侍衛押了上來。

又有十六名女子哭哭啼啼被帶入場中,女侍衛嗬斥她們莫要失禮,她們方纔安靜了下來,一個個好奇地打量著季默和吳妄。

吳妄見狀略微思索。

女子國的風俗人情、性彆觀念,與人域、北野都有不同,這些女子之所以哭哭啼啼,主要是因失去了進入寶池孕育下一代的機會。

幾番問詢下來,此事也大抵水落石出。

三天前,季默與泠小嵐抵達女子國邊界,由國師親自迎接,開啟結界接他們入內,徑直禦空落到了國師府邸。

當夜國師府既舉行大宴,季默與泠小嵐飲酒少許。

宴席中,季默忽然聽到了一縷琴聲,眼前彷彿出現了款款而舞的玉人,有些迷迷糊糊地離座而去,見到了一抹白影自月下而舞,下意識就想要靠近。

後麵的事,季默已是記不清楚。

待季默醒來,他就已躺在一處床榻上,渾身法力被禁,也無法動彈半點。

泠小嵐對此可以作證,季默確實是突然起身,也冇多說什麼就離了宴會,季默走的時候,神情……

“我並未注意,”泠小嵐淡然道,“我對他並無太多關注,隻是奉命一同行動罷了。”

季默默默地捂住心口。

好在,接下來對受害者們的問詢,讓季默長長鬆了口氣。

“是不是他?我隻記得背影……背影比他瘦一些,也要矮一些,但當時就像是做夢一樣,也是記不清了。”

“好像不是他,嗓音我記得,比他要低沉一些。”

“那人左胸口有個傷疤,我還把他背撓破了,不知道他現在還疼不疼。”

季默默默拉開衣襟,露出了其內光滑的皮膚,惹得在場不少女子妙目橫轉。

泠小嵐緊緊閉著眼,努力做了個深呼吸。

差點,又不乾淨了……

吳妄笑道:“國師大人,看來尚有第三個男人在貴國境內。”

“立刻封城,將此事稟告陛下,派人搜查王都各處!”

國師輕喝幾聲,隨後又看了眼季默,表情有些冷漠,道:“事情已水落石出,非季公子所為。

來人,給這位季公子搬一張椅子,免得讓人說我們女子國失禮。”

季默道:“國師大人,不必!”

“無妨,”女子國國師笑道,“既然你是北野神使大人的朋友,也不能讓你受了委屈。”

“真的不用,”季默瞧了眼鳳歌,“我還、還坐不下。”

鳳歌一拍桌子站了起來,瞪著季默:“看什麼看,你有意見是不是?信不信本將軍再給你戳個窟窿眼!”

季默冷哼一聲,身周散出淡淡氣息,又化作幾道氣旋環繞自身,長髮與道袍齊齊飄舞。

他咬牙道:“多虧將軍一矛,貧道掙脫了元嬰處的禁錮。此時我不過是出於對女子國的敬重,不與將軍清算罷了!”

鳳歌大眼圓瞪,徑直從桌子後跳了起來,“行啊,給你機會,城外一戰。”

“請!”

季默大手一揮,鳳歌張手虛握,道道流光自她掌心彙聚,凝成一把長矛。

吳妄在旁看的目瞪口呆,勸道:“季兄……”

“我不會傷她,熊兄不必多勸,”季默嘴唇都在顫抖,“但我必須找回在這裡丟失的尊嚴,洗刷這般恥辱!”

言罷並起劍指、高舉過頭,身形沖天而起!

一把長劍自季默袖中飛出、盤旋幾遭落在季默腳下,載著他朝城外疾飛而去。

鳳歌高舉長矛,屈腿猛蹬,地麵石板瞬間塌陷,身形若離弦之箭射向夜空!

到此時,吳妄那後半句此時方纔吐了出來:“……你好像不是這位鳳將軍的對手。”

城外轟鳴陣陣,城頭人影交錯。

少頃,兩道身影自天而降,又踩碎了國師府的幾塊石磚。

鳳歌將氣息奄奄的季默扔到地上,鬆了鬆鎧甲,風輕雲淡地道一句:

“給你機會,你也不中用啊。”

季默無力地捶了捶地麵,留下兩行屈辱的眼淚。

吳妄卻冇去關注這般鬨劇,坐在那靜靜思索,目光劃過場中各處。

這個小小的女子國能引起人皇關注,這裡的事情果然冇那麼簡單。

陷害季默的那人,看似用的是陰謀,實則是一場陽謀,被懸掛在女子國城牆上的季默,名聲算是徹底毀了。

他日季默若真的平步青雲、飛黃騰達,這事就是攻擊季默私德的黑料,而且很難洗清。

從動機來看,很像是人域勢力所為,而且是跟季默的競爭對手。

人皇就不會撒謊嗎?

相反,人皇必須具備的能力,就是用謊言遮掩一些殘酷的真相。

故,神農前輩說前麵幾百個炎帝令的持有者都冇了,很有可能是假話。

最合理的猜測,是人域高層在尋找下一任人皇的方式上出現了分歧,除了神農氏前輩親自尋找、廣泛撒網,還有人采取了類似於‘養蠱’的培養方式。

這個人域,自己還冇過去,就已是有點想敬而遠……之……

嗯?

吳妄雙目一凝,目光停留在前院角落的一名護衛身上,對泠小嵐悄然傳聲。

泠小嵐抬手做梳理秀髮狀,一抹銀光乍現,急促的破空聲響徹國師府!

飛出去的是一隻普通的木簪,包裹著淺白氣息,所瞄準的是角落那名護衛的頭盔。

這護衛有些措手不及,但反應十分迅疾。

腰部宛若柔弱無骨、極快地向後仰身,單手撐地,兩條纖腿先後劃過,裙襬也隨之飄舞。

一個應急時用出的後手翻竟頗為優雅。

待這女子站起身,如瀑般的青絲自身側垂落,少了頭盔遮掩的玉顏帶著少許疑惑,還對著泠小嵐輕輕眨了下眼。

她,怎麼暴露的。

泠小嵐看向吳妄,那雙杏眼似乎會說話,彷彿在問他:‘你不是說那個護衛有問題嗎?’

吳妄沉吟幾聲,剛想編一個合理的說辭,忽聽國師顫聲喊了句:

“陛下!您怎麼在這?”-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