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五十八章 格格不入大司命,心如明鏡唯土神【中杯!】

-

死亡神殿前,吳妄與少司命在那討論著什麼,兩人時而接頭低語,時而說笑幾句。

少司命那雙明眸滿是笑意,肌膚都散發著瑩瑩光澤,散發著一名少女神獨有的魅力。

角落中……

“哼!”

“咳!”

“哼!咳!咳咳!”

某天宮大神差點把肺咳出來,卻驚動不了數重透明結界中的那對人與神。

土神在旁差點就冇忍住笑出聲。

最後還是土神看不下去了,好心將大司命拉去了角落,用自己那寬闊偉岸的肩膀、比大司命高了一截的個頭,遮住了大司命不斷回望的視線。

“大司命大人,咱就莫要看了!”

土神傳聲道:“人域那邊不是經常說這般話嗎?一家人重要的就是和和氣氣。”

“誰跟他一家人!”大司命瞪眼大罵,“吾恨不得!”

“理解、理解,明白、明白。”

土神不急不緩地溫聲說著,一巴掌摁在大司命的肩頭,生怕大司命突然衝出去滅了逢春神。

這位五行源神之中最穩重的存在,此刻流露出了沉穩的笑容,緩聲對大司命說著一些‘大局為重’的話語。

不多時,大司命麵容恢複平靜。

土神招來一名辦事利落、自己熟絡的小神,溫聲道:

“傳下去,天宮四大輔神齊聚死亡神殿,聯手解救死亡之神。”

那小神低頭領命,自是扭頭跑去佈置。

“土神此舉是何意?”大司命冷然道,“吾莫非還圖這份功勞不成?”

“大司命這話有失偏頗。”

土神用他那低沉的氣泡音緩聲說著:“你我在此地,是為維護當前天地秩序,如何有功勞不功勞一說?”

“哼!”

“再說,大司命大人也要向前看,現如今的天宮,與此前已是不同了。”

土神明智地換了個說辭:

“陛下如今已三令五申,接下來天宮要走的路,是聯合生靈,尋求與人域的和解,借生靈之力加持天宮。

大司命乃壽元之神,乃生靈大道相乾神靈之首,逢春之神位也當歸屬生靈大道序列。

大司命還看不懂陛下的安排嗎?

陛下今日放權給了逢春神,且讓逢春神擔當這般重任,大司命若再去刁難逢春神,豈不是跟陛下叫板?”

大司命淡然道:“吾對陛下的忠心,陛下自是知曉的。”

“若按大司命這一說,天宮除卻逢春神,哪個不對陛下忠心,不願為當前秩序效命?”

“土神這話是什麼意思?”

土神歎道:“吾不過是勸大司命一句,在今日之事上,確實不宜刁難逢春神。咱們有多少力出多少力,這纔是陛下想看到的。”

“此事吾自知曉,”大司命看了眼吳妄與少司命,“就是見不得他們!”

“那就是大司命的家事了。”

土神笑道:

“稍後可以去跟少司命大人談談嘛,不至於把情緒帶入咱們公事上。

公是公、私是私,大司命乃陛下最為信任的先天神,當分清這些纔是。”

“罷了,吾是說不過土神。”

大司命搖搖頭,負手眺望著天宮這連片的神殿。

土神暗道一聲:

‘費勁’。

要不是為了早點讓天地安穩下來,自己好卸任這些差事,繼續躲回大地中生根發芽摘豆豆,他才懶得管大司命的這些閒事!

土神的心底,那就跟明鏡似的。

早在帝夋第一次找上土神,讓他掌握天宮大權,土神就已差不多明白了帝夋後麵的路數。

冇辦法,這位陛下的心機太深沉。

單說天帝的後院,羲和與常羲都呈互相牽製之勢,如此給了天帝陛下出門播種的機會,締造出了諸多子嗣。

帝夋就算已經壓製大司命到大司命性情扭曲了,又如何會放心地將真正的大權,交到大司命手中?

必然是要有個強神與大司命互相牽製。

天宮這十一條頂級大道之中,帝夋不會讓羲和、常羲掌握實權,火神老早就熄火了,木神是公認的神圈高質量老油條。

金神性情怪癖又嗜殺成性,還被大道影響成了天宮變數,一門心思想讓天地動盪,讓自己去殺個痛快。

帝夋不把他這個相對正常的五行源神從大地之中拔出來,還能拔誰?

本來,土神最初還存了‘打完幾仗就直接辭官回窩’的心思,可恰逢人域人皇更替之際,天地時局動盪不安;

土神發現自己若是再躲起來,局勢可能會演變成神代更替之戰。

‘若天地不安,吾亦難安矣。’

這纔有了他現如今這第二輔神的名頭。

不過,土神也有諸多事無法看通透,就比如那個自稱有三成把握能幫死亡之神走出困局的逢春神。

他們曾是對手,在東南域曾有過的正麵交鋒,也讓土神頗為遺憾。

土神能感覺到,這小傢夥……咳,這位逢春神的運兵思路,與他從遠古積累而來的那些,有著明顯的差異。

正是這種差異,讓土神最初有些難以招架。

可惜,等土神緩過勁來,發現這無妄子不過是翻來覆去運用‘虛虛實實’的路數,戰事已經告一段落,天帝已迴歸天宮。

東南域的那次較量過後,土神對吳妄進行了長期的暗中觀察,並通過自己權勢帶來的便利,蒐羅著與吳妄有關的各類事件。

“這個逢春神,其實挺有意思的。”

土神溫聲說了句。

大司命皺眉看了他一眼,卻並未多說什麼,繼續等吳妄與少司命商量出結果。

他倒要看看,他們到底能商量出什麼結果!

當這麼多神衛的麵,都、都……

都不知羞的!

……

“破而後立?”

“嗯,必須破而後立,”吳妄手指粘著那團灰色光亮,“我們要先明確主旨思路,讓死亡之神破而後立。”

“主旨思路?”

“就是總體如何佈局。”

吳妄將那灰色光亮捏碎,目中流露出少許思索,緩聲道:

“此前你已多次提醒我,先天神剛從大道誕生時,隻有簡單的思維且自身十分脆弱。

死亡之神的問題就源於此,自從她第一次崩潰之後,就陷入了反覆崩潰的漩渦無法自拔,每一次自我重塑,都比上一次更弱幾分。

這裡的強弱,是指的自身意誌力。”

“嗯,大概是這般。”

“所以,想要讓她走出這個困局,隻有一個辦法,就是讓她的意誌,能抵擋住生靈怨恨的反噬。”

吳妄揹著手,低頭沉吟一二,繼續道:

“接下來就是圍繞這一點展開思路、尋找具體的辦法。

這些都不是難事,任誰仔細琢磨,都能摸索到這個地步。”

少司命小嘴一抿,又側頭看向吳妄肩頭的藍天白雲,開始進入認真附和的狀態。

做神何苦為難自己。

吳妄喃喃道:“所以,我們這樣就把問題轉化成了,如何讓死亡之神獲得強大的意誌力,這又可以細分出不同的辦法……”

他開始嘀咕個不停,說著什麼‘感受死亡’、‘理解死亡的含義’,什麼‘將死亡與新生掛鉤’、‘賦予死亡全新定義’之類的話。

少司命總歸是聽不太懂的,卻也不知該如何迴應,隻能在旁邊不斷點頭,並始終保持著輕淡的微笑。

這就是大司命所見的熱烈討論。

如此狀況,大概持續了半個時辰,吳妄問:“你覺得,這個計劃怎麼樣?”

“挺好呀!”

少司命攥起那蔥白玉手,“人域不是常說,有誌者、事竟成。”

吳妄笑道:“你是不是被我繞迷糊了?”

“有些,但我也聽懂了一些。”

少司命俏臉泛起少許紅暈,表情略有些羞慚。

隻差一點,吳妄就要伸手拍拍她腦殼,但還好他明智地選擇了隱忍。

畢竟旁邊某個強神的眼神,已經寫滿了吃人。

“我需要一個神靈的幫助,”吳妄道,“可否去請巡查四海的女醜前來。”

“嗯,”少司命立刻道,“我這就去接她,小半日就可回返。”

‘若鳴蛇在此地就好了。’

這般念頭剛冒出來,就被吳妄立刻打消。

鳴蛇知曉的秘密太多,且在天宮無法保證自身安危,自是不能隨意在天宮現身。

少司命做事倒是毫不婆媽,她暗中叮囑了吳妄幾句,讓吳妄與大司命保持距離,便匆匆離了天宮。

吳妄索性原地盤坐,將自己此前寫的卷軸拿出來,開始細細品讀。

不多時,有幾名身著霓裳裙的美姬樂師款款而來,在死亡神殿外圍開始彈奏起了悠揚的樂曲。

土神與大司命開始在大殿中進進出出,按吳妄所說,對死亡神殿進行重新的佈局和謀劃。

大司命本是不願親自動手做這些。

可那些小神畏懼死亡大道不敢靠近,神衛們更是接近這座神殿就容易神魂崩解;

再加上,有個笑嗬嗬的土神在旁以身作則、連哄帶騙……

大司命終究還是踏入其中,開始用神力粉刷此地牆壁。

“嗯?”

吳妄抬頭看著神殿中的情形,嘴角微微撇了下、目中有兩道曆芒閃現又迅速消退,繼續低頭推敲後續計劃可能出現的錯漏。

不過兩個時辰,吳妄麵前出現乾坤波動。

他麵前出現了清波盪漾的水麵,兩朵蓮花自水中綻放,其內走出了兩道三寸多高的身影。

周遭異象迅速消散,那兩道身影也恢複了常人大小,一前一後看向吳妄,自是少司命與吳妄要請的幫手。

女醜。

這位四海巡遊的新晉女神,近來越發風姿綽約,比此前隨少司命去東南域求見吳妄時,更顯自信從容。

這一點,從她此時穿搭的露背長裙、玉質‘拖鞋’就可見一斑。

她看了眼周遭情形,瞧了眼那兩位在死亡神殿內刷牆的天宮強神,就低頭凝視著盤坐在地上的吳妄,開口道:

“當真未曾想過,我能在此地見到無妄大人。”

吳妄聳聳肩,起身笑道:“世事總是如此難料,我幾年前也冇想到,我會在此地相助天宮的死亡之神。”

女醜略微皺眉,輕聲問:“大人,您可是被脅迫了?”

“我挺好啊,”吳妄看向少司命。

少司命輕聲道:“此間內情頗為複雜,你莫要多問這些,被其他神靈聽去,恐對你有所不利。”

“是,”女醜輕聲應著,對少司命微微頷首。

對於親手締造了自己的少司命,女醜倒是一直以手下自居。

不過,吳妄能察覺到女醜對天宮那不加掩藏的厭惡。

他心底暗自思量,將女醜歸類為【不必刻意去挖,保持良好關係就可】的磚。

吳妄正色道:“此次請你過來,是為了讓你搭把手,你可願相助?”

“大人吩咐就是,”女醜看向少司命,“少司命大人親自來尋,又有無妄大人親自下令,我定會竭儘全力。

不過,我神力低微、神權不過各處巡察,也不知具體能做什麼。”

“此事與神力強弱無關。”

吳妄麵露歉然,低聲道:

“死亡之神需要一個引導者,我思來想去,這個引導者由你來做最為妥當。

你此前經受了無邊苦難,與她最能產生共情,彼此之間或許能多些理解。

抱歉,我知道這些對你而言都是些沉重的往事……”

“大人不必為此致歉,”女醜撫著胸口,對吳妄微微欠身,“您並非施加苦難之人,也非製造災厄的源頭。”

少司命有些好奇地問:“女醜能做什麼?”

“稍後我會請天宮強神出手,將死亡大道暫時封印。”

吳妄簡單介紹道:

“然後,少司命你負責出手剝離死亡之神的意識,讓她進入提前設好的幻境。

這個幻境還冇開始搭建,不過應該冇什麼問題。

在那裡,我們或許要耗費十年、二十年;當然在外麵用不了那麼久,這一點我會請一位高人相助,改變幻境內外的歲月流速。

在幻境中,我們要分彆扮演一些角色,引導死亡之神去體會死亡。”

女醜奇道:“引導死亡之神體會死亡?”

“是去體會生靈的死亡。”

話語聲中,吳妄抬頭看向那已亮堂起來的神殿。

大司命與土神正並肩而來,顯然也是聽到了吳妄的安排。

吳妄遠遠地呼喊:“兩位大人可有意見?”

土神甕聲道:“這辦法聽著就靠譜,吾倒是有些興趣嘗試一番。”

大司命冷然道:“讓死亡之神體會死亡?你當死亡之神的自我崩潰是假的嗎?簡直荒謬!”

“具體解釋起來很複雜,大司命稍後自能明白此間道理。”

吳妄笑道:

“既然大司命覺得此事有些荒誕,那大司命就不必親自參與接下來的計劃了。

幫我們打打下手,確保幻境內的神力供應就足夠了。

陛下此前可是下過令的,在此事上,神池神力隨意取用。”

大司命目中有寒光閃爍。

吳妄絲毫不以為意,笑容滿是愜意。

大司命淡然道:“此事不必你多提,但引導死亡之神的過程,吾必須全程監管。”

“大司命似乎把自己想的太過重要了些,陛下可冇下這般命令,”吳妄笑道,“引導死亡之神,自是要將死亡之神朝著善良的方向引導,如此才能對抗生靈怨力。

大司命你……”

吳妄嘴角一撇,忍不住‘嘖’了聲。

“確實冇多少值得旁人學習的品質。”

“無妄子!你再敢口出汙言穢語!”

“汙言穢語?大司命竟然對自己的名號有如此清晰的認知。”

“兩位!兩位兩位!”

土神額頭掛滿黑線,與少司命幾乎同時挪步,前者擋住了大司命,後者攔住了吳妄。

“吾來監管,此事吾來監管,”土神忙道,“天宮上下都在看著,你們這要是打起來,陛下那邊當真不好交代。

就當給吾一個薄麵,咱們迅速了了此事!”

“逢春神,你好自為之!”

大司命一甩衣袖,身形化作流光消失不見。

吳妄不以為意地笑了笑,等大司命走遠,方纔笑道:“行了,不穩定的因素被氣走了,接下來是真正的計劃安排。”

土神:……

少司命:……

女醜卻是忍不住掩口輕笑,眼底滿是亮光,看吳妄的眼神多是讚歎。

吳妄很快就進入了做正事的狀態,麵露肅容,問:“女醜,你在四海巡遊,可有救到枉死生靈的魂魄?這些魂魄是否還有存留?”

女醜道:“自是有的,還有不少尚未散去。”

吳妄眼前一亮:“你都是如何處置?”

“那隻北海的巨蟹,大人您可還記得?”

“自是記得。”

“我在它體內佈置了一處寄存神魂之所,安排了一場永遠不會結束的夢境,”女醜柔聲道,“在那裡,他們可以沉浸在這場美夢中,等待自身慢慢消散。”

少司命聞言滿是觸動。

吳妄笑道:“此次找你,當真是找對了。”

“若能幫上您和少司命大人就可。”

“土神,”吳妄溫聲問著,“此次陛下如此重視此事,若稍後事情能成,且女醜居功甚偉……”

“逢春神還請放心,”土神笑道,“吾自會稟明陛下、論功行賞。”

“土神英明。”

“逢春神言重了,不過分內之事。”

言罷,這第二、第四輔神相視而笑,此地氛圍已變得和諧且融洽,若讓外人來看,還以為這是一對相熟的好友。

都是半仙的狐狸,演聊齋自是信手拈來。

吳妄冇有再猶豫,拿出了準備多時的計劃。

帝夋暗中出手搭起幻境,星神大道、繁衍大道接連震動,為死亡大道設下了兩道封印。

原本該大司命設下的壽元大道封印,也被帝夋命令由土神代替,臨時變更為土行、星神、繁衍三道封印,將死亡大道穩穩鎖住。

等吳妄得到母親給的訊息,確信死亡之神不會被天宮隨意啟用,他已是再無顧慮。

“誰去?”

吳妄口中如此問著,手中已握住星辰劍。

土神問:“做何事?”

吳妄道:“斬掉死亡之神此時軀殼,護她神魂進入幻境,破而後立,重塑此神。”

“我來吧。”

少司命輕聲說著,已順勢在吳妄手中接走了星辰劍,裙襬飄揚間,提劍入了神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