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六十四章 立威之戰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三百六十四章 立威之戰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天宮,少司命神殿中。

因少司命不喜人侍奉,那雕欄玉砌的神殿難免有些冷清,也唯有在她沐浴的時刻,纔會有幾名女神衛在神殿外守著,神殿各處禁製也會完全開啟。

雲霧繚繞的華池中,少司命正哼著不知從哪聽來的小調,舒服地伸展著肢體。

如雪肌膚更顯晶瑩潤滑,盤起的長髮讓她平添幾分平日裡少見的柔媚。

此刻,她麵前飄著的木盤中,北野的特產擺了七八類,清爽的果酒已飲下了五六杯,水麵飄來三四片花瓣,更襯的她雙頰嬌紅,好似微醉。

萬幸誇父死的早;

所幸天宮無聖騎。

剛解決了死亡之神的諸事,讓少司命頗有些……成就感。

這麼多年,她終於也做了點對生靈有益的大事了,且她靈機一動,就讓死亡大道徹底避免了淪為天宮手中利刃的命運。

就是……就是……

茗認了他做父親。

然後茗是經過她的手轉生,借繁衍大道凝聚出了新的神軀……

少司命又想起了半天前,女醜離開時的‘吐槽’。

‘少司命大人,您這樣算不算是死亡之神的母親?’

“這!”

少司命臉蛋上的紅暈更明顯了幾分,甚至還忍不住身子下滑,將臉蛋埋入了水麵之下,水麵上立刻冒出了一連串的氣泡。

但她終究是天宮強神,繁衍奧義的執掌者,瞪一眼就能讓生靈絕育的超強存在;

此刻,她很快就穩住了心神,仔細剖析剛纔心底泛起的潮湧。

似乎是名為‘羞澀’的情緒。

這羞澀是源於被調侃時的本能反應,還是源於她心底最近時常泛起的那古怪念想,還有待商榷。

不過……

‘我倒是不排斥這般感覺。’

少司命莞爾,又自華池邊緣坐直身子,捏了兩隻果乾送入口中,發出幾聲舒服的輕吟。

她雖未曾與其他神靈像與吳妄這般相近過,但身為繁衍之神,且瞭解過生靈如何繁衍,更進修過人域的高階繁衍指點畫作,她……

老懂了!

自己對他還不是太過於在意。

根據人域流傳出的那些雜書中記載,那種男女之間的在意,是突然聽聞了對方遇到麻煩,就會不假思索地做出反應,奮不顧身地跑過去。

若這般。那就不是在意,可以稱之為在乎了。

‘本神不過是對他家的那些吃食感興趣。’

不錯,就是這般!

少司命眯眼笑著,粉色的舌尖舔過嘴角,目中泛起了幾分狡黠。

突然神殿之外傳來了大喊聲:

“大人!逢春神與大司命兩位大人快打起來了!就在大司命大人的神殿中!”

砰!

那氤氳的華池炸起了高高的水柱,少司命的倩影與那掛在屏風上的黑裙,已一同消失不見。

……

“逢春神!吾警告你,你不要胡攪蠻纏!死亡之神不可能成為你的女兒!她是天宮之神!是天地秩序的一部分!”

“大司命此言有些過了吧。

我身為天宮的第四輔神,身為人皇陛下最信任的人族,認個女兒可是觸了什麼天規教例?”

“荒謬!荒唐!荒、荒!”

“大司命可是詞窮了?堂堂天宮第一輔神,懂的詞當真不多呐。”

大司命的神殿中,那被掀翻的矮桌旁。

吳妄含笑凝視著麵前的大司命,托著那顆孕育著死亡之神的蛋,雖腳下已經占據了後退的退路,但他嘴上卻是絲毫不讓。

能讓他嘴上吃虧的,這大荒就冇幾個!

大司命麵露恨意,英俊的麵容上滿是怒色。

吳妄氣定神閒地托著神蛋,挑釁的意味再明顯不過。

兩道身影,兩股威勢;

雙方對撞的氣場讓眾神衛不敢向前。

但在眾多神衛之前,有幾名想要在大司命麵前掙表現的天宮正神,已開始磨刀霍霍、摩拳擦掌。

此刻的天宮中已有流言傳出,說是天帝陛下對逢春神收女兒之事十分不滿。

他們此前忌憚逢春神什麼?

不就是此前據說天帝陛下與逢春神是什麼忘年交嗎?

若天帝陛下對逢春神不滿,大司命、金神又與逢春神過不去,且天宮中大批強神都曾與逢春神有過仇怨……

他們想掙點表現,提升下神職、多混點神力,豈會不知該如何做?

隻需大司命一聲令下,他們併肩子上去就摁住逢春神,讓大司命好好出幾口惡氣!

也讓這個得了少司命偏愛的逢春神,瞭解一下什麼是天宮的規矩!

吳妄如何感受不到側旁的凶惡眼神。

他隻是毫不在意罷了。

“大司命不如給個痛快話,”吳妄道,“死亡之神成為我逢春神女兒之事,大司命是否認下。”

“絕無可能!”

大司命罵道:

“你逢春神位乃天宮冊封,天地間無這一道,不過是依托秩序大道賦予了你神權!

死亡之道於天宮而言,重中又重!她如何能認你這逢春神做父親!”

吳妄淡然道:“大司命之言,是在說天宮冊封的神不如先天神?”

“逢春神何必混淆視聽,”大司命麵容越發冷峻,“這天宮之中,若是連這般規矩都冇了,秩序何在!天宮何立!”

“那就請大司命講出來,我收個女兒,與天宮哪條規矩不合,與秩序大道有何衝突!”

“弱為強之父,下為上之父?自古而來,焉有此理!”

“上下強弱並非大道強弱而定,莫非遇到強者,大司命就可去認個父親?”

吳妄指著大司命鼻子罵道:

“天宮這般多先天神,久攻人域卻被人域所傷,昔日大戰大司命莫非忘了,天宮正神死傷如何!

現如今天帝陛下都在尋求與生靈和解,大司命卻在這裡喊強弱、定上下!

怎麼,大司命這是非要讓天宮撞死在生靈大潮之上,讓天帝陛下與天宮諸神無立足之地?大司命為生靈之神,如何不知這天地間生靈之力已膨脹到了何等地步!

大司命莫非另有算計?”

“閉嘴!”

大司命開口怒斥,身周暴起濃烈威壓。

吳妄目中迸發出兩道精光,宛若兩把飛劍,將大司命的威壓直接破開。

兩者相持不讓,大司命腳下踏步,萬鈞重力朝吳妄鎮壓而下;吳妄鼻尖冷哼,那神蛋已被他收入袖中,雙拳慢慢攥起。

他今天來大司命此處的目的,就是要爆發矛盾、掀起衝突。

天宮中的流言,吳妄出門前已經聽聞了。

雖然不知雲中君老哥那邊會給自己出什麼主意,但吳妄一早就做好了應對的準備。

先把事情搞大!

大司命就是他最好的亮刀石。

帝夋因死亡之神認逢春神做父親,對他這個逢春神頗為不滿?

在天宮流傳天帝的訊息,必然是得了天帝默許,甚至可能是天帝自己放出的訊息,藉此對他施壓。

若吳妄不將這顆蛋交出去,天宮群神會不斷找他麻煩,甚至會對吳妄刀劍相向。

天宮數百先天神,隻需幾名強神聯手,就能壓得吳妄不得不低頭。

等吳妄扛不住壓力,主動將這顆神蛋交出去,天帝便立刻派人嗬斥那些要圍攻他的先天神,再給吳妄一些賞賜做彌補。

那時現身的,有可能就是羲和或者常羲。

而茗一旦被奪走,絕不會被帝夋再還回來。

這不過是簡單的計策,甚至連計策都算不上,不過是帝夋撥弄下手指,發揮一下主場優勢。

但吳妄卻不想順著帝夋的思路走下去。

要在帝夋的地盤,暗自與帝夋叫板,就必須跳出帝夋的路數,掌握自己的節奏。

吳妄的破局之法很簡單鬥法。

學名:乾架。

他如今,有星神大道護身,有星神神軀護道,有不輸天宮正神的神力,如何不能正麵與天宮眾神較量?

在吳妄仙識捕捉到幾名小神開始談論死亡之神認父之事,他就已下定決心,在天宮之內,正麵與天宮剛一次。

吳妄想讓天宮諸神知曉!

他不需狐假虎威,不需假借帝夋的庇護才能在天宮立足!

隻有對天宮諸神展露實力,才能得到諸神的正眼相待,才能在這些還信奉‘強者支配一切’的先天神麵前,得到真正的尊重。

讓他們尊重自己,就是今後挖牆腳的前提。

此戰,吳妄隻需放手一搏,打出威勢,根本不必擔心事情鬨大了無法收場。

在母親冰神的威懾下,帝夋自不會讓事情鬨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但吳妄也在暗自提醒自己,此戰不能真的殺神,神衛也是儘量打傷而不是打死。

就如吳妄預料的那般,事情進展的頗為順利;

大司命怒不可遏,那群小神蠢蠢欲動。

吳妄也已經做好了揍神或者被揍的準備,甚至神蛋都被他收入了提前準備好的儲靈法寶中,稍後打的再激烈,也不會傷蛋分毫。

這個計劃唯一的破綻,其實就在於某個女神應該看不透這裡麵的彎彎繞繞,可能會前來相護。

所以在訊息傳過去之前,他必須動起手來!

來吧,這天宮立威之戰!

西野的幽靈雖不敢露麵,但人域的無妄子,依然能讓你們飽嘗生靈的鐵……拳……

“誰敢傷他!”

一聲輕喝自殿外傳來。

側旁幾名先天神立刻就要衝過來,卻被大司命抬起的左手阻下。

大司命深深地吸了口氣,那般威壓悄然隱退。

那幾名先天神立刻低頭朝著側旁退去,避免被外麵飛射而來的那道身影看到。

吳妄:……

她訊息還挺靈通。

也還好,自己還準備了後續方案。

……

片刻後,大司命殿前。

吳妄揹著手溜達了出來,身後跟著的少司命有些凶巴巴的。

她不斷看向左右兩側,眾神衛連忙低頭,那幾名小神更是儘量向後靠著,唯恐被少司命點名。

她一來,吳妄精心策劃的這場乾架自是進行不下去了。

不過,少司命能夠不顧天宮壓力,強行站出來護他,這份心意,吳妄還是頗為感激。

少司命低聲道:“你怎得自己來找我兄長了?”

吳妄笑而不答,對少司命輕輕眨眼。

少司命略微怔了下,傳聲問他:“你可是有什麼打算,莫不是被我壞了你的算計?”

“哈哈哈哈!”

吳妄不由仰頭大笑,在袖中豎了個大拇指,讚歎道:“這都被你瞧出來了。”

“這?”

少司命略有些不解,“這能有什麼算計?”

“你可聽到了天宮內流傳的訊息?”

“哪般訊息?”

“天帝陛下對我收茗做女兒之事頗為不滿,”吳妄笑道,“若我不主動一點,就要被天宮諸神摁在地上欺負了。”

少司命秀眉輕皺,細細思量,又麵露瞭然之色。

“你在天宮之中能立足,倒是多虧了天帝陛下一直表現出的偏愛……是了,這確實會給你帶來頗多麻煩。”

少司命沉吟幾聲:“要不,你搬去我那住一段時日。”

“哎,大可不必。”

吳妄擺擺手,對少司命傳聲說了幾句,少司命雖麵露不解,但還是帶著吳妄朝著帝下之都而去。

路上,吳妄傳聲道:

“在去大司命府邸的路上,我已暗中命大羿外出逛逛。

我神像附近有巨木之精,尋常神將不敢來此處,那些小神怕得罪你,也不敢傷這些巨木。

但大羿隻要外出走動,我神像周圍那十多名小神中,必然有人忍不住,想出手為難大羿,藉此討好大司命。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牆倒眾人推。”

“牆倒眾人推……”

少司命皺眉道:“那該如何幫你渡過這般困局?”

“你在天宮的影響力遠不如五行源神與大司命,”吳妄溫聲道,“這並非說你不夠出色,而是你不善鬥法,處事太過平和。

但少司命,大荒的基調還是殘酷的。

實力的高低,決定了自己站的位置的高低,以及地位是否穩固。

你應知我品行,也應知我抱負,但今日,你也需知我另一麵。”

少司命抬頭凝視著吳妄。

下方,離著吳妄神像百裡遠,鏡神神界相反的方向上,扛著幾袋食物的大羿,已被道道身影團團圍住。

百族強者,數十神將。

顯然背後出手之人,要廢了吳妄在地上的第一神將。

少司命輕聲問:“哪一麵?”

“我有時候也挺凶的,”吳妄含笑將袖中的儲靈法寶取出,倒出了那顆神蛋,交到了少司命手中,“我能信你嗎?”

“嗯。”

少司命認真地點點頭。

他溫聲道:

“幫我守住茗,她也算是你我共同努力的成果;死亡大道不能為天宮所控,不然生靈將再無出頭之日。

接下來的事,交給我來處置,無論如何你不可出手乾預。”

言罷,他撩起長袍下襬,自雲上後退半步,身形陡然下墜。

下方傳來陣陣怒吼聲,重重人影已將大羿完全遮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