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大荒‘蛋教’哪家強

-

“蛋教和胎教,應該冇什麼區彆吧?”

逢春神殿的角落中。

吳妄與少司命盤坐在那數重軟墊拚湊出的‘小窩’前,正如此嘀咕著。

少司命奇道:“胎教?那是什麼?”

吳妄不由想到了第一次去人皇閣總閣參加人皇宴時,那位挺著大肚子的女俠……

“人域一些勢力為了培養優秀的接班人,會在嬰兒尚未出世時,就讓母親吃一些補品,培養嬰孩的資質。

不過,咱們倒是不用這麼乾。”

“這些我倒是聽聞過,胎教二字也妥帖。”

少司命微微頷首,又道:

“先天神不講求資質如何,全看誕生的大道強弱與否,茗的大道已算是天地間最為頂級的大道之一。”

“不不不,”吳妄連連搖頭,“大道、資質,都隻是決定了起點,孩子以後的成就,還要看她自己是不是努力!”

少司命笑道:“你倒是說教起我了。”

“道理就是這般道理嘛,咱們可不能搞命理這種東西。”

吳妄看著麵前被神光包裹的神蛋,笑道:

“不過四十九天,一眨眼也就過去了,不如耐心等待下。”

“但還是要做點什麼,”少司命目中帶著少許擔憂,“茗的大道終究是有些不穩的。”

“不如這樣。”

吳妄右手探入左袖中一陣摸索,很快就掏出了一把七絃琴,對少司命眨眨眼。

少司命輕笑一聲,將長琴抱了過去:“吾活了這麼多年歲,撫琴還是會些的。”

“那咱們每日輪流給她彈奏一兩個時辰。”

少司命問:“可有曲譜?”

“隨意彈奏就可。”

“那你莫要笑我。”

少司命輕抿唇,用神力固定長琴,仔細調弄了一陣琴絃,又抬頭看了吳妄一眼,見吳妄滿臉期待,不自覺坐的更筆直了些。

她玲瓏甜美的身段也因此展露無遺。

纖指拂過琴絃,悠揚的琴聲如同一條小溪,自空穀山澗中歡快地流淌了出來。

吳妄不覺聽得入神,身形後仰、一雙手臂撐著身體,凝視著她撥琴的纖指。

歲月悠悠,天地蒼茫,萬物之靈自天地依存遨遊,柔和的春風送來細細雨水,浸潤著有些乾燥的大地,讓灰暗的地麵滋生出了一點綠意。

又一個晃神的功夫,暖綠已爬滿眼眶。

淺草曦曦,垂柳依依,倦鳥歸巢,薄雲隨風去。

那神蛋不知何時已懸浮在他們麵前,裡麵那個小神明彷彿也在側耳聆聽著,一雙小手抵在蛋殼上,似是想將那些音符留住。

本來還想在少司命麵前露一手‘吹功’的吳妄,明智的選擇了收手。

不行,她第二神代的,玩不過。

……

自人皇閣總閣回返滅宗後,楊無敵現在有點暈乎。

這,說出去誰敢信?

人皇陛下請他一個無名小卒吃飯,人皇閣閣主親手給他烤魚!

雖然楊無敵一直覺得,自家宗主大人今後也肯定能坐到那個位置,但這種事真的發生,他道心還是忍不住各種激盪。

不過,比起這個,更觸動楊無敵的是……

根據天宮傳來的訊息,宗主單單、單單點了他楊無敵的名,讓楊無敵去天宮協助宗主做一番大事!

這是什麼?

這就是信任!是欣賞!

這就是……獨家的恩寵!

“嘿嘿嘿!”

雲頭上,楊無敵念及於此就忍不住咧開大嘴笑了起來。

跟他同行的大長老一掃衣袖,冷哼一聲,將楊無敵甩去滅宗山門,冷然道:

“快些收拾行裝,與你親友告彆,三日之後出發。

此去天宮凶險異常,說不得就回不來了!”

“大長老放心!”

楊無敵在空中穩住身形,仰頭哇哈哈一陣大笑,大長老嘴角微微抽搐,化作血光消失不見。

不多時,楊無敵邁入大陣之中,龍行虎步、虎虎生威。

他不去自己的住處,不歸相好的炕頭,反倒是朝門內長老、執事正聚集的樓閣落去,還未站穩就被人圍了起來。

“無敵長老,陛下召見可是關於宗主的事?”

“宗主大人怎麼了?莫非是被那些天殺的先天神……嗚,嗚嗚嗚!”

“你個烏鴉嘴,再亂說話把你脖子擰斷!”

“哎,”楊無敵大手一揮,抬頭、挺胸、提臀、收腹,雙手扶住腰胯處。

風騷不減當年勇,滿麵春光心兒蕩。

楊無敵笑道:“各位有什麼要給宗主帶的叮囑,送的寶物,或是給出什麼謀略,可儘數告訴本長老,本長老三日後奔赴天宮,繼續為咱們宗主鞍前馬後,效,犬馬之勞!”

眾人聞言先是一愣,隨後湧了上來,把楊無敵圍了個水泄不通,七嘴八舌開始問起事情的前因後果。

楊無敵滿臉的舒坦,像這種時刻,那可是當真不多。

不多時,楊無敵便帶著滿滿的讚譽,邁著‘壯烈’的步伐,被妙翠嬌招去了落寶殿內。

楊無敵自是不敢繼續嘚瑟,低頭、欠身、嘴角帶著溫和的笑意,快步入了殿門,進去就是幾聲親切的招呼:

“妙宗主,您找我?林姑娘也在,近來林姑娘可是消瘦了許多。”

“廢話少說,”妙翠嬌俏臉冰寒,更增幾分冷豔之感。

她道:“宗主招你去天宮相助?”

“哎,對,”楊無敵低頭應了聲,“也不能說是相助,興許就是宗主身邊缺了個跑腿的,就讓我過去跑動跑動。”

“哼!”

妙翠嬌不滿道:“怎麼宗主隻招了你,卻是不招本座過去?”

“這個……”

楊無敵眼珠一轉,忙道:

“宗主大人的考慮,那定是無比周全。

妙宗主、林姑娘都是那沉魚落雁之容、傾國傾城之姿,天宮那群神靈又都是幾十萬年份的老色鬼了,若是讓您們去了,豈不是天天都有人要找宗主麻煩?”

林素輕笑罵:“我倒是知道,為何少爺隻是喊無敵長老過去,無敵長老這張嘴,足以抵得三四位超凡哩。”

妙翠嬌突然輕笑了聲,宛若百花盛開、百鳥齊鳴。

楊無敵卻是死死地壓著自己的腦袋,半點視線都不敢投過去。

跟宗主大人有關的女子,他多看一眼,那都算少個心眼!

妙翠嬌道:“素輕不如寫封信給宗主,瞧你日思夜想,最近都消瘦了許多。”

“我寫什麼信……”

林素輕小聲嘀咕著,那巴掌大的麵容上流露著少許憔悴。

雖然這憔悴大半都是因最近修行陷入困頓,一直參悟不透某些道理,且東方沐沐依舊冇有出關;

但落在旁人眼中,都道她是思念成疾……

林素輕為此也是不知該如何辯駁。

思念啥呀,解封後的少主得了自信,男子魅力就跟脫韁的野馬一般,現在在天宮說不定都有女神與之同住、使其歡愉,她個小侍女憑啥思念成疾。

哼哼,人可是有少司命護著呢。

“不如傳信泠仙子,讓泠仙子修書一封,”林素輕笑道,“精衛殿下那邊自是不用咱們操心,必然已是得了訊息的。”

妙翠嬌笑道:“此事你做主就是了……無敵長老?”

“您吩咐。”

妙翠嬌淡然道:“你去天宮時,咱們滅宗會準備百箱寶物,著你隨身攜帶,為宗主大人天宮開支所用,你可得打起精神,莫要有什麼遺漏。”

“哎!您放心!”

“去陪陪你道侶吧,”妙翠嬌笑道,“你也真是本事大,原本六七個道侶,這才幾年,就走了四五個。

怎得,是不是體力不支,要不要我們黑欲門的獨門秘法?”

楊無敵老臉一紅,支支吾吾不知該如何回答,隻能說什麼‘我們隻是性格不合’、‘大家感覺有些厭倦了’、‘我也該給她們想要的自由’之類的。

讓側旁幾名女執事嬌笑連連。

楊無敵連忙告退,走的也是頗為狼狽。

他總不能說,那些相好中,大半都是為了借他‘上岸’,脫離那十凶殿的禁錮。

總之就是:愛過,值得,挺好的。

“天宮啊。”

楊無敵嘖了聲,又端起架勢、昂首挺胸,整個人都散發出了春天的氣息,揹著手在宗門中一陣溜達。

宗門一角,那占地數十畝、冇有門戶的琉璃大殿前。

大長老負手而立,目中滿是感慨與欣慰,喃喃道:

“老宗主,老夫將去天宮相助宗主,你好生歇息吧,也不知他日還能否平安回返山門。

宗主一人在那,老夫自是放心不下,雖不是那些天宮強神的敵手,但老夫也不會懼了他們。

這天地當真有些看不懂了,終究還是老了。”

那大殿空空蕩蕩,其內自不會有什麼迴響。

……

死亡之神的蛋教,緊鑼密鼓地進行著。

少司命乾脆在逢春神殿住了下來,反正先天神也不必刻意休息,而茗正式破殼出生前,也隻有短短的四十九日。

吳妄製定了一個日程表,與少司命輪番上陣,對著那顆蛋撫琴、吟詩、講做人的道理、用大道之力溫養。

少司命的繁衍大道,對神蛋大有裨益。

吳妄釋放出的陰陽二氣,也能讓茗在蛋內,就開始體會這個天地的陰陽均衡之理。

甚至,吳妄還花費了半天功夫,用神農老前輩給的丹爐,改造出了一隻暖爐,將神蛋放入其中,以八卦陰陽大道‘蒸煮’四十九日,說不定就會產生奇妙的效果。

人域仙二代,頂多是含著天材地寶出生。

他吳妄的乾女兒,出生就踩著一條條大道!

“等茗出生了,咱們也不可能時刻跟著,”少司命思索一二,“不如找個能信得過的神靈或是生靈,負責貼身照料。”

吳妄頓時想到了鳴蛇,但又立刻將這個念頭打消。

隨之,吳妄又想到了雲中君,但他很快又將雲中君排除在外。

男奶孃就有點荒謬了。

“不如請妞姐回來?”

“妞姐……嗤!”

少司命先是一愣,隨即掩口發出一陣咯咯的笑聲,忍不住笑彎了腰,縮在吊籃中捧腹不已,長髮都有些淩亂。

吳妄眯眼笑著,暗道她的笑點當真有些奇怪。

“嗯?”

吳妄眉頭一皺,轉身看向殿門,對少司命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身形飄去了殿門處。

他剛撤下週遭結界,還冇轉到殿門正中,來客已是邁步踏入殿門之中。

瞧這來神,麵若冠玉、唇紅齒白,身形頎長、長髮飄逸,一身白底繡金的長袍、一雙繡著雙龍的白靴,風度翩翩、頗為不凡。

卻是大司命到了。

大司命看似心情不錯,凝視著吳妄的麵容,笑道:

“逢春神,你……”

正此時,吳妄身前閃過少許黑芒,迅速凝成了一道倩影。

少司命將吳妄擋在身後,警惕地看向自己兄長。

此前少司命被吳妄逗笑,笑的前俯後仰,由此弄的長裙、長髮都有些淩亂,嬌顏帶著幾分紅暈,顧盼流離間美不勝收。

大司命的笑容僵在臉上,麵色以肉眼可見地速度,由晴轉陰,徹底黑了下來。

“看來是吾打擾了兩位。”

吳妄淡定地繞了兩步,站在少司命身旁,笑道:“大司命來我這,不知有何貴乾?”

“吾是來通知你一聲,”大司命淡然道,“陛下恩典,準許了死亡之神認你做父親之事,還請逢春神待死亡之神出世後,帶她去拜過陛下,謝、恩。”

“是嗎?”

吳妄笑道:“多謝大司命提醒,屆時我定會去天帝陛下架前致謝。”

“哼!”

大司命一掃衣袖,又瞪著自己妹妹,目光頗為複雜。

“你……”

少司命有些不解地歪了下頭,對大司命這般反應,著實有些摸不著頭腦。

“你自己斟酌清楚,罷了!罷了!吾終究是管不住你了!”

大司命低聲道了句,又用那彷彿能刮掉吳妄二兩肉的目光狠狠地掃了眼吳妄,轉身朝著遠處飛遁。

“奇奇怪怪,”少司命不滿地嘀咕了句。

吳妄卻是挑了挑眉,眯眼注視著大司命的背影,笑道:“大司命雖然做神不怎麼樣,但做兄長還是挺令人敬佩的。”

少司命微微撇嘴,低聲道:

“他就是覺得我什麼都不懂,覺得這天地間所有的神靈生靈都要騙我、欺我。”

“放心,”吳妄眺望著遠遠近近的神殿,眺望著神殿縫隙中的那一抹蔚藍,緩聲道,“我不會誆騙你什麼。”

“嗯,”少司命柔聲應著,向前走了兩步,倚靠在門框旁,對著天邊出了會神。

吳妄連忙架起了結界,生怕再被旁人誤會了。

他跟少司命,現階段還是頗為純潔的。

於是,半個月後。

天宮神衛來稟,說是人域有修士被天宮神衛抓獲,對方說是奉逢春神之命前來天宮,已被押送至天宮牢獄殿。

楊無敵他們,倒是來的十分迅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