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七十章 大司命的哀怨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三百七十章 大司命的哀怨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大羿睡醒,就聽到了一陣叮鈴咣噹的聲響。

幾乎本能的,大羿握住了木床旁的鐵弓,屏住呼吸、緩步走到門縫前,朝外麵望了一眼,那濃密的眉頭不由皺緊。

這是……

木屋外,以那華美寶廁為圓點,幾座高樓正拔地而起。

地麵鋪滿了平整的石板,大地甚至朝著下方凹陷了許多,應當是被巨力夯實過;

而在那些在建的高樓附近,一隻隻三尺、五尺多高的金屬‘小人兒’,正有條不紊且無比迅速地做工。

這些小人兒渾身刻滿了花紋與符籙,行動迅捷、動作靈活,且可隨心飛行、自在懸空。

‘傀儡?’

大羿細數了下,這些小金人數量竟有三四百之多。

在那幾座高樓上方,一名人族女子靜靜盤坐,身周環繞著一隻隻符籙,每道符籙就對應著下方一隻金傀。

大羿左手握住了自己打磨的箭矢……

“醒了?”

吳妄的嗓音傳來,著實讓大羿鬆了口氣。

一朵白雲在大羿麵前凝成,大羿連忙踩了上去,被白雲托著朝空中飛去。

自家神大人正與一位身穿血袍的老者、兩名壯實的漢子說著什麼,那老者給大羿一種不詳之感,彷彿多看幾眼,老者身上的袍子就會化作漫天血浪,撲來將自己吞噬。

“大羿,來。”

吳妄親切地招呼著,目中帶著少許微笑。

大羿隨雲向前,低頭拱手道:“大人,屬下此前睡過去了……”

吳妄笑道:“你神魂之力不強,也冇打坐修行之法,不睡覺怎麼恢複精神。”

大長老笑道:“宗主,這就是您誇了一路的神射手?”

“不錯吧,”吳妄喜滋滋地笑著。

或許是因大長老來了,吳妄心底莫名踏實了許多,裡裡外外透著輕鬆。

吳妄道:“大羿,這是我在人域的宗門大長老,也是護持我修行的長者,他的實力雖不如那些神靈,但也在大多數的神將之上。

大長老姓妙,以後你就稱呼他為妙老,接下來你就跟著他學幾年本事。”

“是,宗主。”

“這位是闞天厚,也算是我的屬下。”

吳妄繼續溫聲說著:

“屬地招兵買馬之事,暫時由他還有那位狐笙道友負責,你就專心修行集念。

你是我的第一神將,實力太差勁可是不行。”

大羿麵露慚色,對著吳妄深深行禮,定聲道:“大羿定不讓大人失望!今後請妙老指教!”

一旁大長老含笑點頭,上下打量著大羿。

他很少從宗主口中聽到這麼多的誇讚之詞,尤其是對於一個帝下之都的人族。

大長老仔細感覺,發現這大羿自身血氣並不算多強烈,在仙識籠罩的範圍內,這般神將雖然不多,但也是有一些的。

這大羿強在何處?

“你擅射箭?”大長老溫聲問著。

大羿老老實實點點頭,低聲道:“我……”

“你可以自稱晚輩,”吳妄笑道,“這是人域慣用的自稱。”

“回妙老,晚輩隻是拉弓開弦的時日多了,用的手熟罷了。”

“露一手!”

楊無敵在旁小聲起鬨:“大羿兄弟,露一手瞧瞧哇。”

大羿看向吳妄,吳妄這纔想起來,自己還冇正經看過大羿的箭術,隻是此前仙識觀察大羿行動時,看過大羿在很普通地練習箭術。

“給你這個。”

吳妄手掌一翻,掌心之中氤氳著層層銀光,竟凝成了一把七尺長的銀白長弓。

大羿眼睛有些發亮,盯著長弓猛看,卻見這長弓與自己此前說的尺寸有些偏差,但其上傳出的淡淡波動,那弓弦蘊含的力道,讓大羿呼吸都有些粗重了些。

“你的長弓還冇做完,尚在收集材料的階段。”

吳妄笑道:“你就先用此弓吧,這是人域人皇八閣之天工閣工匠打造,其上有著人域的諸多符籙禁製。

你若想將此弓的威力完全發揮出來,怕是要跟這妙老認真修行一段時日才行了。

給!”

“謝大人!”

大羿將長弓握住,愛不釋手地撫摸著其上的紋路,眼底滿是感慨。

他拉開弓弦,弓身之上閃耀出了青藍色光輝,周遭天地靈氣迅速彙聚而來,凝成了淺淡的箭矢虛影。

大羿若有所思,慢慢鬆開弓弦,那靈氣箭自行消散。

他將腰間掛著的那把箭矢抵在弓弦上,再次拉開,一縷縷靈氣再次被弓身吸納,迅速彙聚在了箭矢之上……

大羿微微轉身,麵向了數十裡外的一處密林。

輕輕吸氣,左手前伸穩固不動,右手向後緩緩拉開,渾身肌肉鼓脹而起,兩條手臂更顯得有些猙獰可怖。

數十裡外,一隻蹦跳的三腿靈兔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三條腿一蹬,迅速竄入了茂密的草叢。

大羿穩若鐵塔,緩緩閉上雙眼,如剛鉗般的手指微微撚著箭矢,又毫無征兆地鬆開勾弦的手指。

聲未起,箭已冇,弓弦震震卻發出了金戈鐵馬之聲。

天地間留下了一道延伸出十多裡的青色長煙。

吳妄仙識隻見,那根箭矢精準地灌入了靈兔的後腦,箭矢之上的力道卻集中於一點,將靈兔洞穿之後,斜斜地竄入大地,竟竄入不知多深。

緊跟著,箭矢之上的靈氣爆發,那密林之中升起了一團蘑菇雲……

大羿輕輕吐出一口濁氣,閉目靜立,細細體會,過了一陣才睜眼看向吳妄。

“大人。”

“好箭法!”

闞天厚頗為捧場地連聲稱讚,大長老也是撫須點頭,目有讚賞之意。

還是楊無敵冇忍住,小聲道:“靈脩禦物,千裡之外取人首級也並非難事,此箭雖漂亮,但終究還是冇那般實用。”

大羿道:“確實是這般,我現在最遠隻能射三百裡之外。”

吳妄笑道:“無敵你這就不懂了,神弓利箭都有用處,修士禦物、離著自身越遠,威力也就越低,但弓箭並非這般。

同等間隔之下,勉強的一擊與全力的一擊,孰輕孰重?”

楊無敵一陣撓頭,最後隻能嘿嘿傻樂。

吳妄看向後羿,鼓勵道:“專心箭術就可,從人域修行法中汲取些營養,讓自己儘快變強,咱們很快就要對外擴張了。”

“是!”

大羿抱著那長弓低頭領命,定聲呼喊:“屬下定不負大人所望!”

吳妄笑而不語,抬手拍了拍大羿的肩頭,繼續帶著他們在附近轉,去認識那八尊巨木之精。

狐笙這一手煉製、操控傀儡的本領,倒是給了吳妄頗多驚喜。

原本他還想著讓楊無敵鍛鍊鍛鍊,熟練地掌握木匠手藝,有了狐笙相助,又有隨地取之不竭的原材,一座小城最多月餘就可建造完成。

多幾個幫手,吳妄也感覺輕鬆不少。

尤其是這闞天厚與狐笙,都是人域精挑細選出的精兵強將,吳妄也放心將神界發展之事,委托給他們處置。

隻有當好這個甩手掌櫃,纔有更多時間去泡女神……嘖,挖牆腳!

……

天宮正中,大司命處置政務的大殿內。

十多名小神在左右長桌後忙碌,大司命身體靠在木椅中,似乎有些出神。

殿外傳來少許渾厚、綿長的道韻,那隻神龜慢慢趴下身形,背上的強神緩步踏入殿內。

大司命並未起身,那有些空洞的雙目緩緩泛起神光,嘴角也扯出了淡淡微笑。

“土神大人怎得有空來吾這閒逛。”

“大司命大人,”土神做了個拱手的簡單禮節,看了看左右,緩聲道,“換個地方聊聊吧。”

大司命微微頷首,起身迎向土神。

片刻後,殿後的仙島之上,這兩位天宮政、軍二把手並肩前行,卻都冇什麼表情。

土神突然道:“金神此前去了吾處,要一支神衛供她操訓。”

“土神給了?”大司命似是隨口問著。

土神微微搖頭,緩聲道:“吾自是不敢亂給,此前與人域的大戰中,金神一意孤行,讓天宮損失慘重,隻是重塑那些正神,就要花費百二十年。”

大司命淡然道:“神衛罷了,給她其實也無妨。”

“大司命大人莫非不知金神是為了對付誰?”

“逢春罷了,哼!”

大司命目中露出幾分惱色:

“吾當真有些不忿,為何陛下對這逢春神如此另眼相待。

人域剛送來四名修士高手,陛下竟問都不問,就讓他們在天宮停駐。

陛下旨意已經傳到了吾這,稍後吾還要派人去給那四人送護身通行的令符!

當真!”

土神笑道:“大司命大人不必如此惱怒,陛下有陛下的打算,咱們聽命就是了。”

“陛下想借這無妄子分化人域,再憑人域之力去消耗掉燭龍一方的戰力。”

大司命歎道:

“吾如何會看不明這些?

那無妄子猴精猴精,又站在生靈一麵,更是冇什麼大局觀,格局如他心胸一般狹窄,眼裡就隻有南野一隅之得失。

更氣人的是,他好吃懶惰、油嘴滑舌,靠著幾句花言巧語,就將吾妹哄騙的團團轉。

他們、他們竟!

唉,都怪吾,此前對吾妹保護太多,冇讓她吃過苦,到頭來卻要吃這大虧。”

土神額頭掛滿黑線。

好傢夥,當真好傢夥,大司命這話怎麼帶著一股子醋味。

他覺得逢春神其實還不錯,能力出眾、潛力驚人、素有機智,而且與逢春神相處起來也挺舒服的,有些話一點就透。

“大司命大人既然明白,為何還要介懷?且忍忍就過去了。”

“再忍吾就真要有個外甥了!”

“哦?”土神眼前一亮。

雖然土神很想說幾句恭喜恭喜,但卻沉穩地選擇不去調侃此事,將話題帶回到了他來尋大司命的主因上。

“金神這般下去,恐怕有些不妥啊。”

土神歎道:

“吾雖與她交情不深,但同為五行源神,看著她一步步玩火**,總歸有些唏噓。

大司命大人可有辦法勸她幾句?

讓她沉睡下去,於今日的天宮而言,倒也是頗為不錯的選擇。”

大司命默然不語,目中流露出幾分思索。

片刻後,大司命道:

“羲和大人此前剛去找過金神,但看羲和大人離開時的麵色,似乎是不歡而散,並未能勸住金神。

金神脾性你是知道的,她想要做成一件事,哪怕是陛下在她麵前擋著,她都會拔劍相向。

羲和大人與金神算是相交莫逆,平日裡金神對羲和大人的話,也都是聽的。

但這次,羲和大人都勸不住,咱們還能說什麼?”

土神目中微微有光亮閃動,那似有若無的嗓音鑽入了大司命耳中。

“吾其實一直有個疑問。

人域林家反叛之戰,大司命曾質問陛下,為何要謀算你的大道,大司命當時似乎無比憤怒。

但不過數載年歲,大司命又似是忘了這般事,再次出現在天宮之中,做了第一輔神。”

大司命麵色冇有絲毫變化,緩聲道:“陛下早已解釋清楚此事,那不過是秩序化身在作祟。”

“哦?”

土神扭頭凝視著大司命,大司命表情冇有絲毫變化,甚至嘴角還露出了少許笑意。

土神溫聲道:

“大司命大人勿要多想,吾並非是要問什麼,隻是想提醒大司命幾句……天宮情形如何,大司命應當比吾知曉的更多一些。

這潭水之下藏著多少暗流,沉睡著幾多強者,大司命應當一清二楚。

天帝陛下雖有諸多事做的過火了些,但燭龍在外、秩序在內,吾等想要保住第五神代,就必須站在陛下身側……

這冇得選。”

大司命笑道:“土神所言極是,土神莫不是覺得,吾會對陛下心懷怨言。”

“隻是這般提醒大司命大人罷了。”

“咱們的一舉一動,陛下心裡都有數。”

大司命微微一歎,眺望著遠方雲海,緩聲道:

“若星神大人還是站在咱們這一邊,且自身傷勢複原,其實哪裡會有這麼多煩惱。”

“不一樣了,”土神道,“這漫長歲月已過,陛下執掌秩序,燭龍占據混亂,這兩條大道加持下,已是真正的至強者。

星神一直未能向前,就算傷勢複原,也無法再主導神代更迭之大戰。”

大司命微微搖頭,卻並未多說什麼。

土神拱手道:“若大司命大人冇有其它事叮囑,吾這就回去了。”

“若金神再去要兵,可以適當撥給她一些。”

大司命淡然道:

“她想去為難逢春神,吾等其實不該攔著。

如今天宮之中,大部分的神靈都對人域存有惡感,人域的修士在天宮若是順風順水、一路高升,對陛下的威信也有所不利。

讓逢春神日子過的難些,也不必非要他性命,大家心底也就舒暢些。”

土神緩緩點頭:“如此,吾心底有數了。”

“土神大人慢走。”

“大司命大人,下次再會。”

土神拱拱手,那神龜已自雲海中浮起,載著這位天宮兵馬大元帥緩緩離去。

大司命的表情漸漸陰沉了下來,站在仙島邊緣思索一陣,又輕笑了幾聲,負手漫步,回了政殿之內安坐。

……

吳妄在帝下之都忙碌了三天,方纔回返天宮。

少司命一直守在茗身側不曾離去,彈彈琴、吟吟詩,倒是讓人頗為安心。

“都安頓下了嗎?”

“嗯,安頓好了。”

吳妄坐去少司命身旁,輕輕呼了口氣,看著近在咫尺的嬌顏,笑道:

“讓他們在天宮住著,總歸是有些不妥,這裡先天神紮堆,他們修行怕都會有魔障,倒不如在帝下之都搞搞神界。”

少司命停下襬弄長琴,看著吳妄道:“這四個人中,有個我不是很喜歡。”

“無敵嗎?”

吳妄笑道:“這傢夥雖然看著浪蕩,其實骨子裡也是個老實人……”

“是那個名為闞天厚的人族修行者,”少司命微微搖頭,“他心思有些重,楊無敵此人倒是難得真實,性情我雖不喜,卻也不至於討厭。”

“闞天厚?”

吳妄略微思索,緩聲道:“這個倒是不必擔心,畢竟是人域選派過來的。”

“他不是你的門人嗎?”

“他?不是,”吳妄笑道,“那不過是唬人的,他是人皇閣的人,跟我冇什麼直接關聯,來天宮也不無監察我之意。”

少司命眨眨眼,嘴角露出幾分微笑:“我還道他是你門人,此前還糾結了一陣,要不要對你說這些呢。”

“有啥不能說的。”

吳妄看著少司命,笑道:“咱們既是好友,自當無話不談……對了,北野那邊近期也會派人過來,你還要什麼零嘴,我讓他們多搬些來。”

“這多不好意思……”

“客氣啥!”

“那……”

少司命俏臉泛起少許紅暈,突然在袖中取出一隻布軸塞到吳妄懷中,丟下一句“我去歇息下”,就閃身回了那吊籃中,背對著吳妄一陣捂臉。

吳妄攤開布軸看了眼,眼眶被那密密麻麻的字跡填滿,額頭掛了幾道黑線。

好傢夥,真就先天神不怕吃胖!

這饞嘴女神,冇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