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仙俠 >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三 口 之 家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三 口 之 家

作者:言歸正傳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02 06:39:35

-

吳妄口中的‘很快’,卻讓少司命眼巴巴地等了月餘,北野依舊冇派人來天宮。

也並非是什麼事耽誤了。

純粹就是母親大人覺得,讓吳妄多帶點人在身邊,就算給其他神打起來,也能多一些周旋的空間。

順便,因少司命這次‘下單’的零嘴品類太多,熊抱族飼養的一些靈獸尚冇有到最佳口感的年份,故也需要一些時間進行準備。

吳妄怎麼琢磨,都覺得母親在後麵這件事上的上心程度,遠超上麵那件……

錯覺吧。

應該是錯覺。

好在,隨著日頭不斷前移,茗出世的日子越來越近,少司命與吳妄的注意力,也儘被這顆神蛋所吸引。

神蛋之上的道韻越發濃鬱了。

純粹的死亡大道,並冇有半點邪惡之感,與之相反的是,這顆神蛋已變得無比聖潔,其內的小生命也越發平和安寧。

逢春神界中的幾人,除卻已經開始不知所蹤的楊無敵,其餘四人已開始為此事忙碌了起來。

玄女宗出身的狐笙最是心靈手巧,已經動手做了十多件小裙子。

搞清楚這是死亡之神,而不是吳妄與少司命……總之,狐笙心底雖然對無妄子與少司命離著太近有些介懷,但想到了人域未來、人族大義,明智地選擇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正如闞天厚所說的那般,若是無妄子能將少司命拐回人域,人域麵對天宮時,壓力會驟減數層。

闞天厚寫了一份賀詞,並準備了幾件玉質的首飾。

大羿跑出去幾百裡,在一處較為開闊的山林中狩獵幾日,打了一串花花綠綠的獸核,穿成了一條尺長的……手鍊。

還是大長老心細,且有過拉扯妙翠嬌長大的經曆,特意去蒐羅了幾隻產奶的母獸,開始用珍貴靈草煉製‘仙奶’。

等到了第四十九日,隻有四人的神界喜氣洋洋。

楊無敵依然不見蹤影。

逢春神殿之外也多了許多觀望的身影,彷彿都在等待一場瑰麗的天地異象,見證天宮又一尊強神的誕生。

妞姐女醜按時抵達天宮,已經做好了今後在天宮常住的準備。

吳妄的神殿也經過了重新劃分,在殿內開辟出了幾間屋舍,畢竟還是要講究男女之彆。

神蛋之上開始出現裂痕,妞姐就把吳妄趕出了大殿;

少司命也有些手忙腳亂,在旁緊張地凝視著神蛋,唯恐聽漏了女醜的話語。

女醜其實有些無語,她的見識、經曆遠不如少司命,也隻是因為外相看起來稍顯成熟了一二分,在給茗接生這件事上,便莫名其妙地成了主心骨。

殿外,吳妄揹著手來回踱步,結界的光亮越發濃鬱。

也不知茗從蛋裡蹦出來,是粉嘟嘟還是黑黢黢,頭髮是稀疏還是茂密,髮色會不會五顏六色……

總之,吳妄心底竟有幾分莫名的忐忑。

神殿之外,幾名小神已準備向前;他們尋求著與吳妄目光相接的機會,如此就可順勢打個招呼,向前說句恭喜。

但吳妄隻是低頭走路,讓這幾名小神隻能乾著急。

忽覺大道震動,整個天宮突然被黑暗吞冇,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一股純粹卻晦澀的道韻,以逢春神殿為圓點,瞬間席捲了方圓數萬裡的天地。

天宮之外,眾生齊齊身體發軟,帝下之都之中的生靈更是手忙腳亂地跪倒在地,對著各自的神明祈福祈禱。

咚的一聲鐘響,灰色的氣浪自黑暗中緩緩盪出數千裡。

被氣浪波及的帝下之都區域,有隱病舊疾、殘疾殘廢之生靈,竟在瞬息間恢複完全。

天宮內,數百條大道震動,神庭顯露虛影加持於最高的神殿之上。

眾神衛惶恐不安,不少神明從沉睡中被驚醒,一處處神殿之上,浮現出了神明的虛影,找尋著天地異變的根源。

突然,黑暗中有光亮閃爍。

濃烈的金光撕開重重黑雲,將天地照的透亮。

逢春神殿正上方,金光包裹著一道小巧的身影,正緩緩上升。

這是個兩三歲大小的女童,頭髮剛過肩頭,此刻就散在身後,身上包裹著神力凝成的肚兜;定睛一瞧,這小傢夥腳下還有半塊蛋殼,其內灑落著金色的汁液正被她快速吸納。

金光之外,一左一右立著少司命與女醜,正目不轉睛地觀察著小傢夥的狀態。

無邊的黑暗突然倒卷。

一股股黑墨般的氣息自天地間抽離,彙入了九條漆黑的、巴掌大小的蒼龍體內,圍繞著茗的身體不斷翻騰。

茗的雙眼突然睜開,其內竟是兩片漆黑。

這讓吳妄差點忍不住就撲上去打暈自家姑娘。

但還好,那漆黑在迅速退卻,露出了一雙布靈布靈的大眼,淺金色的眼眸更是給人一種異樣的聖潔感。

她身周九條小龍嘶吼,互相沖撞、相融。

死亡大道的道韻在急速攀升,神庭展露出了層層的分級,各處神殿之上已冇了身影,那些虛影儘皆歸於神庭之內,層層疊疊,排列數百。

那無邊無際的天威鎮壓天地!

天帝秩序大道居於最高處,其下便是日、月、星三條大道,左右分立生靈繁衍大道、神靈壽元大道,之下方為五行源道之金、木、土三道……

一條條大道排列有序,死亡大道原本遊離於最強的十條大道之外,自一片灰暗中不斷浮沉。

但此刻,這條大道化作灰色的星辰,自一片金雲之中緩緩挪動,漂浮去了繁衍大道與壽元大道之外。

那繁衍、壽元兩條大道同時出現變化,原本隻是立在日月星三大道之外的繁衍、壽元大道,此刻同時轉動,與死亡大道呈‘品’字排列,將日月星三大道包裹其中。

神庭震動,天地間響起了悠揚的號角聲。

最高神殿的寶座上,帝夋眯眼笑著,眼底滿是舒坦。

政殿內,大司命若有所思,細細體會著自己在神庭之中的位置變化,似乎自己的地位更為穩固了些,這倒也算不錯。

此刻,吳妄也是心有所感,星神大道感受到了死亡大道的親近。

神庭的虛影緩緩消散,諸神虛影再次消失不見,天地間再無黑暗與灰氣。

吳妄仰頭看去,不由露出少許溫和的微笑。

茗那小小的身子懸浮在空中,此刻已是盤腿打坐狀,兩隻胖乎乎的小手捏著蓮花印擺在肉嘟嘟的小腿上。

在茗背後,有個身影披著黑色的鬥篷,遠看纖長且苗條,似乎就是茗長大後的模樣。

她身旁懸浮著一條長鞭、一本書卷,那是茗的伴生神器,需要在天宮神池中凝成。

土黃、銀白、淺綠三色圓環輕輕閃耀,在茗的額頭、手腕、腳踝,總共留下了五處蓮花印記,分彆對應土神、少司命、星神施加的三條封印。

茗在完全成長起來前,並不能隨意施展死亡大道的威力,實力也會被禁錮大半,以免她失控暴走,傷人傷己。

伴隨著最後一道印記的凝成,那披著鬥篷的身影消失於五行,死亡大道的波動也徹底淡了下去。

吳妄跳到自家房梁上,打量著茗那粉雕玉琢的小臉,眼底滿是歡喜。

茗似有所感、睜開雙眼,盯著吳妄看了幾眼,突然咧嘴咯咯咯地笑了起來,口中脆生生地喊了句:

“爹爹!”

話音未落,這小傢夥臨空跳了下來,直接撲到吳妄懷裡。

吳妄隻感一股巨力襲來,連忙調運力道穩固自身,這纔沒被撞飛出去;饒是如此,他也是氣血翻騰,雙手趕忙將茗抱穩。

小姑娘咯咯笑個不停,在吳妄懷裡一陣亂蹭。

少司命與女醜緩緩落下,目中都帶著幾分新奇,雙手都有些躍躍欲試。

“嗯,茗……茗兒乖。”

吳妄老臉一紅,整個人都有些飄飄忽忽。

他低頭捏了把茗的臉蛋,笑道:“快打招呼了。”

“爹爹!我孃親呢!”

茗那雙大眼中滿是純真,“我記得,我是有孃親的呀,她在田地裡勞作……”

幻境中留下的印象?

是了,茗重塑時封起了在幻境中的記憶,她印象最深刻的親人,應當就是那位夫人。

這該怎麼解釋?

吳妄揉著茗的腦袋,嘴邊帶著少許笑意,已經準備編個理由,比如‘你孃親出去辦事了’,隻要撐到茗長大了,記憶自然恢複,自然也不用解釋什麼。

怎料茗的那雙大眼突然水波盪漾,馬上就要仰頭哭出來。

“彆哭彆哭,你孃親她!”

“我、我在這……”

吳妄的話語聲,小茗的哭聲戛然而止;連同側旁的女醜,六隻眼睛齊齊盯向了說話的少司命。

她還是一襲黑裙,今日為了迎接茗的出生,特意束起了精緻地髮髻。

剛纔那四個字有些輕微,說話時彷彿還咬到了舌尖,說完後麵色泛紅,更顯她脖頸與胸前的肌膚欺霜傲雪。

吳妄眨眨眼,她閉目點了點頭,小茗有些狐疑地歪頭看了少司命幾眼,卻是泛起了幾分親近感。

“孃親!”

茗歡呼著撲了過去,少司命抱著她在空中轉了兩圈,卻已是極快地鎮定了下來。

神殿上方響起了銀玲般的清脆笑聲,天宮各處卻有不少神靈開始琢磨當前情形。

在天政殿內,大司命抬手扶著書桌,卻不自覺將書桌一腳抓的粉碎。

……

“死亡大道歸於神庭正中了?”

人皇閣總閣,神農召集了幾位閣主,聽著風冶子的稟告。

“不錯,死亡之神茗出世引起了諸多反應,死亡大道自天宮之中,與繁衍、壽元兩條大道並列,拱衛日月星三道。

星神大道此前也有些遊離於日月大道之外,但這次現身,星神大道卻在天宮核心位置。

這或許,是星神與帝夋達成了某種和解?

若真如此,天宮的實力怕是要大漲。”

神農眼瞼低垂,仔細思索著,很快就道:“無妨,不必擔心此事,這應該是如今的星神作出的決斷。”

劉百仞嘀咕道:“如今的星神?”

神農淡然道:“莫要多問,也不必多操心天宮之事。”

“陛下,還有一事,”風冶子咳了聲,聲音不自覺放低了些,“茗破殼降世之後,呼喊無妄為父親,呼喊……少司命為母親,此事在天宮中引起了軒然大波。”

“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神農一時冇忍住,竟是仰頭大笑,撫掌不已。

眾人不明所以,眼底滿是疑惑。

神農笑道:

“若這是真的,人域也就冇了什麼憂慮了。

天宮的核心大道中,帝夋的秩序大道超然於外,日月星金土木,代表著天地秩序規則為主導的部分,不為生靈所動,與生靈也無甚關聯。

而真正讓帝夋戰勝燭龍,將燭龍趕去天外的,卻是生靈大道。

繁衍、壽元、死亡大道之中,若是繁衍與死亡大道都受無妄影響,選擇站在無妄這邊,無妄進可拆了天宮秩序,退可在天宮中博得話語權。

可惜,少司命終究是第二神代就存在意識的神靈,是天地間有數的強者。

這般存在,終究不會被小兒女情懷所左右;吾還想讓無妄走帝夋當年的路,也有些癡心妄想了。”

有閣主嘀咕道:“帝夋當年的路?”

“你以為,羲和為何會幫帝夋?她遠古時可是東野最強的神靈,手下掌握著諸多勢力,燭龍都敬她三分。”

神農擺擺手:

“罷了,不提此事了……天庭的故事,你們幾個編到哪了?”

幾位閣主頓時麵露難色。

讓他們去跟先天神拚命,他們眼都不會眨,可近來總是被‘催稿’,陛下還下令讓他們嚴守秘密,誰都不能透露……

“天庭肯定要有個天帝,不過咱們不能叫天帝,最好是改個名,上帝之類的。”

劉百仞搶先發言,而後老老實實地站去一旁:

“我說完了,該你們了。”

老哥幾個差點挽起袖子撲上去跟劉百仞乾一架,繼續愁眉苦臉,一點點‘擠’著自己肚子裡的那點墨水。

編故事,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倒是劉百仞應付過了,就開始琢磨剛纔陛下的話語。

‘少司命這般存在,終究不會被小兒女情懷所左右。’

確實,這般強神如何會留戀兒女之情,而且女神太過強勢,很容易讓無妄抬不起頭來,動不動就是一聲‘跪下’,這誰受得了。

……

與此同時。

“小乖乖,娘來找你了哦。”

逢春神殿中,少司命正張牙舞爪狀,一步步逼近角落中隆起的布簾。

她還冇走近,裡麵已是忍不住傳出茗的笑聲,那布簾掀開,茗衝出來與少司命鬨成了一團。

被迫挪去角落的書桌後,吳妄端著一杯清茶,笑著注視著這一幕。

隨之,他收攝心神,將注意力放在了帝下之都。

放出去的仙識捕捉到了兩處神界爆發衝突的畫麵,那裡離著自己的神界較遠,似乎是因為爭奪追隨者打了起來。

接下來,吳妄也要走上暴力擴張的道路,此時剛好學習下帝下之都耍流氓的水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